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唐括定哥(27)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5-02 点击数:3235次 字数:
  君臣们说得正高兴,海陵忽然看到徒单贞向自己使眼色,转晴一看,见一美妇人端着一杯酒缓缓走来。两旁喝酒闲聊、打趣斗嘴的大臣都不由得停了嬉闹吃喝,盯着她看。只见她梳的溜光的发辫在脑后盘成大髻,没带冠,只在发髻上插着一支琥珀色玳瑁簪。上身穿银色黑纹过膝貂裘,内着青色地黄朵梅暗花罗团衫,左右开禊,隐约可见里面穿着嫩鹅黄团衫,掖在褐绿地全枝梅金饰六裥襜裙的裙腰里,撑裙摆的铁圈照常款大一些,前裾及脚面,后裾拖地也比一般妇人所穿的要长一些。款步轻盈,裙摆下就若隐若现一双绿罗金锦绵六合女靴。往脸上看,但见面如满月,眉形略呈八字,凤眼如画,朱唇若点,细腰柳肩,体态婀娜,步履翩翩。
  这妇人双手端着一只小酒杯,款步走到海陵座前,从容行礼,道:“圣躬万福。臣妾唐括定哥代夫完颜乌带恭祝郎主圣安!愿郎主万岁万岁万万岁。”说罢,不理睬梁珫,直接将酒杯送到海陵案前,看着海陵,示意海陵接杯喝酒。
  乌带的妻子唐括定哥出身虽并不十分显贵,却天生一身雍容华贵的气度,兼之美貌端庄,雅静寡言。宗室臣僚家眷无出其右,颇享美名。海陵少年时期与乌带来往,见了定哥,不由心动神驰,认为裴满皇后不及。乌带的父亲完颜阿鲁补任行台左丞相,属宗室远亲,乌带本人在熙宗朝时累官至大理卿。乌带听说定哥美名,托媒说亲。定哥父亲贪图乌带显贵,将女儿嫁与他。婚后乌带极爱定哥,体贴疼惜,言听计从。而定哥却不知为何对乌带忽冷忽热,时有怨言。海陵在乌带府中认识定哥以后,虽有贼心,却怯于定哥的矜持,不敢唐突。后借定哥的贴身侍女贵哥递话传情,二人很快如胶似漆。定哥初见海陵,就爱他少年俊雅,又是朝中重臣。合府上下只瞒着乌带一人。后来乌带也有所察觉,怒问定哥。定哥道:“我与岐王来往,并无异心,只是因为他在朝中权势炽盛,好为你谋个好前程,不要好心做了驴肝肺。”乌带见定哥非但不羞愧胆怯,反而怒容满面,倒反过来赔礼安慰。谁知秉德多事,竟向熙宗告发,乌带恼羞不已,衔恨秉德。后来海陵因熙宗责问此事兼以又有了新欢,与定哥渐少往来。定哥虽抱怨却也无可奈何,见家奴阎乞儿年少俊俏,身强体健,竟与他勾搭成奸,将思念海陵之心也就放淡了。
  海陵已有一年多未见定哥,今日忽然站在眼前,一时情不能已,将刚才的不愉快全抛到脑后,忙从定哥手中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笑道:“夫人久违了,一向可好?乌答补可好?”
  定哥道:“多谢郎主垂问,都好。”
  梁珫端着酒壶刚要给海陵续酒,定哥笑道:“公公,我来。”说着近前,从梁珫手中接过酒壶,徒单贞、梧桐忙闪身让过一旁。定哥给海陵杯中斟满,又将壶递还梁珫,退下,拜了两拜,转身飘然而去。
  海陵目送定哥走出大殿,一时没有回过神来。萧裕看海陵如此失态,就问徒单贞:“这是什么人,让主上这样不知忌讳?”海陵听到了,忙回过神来,笑道:“朕又在萧卿面前出丑了。此人乃乌带之妻,家源虽一般,可是萧卿也看到了,此女举止雍容华贵,神情闲雅,衣履别有风韵,我朝公主命妇无有出其右者。就是皇后也没有她的这一段风流气度。有时候你都会觉得这样高雅端庄的女人是从不拉屎撒尿的。”
  萧裕听了道:“臣不见她有什么气度,只见她有几分风流。为主上斟酒,可是她一个命妇所为?明摆着是在勾引主上。皇后为人贞静贤淑,岂可与这等外似贞洁、内实淫荡之人相提并论?我敢打赌,她的屎尿也是一样臊臭,绝不会芳香宜人。”
  海陵笑道:“萧卿对待女人为什么这样刻薄?难道吃过女人的亏吗?萧夫人不在身边,萧卿是不是有些性情变化了?对了。”海陵忽然想起什么,严肃起来,身子后仰,看着萧裕道,“你不会有断袖之癖吧?”
  一句话说得萧裕竟然脸涨红了,道:“陛下这是从何说起?臣一向珍重自爱,妻子之外的女人都不染指,更不要说男人了。”
  海陵道:“正因为对别的女人从不染指才更可疑。”
  萧裕刚要再辩,忽然满脸绽出坏笑,对徒单贞伸出两个手指道:“我还真和一个男人同榻而眠过,两次。”
  徒单贞吃惊道:“果有此事?那男人是谁啊?”
  萧裕瞅着徒单贞道:“此乃国家机密,不可轻泄。”
  徒单贞笑道:“你那些苟且不堪之事与国家何干?少拿大话欺人,那男的到底是谁?”
  萧裕笑而不答,举杯自饮。
  一旁的海陵说话了:“是我!”
  一句话把徒单贞和梧桐都吓了一跳徒单贞“嗯”了一声,呆望着海陵说不出话来,那直勾勾的眼神已很失礼了。而梧桐十分不自在,莫名地红了脸。再看萧裕,满脸都绽放着一个大大的笑容,满口的牙都露出来了。徒单贞从来没见过萧裕这么开怀的笑容。
  海陵看见徒单贞眼睛转了一下,知道他在联想,就点了一下头说:“什么事都没有。”
  徒单贞“啊”了一声,道:“我也没说有什么事呀。”
  萧裕在旁边笑得都要背过气去了。
  海陵知道他和大兴国的那点事徒单贞一清二楚,就指着徒单贞的脸说:“你把你那表情摆得让我看着舒服一点。”
  徒单贞含冤道:“我表情怎么了?怎么会让陛下不舒服呢?我心怀坦荡,我什么也没想。”
  萧裕开始咳嗽了,下面已有大臣注意萧裕了,但都不敢多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唐括定哥(2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