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心锁(五〇)
本章来自《心锁》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3-05-05 点击数:1867次 字数:

  范莎翌日起了个大早去后滨大酒店。她没料想的是韩冷居然更早就到了西餐厅。当她推开通往西餐厅那扇虚掩的门时,背对着她的韩冷听见开门声很快转过身来,然后一眼望见了她。范莎从韩冷的眼神里读到了一种耐人寻味的惊讶。但范莎很快明白这惊讶并非是因为见着的人是自己,而包含着“这天上早班的应该是李桔子而非其他人”的这样一种疑问。范莎没能从这种惊讶里读出某种惊喜,如若不是昨晚有过与韩冷短暂的愉快的通话,她甚至怀疑韩冷的惊讶中是否含有失落的意味。

  “你想得太多了。”范莎每到思绪钻进某个问题的牛角尖的时候,便用这句话来宽慰自己并迅速给自己退路。而况昨晚通话的愉快感受很快占了上风,让她旋即用了一种轻闲的情绪注视着抬头即见的韩冷。她从容不迫地打开收银台的抽屉,取出账单、装订机、验钞机等办公用品放到桌面来,然后看那些陆续来到餐厅的西餐服务员列好队,双手交叠在腹前,双脚成“V”字状站着,等待每天例行的晨会。

  西餐厅的晨会通常是领班首先发言,其次是主管,再接着是经理。这是每天固定不变的程序。而晨会内容无非是每天都老调重弹的西餐工作中的琐碎。因为每天都得在晨会上说上点什么,西餐厅芝麻大小的事都可能被当做重点,先经由领班提纲挈领,再由主管具体阐述,最后由经理总结陈词。好在他们每天的例会只有短短十来分钟。从领班到主管再到经理,每人平均下来不到五分钟。范莎发现今天当班的这位领班每次都特会讲,五分钟时间实在不够她充分展示自己的口若悬河,大有赶上也喜欢滔滔不绝的王副经理的趋势。只是每次到差不多时间,这位领班的发言常常会在突然里戛然而止,仿佛被谁中途关掉收音机旋钮一样。

  因为头晚有西餐员工被顾客投诉,这天的晨会上提到的都是这件事。范莎听那领班在提及此事并教导员工不要盲目听信收银员时,仿佛要把昨晚遭顾客投诉的事件归咎于自己,且要让餐厅和收银处划清界限似的语气。不过待到韩冷最后发言时,他纠正了他们的偏狭,并且这次还拖长了晨会的时间,就员工在对待顾客的态度语言表达方式方面问题进行了强调:“我不知道要向你们重复多少遍,让你们从心底里明白这个概念——顾客永远是对的?强调客人总是对的,就是要你们态度要委婉,富有艺术性,就算客人确实是对酒店员工的服务发生了误会时,你们也应当通过巧妙的处理,使客人的自尊心得到维护……”

  范莎感觉自己很长时间没有听到韩冷开晨会。她喜欢听他说。这也是她在酒店能听到他说话最长的时候。那些老调重弹、枯燥乏味的语言,经由了韩冷的口中说出,每个字都变得美妙而富于情趣。

  韩冷那边的晨会还没结束,就到两个收银员轮流去食堂用早餐的时间了。范莎几乎不曾在食堂用早餐的时候遇上韩冷。等她从食堂回到西餐厅时,却见收银主管上官静芳正站在收银台前等着自己。而韩冷正慢慢向大厅方向走过去。

  “你跟李桔子是谁提出换班的?怎么也不见跟我说?”上官静芳有点不悦的神情说。

  范莎本来想承认说自己提出的,她并不忌惮上官静芳能对自己怎样,可是因见韩冷恰好从旁经过,范莎也不知自己如何就随口编派了件“莫须有”的事给李桔子:“人家李桔子男朋友大老远地从乡下老家赶来看她,今天上午到,你说她能不去车站迎接吗?”

  范莎说完这话的时候偷偷去留意韩冷脸上的表情,可韩冷正好侧过身走到大厅去了。范莎无法窥视到韩冷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她能肯定的是刚才说的话足以让韩冷听见。

  “李桔子原来有男朋友了?昨天挨到下班时也我都没听见跟我说换班的事呢!”

  “人家也是下班回去才知道消息,打电话过来说的嘛。我又不见你人影,上哪跟你说去?”范莎煞有介事地替桔子辩白。这会她留意到韩冷没走几步又从大厅折了过来,站在知客台旁与巫斯桦讲话。虽然巫斯桦和范莎已经化干戈为玉帛,但两人似乎并不能恢复到以前的亲昵。

  范莎猜想韩冷是不是留心听李桔子的事,平白又添了一丝懊恼。

  “下个月开始换班都得写换班条,拿到我这来签字批准。——嗯,这不是我个人规定的,是上面的意思呢。”

  “要我说,写换班条真有点多此一举,难不成哪天谁发个烧感个冒,还得病恹恹地跑酒店来写张换班条,去找你签字批准?像昨天你不在,我上哪找去?”

  “这样的情况可以事后补写换班条嘛。说白了也只是制约你们不要随意换班。”

  “反正今天我们不用写了,不是下个月才开始实行吗?”范莎说。

  临到吃午饭的时候,上官静芳拿了一沓打印出来的固定格式的换班条过来,对两个收银员说:“以后你们都统一使用这种换班条,只需填写日期和姓名就可以了。看,给你们省事了吧?我可弄了半天呢。”

  范莎在心里嗤笑着,这个上官静芳,大概只配着见证后滨大酒店的机构臃肿、人浮于事了。除了给下属设置这些条条框框的莫名规矩,她还能干些什么让人信服的事?

  跟范莎一块当班的收银员喊肚子饿赶着先去吃午饭。这正中范莎的心意。因为她希望在第二批去去食堂的时候遇上韩冷。吧台边的酒水员成武一上午都没跟两收银员说上一句话,这会却笑着对范莎道:“今天你替那个李桔子顶班呀?她真找了男朋友啊?”

  范莎回头望了他一眼,不作回答。却见成武又笑道:“嘿嘿,平常这个时候,那个李桔子一人在,韩冷就跑过来跟她没话找话,还当我不知道呢。”

  成武这不咸不淡的话又让范莎心头遭了棘刺一样。李桔子,总是李桔子!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心锁(五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