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心锁(四一)
本章来自《心锁》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3-04-25 点击数:1872次 字数:

  她们一会走到楼底下,范莎母亲正站在阳台上,搭了几件刚从竹篙上收下的衣服在手上,向她们道:“你们两个总算回来了,怎么取个自行车老半天的时间?”

  范莎和桔子走上楼,走进屋的时候,范莎母亲让她们两个齐动手帮忙,从厨房把一盘盘烧好的热气腾腾的菜端上桌来。

  “今天大家都在,也没别的事,就早点吃晚饭吧。”范莎母亲笑吟吟地说。

  范莎在后滨大酒店的这些年也偶尔来母亲家,偶尔会吃个午餐,但今天桌上的菜式似乎比以往到来时丰盛的多。范莎猜可能是自己端午节的时候没过来,今天母亲特意来弥补自己呢,于是感觉心头微微一软。但旋即另一个声音也跟着跑出来,提醒自己说:“没出息!十几年缺失的母爱叫一顿饭就给换得回来吗?”

  “舅妈,舅舅今晚不回来了吗?”他们一起坐下用餐时,桔子说。

  “嘿嘿,我知道,如果爸爸回来,莎莎姐姐今天就不会到这里吃晚饭了。”鲍小磊在一边插话道。

  鲍小磊说的没错,如果鲍小磊的父亲在,范莎会更感到不自在。好在即便范莎偶尔来母亲这,也不是每次都能遇见她现在身边的那个被自己喊做“鲍叔”的男人。范莎喊他“叔”,只是因为比自己父亲显得年轻,实际他比父亲年龄大了好几岁。

  “吃你的饭,要你多嘴!”范莎母亲拿筷子在鲍小磊的碗边上敲了一下。

  范莎母亲试图给她夹菜,被范莎给挡住了,“我自己会来。”

  范莎母亲也不知说什么,只好重复地劝了范莎夹菜,间或转向桔子:“桔子,你也吃啊。”

  “还有我呢!”鲍小磊感觉有点不公平地说。今天的菜式丰富,鲍小磊吃得津津有味,“妈妈,以后你做饭给我吃吧,你好久没亲自做饭给我吃了。”

  范莎偷偷瞅一眼母亲,又瞅一眼桔子。

  “我做的不好吃吗?”桔子笑道。

  “妈妈,以后我不要桔子姐姐睡我房间了。”鲍小磊突然说出的这句话让范莎感到一惊。她以为鲍小磊已忘了自己告诉他的这件事了,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给提了出来。

  “你今天怎么变得絮絮叨叨的?”范莎母亲道。

  鲍小磊瞟了范莎一眼。这一眼让范莎不由得有些紧张。她担心若鲍小磊抖露出昨天跟他讲过的话,自己在桔子面前如何下得了台。

  “同学们都笑话我跟女孩子同睡一个房呢。”

  “快吃你的饭!”范莎母亲呵斥道。

  范莎边吃边盘算着如何在鲍小磊供出自己的时候给巧妙地遮掩过去,然而这会鲍小磊却终于只管低头吃自己碗里的饭菜了。

  晚饭后他们在客厅小坐了一会。范莎母亲没话找话地询问着一些她俩酒店工作方面的情况。范莎的回答显得很被动。她看出母亲其实只是想和自己多说几句话,并不真的关心酒店里的情况。好在有桔子打圆场,范莎的母亲在范莎这头端半天听不到回答后桔子便会接下来解释。

  看了一会电视,范莎母亲开始唤鲍小磊上床睡觉。岂料临休息的时候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分歧,范莎母亲想让范莎跟自己睡,鲍小磊却直吵着要和母亲睡,而范莎只想和桔子挤一晚。

  “妈妈,爸爸不在,你那张床总睡得下我唦!我就睡你房间嘛!”鲍小磊犯上了倔脾气,又甩胳膊又蹬腿。

  “我跟桔子挤一晚就行了。”范莎说。

  “哦,你这就不怕同学笑话你长这么大还跟妈妈同床睡了?”范莎母亲没回女儿的这句话,却有点动了怒似的对了儿子大声道,“回你房间自己睡去,妈妈说过了,今晚我只和莎莎姐睡!”

  鲍小磊气呼呼地瞟一眼范莎,跑进自己的房里。

  范莎记得在当初投奔母亲来的时候在这里寄宿了一段时间,后来在曙光小区租房后,就几乎没有过在母亲家过夜。而与母亲同睡一间床的记忆,根本就无法从自己的脑海中调集出来。

  “莎莎,这被单床套枕巾都是新换的,你放心睡好了。”范莎母亲把她引到卧室,一副努力讨好女儿的表情说。范莎这会明白了,母亲是无论如何要与自己同榻一宿了。

  范莎躺下来,侧向一边。她感觉母亲有意靠向自己,就故意将身子沿床边挪了挪。

  “莎莎,莎莎,睡着了没有?”范莎母亲轻声唤着女儿。

  范莎知道母亲的意愿,是想在这样的漫漫长夜,在同一个被窝里和女儿说上些体己话。可是范莎不想和母亲交谈,她假装睡着,假装睡得很沉。可是不知道自己是因为认床还是别的什么缘故,范莎竟怎么也睡不着。她的脑子里模模糊糊地又想起了那个关于生命“偶然”的问题。她想今晚这会原本应该是躺在自己的租屋里的,也许这会还在听着收音机那个声音酷似韩冷的主持人的音乐节目吧?如果不是在这,今晚是否又会忍不住去那个耳背老太太的电话屋给韩冷电话呢?

  范莎佯作睡着,耳朵却分明地听见母亲叹息一声,翻了个身侧向那边,然而过一会又转向自己这边来。她感觉母亲的手似乎在自己的脸上、肩上轻轻抚摸了一下,然后将她这边的被角拽了拽。范莎心里涌出一个词:迟了、迟了!母亲的关爱来得太迟了!她已经长大了,长大到可以离开母亲了,甚至不需要母亲了!这会的自己,已走在爱情远比亲情更占据重要位置的里程中了!

  范莎的意识渐渐变得迷离。许久,她和母亲终于都在不知不觉里睡着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心锁(四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