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又见血案(25)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4-30 点击数:2564次 字数:
  萧裕带着宗安、遥设二人来见海陵。萧裕讲明原委,呈上书信,海陵看罢,问宗安道:“你父会写契丹小字吗?”
  宗安不知海陵何意,答道:“臣父通契丹大小字。”
  海陵道:“撒离喝三朝元老,一向忠心,何以因为区区小事竟动谋反之念?此书从何而来?”
  遥设道:“此书从御史大人身上掉下来的,由臣拾得。”
  宗安从容奏道:“陛下,此书非是臣的家书。臣父的家书现在家中。臣请陛下让臣看看此信,也好断定是否是家父所书。”
  海陵道:“可以。你看看是不是你父的笔迹和印文。”
  宗安接过书信看了一遍,不由得手心沁出了冷汗。
  萧裕将书信收回,又交到海陵手中。
  宗安跪下道:“陛下,此信虽像家父的笔迹和印文,但模仿之迹十分明显,若拿来我父亲的亲笔家书,两相比照,自见分晓。此必是有人想要陷害我们父子,请陛下明察。”
  遥设道:“我亲眼见此信从你身上滑落,岂能诬人陷害?”
  宗安道:“陛下,假如真有此书,臣必剖肌肉而藏之,犹恐泄漏,怎么能单等到朝门之下掉落在地呢?”
  海陵道:“此事可交刑部审理,察明实情。先将宗安、遥设下监,拘扫胡及宗义等人,再到宗安家中取撒离喝家信。查明事实,再奏报给朕。”亲兵上来,将宗安、遥设全都关押起来。后来又拘押了书信中涉及的宗义和扫胡。
  萧裕找到代理刑部尚书赵资福,告诉机密,赵资福不敢违拗,一一应承下来。第二天赵资福亲审宗安,宗安不服。赵资福就使用了重刑。宗安神色不变,忍痛不招。赵资福只好将宗安放置一旁,又审扫胡,扫胡否认有过此事,赵资福将扫胡放到炭炉上拷打,扫胡咬牙不肯认罪。宗义也受了酷刑。宗安在一旁,看着扫胡受刑,道:“我忍死不招,是不让父亲受冤屈。委屈你受苦了。”
  扫胡忍痛道:“谋反大罪,岂能轻认?”
  宗义吃打不过,对宗安道:“我早知会有这么一天,就是我们忍痛不招,也不能幸免。莫不如一刀杀了,免受苦痛。”宗义受刑不过,只得诬服。后来扫胡也忍受不了,只好招供。扫胡画押时,转头对宗安道:“你不招也是死。主上不想让我们活,你就不要扛着了,白白受苦。”
  宗安道:“我不怪你,但我不能屈招。”
  赵资福命人拉过宗安,对宗安道:“你何必抵死不招认呢?你父亲的家书又没有在你家中找到。你怎么辩白也是没用的。你就快些招供了吧。否则这酷刑就会让你尝个遍。”
  宗安仰天长叹:“今天我是没有办法辩白清楚了。九泉之下,我只能对鬼神鸣冤叫屈了。”
  宗安到底不招,死在酷刑之下。死时体无完肤,看不出人的模样来了。但是至死也没有说一句含糊的话。萧裕并未参与审问,只问结果。宗安死后,萧裕在刑部看到宗安尸体,心里既恨又敬,脱下自己的大氅盖在宗安的稀烂的尸首上。
  海陵拿到宗义和扫胡的招供后派人到汴梁处死了撒离喝及其全家,亲属中死者有二十余人。太妃萧氏被构陷知情不举,也被赐死,同时遇害的还有萧氏的儿子任王隈喝。行刑时竟将与此事毫无关系的宗室子完颜耶鲁也抓起来了。耶鲁极力为自己辩白,说:“愿意对簿公堂,如果按法应当连坐,虽死不恨。”但还是没有容他申诉,和撒离喝一同被杀。耶鲁的家人告到海陵面前,海陵不置一辞,只是赐钱二百万了事。
  永寿宫得知萧太妃被海陵杀了,惊得目瞪口呆,心里异常不安起来。永宁宫私下里责备海陵,海陵只是低头不语。
  斜也子孙也受宗义连累被害。完颜阿胡里是斜也最小的儿子,娶的是永宁宫的侄女,也就是海陵侧室大氏阿苏拉的姐姐。行刑者见阿胡里年轻不忍下手,就给他蒙上被子,隔着棉被缢杀他,不想绳索勒到了阿胡里的下巴,费了好大劲也勒不死,只得去了棉被重新套上绳索,正在阿胡里快要断气的时候,海陵赦书到。阿胡里得以不死,后来还封了王,世袭千户。
  撒离喝父子死后,海陵废除行台尚书省,直接归朝廷管辖。升任遥设为同知博州事,赐钱三百万。同时也赏赐了萧裕,萧裕谢绝道:“臣做此事,实非得已。只为尽忠陛下,不计其余。惟愿侥幸得脱天谴,岂敢受赏?”
  海陵道:“平章何出此言?与先前所说的话迥异,必是事出有因。”
  萧裕说:“并没有什么特别原因,只是臣杀人杀得有些手软。”
  海陵正色道:“萧卿,当初你是怎么跟我说的?‘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我们做的是塌天的买卖,干的是你死我活的营生,怎么能不地动山摇,血流成河?但凡有一点心慈手软,死的就是我们自己。我们是出弓的箭,只有向前。朕自幼时颇有远志,为君就要做尧舜禹汤一样的明君,成就秦皇汉武的伟业。杀人岂是朕的本意。只是朕若坐得天下,必须如此。今人后人的非议自是不免,也顾不上了。”
  萧裕跪下道:“这都是臣的罪过,不怪陛下。请陛下杀臣以谢天下。”
  海陵扶起萧裕道:“这是朕的意愿。卿何罪之有?”萧裕起身,呆立一旁。想到像宗安那样刚烈的汉子冤死不少,想到经自己谋划,太宗子孙死七十余人,宗翰子孙死三十余人,其他宗室死五十余人,撒离喝一案,连累死者二十余人。鲜血堵塞着萧裕的咽喉,让他发不出一声,看到海陵对自己又十分信任倚重,不由心里叹道:“辽已灭亡二十多年了!认了吧。”
  胡砺在撒离喝死后并没有回刑部,依旧做着翰林学士。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又见血案(2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