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心锁(六三)
本章来自《心锁》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3-05-17 点击数:1731次 字数:

  韩冷迎面走过来的时候,范莎又看到了在与之交往之初就从那张脸上看到过的暧昧神情。——是的,当女性的自尊让她不由地抗拒起眼前这个人的时候,范莎本能地便想到了“暧昧”这个词语。这刻她强烈地厌恶着这个词语。她深信不疑就在此前的几分钟,他同样的将这种神情传递给了李桔子。

  韩冷的脚步并没有停下来。但她感觉他在靠近她时分明故意地擦了一下她的肩。她一边感受着肩头如触电般的穿流,一边暗恨着他的轻薄。几个月前那次与他在这洗衣房偶遇时的情形又一次被重新提醒——“咱俩真是心有灵犀呢,连换工服的时间都想到了一块!”——哎哎,他若真和自己心有灵犀,他应该明白自己内心想的是什么!

  范莎取上干净工服回更衣室重新换上,然后走向西餐厅。她推开通往餐厅的虚掩的门,看见韩冷已然站在屏风的一角,对餐厅新近又一名染发的员工进行着“政治教育”。这女孩头发染的是深褐色,比起西餐厅那个班那名女孩染的橘红色来其实低调含蓄得多。范莎恍然又记起某次与韩冷的通话中他说过的不喜欢看女孩染发。

  人家染发关他什么事了?难道他承望西餐厅那些女孩都来为他这个多情种黑发披肩吗?——范莎愤愤地想着。

  “范美女来了啊,我去趟洗手间。”范莎距收银台还有好几步远的时候,卢友梅就早早地从转椅上立起了身。

  “哎哎,卢姐好像有点生我们的气呢。”卢友梅走老远后,吧台边比她早来的许佑明才谨慎地对范莎说。

  “卢友梅生什么气?”

  “还不就为桔子调到这个班来的事嘛。刚才还说我们三个是合起伙来挤兑她一个呢。”

  “哦,上官已跟卢友梅讲过了?——不就调个班吗?她不会那么小家子气吧。”

  “她刚才说,怎么不换你到那个班去呢。”许佑明见范莎没有接话,补充说,“但愿她没有生气吧。”

  范莎这会的精神并没有专注在卢友梅是否真生气这件事上。她的视线不知不觉就被牵引到屏风边韩冷与正受训的那个染发女孩身上去。从范莎所在的收银台位置恰好能看到他们半身的侧影。奇怪的是以往那些个受训的服务员在韩冷面前通常都是耷拉着头,这回这个褐发女孩却一副凛然的样子高高地昂着头,目光只在餐厅的各个角落里四下游移着,偶尔在韩冷身上停留一会,旋即又瞅向了别处。

  “哎,有柠檬片吗?”范莎说。她感觉口渴得厉害。她的思绪中的某些片断一直不停跳跃,为脑海中残留的桔子脸上的神情,韩冷眼中的神情。

  当许佑明把一个柠檬片夹到范莎水杯里的时候,卢友梅已从洗手间那边回来了。

  “你们两个可真够好啊,你恩我爱的,瞧许佑明多殷勤啊。”卢友梅说。

  “你怎么老把我跟许佑明扯一块呢,还有李桔子呢。”范莎道。

  “哦,忘了,还有李桔子。”卢友梅似愠非愠的口吻重复了一下“李桔子”,“你们三个算是扯得挺平的,明天起,就仨人一块上班下班,同进同出了。”

  “不会上官静芳把你调那个班生气了吧?”范莎笑道。

  “领导大人一句话,要调我去哪就哪,我哪敢生气啊。再说生气有什么用啊,明天还不照样要惜别搭伴了近一年的范美女。”

  “还真生气了。”范莎看着卢友梅说。她想了想,转向许佑明道,“哎,哪天你来请卢姐吃饭啊。”

  “好啊,还不是一句话的事。”许佑明说。

  “得了,别一顿饭把你那点工资吃光了。”

  “怎么看不起人呢,虽然我的薪水没你们高,一顿饭我许佑明还是请的起的。”

  “说真的,这样吧,我和许佑明、李桔子三人合起来请你上君来大酒店搓一顿,怎么样?”范莎道。

  见卢友梅脸上的神色缓和了些,许佑明接着道:“那好,说定了。等下次卢姐休息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君来啊。”

  卢友梅终于笑逐颜开。

  那位褐发女孩不知什么时候已聆听完韩冷的训话,走到收银台这边来,将一份开好的水单递了过来。范莎看那份水单上写着的名字是“月秀”,恍然想起某次提了一篮鸡蛋在自己住所旁挨户敲门找女儿的那个农妇。

  “哇,月秀啊,你今天的染发真好看!”范莎故意夸张着她的惊讶说。

  月秀作一个高傲的神态用手捋了捋头发,转而很快用了忿忿不平的口吻道:“哼,你说好看,刚才那韩冷却啰啰嗦嗦说了一大通呢,什么不伦不类啊,太显眼太张扬啊。去他的!那个班有人比我染得还早还夸张呢。他要有能耐让她重新染回黑色,我也重新把头发染回来!”

  “嘻嘻,你们韩经理也真好玩,老做这样船到江心才补漏的事!”卢友梅笑道。

  几个人正说笑着,却见韩冷正背了手慢慢朝这边踱了过来。卢友梅赶紧用手掩口,小声道:“糟糕,被你们经理听到了呢。”

  “听到就听到,他又管不到你们收银来,我都不在意,你们在意个啥?”月秀故意放大了音量说道。

  韩冷并没有到收银台这边来。范莎也早有了应承力,不指望他像最初留电话那段期间一样,即便有卢友梅在,也偶尔走过来,传递一个把他和自己从周边世界相隔开的眼神。也许这样默契的一幕,自桔子来到西餐厅后,就很快也转而在他们两人之间上演了——现在想来,桔子其实很多回的神情里都已暗藏了范莎猜疑中的那种讯息。好吧,范莎心想着,到明天,到明天及以后,自己和桔子同坐在收银台前,看这儿又会上演一出出怎样的活目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心锁(六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