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心锁(五四)
本章来自《心锁》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3-05-07 点击数:1808次 字数:

  范莎一脸的诧异问道:“这么晚你们怎么上我这来了?”

  “哦,莎莎,今晚我想在你这住一晚,成吗?”桔子说,和许佑明两人仍站在门口。

  “成啊,都在外面站着干嘛?快进来啊。”范莎说。这会她正好需要有人与自己说说话,无论到来的是谁。

  “是我怂恿她来的,她担心没跟你提前打招呼,怕麻烦你,我说范美女可不是这样的人。嘿嘿。”进屋后许佑明笑道。

  “天太晚我怕不记得路,是我让他送我过来的呢。”桔子说。

  “看你们两个一唱一和的。”范莎说。屋里只有两把交椅,一把在外间屋里,一把在里间屋里。范莎从里间屋把另一把搬了出来,让他们坐下。桔子坐下了,许佑明却似有些拘谨地站着,似乎不如在上班地方显得自在。

  “呵呵,”范莎奇怪自己竟能因看到许佑明拘束的样子笑出声,“许佑明,上班跟我抬杠的那股劲哪去了?明天你搬家过来,就是这屋子的主人了,干嘛那么拘束?”

  这话让许佑明放松了许多,他说:“这不我还是第一次走进这屋子嘛!那我明天上午就搬东西过来了。你可得早点起床啊。”

  “莎莎——”桔子望了许佑明一眼,似乎得到许佑明的点头会意,然后有点慎重的口吻说,“上班时我听许佑明聊起找人跟你合租的事,这不,我也想跟你商量一个事呢,不知道你是否答应。”

  “说得那么庄重,什么事呢?不会你也想加入进来一起合租吧?”范莎道。

  桔子迟疑了一会,说:“嗯,还的确是的。”

  范莎一时缄默了。其实,老早她就想过李桔子可能也有一天到曙光小区来租房。偶尔她也曾想到过与李桔子合租的问题,只是她的思绪被韩冷给牵掣着,而李桔子从来又像跟棘刺一样在心里。令她没想到的是,桔子要搬出母亲的家会这么快——这样也许更好,这样不就不必总怀着桔子搭乘韩冷的摩托车的莫名担心么?这样桔子的一举一动不就尽在自己的了解与掌握里了么?

  “哦,如果你不方便,我会另外再考虑找过地方。”桔子见范莎一时无话,忙补充说。

  “考虑什么?你怎么这么见外?正好啊,明天你也一起搬过来!”范莎道。

  “真的啊?”许是包含着对一种新生活的憧憬,桔子满脸地兴奋,“我考虑这件事有些时候了,原一直怕你不乐意呢。”

  “哼,好像你们难得一块搭班吧,上班是不是一直在‘合谋’这事呢?”范莎道。

  许佑明摸摸后脑勺道:“哎,范美女有了桔子,是不是就反悔,不再考虑与许某人合租啦?”

  “我好像没有不答应吧?”范莎说。她望着许佑明和李桔子,脑海里忽然掠过一些隐隐的模糊的意念,这些意念促使她说出一句话,“不过,有李桔子在,许佑明你不用再找其他男生来了。”范莎见过中餐还有娱乐厅几个酒水部员工,对他们的印象并不比许佑明更好。

  “哎,记得那天你可是说过除了成武,其他看着顺眼的男生就行的啊。再找一个人,大家少摊一点房租,还正好凑足一桌麻将呢。”

  “得了,别老把钱看得太重。”范莎撇嘴说,“你们酒水部男生我又不是没见过,有几个看着顺眼的啊。”

  “哦,这样啊,那也行。要早知道这样,我也不必为鼓动那位酒水部兄弟过来费老一番唇舌了,本来他一直有地方住的。”

  “那你回头就大大方方告诉那人不必过来了。”

  许佑明朝屋内四周环顾了一下,说:“我可不可以参观一下屋子啊,呵呵?”

  “有什么好参观的,破屋两间,你还当别墅呢?到时我就和桔子住我现在住的里边那间,许佑明就委屈住我们现在呆的外边这间。这间是你的卧室,也是大家的会客室。以后房租就三个人一起平摊。都没意见吧?”

  “没意见!”许佑明和桔子异口同声说。桔子起身朝里间屋环顾了一下,忽然间便看见那个摔坏在地的收音机,于是走过去捡了起来。

  “我跟你说,许佑明,以后你可不要随便带其他男生过来。”范莎向许佑明道。

  “好好好,范美女的话我一定谨记。呵呵。不过,明天上午我可不可以找个兄弟帮忙搬东西过来?”

  “行行!反正别指望我帮你搬。”范莎转头看着桔子对那收音机旋了旋按钮,又左右拍了拍,说,“掉地上摔坏了,再拍也没用了。”

  “嘿,真没用啊?”许佑明从桔子手里把收音机接过来说,上下看了看,也左右拍了拍,说,“没用就送给我吧!”

  “摔坏了你也要?拿去就是了。”范莎道,“知道你这人小气,没想到你还这么爱收破烂。”

  “那我先过去了。明天上午就搬东西过来啊。”许佑明说着,拿起那个摔破的收音机就走。

  桔子笑道:“许佑明不是明天就搬家过来吗?这收音机明天又重新带过来?”

  “他担心我反悔不把那破烂给他呢。”范莎笑道。

  许佑明拿着那摔坏的收音机出去了。范莎问桔子道:“你今晚来我这,跟我妈说过了?”

  “嗯,”桔子说,“我打算搬出来跟你一起住的事前些天跟舅妈商量过的。至于和你合住,她让我征求你的意见。”

  “我没意见,正好有个伴呢。”范莎说,“你没把我的个人情况告诉许佑明吧?”

  “没呢。”桔子说。

  桔子因为次日要上早班,早早便躺到了床上。范莎因为白天睡足了觉,这会只端坐床头拿了本杂志来看,然而一个字也未看进去。她先前脑海里掠过的那些隐隐的模糊的意念这会终于渐渐明晰起来。范莎想着,何不借着与李桔子和许佑明一起合租的机会,撮合他们发展恋爱关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心锁(五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