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心锁(六二)
本章来自《心锁》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3-05-17 点击数:1730次 字数:

  地上到处是被摔破的啤酒瓶留下的形状不一的碎玻璃,在屋内日光灯的映照下反射出荧荧的光。甚至他的床上也可见零星的玻璃碎屑。许佑明正拿了扫把和撮箕忙不迭地清扫着这些碎玻璃。

  “许佑明,你这是在干嘛呢?不会傍晚喝的酒,酒精到现在才发生效应吧?”

  “哎,小心点走啊,这玻璃屑不是一次就能扫得尽的。”许佑明把扫完的玻璃屑倒进垃圾篓,复又把地扫了一遍,然后出门去倒垃圾。

  范莎看许佑明并不像跟谁怄了气故意摔破啤酒瓶的样子,懒得追问缘由,复又去隔壁继续打牌。艾雅莉因为连续赢了做了好几回庄而越发有了兴致,又因为次日和她的搭档裘霞都是晚班,她建议大家今晚玩个通宵。裘霞立马赞成。但巫斯桦反对说:“你们两个都是穿一条裤子的,她说一你不二。我可不想打通宵,明天我还要上早班呢。”

  “哎呀,我们是打牌,又不是工作,可不需你站着。”范莎拿巫斯桦说给许佑明的话反过来揶揄她。但其实范莎并没有也玩整个通宵的打算。

  她们正笑谈着,许佑明忽然敲门走了进来,说:“都快十一点了,你们还在玩呢?”

  “这位帅哥是不是还想接着玩呢?”裘霞道。

  “许哥哥过来,接我这手吧。”巫斯桦说着,就站了起来,欲把手里的牌交给许佑明。

  “哦,你们玩,我不玩呢。”许佑明忙推辞道,然后转向范莎,“哎,这么晚,桔子怎么还没下班回来?你们收银员经常这么下班吗?”

  “桔子业务本来不太熟悉。光那报表就够她做的,这么晚下班纯属正常。”范莎一边理着牌,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可是忽然她的脑海就跳跃性地联想起这晚也是韩冷的晚班。每次当韩冷和桔子在她的思维中同时出现时,她的内心总要出现程度不同的不自在。于是她转而又对许佑明道:“按说桔子这个时候是应该下班了啊。许佑明你没事赶紧去酒店迎迎看。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那我去看看啊。”许佑明说着,转身便走了出去。

  “这个许佑明,明明和桔子好上了,想去接桔子下班,还假装绕着弯子来问我。”范莎仍旧装着漫不经心的口吻说。不过这回表面是漫不经心说给其他三人听,实际却只是暗示巫斯桦别从中插一腿。

  有二十来分钟的功夫,许佑明和桔子终于回来了。当然许佑明没有再到隔壁屋来,只是桔子走了过来,说:“你在这打牌呢?”

  “桔子要不要接上?我不想玩了呢。”巫斯桦扬扬手中的牌道。

  “我不玩。刚下班,挺累的,明一早还要上班呢。”桔子说完退出去了。

  “我看还是去把许佑明拉过来吧,他明天和范莎一样晚班呢。”巫斯桦说。

  “再玩几盘,我也不玩了。”范莎赶忙说道,“我等许佑明和桔子他们两个先单独说会话,玩完这几盘我也要休息。我可不喜欢熬夜。”

  四人又玩了几盘牌,桔子又过来问范莎要不要回屋休息。她于是们打完手中剩余的牌后,范莎便跟了桔子回到自己这边屋来。许佑明早已躺下了。

  “桔子你今天怎么这么晚下班?许佑明担心你安全,可急坏了呢。”两人躺到床上后,范莎说。

  “现在上班地方离住所就这么点路程,还有什么怕的。呵呵。”

  “今天碰着上官静芳没有?”

  “没碰着呢。”

  “那天我跟她提你调班的事,她都答应下来了,明天你再追问一下,若她还没反应,你就去找你当总监的堂舅说去。”

  桔子“嗯”了一声。次日范莎醒来时,桔子已不在身边了。桔子每次上早班时起床总是轻手轻脚,让范莎常常以为头晚她根本就没睡在旁边。

  范莎中午去上班,站在更衣室门口的那面穿衣镜前准备换上工服时,看见桔子正从廊道那头走过来。桔子的脸上漾着一种兴冲冲的神情。这种神情在好几回差不多这样的时刻、在桔子下班走向通往更衣室廊道的路上,都被范莎撞见过。“兴冲冲”这个用词其实并不准确,也许该换成“喜悦”,或者“愉快”?似乎也都不适合。范莎有种强烈的直觉,那是一种从心底生发出来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神情。范莎只晓得自己每每为桔子脸上的这种神情而敏感地心生出莫名猜忌、犹疑与醋意。并且这些莫名的猜忌、犹疑与醋意都关乎西餐厅经理韩冷。

  “桔子,啥事这么兴奋呢?”范莎说。桔子走近些时,范莎才注意到桔子手里抱了套工服,刚才她是从洗衣房那边换工服走过来。

  “你知道吗?明天开始,我就和你搭班了。”桔子依旧在脸上漾着那种未褪去的兴冲冲的神情,说,“今天上官主管主动找到我跟我提了,明天开始我顶卢友梅那个班。”

  “哦。”范莎说,“那敢情好!卢友梅也知道了吧?”

  “我不知道她是否知道,上官应该会跟她说。”

  范莎回头看着更衣室那头桔子把工服锁进她的工衣橱里,想起自己也有好些日子没换工服了。她想了想,把刚套上还未系纽扣的工服又脱下,搭在手上向洗衣房走去。离洗衣房还有好几米的距离,范莎感觉心突地跳了一下。她远远地望见从洗衣房门口出来的韩冷!她感到一种被自己的猜忌、犹疑与醋意击中的恍惚。原来桔子脸上的那种神情,根源真就在对面走过来的那个人那里?!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心锁(六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