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永寿宫寿诞(26)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5-01 点击数:2703次 字数:
  一进腊月门,就是永寿宫太后的寿诞。这也是海陵称帝后,太后在皇宫内过的第一个寿辰。永寿宫待人和善,从不凌虐宗干的诸位侧室,尤其对大氏母子们十分照顾。而大氏出身渤海皇族,自小知书识礼,兼以感念永寿宫恩情,所以对永寿宫十分敬重。虽然亲生儿子做了皇帝,自己也做了永宁宫太后,地位上并不次于永寿宫,可是在永寿宫面前,大氏还是像以前一样,以妾侍之礼敬奉永寿宫。太祖妃萧氏活着的时候,每有宴会,大氏还像个小媳妇似的,在萧氏身边伺候。
  可是海陵小时候就在心理上疏离永寿宫,主要是看到生母以妾礼侍奉嫡母,心里不平,只是年纪尚小,不能有所作为。海陵弑君自立,永寿宫不贺,海陵心里也老大不高兴。永寿宫寿辰快到了,他也不问。大氏早知海陵心思,惟恐永寿宫看出来心里难过,就亲自为她张罗庆贺。
  太后亲自张罗寿宴,场面当然十分热闹。皇亲国戚,达官贵宦,公主命妇,诰命夫人都来贺寿。一时间,老老小小、男男女女在皇宫东侧的几个宫殿里出出进进,吃吃喝喝。因为女真族并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尤其节日宴饮时更是男女杂坐,喧闹异常,规矩礼节也全然顾不上了。
  海陵依礼率众后妃向永寿宫拜寿敬酒,之后就退回重明殿与众臣欢饮,由着大家高兴,也为了让永宁宫高兴。众臣除了给永寿宫敬酒祝寿外,也给海陵敬酒。海陵平日就不很喜欢喝酒,所以也就是举杯示意一下而已。只有尚书左丞张通古来敬酒时,海陵才忙起身,酒也饮了。为了不使众人拘束,海陵只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与萧裕、徒单贞等人闲谈,梁珫立在一旁伺候。
  说笑间,海陵忽见同母兄弟完颜兖在下面低头闷坐,就招呼:“梧桐过来。”完颜兖起身走过来,海陵命他坐在自己身边,徒单贞忙起身让座,自己坐到萧裕身旁。
  海陵问梧桐:“大家都在兴致勃勃地吃喝谈笑,你为什么闷闷不乐呢?”
  梧桐道:“陛下擢拔臣为都元帅,废都元帅府,建枢密院,又除臣枢密使之职。臣任军中如此重职,惟恐一旦边境有战事,有负陛下重托。且白沟河南中原诸城,多是汉官持权柄,如李成、孔彦舟、郦琼、靳赛、王善、徐文等人,他们手下统率数十万正军,臣以为应该做些调整。且近来听说宋国有些人誓心收复失地,北定中原,臣恐边事不宁。”
  海陵笑道:“这是朕的事,你不用操这个心。今日难得大家松散一回,你只管痛快饮酒作乐就是了。”
  萧裕起身敬梧桐酒道:“太尉无需担忧。若有战事,下官愿为太尉前驱。”梧桐举杯致谢。
  海陵心里大快,道:“朕有你们二人,一为忠臣,一为良将,何愁大事不成?”
  君臣正在说话,忽然不知从何处飞来一物,正落在海陵面前的食桌上,将杯盏都打翻了,众人吓了一跳,细看竟是一根羊骨,上面还有未食尽的碎肉。几个人抬头一看,见下面宗亲席上,右督监完颜昂与尚书右丞温敦思忠二人因为拚酒论功争执起来。这两个人都是金国重臣:完颜昂娶的是海陵母亲大氏妹妹之女,自幼曾侍太祖,以勇力著称,深受太祖喜爱;而温敦思忠资历比完颜昂更老一些,曾随太祖、宗翰、宗弼出征,但是温敦思忠贪鄙狭隘,曾借海陵杀秉德之机,诬陷杀害了赞谟,续娶了赞谟的妻子曹氏,尽取赞谟家产。朝中大臣多不喜其为人,只有完颜昂敢与他争执。二人都喝醉了,大声争吵后,温敦思忠恼怒起来,掀翻了完颜昂的食桌,酒菜扬得到处都是。完颜昂起身拔刀相向。旁边谏议大夫纳合椿年喝得红头胀脸,在一旁气不过,也跳将起来。早忘了海陵还坐在上面,就指着温敦思忠破口大骂,甚至思忠贪货无厌,怀恨赞谟,贪图赞谟家产,因而构陷的事也翻出来。吵闹之声越来越大,有不少大臣都偷看海陵,见海陵手执酒壶,缓缓地往自己的酒樽内倒酒。众臣忙都上前劝止三人,徒单贞和梧桐都过去劝架。几个人暂息刀兵,完颜昂拂袖出殿,温敦思忠与纳合椿年二人各自归座,依旧怒目而视,徒单贞和几个宗亲将二人隔开。有人收拾了洒在地上的菜肴杯盏。海陵不置一辞,依旧饮酒。众人才又各自归座。
  海陵见众臣已不注意自己了,就对萧裕道:“我不知道辽国朝堂之上是不是也是这样。纵有醉酒失礼之处,想必也不至于当着皇帝的面就这么破口大骂,大打出手。”海陵拿起那根从天而降的羊骨,笑道:“幸亏这只骨头还知道敬上,否则我这个金国皇帝当得可太没有面子了。”
  梁珫上来将羊骨及打翻的食物都收拾下去,重新置酒布菜。
  萧裕冷笑道:“陛下何必为这点事烦恼,杀这几个狗奴轻而易举。”
  海陵摘下帽子,扫了一眼下面享受宴欢之乐的众臣,挠了挠光溜溜的头皮,又扣上帽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道:“今年我杀的人太多了!”
  萧裕将头侧到一边,口气明显不那么坚决了:“可小示警戒。”
  海陵一摆手,道:“算了。今天是太后的好日子,我若为这点小事动怒就太小心眼了。这些皇亲贵戚从来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我若认真起来,他们还得怪我小题大做。在他们的眼里以强凌弱是自然之理,鸡狗尚且相争,杀人见血才是男人。没有什么道理可讲。”梁珫过来给海陵续上酒。
  海陵喝了一口酒,问萧裕:“你信人死后会变成神灵吗?”
  萧裕一愣,道:“信吧?我没想过。”
  “你现在想呢?”
  萧裕想了想道:“可能会吧。不过那些死人,死了就死了,什么也做不了了。他们彼此之间好像也做不了什么了,没了血肉之躯,也就没了需求,不需要吃,不需要穿,也不需要存身之处。还能怎么样呢?”
  “会恨吗?”
  “会吧。不过也只能恨恨而已。”
  海陵又喝了一口酒,道:“有时候我想我死以后会不会怕去见那些人,我觉得我不怕。在这个世界上我可以杀了他们,到另外一个世界,也一样。我只是有点怕见我的祖父。我没有见过他。我出生的第二年,他就去世的。他是我最敬仰的英雄。我一定要让他看到,只有我才最配做他的子孙,继承他的皇位。”
  二人正说着话,见吏部侍郎蔡松年和翰林学士胡砺端着酒杯过来。海陵坐正身子,笑容可掬地看着二人。萧裕略向后退了退。
  蔡胡二人来到海陵面前,将两只酒杯放到梁珫端过来的盏盘上,梁珫将两杯酒端到海陵面前,海陵将两杯酒都放在面前的桌案上。
  蔡胡二人拜跪,道:“太后令节,谨上寿卮,伏愿皇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祝毕,再拜。
  海陵待二人拜毕,起身。笑道:“得两位爱卿寿酒,与卿等内外同庆。”说罢,两杯酒中各饮一口。蔡胡二人退下。
  这时徒单贞回来了,一边坐下,一边说:“陛下不要在意这些狗屎!”
  海陵说:“我是女真人,必须不在意。”招呼萧裕进前,道:“我猜不透这些汉人心里怎么想的,反正我看到的就是这个样子:谦谦君子,彬彬有礼,做起事情来又谨慎自律,敬天务实。每日里我左看一眼汉人,右看一眼女真;前一句‘爱卿’,后一句‘混蛋’;对这个说‘准奏’,对那个说‘放屁’。我就这样冷一阵,热一阵;荤一口,素一口,竟然还没被气疯。”
  徒单贞由盘腿坐改为跪姿,伏在膝前,道:“臣无礼,求陛下治罪。”
  海陵道:“这次饶你。坐吧。”
  徒单贞小心翼翼变换了姿势。
  萧裕道:“陛下何必为这类琐事操心。”
  这时梧桐过来给海陵敬酒,兄弟俩一起饮了一杯。海陵命梧桐坐在徒单贞下手。
  海陵这才接着萧裕的话头说道:“这些事表面看起来无足轻重,可是正是我们的粗野丑陋之处。没有教化,才被汉人称为夷狄,视同野兽。这些老者久已成习,不以为耻,是无药可治了,只能寄希望在晚一辈身上。所以我要建国子监,用以教导金国子弟,以修教养、正风俗。”转过头对徒单贞、梧桐说:“不识契丹文、女真文和汉文之一的,不许袭爵。”
  梧桐恭恭敬敬回了一个“是”。
  徒单贞笑道:“臣已有爵位了。臣的儿孙不劳陛下费心,别说臣的儿子,就是女儿都能读汉人书。”
  海陵对萧裕笑道:“这一代的儿女都比他们的父辈强。”
  萧裕道:“陛下不怕失去女真本色,尽皆汉化?”
  海陵道:“什么是女真本色?如果茹毛饮血,餐风卧毡,穷吵恶斗,就是女真本色,朕毫不可惜。大金若要为中国正统,就不能抱残守缺。比如粘罕曾毁农田为牧场,朕就很不以为然。稼穑是国之要本,兴国富民之道。只要是与国有利,朕不论是汉是女真是契丹是渤海是高丽,俱取而为我所用。我任用官职,也是择贤任能,不论是何族何宗。你看蔡松年,降金时在梁王兀朮帐下不过是个令史,十年之间官至吏部侍郎,位列宰辅,在汉人降官中职位算是高的了。”
  萧裕道:“蔡侍郎为官倒也称职。可是他为人倨傲,只与汉官交往,见到我等,视如异类,竟常装眼瞎看不见。”
  海陵笑道:“你不知蔡侍郎为人才这样说他。说起来他还是朕的老师呢。当年我以皇室子从军,在梁王元帅府中结识他。那时我极爱汉人文学,就跟他学写诗词。他的父亲梁靖是宋国燕山府尹,与郭药师同守燕京。宗望攻燕山府时,梁靖父子相誓要以死报国,后来郭药师执其父子投降我军。梁王爱惜松年之才,多方笼络,让他在身边做令史。可是松年不肯就职,和一个渤海人在燕京市中合开了一家酒肆,梁王为座中常客。松年恋亲,家累颇重,周济亲友,不计家中有无,他有一个继母,侍奉甚谨,素有孝称。梁王按令史位给予松年俸禄,不时还多有赏赐,后来松年感念梁王厚恩,才出来参政。最受不了别人说他是‘变节俗吏’。他曾经为真定西山叛民力辩,得活数千条人命。梁王很是信重他。他诗词俱佳,多以归隐林壑为意。松年为人忠厚,不留心机,见到达官贵宦就退缩躲避。不是他倨傲,实在是他胆怯。每次我召见他,他应对虽还顺畅,不像有些人话都说不成句,可是他的腿总是在发抖。他从不主动给我提建议,不是没有,是不敢。在他面前你千万不能提‘叛臣’‘变节’之类的词。”
  萧裕看着远处的松年一杯接一杯地喝酒,道:“他好像还挺能喝的,这么纠结,又何必呢!不想投降就自尽呗。”
  海陵侧脸看着萧裕,笑道:“你当年投降时为什么不自尽?”
  萧裕冷笑道:“我什么事都会做,就是不会自杀。什么境遇我都能活,什么身份我都能接受。”
  海陵摇摇头,道:“萧卿,你话说得不留余地了。”
  蔡松年虽不停地喝酒,却也发觉海陵和萧裕一直在看自己,脸上现出疑虑之色。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永寿宫寿诞(2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