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心锁(五六)
本章来自《心锁》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3-05-10 点击数:1734次 字数:

  范莎和许佑明返回租屋。整栋楼都静悄悄的,因为只有自己和许佑明在,范莎忽然有了点小小的不自在。她想得趁早让上官静芳答应下桔子和卢友梅对调的事。如果哪一天这个屋里有什么闲话传出去,也一定得是在桔子和许佑明之间。

  许佑明并没有意识到范莎那很快被掩藏起来的不自在。他一边自顾自地整理着东西,一边在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歌:“咱们老百姓呀,今儿个真呀真高兴……”

  “拜托你别哼哼了,难听死了!”范莎感觉好笑,“啥事把你美成这样?”

  “嘿嘿,你说啥事?为重新开始崭新的生活呀。”

  “这话说的,好像刚从监狱里释放出来似的。”

  “嗯,为又掀开一页崭新的生活——这样说应该没错了吧。呵呵,当然了,更重要的是为能与两位美女为伴啊。”

  “桔子是位好姑娘,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

  “得了,又在寒碜我。”许佑明说着,把一个装有小五金工具的小箱子放入床底下。

  “哟,敢情真进过监狱的人,还有作案工具呢。在外打工带这些东西干嘛?”范莎斜靠在两间屋的门口,瞟一眼床底道。充塞床底的当然不止是五金工具箱,还有一台半旧的落地扇,一只大皮箱,一把旧雨伞,一双运动鞋。

  “看你说哪去了,我许佑明要是坏人,这世上的坏人可就真多了去了。那个收音机全靠着这些东西修好的呢,如果水龙头、电风扇之类的东西坏了,少了修理工具怎么行?你看我想得挺周到吧。”

  租屋里连通里外两间屋的暗锁、卫生间门上的暗锁都坏了,平时范莎一人住着无所谓,这会想起,便说:“这屋里三道门就两道暗锁坏了,什么时候我们三人凑钱买过你给装上?”

  “暗锁挺贵的,又不是自己的房子,我看装插销就行了。我找找,好像我这宝贝箱子就有呢。”许佑明说着,把那个小箱子又从床底下移出来,在那些各式各样小型的五金工具里翻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半旧的插销。然后他又翻出螺丝起子、锤子和几枚钉子,“嘿,只找到一个插销,你说装哪扇门呢?”

  范莎想了想,说:“就装房间的这扇门上吧。”

  “好嘞。”许佑明于是到房间那扇门边开始“叮叮笃笃”敲了起来。

  “哎,我说,这个插销我可不要你跟桔子来摊费用哈。”

  “我可真认定你许佑明小气了——一个破插销,还当自己多大方呢。”范莎撇嘴道,“要不是你一个男人,我们要装这插销干嘛?”

  “敢情装这插销是用来防我自己的呢?”

  “对——了——”范莎故意拖长音调,“为了我和桔子的安全,下次洗手间那个你得自觉掏钱买来装上。”

  “这是不是做收银的人的通病,句句不离钱?”许佑明说。一会插销装好了,距离上班时间也差不多了,许佑明把工具收拾了一下,对范莎道:“走,我们上班去吧。”

  “你先出门吧,在桔子跟我们一个班次之前,我们还是避免一块上班。”

  “干嘛?怕人看你我走一块背后说闲话?还说我小气,我看范美女一点都不大方嘛!都让我住进来了,还怕人说三道四?”许佑明笑着摇摇头,“你这不欲盖弥彰嘛!”

  范莎其实只是忽然感到内急,因为头次和名男生呆在同一屋里,且卫生间的门锁坏了,便打发许佑明先行出门。范莎随后出来,走出院子的时候,发现许佑明并没有走出多远,原来正巧巫斯桦下班过来,便和他立着说了一会儿话。

  “哎呀,做我隔壁邻居,这真是太好了!”巫斯桦拍手笑道,“哥哥,我们屋里正巧三个人,打起牌来常常缺个角呢,以后有空就来我们隔壁玩啊!”

  范莎听巫斯桦一声“哥哥”,便感觉有点汗毛倒竖。却见她道别了许佑明朝自己走来,不知她是否又会喊自己“姐姐”,自己又如何作答。

  “哎——”巫斯桦对范莎只用“哎”来称呼了,“还以为你孤家寡人一个住到老呢,都把这么一位大帅哥拽过来了!”

  “还有桔子呢。她今天下午也要搬家过来。”范莎解释说。

  “是吗?都没听她说起过。我说嘛,如果只是你跟许佑明两人合租,让人还以为你俩暗自好上了呢。”

  “我跟他呀,谁都不会看上谁。”范莎夸大着不屑的表情,瞟一眼正在前面走走停停等着自己的许佑明说。

  道别巫斯桦,范莎有点懊悔怎么就忘了跟她补充说,许佑明和桔子老早好上了。好在,以后有的是这样的机会。也许,还不必等到在周边的同事之间造成这样的舆论,许佑明和桔子就彼此都好上了呢?

  “嘿,怎么感觉你走路都在想心事呢?”许佑明道。

  “我刚想起来,得赶紧跟桔子碰上头,她都没房门钥匙呢。”范莎说。

  范莎走到更衣室的时候,就碰上已跟卢友梅交接完下班来的桔子。

  “我在这等你呢,待会收拾东西来,都开不了门。”桔子说。

  范莎把钥匙租房钥匙交给桔子,并怂恿桔子去找上官静芳跟卢友梅对调班次的事。

  “我只怕卢友梅会不乐意上那个班呢。再者,我本来频繁地从中餐调到美容院又调到西餐,怕已惹上官不高兴了,再提换班就怕更惹她不高兴呢。”

  “你调到西餐来可是总监亲口指示的,上官有什么高兴不高兴的?卢友梅也没有什么乐意不乐意的,久了她就习惯了,你别当卢友梅的面提就是了。”

  “调班的事还是等上班后抽空再提吧,我先把东西搬来再说。”桔子说罢,只先行离开了。

  范莎回到酒店换好工服,从容不迫地走向通往西餐厅的员工通道。这会她的脑海才终于腾挪出空间来思虑如何应对那个叫韩冷的人。想到韩冷即将出现在眼前,范莎的心里又一阵莫名地亢奋。这种亢奋并非是她想到与韩冷可能的修复,而是潜意识里的某种伺机的报复。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心锁(五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