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谋杀亲夫(47)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5-28 点击数:2566次 字数:
  天德四年二月甲戌日,上京会宁府热闹非常,御道上各色旗帜在风中飘舞,穿着各种衣饰的骑兵、步兵、鼓手排列成漫长的仪仗。整个上京城人声鼎沸,万人空巷,会宁府的百姓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浩浩荡荡、五彩斑斓的队伍。这样盛大的场面在大金国还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房上、树上、院墙上、柴草垛上全站满了看热闹的人。一些留在上京的百姓艳羡得也想跟着队伍去燕京了。
  会宁府虽是金国都城,但其规模、人口难与中原相比。热闹场景自然很少,二十多年前宋国君臣老幼男女几千人来到会宁时也是盛况空前,可是那是个什么队伍?个个垂头丧气,人人灰头土脸。百姓只是好奇,兵士只是催喝,哪里能见个笑模样?倒有不少哭哭啼啼、愁眉苦脸、寻死觅活的。
  大队人马终于在鼓乐齐鸣、彩旗飘扬中出发了。一路上迤逦而行,远远望去但见旌旗蔽日,刀光闪闪,车轮滚滚,马蹄扬尘。
  一路上走走停停,晓行夜宿,十分辛苦。二月末在泰州(今吉林白城)驻扎下来。一住就是一个多月。其间海陵还派刑部尚书田秀颖为宋生日使使宋。四月末到了凉陉,海陵到立列只山围猎。五月驻扎于临潢府(今内蒙古巴林左旗)。
  在临潢府海陵接到唐括定哥的上报:崇义军节度使完颜乌带暴病亡故。
  海陵闻报,命随驾的乌带儿子乌答补佩金符、乘驿马赶赴义州为父亲办理丧事,送乌带灵柩北归。海陵追封乌带为王,诏有司送其灵车,赐绢三百为道途费。后来又让乌答补袭受乌带的猛安谋克。派人接唐括定哥和其侍婢贵哥至中京。
  海陵又下旨命广宁尹大兴国为崇义军节度使,赐名邦基。任命东京留守完颜亨为广宁尹。
  海陵如此任命是为了置完颜亨于死地。
  就在海陵准备迁都的前几天,改任东京留守的完颜亨有个名叫梁遵家奴忽然上告说完颜亨与亲军卫士符公弼谋反。海陵命萧裕察验,结果是证据不足,梁遵因以奴诬告主而被处死。
  本来海陵就对完颜亨有几分疑忌,虽然考验无状,可无风不起浪,总会有些蛛丝马迹,虽不能定罪,未必没有犯罪的欲望。于是迁完颜亨为广宁尹,又暗使同知广宁尹事李老僧伺察完颜亨动静,构致其罪。
  为了能早日在中京见到定哥,雨季一过,海陵即命启程前往中京。
  原来在海陵离开上京会宁府后,唐括定哥也启程赶赴义州(今辽宁义县)。路上走了近一个月才到。乌带见定哥来了,喜出望外。定哥也一改往日的冷漠,对乌带嘘寒问暖。乌带受宠若惊,喜不自禁。白日里定哥照料乌带衣食;夜晚与乌带恩爱,一无所拒,任其所为。乌带就这样过了一段幸福日子。
  一天晚上,定哥备了一桌酒席,与乌带共饮。乌带在女真人中不算有酒量的,定哥又不住地劝酒,乌带一概痛快地饮尽。略带醉意后,乌带竟流下了眼泪。
  定哥见乌带流泪,既心惊又厌恶,问:“你哭什么?怎么了?”
  乌带抹了一把眼泪道:“你还是一个小丫头的时候,我就见过你。第一眼看到你,我就想一定要娶你为妻。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能迎娶你入门。你又给我生了一个儿子,我对你的心还是像当初一样。只是你的脾气越来越大,动不动就生气。”乌带又抹了一把眼泪,接着说,“我知道你没相中我,心里还有别人,我也恨自己不如人,就拼命挣个功名给你看看,现在我的官做得也够大了,可是你还是那个样子。”
  定哥不耐烦道:“别说了!”
  乌带又灌了一大口酒,道:“不,我要说。这些话我憋在肚子里有好多年了,一直不敢说。这几天你对我从来没有过的好,我心里真是高兴啊。比让我当皇上都高兴。”
  乌带自己又斟满酒,一饮而尽。醉红的眼睛盯着定哥道:“我这辈子什么都没怕过。当初杀先君时,我也没怎么害怕,到后来皇上要杀宗室,我还有点杀上瘾了,把他们都不当人看。可是我就是怕你。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和皇上以前的那点事,我都清楚。”
  定哥急了:“你能不能不说了?”
  乌带道:“我得说。我要不说,以后就再也没机会说了。”
  定哥一听,惊得跌坐在椅子上,说不出话来。
  乌带道:“可我不怪你,只要你开心。可是你要知道皇上这个人是一个渔色的,他对女人的欲望是个无底洞。再好的女人,也就新鲜那么一阵子。他是好,文武全才,少年英俊,又会说话,出手大方,很讨女人喜欢。如今又当了皇上,想要什么不得啊?你对待他不要太认真。现在他的后宫里面乌七八糟,什么人都有,你就别惦记他了。而我对你,可是真心实意,我就想要你一个。但凡你想要的东西,我哪一样不是千方百计给你弄到,你还想要什么?我就不明白你们女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你们到底想要什么,你们自己知道不知道。”
  定哥怒道:“你别胡说八道的!我怎么就惦记他了?以前的事情早都过去了,还翻那些老黄历有什么意思?现在他在临潢府,我在义州,井水不犯河水,你说话要有证据!不要栽赃陷害人!”
  乌带苦笑道:“你还要证据!我问你,你头上的金钗哪来的?那是官制的东西,只有宫里有。不要以为我不认识。”
  定哥一惊,那金钗确实是海陵送的,由贵哥转交给她。定哥很快镇静下来,道:“这金钗是从宫里带出来的,皇后赏的,怎么了?”
  乌带冷笑道:“好,皇后赏的。皇后赏你金钗。”
  定哥扭过身子,不看乌带,道:“你爱信不信。”
  乌带又连喝了几杯酒,竟然大醉,张开嘴嚎哭了两声。
  定哥转过来,厌恶地看着乌带,道:“你醉了,回房睡吧。”
  可是乌带趴在桌子上,已经烂醉如泥了。定哥命门外的两个健壮的家奴葛鲁、葛温进来,道:“把老爷扶到房里去吧。”
  葛鲁道:“夫人不是奉旨,命奴等今夜就结果了节度使吗?扶到上房行事,莫不如在此动手,不然夫人在何处安寝?”
  定哥看看乌带,已是人事不省,头枕着桌角,口水流出老长,断落地上,马上又流出来,悬在口边,颤颤微微,就是不掉下来。定哥走过去,坐在乌带身边,用试巾擦干净乌带嘴边的口水,凝视着他,然后将试巾扔在地上,起身回房去了。葛鲁、葛温上前,从腰中解下绳索,套在乌带的颈上,须臾的功夫,乌带就魂归天外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谋杀亲夫(4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