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驾入新都(51)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6-04 点击数:2518次 字数:
  天德五年,海陵率众又整装进发,走了一个月,终于到达了燕京,不忙进城,先驻扎在城外。
  文武百官比皇帝先期进城,等到皇帝入城之日,众臣都在城外迎候圣驾。海陵为入新都举行了声势盛大的仪式。仪式全部采用汉家仪制,用黄麾仗一万八百二十三人,骑三千九百六十九,共分八节行进。
  第一节清道武弁穿着绯云鹤袍,腰系皮带,手执黑漆杖在队伍最前面;后面是马队僚佐,骑手上身穿绯绣雉大袖衫,下穿白色脚蹬裤。马匹则是缨辔凉屉,铜面包尾。僚佐穿朝服。再后面就是由铙鼓、笳、笛、筚篥、大横吹组成的乐队和紫方伞、朱团扇、告止幡、曲盖导引的各色旗队。
  第二节是二十人组成的金吾引驾骑兵和五百四十七人组成的前部鼓吹手。
  第三节前部鼓吹手有五百二十三人,后面是玉马旗、三角兽旗、黄鹿旗、飞麟旗、鸾旗、驯象旗,最后是金吾牙门旗。
  第四节是六军仪仗,共二百五十二人。队伍中有大将军、殿中侍御史、主帅、折冲都尉,各色旗帜中更多杂有鍠斧、小戟、络刀、弓矢等兵器。
  第五节是由三百人护卫的八宝香案。
  第六节前面是龙旗、凤旗、日月旗等旗队,后面是皇太后乘坐的金辂,上面坐着永宁宫太后,太后的女儿平阳公主和海陵女儿合女陪侍同坐。她们后面是九十四人组成的护驾武士和拿着水罐、唾盂、手巾、御椅、踏床等物的三十个侍从。
  侍从后又是更为浩大的导驾队伍,引出来的就是皇帝海陵和皇后徒单阿城所乘坐的玉辂,太子光英陪侍同坐。左右跟随的是一百二十人的护驾武士、左右点检、夹辂大将军、陪辂大将军。最后是金枪队、银枪队、及七百神勇步队。
  第七、第八节也同样是各色的鼓乐、旗帜和弓弩。随从官员及妃嫔、内外命妇都在黄麾仪仗后面相随,有的骑马,有的乘车。最后由千人马队押脚。
  皇帝入城那一天春风轻拂,杨柳吐绿,阳光明媚,碧空万里。君民上下,各各欢天喜地,人人赞叹这是千古不遇的盛事,连病中的永宁宫太后都比往日显得有精神。
  海陵进驻燕京皇城,在仁政殿召见负责管理修造燕京的诸臣。诸臣随例入见,海陵一一慰勉。
  忽然海陵指着其中一个说:“这不是葛王的舅舅吗?”
  被指的那人慌忙出班向上叩头。
  海陵问:“你是葛王的舅舅李石吧?”
  李石奏道:“臣李石,是葛王的舅舅。”
  海陵问:“你现居何职?修筑皇城负责哪一项?”
  李石道:“臣现为景州刺史。负责护役端门。”
  海陵见李石应答恐慌,鬓角处已渗出汗珠,坐在上面都能听到他牙齿打颤的声音,就挥手命他退下了。
  不久,海陵颁布《迁都诏书》,诏书说:“朕以天下为家,固无远迩之异;生民为子,岂有亲疏之殊。眷惟旧京,逖在东土,四方之政,不能周知,百姓之冤,艰于赴诉。况观风俗之美恶,察官吏之惰勤,必宅所居,庶便于治。顾此析津之分,实惟舆地之中,参稽师言,肇建都邑。用严宗庙之奉,用相宫室之宜,遂正畿封,以作民极。虽众务之必举,冀暂劳而久安。逮兹落成,涓日涖止。然念骤兴于役力,岂无重扰于黎元。凡有科徭,皆其膏血,遂至有司之供具,亦闻享上以尽,宜加抚存,各就休息。载详前代赦宥之典,多徇一时姑息之恩,长恶惠奸,朕所不取。若非罚罪而劝善,何以励众以示公。今来是都,寰宇同庆。因此斟酌,特有处分。……于戏!京师首善之地,既昭示于表仪,诏令责成之方,其勿怠于遵守,咨尔有众,体予至怀。”
  在诏书中海陵认为燕是列国之名,不适合作为京师的称号,就改燕京为中都,并改元天德五年为贞元元年,将燕京所在析津府改名为大兴府。上京、东京、西京依旧,汴京称为南京;中京改称北京,原北京为辽上京临潢府,海陵即位不久即改北京为临潢府路。
  同时内外大小官职,都迁官一级。
  张浩以其修建新都功劳最著,升为平章政事,另赐金带玉带各一。营建新都,扩充出许多空地,张浩奏请海陵:四方百姓有愿意入驻中都的,免除赋税,以使中都富庶繁荣。海陵采纳了他的建议,下诏免除迁入中都百姓十年赋税。
  大名尹卢彦伦在营建中都时病故,年六十九岁。海陵按例赙赠,并荫补其子卢玑为閤门祗候。
  平章政事萧裕为右丞相兼中书令。
  左丞张通古为平章政事。
  参知政事张中孚为左丞。
  枢密副使完颜昂为枢密使,左丞相温敦思忠致仕后,海陵升任完颜昂为左丞相。
  高桢任御史大夫,策拜司空,进封代王。
  从上京为永寿宫上寿回来的纳合椿年升任为御史中丞。
  工部尚书仆散忽土为枢密副使。
  徒单贞为大兴府尹,兼太子少保,封沈王。
  葛王舅舅李石除授兴中少尹。海陵入中都召见他时说的那一番话,让李石好几夜都睡不好觉,等到任职期满,就托病不能任职,回到老家辽阳。
  最先派往中都的行台都事高德基除授右司员外郎,后迁为中都路都转运副使。
  迁徒单恭领三省事,进太保,成为朝中惟一的正一品官。
  中都皇城的修建虽力求节俭,但是和会宁府皇宫相比,还是很豪华气派的,只是因为工期紧,海陵又根本没准备以中都为永久的都城,以致修造质量远不及当年辽国所建的宫城。新都修建十年后,差不多年年都要修缮。
  中都皇宫内以大安殿为皇帝位,这里是举行重大典礼的地方。仁政殿是常殿,平日处理朝政之所。皇帝和皇后的寝宫为昭明宫,内有皇帝所居的昭明殿和皇后所居的隆徽殿。皇太子光英居于东宫隆庆宫,皇太后大氏暂居坤仪宫,因为准备给太后居住的寿康宫尚未完工。
  皇宫西路主要是园林鱼藻池和妃嫔所居的十六位。和上京皇宫相比,不仅地域广大,宫殿装饰也更壮美一些。
  海陵又将中都城内的空地赏给朝官和卫士,不久又向他们收取费用,用这些钱赏赐了参与营建京都的工匠、民夫。
  新任太常卿翟永固请在殿壁上悬挂《无逸图》,海陵没有采纳。这本不过是一件小事,没必要驳大臣的面子,可是海陵实在接受不了这张《无逸图》挂在自己时常出入之处。当年周公辅佐周成王,为了使成王不耽于享乐,而作《尚书无逸篇》。唐玄宗称帝后,宰相宋璟手写《无逸篇》,又绘成图献给玄宗,玄宗置于内殿,出入观省,咸记在心。海陵觉得挂这东西以显圣明太装模作样了;何况唐玄宗挂了自己就绝对不会挂;且自己该勤政时勤政,该享乐时享乐,这张图挂与不挂根本不会影响自己。
  海陵迁都后没有实现给定哥封后的许诺,而是封她为贵妃。海陵虽还宠爱定哥,但是立后之事却不再提。定哥心里很不痛快,诘问海陵,海陵说新都始建,国事繁多,待百事甫定后,再行册礼。定哥不高兴,海陵心里也觉得有几分歉意,就时常软语慰藉,破例赏赐,尽量满足定哥的其他请求。定哥让海陵给自己的家奴孙梅一个功名,海陵就特赐孙梅一个进士及第。唯独封后之事海陵缄口不言。定哥认为海陵是在推托自己,感觉封后之事日渐渺茫。
  后来定哥才知道海陵不再考虑立她为后,是因为现任皇后阿城不同意。
  阿城说:“唐括贵妃雍容高雅,知书有识,确实有皇后威仪,臣妾自知容貌风度都不及贵妃。可是如果宫内并立两后,朝仪难定,妃嫔内侍宫女诸人不知所从。郎主若爱贵妃,臣妾情愿为庶民,归于父母家。”
  阿城的态度终使海陵打消了立定哥为后的主意。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驾入新都(5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