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心锁(八一)
本章来自《心锁》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3-06-02 点击数:1769次 字数:

  范莎在曙光小区租住了这么多年,心上的那份在外的漂泊感显然远比搬过来才几个月的许佑明和桔子强烈得多。而况她的心并不能如同更多数人那样获得“家”的归属感。她觉得生命中似乎已没有一种叫做“家”的“后路”可以让自己全身而退——在亲生母亲那里、在远在望城的父亲那个家里都已然找不到的。这些年,尤其是自认识韩冷的这段时期以来,范莎甚至都快忘了望城的那个有继母在的家了。她想要有个全新的家,想要有个新的仅属于自己和自己另一半的两个人的家,一个以爱为核心的真正能给自己带来安全感的家。她爱上了韩冷,可是韩冷并不能给自己安全感,甚至韩冷连私下里都从来没有承认过这份恋情。

  偶尔,范莎也会想到现在就与自己同处一屋檐下的许佑明。假如——许佑明那天向自己的表白是真的,而自己也同样心仪着许佑明,也许一切问题都可能变得简单了。她的内心就不会有这么多莫名的隐忧,她可以让许佑明共同来分担,甚至让他为自己撑着。可是,她没法说服自己的心,它仍在固执地等待着这个后滨大酒店的西餐经理的投桃报李——在这个人对自己的态度未完全明朗之前,她不肯也不甘那样草率抽回已耗进去了大半年的情感。她不肯也不甘在这个人之外的其他人身上获得她所需的安全感。

  这些天以来,范莎和许佑明、桔子三人每天下班回到住所,一件必须做的事就是打开收音机,收听有关曙光小区拆迁事宜的报道。但这样的报道不可能每天都能收听到,事实他们总共也不过听到三两次。其中一段报道倒是言中了他们的心声:“……曙光小区是丰城典型的城中村。目前丰城像曙光小区这样的城中村已为数不多了。虽然作为城中村,曙光小区有着诸多先天的不足,但对于本地村民而言,依靠房屋出租成了许多人的收入来源;据调查,租住在曙光小区的外来务工人员多是附近后滨大酒店的员工。对于这些酒店员工而言,曙光小区为他们提供了廉价且便利的落脚点;而对于后滨大酒店及其它依附城中村生存的周边商业圈而言,曙光小区在某种意义上有着‘劳动力蓄水池’、‘员工宿舍’等的多重意义。如果城中村成为过去式,村民们将怎样应对改变了的生活?而那些依靠廉租房居住的外来务工人员,又该迁往哪里?……”

  关于曙光小区拆迁事宜仍是他们三人这些天来闲暇时一起讨论最多的问题。不过,曙光小区建筑楼的墙体上除了多出一个个被圆圈包围着的大大的“拆”字,好像并未见有其他动静。尽管过了些天,那个“拆”字终于写到范莎他们所居住的那栋楼的墙面上来了。正好那天范莎和桔子临去上晚班,刚走到楼下院子时,见到房东也在,于是问了一下这方面的情况。房东道:“谁晓得这拆迁什么时候能动得了工?有人住的地段不好的,房子简陋,租不到几个钱的,就巴不得早点拆,好住新楼;有人嫌补偿得不合理,根本不想拆……”

  “那你呢?”

  “我?他们若补偿得不合理,我也不想拆,我跟着大家一起来……”

  范莎听这么说,心下无端轻松了许多。她觉得自己真有点皇帝不急太监急。别管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大不了到时重新找个住处不就是,再说又不是某一个人的事。

  这件事暂且放下了,但当范莎走进后滨大酒店西餐厅时,却发现那里出事了。在餐厅屏风旁边,那个染了褐发的月秀竟跟韩冷在餐厅大声吵起了架:“……我还就不染回去,看你们把我怎么地?”

  “我看你是不想干了?”韩冷厉声说。声音很轻但语气很重。范莎的记忆里似乎还从来没见过韩冷这样难看的脸色。

  “别拿这个来威胁我!我不信过了这村还没这店了!”月秀用盖过刚才的声音回答。她的话音引得餐厅里这个时候为数不多的顾客齐转过头来看她。

  “那你现在就别做了,摘下工号牌辞职吧!”

  “凭什么你让我不做就不做,酒店不是你家开的!我还偏不走了!”

  范莎走到收银台来的时候,正在前厅的大堂经理循声向西餐厅疾步走了过来,训斥了月秀几句,然后强行把她带离西餐厅。

  “你看,那个收银员不是也染发了吗?凭什么拿我当出头鸟?”正巧月秀被带离西餐厅时,朝收银台这边用手指了一下也染发了的桔子。其实在韩冷与月秀理论的时候,桔子心里就直发虚,只顾埋头检查着水单。

  幸亏大堂经理没有答话,一直把月秀带到餐饮办公室去了。韩冷也从西餐厅退到那边厨房里。范莎在收银台内的转椅上坐下来,好一会,只听桔子道:“一会上官过来还指不定怎样训斥我呢。我看今晚下了班就去把头发染回来。”

  “随便吧,那是你自己的事。”范莎这会也不劝说了。

  吧台那边半天没发话的许佑明开口道:“今晚就染回来?下班后知道到几点吗?再染头发,岂不要弄到后半夜去?”

  “明天早班呢,上官若看见,定要我明天上班时看见黑头发,那我怎么办?”

  “那个月秀太争强好胜了。”范莎说,“居然都敢跟经理顶嘴,当然没她好果子吃了。要我说,管他那个领导过来游说,你只管点头称是,多陪点好话,没什么大不了的事,碍什么顾客的眼了?”

  范莎正说着,却见那个月秀哭着从餐饮办公室冲了出来,然后朝员工通道跑过去。

  “完了,肯定被开了!”许佑明话音刚落,只见收银主管上官静芳从前厅那边走了过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心锁(八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