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海陵生辰(33)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5-10 点击数:2359次 字数:
  天德三年上元节,海陵命造灯于宫中。入夜火树银花,光莹璀璨,这是金国皇宫中第一次造花灯,宗室群臣、公主命妇纷纷结伴,盛妆入宫赏灯,节日气氛更胜于往昔。
  女真本来没有上元张灯的风俗。金太宗天会七年时,有一个从中原掳来的僧人,上元节时在长杆上悬挂灯球,舞弄为戏。太宗远处望见十分惊恐,问群臣:“那是星星吗?怎么还会晃动?”有大臣告诉他那是灯,宋人习俗上元节张灯以庆佳节。当时朝廷刚刚平定南人的一场叛乱,太宗疑惑不信,说:“这人是要啸聚为乱,到日子立此作为信号。”于是命人杀了僧人。
  几年后太宗到燕京,亲眼看到在上元节张灯结彩的场面,十分惭愧。后来女真人也在上元节张灯歌舞,但太宗不让在宫中造灯,民间张灯也不让用灯笼杆子。这事成为了令全族人羞愧的事情,东北不埋灯笼杆子的习俗甚至传到今天。
  第二天正月十六,是海陵寿辰。历朝皇帝都喜欢给自己的生日定一个圣号,金国皇帝也不例外,除了太祖皇帝未定圣号外,金太宗的生日就叫天清节,金熙宗的生日叫万寿节,海陵之后的金国皇帝也都有圣节名称,唯独海陵没有。海陵不太喜欢过生日,他一过生日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熙宗,因为熙宗的生日就在他生日的后一天。其实熙宗确切的生日是七月七日,可是这一天恰巧是熙宗父亲宗峻的忌辰,兼以七月多雨潮湿,不便各国使节往来,就改在正月十七。这一前一后的生日也成了海陵忌讳的话题。
  可是皇帝的寿辰不能不庆贺,因为这也一桩外交事件。各国皇帝的生日都要向其他国家通报,各国到时候都要派贺生日使。这一年宋、西夏、高丽按惯例都派了贺生日使前来祝寿,海陵宴宗亲百官及各国使者于武德殿。席间海陵就宣布设置国子监,国子学和太学隶属其中。宗室百官子弟均可入学,并且说凡世袭猛安谋克的宗室功臣子弟必须精通汉字或女真字或契丹字,否则不许袭爵。此后学习之风日盛。
  当晚,海陵准备带着皇后到永寿宫、永宁宫拜谒两位太后。自己正在广仁殿换衣服,没想到皇后的贴身侍女金缕过来回禀说,皇后陪两宫太后宴饮微醺,恐见太后失礼,不能陪郎主过去。
  海陵一听道:“这也太荒唐了!皇后不知道今晚要去晋见两宫太后吗?”
  金缕道:“娘娘本来还说这事,后来……”
  海陵无奈,只好独自去了永寿宫,给永寿宫磕了头,说了一会儿话,就告辞往永宁宫来。到了永宁宫才知道太后已醉得不省人事,躺在炕上,两颊绯红,推都推不醒,只得回来。
  海陵先到西清殿,见皇后阿城睡意正浓,想到阿里虎也不会少喝了,元妃大氏身体不好,一向早睡,别的人又没有兴致,只得意兴阑珊地独自走回自己的寝殿广仁殿,而此时偏偏又飞起了雪花。海陵顶着风雪刚迈步走上广仁殿台阶,忽然脑中闪出了一个念头。他快步进殿,摘了通天冠,解下绛纱袍,脱了重底红罗鞋。换上素白滚边盘领衣,蹬乌皮尖头靴,外罩大帽裘袍,出了广仁殿,到了尚厩局,牵出了坐骑小将军,只带着两名侍卫相随,竟纵马出了皇宫,直奔萧裕的丞相府而来。
  到了丞相府,侍卫上前拍门,拍了许久才有人开了角门,一个五十多岁的仆人探出头,见三人三马立在门前,那老仆人也不认识海陵,就问:“你们是谁呀?这么晚了还来叫门。”
  海陵拦住侍卫上前说:“我是丞相的旧交,特来拜访丞相。烦老哥哥通报一声。”
  老仆人说:“丞相睡了,我去通报怕要挨骂。”
  海陵笑道:“我与丞相交情非浅,他一定会见我的。你若能为我通报,我保你不会挨骂,还会有赏。”
  老仆人道:“那你姓什么叫什么?做何官职啊?你告诉我,我好去跟丞相说。”
  海陵想想说:“你只说元功来访就可以了。”
  老仆人道:“元功啊?那你等一会儿。你没个官职,我可保不齐丞相愿意见你啊。”说着关了角门,直奔萧裕上房去了。
  此时萧裕已宽衣解带,正在和夫人耶律氏躺在炕上谈论宫内赏花灯和为海陵作寿的事。忽听耶律氏的婢女敲门说:“老爷,夫人,老门头说有三个人拜访老爷来了。”
  耶律氏道:“这么晚了,谁会来?”
  萧裕不耐烦道:“还能是谁,还不是萧招折、冯家奴他们几个,这几天他们是盯上我了,闲着没事就在我耳边絮絮叨叨个没完。”
  萧招折和萧冯家奴在萧裕的运作下分别作了御史中丞和真定尹。可是这两个人先后因过免职。而海陵在任免官职上非常严格,没人敢去说人情。萧裕只好再等机会,目前二人只能在会宁府耐心等待,他们看到萧裕复辽之心渐趋淡漠,就趁唐括辩被处死之机,与萧裕的亲信萧屯纳合伙,反复向萧裕申说海陵多疑好杀,只有复辽可以自保。萧裕看到海陵的疑神疑鬼已超出了他的意想,兼以谋弑熙宗的同伙一个接着一个地被处决,对海陵也渐生恐惧之心,担心下一个被杀的就是自己,复辽的想法又蠢蠢欲动。可是自进了天德三年,海陵已不再构陷杀人,对萧裕又十分信任亲近,搞得萧裕进退两难。一时觉得自己没必要无事生非,一时又觉得不应该贪图富贵。萧裕本是个坦荡磊落之人,可是偏偏揣了鬼胎,搞得他日子过得愁云惨雾的,近来更加厌烦萧招折几个人的喋喋不休。
  此时萧裕以为又是他们来烦自己,就恼恨地大声说:“就说我睡了,叫他们回去吧,有事明天再说。”
  外面静了一会儿,那侍女又说:“那人说是老爷的旧交,一定会见他的。”
  萧裕不耐烦道:“是谁呀?”
  门外侍女又问老仆人,这才回说:“那人说他叫元功。”
  萧裕疑惑地念道着:“元功?”
  耶律氏道:“元功是谁?没听你说过这个人啊。”
  萧裕忽然“哎呀”一声,跳下地来,“快,快穿衣服,皇上来了。”
  耶律氏吓了一跳,忙起来穿戴,一边还问:“你不会弄错吧?皇上怎么会到咱家来?”
  萧裕迅速穿好衣服,也来不及穿朝服了,只能胡乱套上常服,催着妻子,说:“错不了,皇上的字叫元功。很少用过,我差点都忘了。我先去了。你快起来。”说着跑出门来,却突然放慢了脚步,心里忽生疑惑,“这么晚来,皇上来干什么?难道他发现了什么?”这样想着就停下了脚步,细细回想会在哪个环节出现问题,可是此时脑子里乱得很,也理不清个头绪。他看见守门的老仆人站在旁边,就走上前问:“人在哪呢?”
  老仆人说:“在大门外等着呢。”
  萧裕问:“来了多少人马?”
  老仆人道:“三个人,三匹马,看着像两个仆奴跟着一个主子。”
  萧裕听了,略松了一口气,心里想,是福是祸随他去!就快步跑到大门口,拽开门闩,打开大门,只见海陵和两个侍卫正站在风雪当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海陵生辰(3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