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心锁(八四)
本章来自《心锁》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3-06-04 点击数:1703次 字数:

  范莎推门进包厢的时候,却见桔子已没有坐在原先的那张长沙发的位置了,而是坐了另一张单人沙发上。朱洋这会也没有唱歌,麦克风斜躺在茶几上——刚出去时茶几上只是两杯饮料和一杯斟满的红酒,这会却多出一杯喝了三成的红酒来。范莎没法判断自己刚才离开的一会,这包厢里是否有过她预想中的一幕发生。

  “你去哪了?怎么半天才回来?”桔子见范莎进来,起身说道。

  “去洗手间呢,找了半天,出来的时候又找包厢找了半天,差点都找错了。”

  范莎挑了另一张单人沙发坐下。朱洋见状道:“哎,瞧你们姐妹两个,一个坐东边,一个坐西边,把距离拉这么开干嘛,好像都在防范着我似的。哈哈哈。这么玩就没劲了哦。”

  范莎笑道:“没有的事啊,只是天气太热了。”

  “我看这位小妹好像心情不太好啊。”朱洋看着桔子道。

  桔子“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对范莎道:“莎莎,我们走吧,明天还要上早班呢。”

  “哎,别——才来多一会啊,说好待会我开车送你们回去。否则就太不给我朱某人面子了。再玩会,不喜欢唱歌我们就说说话,聊聊天。”

  “她心情是不太好。”范莎说道,“她母亲生病了,明天就要从老家赶来丰城医院。朱总您是否知道本市哪家医院就医较好?”

  “哦,母亲病了。哎,不好意思,小妹,”朱洋对桔子道,“是我误会你了,以为你对我朱某人见外呢,也不早点告诉我。母亲什么病呢?”

  “糖尿病。”见桔子半天未答话,范莎替她回答道,“可能比较严重,视力模糊得很厉害了。”

  “哦——”朱洋想了想,“嗯,丰城市协和医院还不错。我认识里面一个主治医师,虽然他不是主治糖尿病这方面,但我想他应该和其他医师熟络的吧。这样吧,桔子,明天我开车带你母亲去医院怎么样?这年头,要有个熟人,做什么都方便。医院这方面我可以帮你打通关系。要不,你一个小姑娘家,人生地不熟的,偌大一个医院,光你排队挂号都够等了。”

  “那敢情好。”见桔子又是半天未答话,范莎接过话茬道,“桔子,快谢谢朱总啊。”

  桔子仍咬着唇。范莎见桔子这样沉默,便隐隐地猜疑就在刚才离开一会包厢的时候,朱洋对桔子有点手脚不干净了。

  “她自小在农村长大的,性格比较内向,见生人不爱多讲话。”范莎向朱洋解释道,“我替她谢过你了。”

  “嗯,你妈妈明天是到你住处来还是……?”

  “是到我舅舅家。”桔子终于开口说话了。

  “那好。就这么说定,明天你们上早班是吧?”朱洋笑道,“嗯,好像你们两点下班吧?瞧我对你们后滨酒店多熟悉,连你们这个都知道——正好明天上午我帮你联系一下医院,下班我开车去接你,然后一道去你舅舅家接你妈妈。”

  桔子没有再吱声,事情暂时就算定下了。过一会,桔子又提出回住所的请求。朱洋也不再坚持,开车送两人回曙光小区,并给她们留下两张名片——这其中给桔子的那张范莎替为收下了。

  朱洋把车开到曙光小区门口的时候,桔子就想下车。朱洋道:“小妹着什么急啊,到都到家门口了,还差这么点路程吗?让我送你们到住所吧。”

  轿车开进了曙光小区。曙光小区的夏夜晦暗而静谧。但这样的时候仍有人在走着夜路。轿车亮起的前位灯照着前面不远处两个正慢慢往前行走着的人影。也许是灯光的刺激,其中一个下意识地就抬起手遮挡起眼睛,然后那两个人影退避到路边上让轿车过去。透过摇下的车窗范莎看到那两个人影有点熟悉,可一时想不起是谁。当车子终于开到住所楼下,桔子和范莎从轿车里钻出来的时候,范莎发现那两个被甩在背后的人影仍在朝这边慢慢踱来。

  对明天下班后的约定朱洋又是一番叮咛嘱咐,然后车子终于开走了。范莎有意想站一站,看清一下背后那走过来的人影,桔子却只顾拉了范莎上楼。当范莎和桔子走上楼梯,走到住所门口的时候,背后那个人影竟也上了楼来。不过先前是两个的人影,这会走上楼的却只是一个了。在范莎尚未判定清楚是谁时,那个人影却说道:“哎,你们两个上哪玩得这么晚来?”

  范莎才看清竟是巫斯桦。刚才另外那个人影又是谁呢?范莎思忖着。

  “出去玩了一会。”范莎说。桔子只管拿了钥匙去开门。半天钥匙未能插入锁孔。

  “哼,”巫斯桦的轻笑在夜色黯淡的楼道里传来,“刚才你们坐的是朱洋的车吧?”

  巫斯桦的轻笑让范莎忽然感到一阵心虚,曾几何时自己都暗里嘲笑巫斯桦来着!

  “是啊,他硬要请我们两个去玩,想向我们道谢来着呢。”范莎很快镇定并反讽道,“哎,你对他可真熟悉呢,这么晚的天,连他的车都认得清!”

  “道谢,道什么谢?”巫斯桦已把门打开了,听到这话,就立在门边,有点诧异地问道。

  “前两天他在酒店消费,他的太平洋卡没签名,按规定是刷不了卡的。是我们给他通融——”

  “哼。”巫斯桦又是一声轻笑,什么话也没说,把门给关上了。

  桔子和范莎两人也终于进到屋里,再把门轻轻阖上。怕惊动了许佑明,两人尽量小心翼翼进到里屋,然后再按下里屋灯的开关。但她们同时惊讶地发现,许佑明并不在他的床上!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心锁(八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