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心锁(四七)
本章来自《心锁》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3-04-29 点击数:1903次 字数:

  范莎躺在床上熬到大半夜也未能入睡。也许是下午睡得太足的缘故,也许是屋外那连绵不断的雨声侵扰的作用,她感觉自己的思维不受控制地活跃异常。她想到这样下雨的晚上酒店的生意应该好不到哪里去的。就算人流量大,那些顾客也不可能在酒足饭饱后长时间在餐厅里逗留。也就是说,李桔子,韩冷,还有西餐厅其他那些员工理应都会按照自己的正常下班时间准时下班。也就是意味着,李桔子和韩冷理应不会碰到一块去。除非……除非他们之间得了某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范莎这样想着,心口便仿佛无端隆起了一个硬块似的郁闷。这种郁闷继而衍生为一种强烈来袭的压迫感,旋即是由这压迫感带来的仿若钻进了死胡同般的窒息感。好在,就如同她在某本租书中所看到的,“人都有一个趋于健康快乐而非疾病的奇妙肌体”,范莎很快从这死胡同般的“疾病”思维里挣脱出来,为自己找到了精神自救的突破口。这个突破口仍来源于韩冷,来源于那个他用摩托车载她回租屋的雨夜。夜深人静的时候,躺在床上的范莎不止一次地把那个属于他和她的雨夜的场景在想象中进行过延伸和补缀。她想象韩冷跟她一起来到了她的租屋。她想象韩冷拥抱住自己热吻着自己。她每想到这的时候心就止不住狂跳,呼吸也变得深促。然而就像我们无法思索出天际宇宙之外的物质一样,范莎的想象也仅此为止。这是她想象的最高上限。并且每次进行这样的想象之后她的脑海都出现一种莫可名状的疲倦,对于韩冷的思念因而终于有了短暂停止的空间。

  范莎醒来的时候已是上午十点多。她索性躺到临近中午才起来。外面的雨早就停了,只是天气仍有些阴沉。范莎起床洗漱后直接来了小区门口快餐店用午餐。吃完仍只在快餐店里坐着,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又直接来了后滨大酒店打卡上班。

  时间还早,范莎在浴室冲了个凉,回更衣室换好工服站到门口那块穿衣镜前整理容妆的时候,碰到了边走进更衣室边用手拔去头上发卡垂下长发来的李桔子。范莎这会最需要见到的人就是桔子。

  “桔子!”范莎叫道。

  “哎,莎莎,就上班来了,今天我提早半小时下班呢。”桔子说。范莎觉察到桔子一脸兴冲冲的样子。她猜想不出是什么让桔子如此的兴奋。她暗自嫉妒着桔子,甚至连带着桔子脸上这莫名的兴奋。

  “昨晚下雨了,我还以为你会上我那去呢——你赶上公交车了呀?”范莎说。她问得很随意,可是只有她心里才明白桔子的回答对自己多重要。

  “哦,我怕你睡了呢。昨天巫斯桦休息,我怕晚上认不清路,再说没跟舅妈打招呼,怕她不放心。”桔子说到“舅妈”的时候有点小心翼翼。

  “下雨天公交车是不是比平时更难等?”范莎又把话题引到“公交车”上来,她要确定的是桔子昨晚没有搭乘韩冷的摩托车。

  可是桔子却没有吭声,只在那头的更衣柜边换工服。这会更衣室还比较安静,除了她俩,更衣室的另一端有名穿着蓝色制服的保洁员在打扫地面卫生。

  范莎有点沉不住气,走到桔子的更衣柜旁,说:“嗯,你没听见我跟你说话呀。”

  “不会你又搭乘了那个西餐经理的摩托车回去的吧?”为了显出自己只是无心问问,范莎试图用了一种调笑的口吻。

  “嗯,出门没带伞,正巧又碰见了韩经理,就又搭了一次他的顺风车。”桔子老实承认说。

  范莎听到这里,昨晚感觉无端隆起的那个硬块又似在刹那间突兀在了胸口,继而又朝心底猛地一沉。她急于要把那个硬块从心里给剥离出去,于是也不知道自己如何竟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桔子,你以后别搭他的摩托车了,小心让她女朋友知道给误解,还以为你们之间有什么事呢。”

  桔子淡淡“哦”了一声。

  范莎回头看着桔子一副波澜不惊的面孔,对她这一个简单的“哦”字的回答很不满意,恨不能让桔子当了自己的面发上一回誓说“以后再也不搭乘韩冷的摩托车了”才满足。但她的理性终于跑出来提醒自己,别小题大做了。而况,一会儿,几名上班的客服部员工和前厅接待员正朝更衣室这边走来。范莎于是对桔子道:“我先上班去了。”

  桔子又是“哦”了一声。

  范莎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什么,又对桔子道:“桔子,明天能不能跟我换个班?我下午有点事。”

  “明天?行是行,只是没跟上官主管说呢。她今天还说下月开始换班都得写换班条让她签字呢。”

  “哪那么多繁琐手续,下个月还差两天呢。明天我替你上早班,下午你正常来接我的班就是了,有什么事我兜着。”

  “那你明天可别忘了!”桔子说。

  桔子是答应了。这意味着明天的早班范莎就可以和韩冷一起当班。但范莎此刻的心境并未能因桔子答应换班而变得晴朗。她走向从更衣室通往西餐厅的那条廊道。这些为酒店员工亮着的廊道里的灯总显得那般晦暗。这晦暗倒恰如范莎此刻行走着的心境——确切地说,只是她此刻五味杂陈的复杂情绪中的一种。

  从廊道通往西餐厅的门虚掩着。范莎走过去,有些迫不及待又有些怯意地把那扇门打开进去再虚掩上。范莎一眼就看见韩冷,正背对了自己,和来到西餐厅督察工作的餐饮总监谈着话。范莎有种急火攻心的感觉,想要立刻一把拉过韩冷,当面问问他,问问他是不是真的一直都在喜欢着自己,一直都爱着自己!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心锁(四七)》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