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心锁(七〇)
本章来自《心锁》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3-05-23 点击数:1660次 字数:

  范莎仍一直暗自关注着桔子的言行举止。尤其是她们同时坐在了后滨大酒店的收银台内,韩冷就在西餐厅的时候。但范莎并不能从桔子平静的面容中读出某种信息。只是有一次桔子走出收银台去洗手间时,在刚迈入大厅的时候迎面遇上了从餐饮部那边过来的韩冷。范莎察觉韩冷的眼神并无异样,桔子却只顾低了头而走。这样一种没有风云变化的平静让范莎有时觉得心清气爽,有时又觉得心烦意燥。因为,就算桔子已在自己的规劝下对韩冷退避三舍了,可范莎自己能就此与韩冷有继续发展的某种可能么? 
  天气气温日渐升高,原先桔子和范莎都是一起过来接班的,但她们终于还是各自按照正常时间上下班了,也就是说她们来酒店的时间各错动了半小时。这天中午,范莎先来酒店接班,在换好工服走在通往西餐厅的廊道上时,忽然听到走在前面的两位西餐厅女生议论起韩冷和桔子——范莎总希冀能在西餐厅以外的酒店其它地方旁听侧击到有关韩冷的某个不为自己所知的信息,尽管,几乎每次听到的信息都要引起她内心的不快。 
  “哼,那个韩冷那次还给我做了一大堆的思想工作呢,说染发这不好、那不好了,前几天有人看到他站在收银台那,跟那个叫什么桔子的收银员说她头发染得好看呢。”走在前面其中一位就是西餐厅那位染了褐色头发的月秀,她很不满的口吻告诉旁边同事这番话。 
  范莎的心似乎沉了一下,但很快镇定过来,然后继续听着—— 
  “你说那个收银?她是相貌长得好看韩冷才那么恭维。单是发型我觉得她染的可没你的好看呢。你没注意那个收银用的染发素质量其实很次?” 
  “听说收银员工资挺高的呢,也舍不得花钱做个好点的。” 
  …… 
  范莎未曾想韩冷竟会在自己跟桔子一块当班的时候,趁了自己不在的空隙走到收银台去跟桔子拉话。她的对于韩冷的恨意与对桔子的醋意即刻又同时冒了出来。 
  范莎没一直跟着那两西餐女生后面走,而是折入由西餐厅厨房那条通道口过去。当她从厨房旁边那条小道通过,准备打开进入西餐厅那扇门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哎”了一声招呼她。 
  范莎回过头,见是那天碰见在伊莉莎美容店理发的那名白净高瘦的男生。 
  “哦,你是中餐那个酒水员——的表弟吧?”范莎说。本来她想把那个中餐酒水员周俊的名字说出来,但这会脑子里似乎没储存那个信息。 
  那男生笑着点了点头。 
  “这么快就上班来了?”范莎说。 
  “还快啊,都七月了。前段日子天天等上班都等得我急死了。”那男生笑道,他的高瘦体型在那些大都呈肥胖趋势的西厨堆里很有些显眼。 
  那男生的话让范莎感觉拉近了点距离,于是她补充问了句:“嗯,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杨子。你叫范莎吧?嘿嘿,好像我们今天才认识似的。”那男生又笑道,然后取下头上的白色厨师帽,作出准备下班的样子。 
  “哦,杨子。现在准备下班吧?怎么样,在这感觉还好吧?”范莎笑道。在杨子向她扬着厨师帽向她挥手道别后,范莎推开通往西餐厅的门,慢慢踱向收银台。 
  也许是天气太热,这天酒店的人流量较少。范莎很快交接完了为数不多的几份账单。正当她埋头整理着台面上的东西时,忽然感觉有个人一声不响站在收银台前。范莎抬起头时,吓了一大跳。居然是韩冷! 
  “嗯,把今天上午的账单我看看。”韩冷说。他的声音仍是那般充满磁性!可是这样想着,范莎便逼迫自己来承认,对他这种声音魅力的吸引就是对自己的无形讥讽。 
  范莎把账单递给韩冷。她感觉韩冷似有意无意间碰了一下她的手。范莎霎时感觉有些恍惚,脑海里急速闪过各种混乱的念头:难道韩冷是因为与桔子掰了又找上自己吗?可刚才途中两服务员说的话又怎么回事?或者韩冷其实一直都喜欢自己的…………竟或者,韩冷只是好容易碰到桔子不在的时候才到收银台前来,就像以往卢友梅不在的时候过来一样?…… 
  范莎正胡想着,桔子已从西餐厅那边上班来了。几乎是桔子快走到收银台前的时候,韩冷仿佛没见着一样转身背对了她径自离开了。 
  范莎有点失神,于是赶紧低了头。她拿过韩冷刚才翻看的账单,隐隐地感觉韩冷刚才来收银台的真正用意并非是这些账单,心下忽的又有种轻飘的感觉,任如何都按捺不住。 
  桔子刚落座,收银主管上官静芳走了过来——她的出现总是那样神不知鬼不觉——只见她正色对桔子道:“桔子,刚听到风声,酒店要出禁止染发的规定,趁着这项规定正式下达之前,你下了班赶紧把头发染回黑色来吧。” 
  “什么时候出这项规定?”桔子说着,望了一眼范莎,“唉,本来我不是太愿意染发的。”
  “染发有什么?又不跟顾客直接交道!你看西餐厅服务员那么多都染了!”范莎道。范莎感觉到桔子最后那句话里对自己的轻微不满。 
  “哎,发现你现在挺会庇护桔子了嘛!”上官说。范莎听出上官静芳的话里的潜台词,最初自己可不是那么地厌烦桔子的么? 
  “本来是我怂恿桔子做的染发呀。”范莎装作大度地承认道。 
  “桔子自己要不愿意,你怂恿又怎么样?别人还强迫了不成?还有中餐那个麻花,我们酒店收银员中就你们两个染发了。不过她染了大半年,现在黑发都长出很长了。染发最怕头发长得不长不短的时候,黑不黑,黄不黄的,多难看!”上官说着,又丢下一句话给桔子,“跟你说真的,下班后赶紧染回来,不要到被通报批评才补救!”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心锁(七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