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妃阁琐事(23)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4-28 点击数:2785次 字数:
  这天天气晴好温暖,海陵走出勤政殿,也不乘辇,信步来到阿里虎昭妃阁。阿里虎迎入,命人传膳,与海陵宴饮。侍女胜哥在旁伺候,宫女们也忙着传菜,跑东跑西地应差。海陵不想让阿里虎多饮,饭罢就命张仲轲表演滑稽戏。
仲轲为了表演方便,向海陵推荐了自己当年说书时认识的一个伶官名叫于庆儿的,与自己搭伴。海陵就将于庆儿也召进宫来。宫女们听说仲轲要演滑稽戏,干粗活细活的,都放下手中活计来看。海陵、昭妃也一概不问,昭妃让她们都坐到北边的大炕上,有几个干粗活的宫女不敢进来,就挤在门口站着看。只有胜哥坐在南炕炕沿上,昭妃坐在海陵屈起的两腿之间,半躺在海陵胸前,一只胳膊搭在海陵的膝盖上,一只手上还端着酒杯。
这时于庆儿打扮成一个媒婆模样,仲轲扮一官员。于庆儿见了仲轲,急步近前拍肩摸胸,嘴中“啧啧”有声,道:“好个风流倜傥的大官!虎背熊腰大鼻头,我手里有好多漂亮姑娘,你不纳一个在屋子里头?大雪天的时候,搂在热乎乎的炕头上,想摸哪摸哪,想亲哪亲哪,给个皇帝都不干哟。”
仲轲挺胸道:“我倒是想纳一个,可是你手里的哪有干净货?”
于庆儿道:“我手里都是干净货,就是偶尔略脏些了,洗洗不就又干净了吗?再说太干净的雏儿玩起来太累,没趣。”
仲轲假咳道:“六婆你不知道,我这个东西有点小,世面见过太多的,怕不合适。”
于庆儿看看仲轲下身,摸了一把,道:“小能有多小?见着姑娘们自然就大了。”
仲轲道:“就是大也大不多少。不信你看。”说着就从裤裆里掏,掏了半天,掏了一把小木梳,扔在一边;再掏出一块试巾,也扔了;又掏出一枚小铜镜,也放在旁边。
于庆儿看得有些呆愣,道:“我的亲爷,您的裤裆怎么像内府库啊,什么都有啊?”
仲轲抬头翻着眼睛,在裤裆深处一边摸索一边说:“我这里头比皇宫还宽绰呢,找起东西来太费劲。”忽然眉开眼笑道,“唉,找到了。”说着左摇右晃地往出掏,掏了半天也没掏出来。干脆脱了外袍,脱了宽口裤,又脱了吊敦,只穿着贴身的一件中衣,终于掏出一颗红枣,枣子用绳子穿在腰间,得意道:“你看,这就是我的小命根儿。”
于庆儿擦擦眼睛,笑道:“官人恕老身眼花,须近前细看。”说着,就趴在仲轲裆前翻看。
仲轲不耐烦道:“你扒拉啥呀扒拉,这不是在这儿吗?”
于庆儿站起身,捶捶腰,道:“依老身看呐,你这玩艺儿要不要的,也就那么回事了。不过,官人不用愁。我教你个法,一准能找到敬畏你的媳妇。”
仲轲道:“你能有什么法?”
于庆儿道:“我给你找一个处子,明白吗?室女。什么都不知道,到时候,她还以为天下的命根儿都是这样呢,就不会嫌弃你了。”
仲轲大喜道:“那就烦六婆给我找个处子。”
于庆儿道:“处子现在找起来可有些难了,连皇帝自家想找都不好找了。所以这挑费可不少。”
仲轲道:“只要是处子,多少钱全凭六婆一句话。不过如果出了什么破绽,那只能退亲,分文不给。”
于庆儿道:“那是当然。官人就请好吧。”
说罢二人退后换了一身新婚装扮,于庆儿扮成了新娘子。
仲轲搂住于庆儿道:“娘子,你叫什么名字呀?”
于庆儿扭捏道:“妾身叫阿喜。”
仲轲道:“阿喜呀,你往日去过哪些地方,见过什么世面啊?”
于庆儿含羞道:“妾身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见过世面。”
仲轲大喜,掏出红枣问:“阿喜,你认识这是什么东西吗?”
于庆儿看了一眼,坚决道:“这是阳锋。”
仲轲惊讶道:“名字叫得这样准称,还说没见过世面?”
于庆儿捂着脸,哭着下去,转了一圈,又上前来。
仲轲又搂住道:“娘子,你叫什么名字呀?”
于庆儿依旧扭捏道:“妾身叫阿乐。”
仲轲道:“阿乐呀,你往日去过哪些地方,见过什么世面啊?”
于庆儿含羞道:“妾身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见过世面。”
仲轲大喜,掏出红枣问:“阿乐,你认识这是什么东西吗?”
于庆儿看了一眼,坚决道:“这是鸡巴。”
仲轲一脚踢倒,道:“滚,连别号都知道,还说没见过世面?”
于庆儿下去,将头发束成小姑娘的两把抓,蹦蹦跳跳地上前来。
仲轲看了,笑道:“这个好,这个年纪小,说不定还没来经呢。”
仲轲拉住于庆儿的手,笑问:“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
于庆儿捏着嗓子,说:“我叫阿母。”
仲轲道:“阿母呀,你怎么叫这么个名字?算了,我也不跟你废话了。你看这个。”说着掏出红枣,问,“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于庆儿瞥了一眼,道:“不知道。”
仲轲哈哈大笑:“我终于找到处子了。”说着一手托着红枣,一手拍着,教诲道:“我告诉你吧,记住了。这个东西叫阳具,是男根,也叫鸡巴。”
阿母笑得比仲轲还厉害,指着红枣说:“不是。鸡巴我见得多了,不信世间还有这样小的鸡巴。”
昭妃阁里响起一片哄笑。昭妃阿里虎笑倒在海陵身上,伸手向海陵裆里摸,海陵不让。二人在炕上你推我搡,地下的宫女们嚷着张仲轲和于庆儿再表演一个。
正闹着,一个内侍挤进来,上前奏道:“平章政事萧裕求见。现在勤政殿候驾。”
海陵听了,忙推开阿里虎,下了炕。胜哥过来侍候海陵穿戴。海陵整理好头发,戴上小帽,穿上红襕袍,蹬上重底红罗鞋又要来铜镜照照脸,问胜哥:“看不出喝酒了吧?”
胜哥道:“郎主本来就没怎么喝。”
海陵点点头,嘱咐仲轲、于庆儿两个再多演几个滑稽戏。又回头拦住阿里虎,不让她下炕。阿里虎就让胜哥送海陵。海陵出了昭妃阁,一边登辇,一边叮嘱胜哥不要再给昭妃酒喝。
走没两步,海陵忽然看见一个粗矮的身影站在通往后面厨房的小角门下,举动好像在拭泪的样子。海陵认出那是昭妃阁里的厨婢三娘。这个三娘本是突速葛家的女奴,因为阿里虎喜欢吃她做的饭,入宫后求海陵让三娘进宫,专给她做饭吃。三娘进宫后海陵发现这个三娘做的饭菜确实与众不同,阿里虎也说三娘入宫后做的饭菜更好吃了。原来这个出身卑贱、矮胖粗黑的厨婢不识轻重地爱上了年轻俊朗的海陵。每当海陵到昭妃阁,她就精心准备食品,海陵进餐时就站在门口不错眼珠地看着。海陵何等聪明,没两天就看出了苗头。心里既惊讶又好笑,找个机会,跟三娘说了几句话,把三娘激动得面颊绯红,热泪满眶,口不能言,两腮的肉都颤抖起来。后来阿里虎也看出来三娘不正常了,把她痛骂一顿,就要撵出去。胜哥说她不过是一个丑陋的东西,异想天开,不知天高地厚,白白地自苦,看着权当取笑而已,何必当真。阿里虎也就不介意了,阁里的人都把三娘当作笑料,时常逗弄,三娘也毫不羞恼,任人讥笑。
海陵低头一想,刚才仲轲演戏时,这个三娘确实没有去,就命停了辇,让梁珫叫三娘过来。平日里三娘闻海陵召唤,不顾人的嘲笑,飞一般地掂着一身的肉跑过去,此时只是随着梁珫一步一挪地来到海陵的辇前,跪下磕头。海陵命她起来,见她两颊红肿,一望而知是被人扇了耳光,而且打得还不轻。
海陵问:“谁打你了?”
三娘低头不语。
海陵问:“因为什么打你?”
三娘道:“我在厨房里养了几只鸡鸭,她们不让。”
海陵道:“你怎么能在皇妃宫里养鸡鸭呢?这是不允许的。”
三娘抬头道:“郎主喜欢吃鸡鸭,以前常有人送鸡鸭过来,后来不知怎么越送越少,不够做的了。奴婢就想自己养几只。不让养,郎主还是让外面送进来吧。”
海陵道:“民间贡鸡鸭不易,朕吃鱼肉就很好了。朕也很爱吃鱼肉。”
三娘高兴道:“郎主下次来,奴婢给郎主做鱼羹吃。”
海陵顺口说声“好”,本想赏点东西安慰安慰三娘,因胜哥在旁,担心反而会给三娘招惹来嫉恨,就不再多说,起驾走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妃阁琐事(2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