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充实后宫(36)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5-13 点击数:3328次 字数:
  时至四月,正是上京会宁府大地回阳,万物复苏的好时候。海陵的心里也是春意盎然,百鸟争鸣,一派花红柳绿,草木萌发的勃勃景象。这一天,海陵把萧裕找来说:“我即位之后,子嗣不多,想按女真习俗,从获罪宗室被赦免的妇女中择贤德者接续入宫,你看如何?”
  萧裕想都没想就说道:“我们刚刚剿灭宗室,已引起朝野议论,怎么能又做这种事呢?”
  海陵不悦道:“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你就看不得我三妻四妾。”
  萧裕道:“陛下何必三妻四妾?臣闻永宁宫太后是渤海人,渤海习俗也是一夫一妻,其利好之处,陛下可咨询太后便知。”
  海陵道:“一夫一妻不可以。正因为你们奚人和他们渤海人实行一夫一妻,子嗣不广,人口稀少,所以你们都被辽灭了。你现在连个儿子都没有,只生一个女儿,连个承袭爵位的人都找不到,也不着急?莫不如也娶几个侧室,好传宗接代。”
  萧裕道:“陛下赐恩许我世袭,以后我的爵位可以给萧祚或他的儿子。如果我的女儿生子,也可以给他。若说传宗接代,谁也说不准会在哪一代就断绝了。”
  海陵摇头道:“你可真想得开!我们女真人却最重视子嗣。你看太祖有子17人,太宗有子15人。女真子孙繁盛,才能灭辽亡宋,坐得天下。我只有两个儿子,太少了。再说平民百姓都可娶妻纳妾,繁育子孙,何况我是天子。”
  萧裕心里想太宗子孙是多,不也被你杀得绝了后,口里说道:“陛下就是想多娶,又何必要后宫三千呢?枉自耽误了好人家的女孩。”
  海陵道:“我后宫哪里有那么多?除了兴圣宫带来了那几个妻妾外,我就娶了阿里虎一个女人。再说充实后宫我也是要延续皇家子嗣,为江山社稷着想。当初东昏王因子嗣不广,添了多大的烦恼?女真本来就有接续婚的习俗,不会引起非议。当年胙王常胜死了,东昏王就把胙王妃撒卯娶进宫中,还想立为皇后呢。我有何不可?”
  萧裕有些生气道:“陛下,我们灭绝宗室,杀人无数,血流成河,已经做下冤孽,现在又要奸人妻女,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海陵也生气了,道:“朕为国家计,谈何冤孽?朕不杀罪人家眷,反而恩宠收养,纵然不念皇恩浩荡,也不至于说不过去。就算这些都是冤孽,已经做下了,死后我下地狱,绝不拖累你萧裕。明日早朝时你就向朕上奏,就说为了繁息皇家子嗣,请朕将获罪宗室妻女纳入后宫。”
  萧裕赌气道:“全要啊?”
  海陵认真地说:“不全要。要一些朕看着顺眼的。到时候朕自有安排。这个你就不用劳神了。”萧裕不再言语,悻悻而去。徒单贞私下里劝萧裕不要再坚持了,没有用。萧裕无奈,只好照办。
  第二天朝会上,萧裕果然奏请续纳罪党妇人入宫中,喜得海陵连忙准奏。一时间宗亲中由海陵圈定的一批妇女尽皆入宫。于是宗本的儿子莎鲁剌的妻子、宗固的儿子胡里剌的妻子及秉德的弟弟乣里的妻子高氏、宗敏妻阿懒等老老小小,呼呼拉拉地都进了皇宫。好在有炕,一铺万字炕,转着圈睡,挤挤能睡下二十多个人呢。
  宗敏是太祖之子,海陵的叔父,其妻阿懒虽别有风韵,但毕竟是长辈,年纪也不小了,海陵却毫不介意,依然眷爱。
  萧裕没有遵从海陵“不用劳神”的旨意,又来操心道:“阿懒是长辈,年纪又大,不宜为妃。”
  海陵道:“辈份在我国不是问题,子续其庶母,侄续其婶,都是可以的,只要不是生身母亲、同胞姐妹,亲生女儿,其实女人都是一样的。以我们女真人的习俗来看,并不越礼。何况阿懒虽长,却风韵犹存,言行有节,颇晓朕意,远非豆蔻女子可比。”
  可是这回也不知萧裕怎么了,几次三番地找海陵,说“宗敏不同旁人,名望很高,陛下不宜续娶其妻”,又说“女真族接续婚之俗,不合人情,陛下一向喜欢汉人的文化,以汉人来看,娶婶母是乱伦大罪,对于一国之君来说,不可以俗礼当作借口,否则汉人知道了会耻笑我族蛮荒”。说得海陵实在招架不住,只好将阿懒送出宫去。
  阿懒出宫以后,海陵日思夜想一个可以取代阿懒的人。果真让他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永宁宫太后的表兄张定安的寡妻完颜奈剌忽,海陵应当叫她表舅母。奈剌忽虽然较海陵年长十多岁,但姿容秀美,肤白如雪,海陵在少年时就曾为她心动。现在想起来,竟有些迫不及待了,立即命人召其入宫。不久就封为元妃。奈剌忽的年龄性格举止与阿懒极为相似,得到海陵的重宠,常在一起出入,特赐一殿独居。海陵也毫不介意宫女们的议论,对奈剌忽像对新娘子一般关怀照顾。
  这回萧裕又说话了:“奈剌忽与帝同姓,不可娶,与子息不利。”
  海陵道:“奈剌忽已老,不能再生育了。”
  萧裕道:“既不能生育,娶来做什么?就为了娱乐?”
  海陵拉萧裕到僻静无人处,与萧裕撒速作礼道:“大哥,你就饶过小弟这一回吧。”弄得萧裕哭笑不得,只好听之任之。后来海陵还是遣奈剌忽出宫,想她时就召进宫来。
  海陵对自己的妃嫔们格外大方,凡是受宠之人,其家父母都有封赏,一时间这些刚从恶梦中醒来的妇人们仿佛人生又重新开始一般,奋勇争先,各显其能。邀恩争宠,骚首弄姿,不一而足。
  海陵新纳的这些宗室妇女内有一高氏,渤海人,本是秉德的弟妻。高氏年轻貌美,海陵称帝前也见过她。入宫后,高氏被封为修仪,其父被封为辅国上将军,其母被封为密国夫人。高氏见海陵连着几夜都召幸自己,就趁伏侍海陵之机,伏在海陵的肩头,说:“臣妾能侍奉陛下,是万千之幸。可是臣妾的父亲只得个辅国上将军,可是奈剌忽连兄弟都有官职。陛下若爱臣妾,何惜一官半职给臣妾的兄弟们呢?”
  海陵听了,心里有些不自在,道:“奈剌忽父母已死,按例受追封。她守寡后一直住在她哥哥家,所以封了她哥哥。跟你的情况不一样。”
  高氏撒娇道:“臣妾也有臣妾的情况啊!辅国上将军才是一个从三品官,一年加起来能得多少嚼用?臣妾也不多要,只要给我兄弟一个同知宣徽院事就行,这才是个四品官,臣妾还常能见到他们,也免得惦念……”
  海陵不等高氏说完,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推开高氏,坐起来道:“是你父亲兄弟来向你讨要官爵还是你自作主张的?”
  高氏见海陵变了脸色,吓得也坐起来道:“郎主别生气,臣妾父兄不曾讨要,是臣妾想为家里人尽点心。”
  海陵跳下炕,迅速穿上衣服。高氏顾不上披件衣裳,就爬下炕来拦着海陵不让他穿戴,可是海陵还是很快穿戴好了。这才对高氏说:“朕自为帝以来,即使是太后也不过问朝政。朕封官赏爵自有道理,你一个妇人,尽你的本分就是了,难道你想学悼后吗?”
  高氏跪伏于地,拉着海陵的衣襟哭道:“臣妾并无此意,求求郎主饶了臣妾。”
  海陵道:“你明天就回父母家,亲身侍奉他们去吧!”说罢推开高氏,走了。
  高氏跪坐在地上号啕大哭。高氏的两个帖身侍女见海陵突然走了,又听到高氏的哭声,忙跑进来。一个给高氏披衣,一个扶高氏上炕。高氏边哭边诉,两个侍女也听明白了,都劝她不要难过,说郎主不过是一时生气,到了明天,自然就消气了,曾经侍奉过皇帝的人哪能轻易就撵出去?说得高氏渐渐止住了悲声。
  可是第二天天一亮,就有内侍奉旨来催促高氏出宫。高氏一见,又哭上了。还是两个侍女给她出主意说:“修仪不妨去找找皇后,上次昭妃惹怒了郎主,就是皇后给说的情。皇后要是为修仪说说话,说不定就有希望留下了。”
  高氏听了,忙穿戴齐整,跑到西清宫,一进门就跪下哀求。皇后阿城刚从永宁宫回来,侍女金缕正帮她摘头饰,忽见高氏不等通报就跑进来哭告,惊道:“你做了何事,郎主要撵你出宫?”
  高氏道:“臣妾并没有什么大错,只是求皇上眷顾臣妾家人,不想郎主当时就恼了。”
  阿城两手一拍道:“那就完了。这还不是大错?你犯了忌讳了!”
  高氏忙问:“臣妾犯了什么忌讳?”
  阿城扶高氏起来,让她坐下道:“郎主在前朝时,见悼皇后干政,心里就很厌恶。现在他当了皇上,哪里能容这样的事?莫说是你我,就是两宫太后家中有事,都不能跟皇上提。有一次,永宁宫太后的一个侄子叫大奉国,因为贪赃革去了东京警巡院使的职位,太后就向郎主求情。郎主非但不许,还要查问中间传话递信的人,一个劲地追问太后是谁来跟她说的。太后不告诉郎主,被逼急了,就说‘那你把我送大理寺用刑吧’。郎主这才不问了。太后生了几天的气,郎主天天去赔礼,赔礼是赔礼,就是不给那侄子复职。没想到左司员外郎高衎与大奉国素有交情,拟官时把他又报了个贵德县令,郎主看到奏报,当时就发火了,不仅杖打了高衎,还一下子把他撸到一个什么小地方当了个主薄,从正六品官一下子降到了九品。前几天我的父亲来找我,我都给挡回去了。郎主要封要赏,那是他的事,我们也只有谢恩的份。你回去吧,我帮不了你了。我若去说,且不论连我都会怪罪下来,只是又加重了你的不是。本来我应该提醒你们,只是宫中人多,时有出进,我也不能逢人就说,但宫中知道这个规矩的人很多,我想你大概也有耳闻吧。”
  高氏道:“臣妾确实不知。以前看到悼后那么威风,朝中大臣都巴结她,好不令人羡慕。郎主当初也处处维护悼后,谁知道他心里是两样的?”
  阿城叹道:“男人的心思本来就难猜,何况郎主。他的心是说变就变的。一时甜言蜜语,一时连理都不理。你出宫后就别想着他了,白白自苦,他早忘了。何况宫里有这么多人,抢他都抢不过来,岂能容空儿给他想你?你回去想个好人家,告诉我,我倒可以帮你再走一步。噢,对了,徒单贞你就不用考虑了,他也不敢娶。”
  高氏笑道:“我还真觉得特思挺好的,好脾气的男人太少了。其实我也不会嫁给特思,他娶了公主,哪有我的好日子?”
  高氏无奈,只得收拾了东西,出宫回了父母家。
  刚回家那段时间里,高氏还幻想海陵能再召她回宫,后来听说海陵在她出宫当天就下诏给尚书省,凡后妃向朝中大臣宰相有所请托的,拘留使者,呈报御史台,就知道希望不大。十天后死了心,一个月后另嫁他人。海陵全当不知道。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充实后宫(3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