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心锁(四〇)
本章来自《心锁》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3-04-25 点击数:1827次 字数:

  女人街上依旧人声杂沓,语笑喧阗。两人沿着街边鳞次栉比的商场店铺信步走着。还未完全落下的夕阳把余晖播洒在她们行走着的这边的人行道上。另一边的人行道却因背了阳光而显得有些黯淡,穿梭的人影在渐渐四合的暮色里也似显得有些飘忽。

  “桔子,听说前段时间你在美容院上班的时候,下晚班时有人跟踪?”

  “嗯,那天我自行车骑到巷口的时候恰好链条坏了,开始我还没注意呢,我蹲下检查链条的时候发现那人在后面也停了下来。哎,其实也没什么,虚惊了一场。”

  “就为这件事给调西餐厅来了?”

  “是舅舅放心不下,亲自去堂舅那给说的。”

  “你倒是没事了,可苦了人家方红萍了。一个结了婚的女子,每天挨那么晚下班。”见桔子低头不语,范莎转过话道,“桔子,你要不要进商场买什么东西?”

  “我不要买什么呢。虽然每天都从女人街经过,可我很少停下来打算去买什么,感觉这条街商场专柜的东西都挺贵的。”

  “呵呵,也有便宜的。你的薪水都存着呢?”

  “嗯。”桔子点了点头,说,“大部分都寄回家。省下一件买衣服的钱,可以给弟弟妹妹买很多的学习用具呢。再说,我妈身体不好,每个月抓药都得百来块钱呢。”

  范莎打量了一眼桔子身上穿的衣服,看着全像是地摊上淘来的次品。都说人靠衣服马靠鞍,可这些价格低廉的衣服穿在桔子身上,反而更使桔子彰显出一种褪去从俗与矫饰的清新质朴的美。

  “我昨天来这逛街时,见巫斯桦从这买了一大包东西回去。本来,她的薪水比我们还差一大截呢。”反正桔子知道自己昨天来过这里,范莎索性用金蝉脱壳的方式遮掩自己昨天到来的真正缘由。

  “昨天她和你同过来的?嗯,我可没她那么舍得花钱。”

  “别人给的钱她当然舍得花。”范莎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说这句话时轻蔑里竟带着些愤愤的情绪。见桔子缄默着,接着说,“我不是跟她同来的,她或许跟你讲过吧,我和她为一点小事吵过架。”

  “嗯,巫斯桦跟我提过一次,你别跟她计较,她是有点大大咧咧的,但人心不坏。”桔子说。

  “才懒得跟她计较呢,昨天回曙光倒是碰巧跟她同在一辆车上,她还差点遭遇小偷了呢,不是我看见,估计那小偷早得逞了。”

  “你真好。”桔子说。

  范莎没再回应桔子的这三个字。这三个字并没有让此刻的范莎感觉到受用,反而一种“虚”的感觉忽然渗入她的心底继而又盈上她的心头。

  她们走过一个十路车的车站。站台边密密地满挤满是等车的人们。十路车就通往曙光小区,范莎奇怪自己这会竟一点不想回去。

  “嗯,天不早了,反正也不买什么东西,我们转身吧。”桔子说。

  范莎于是和桔子一道转身。这会她们行走着的这边的街道夕阳的余晖早已消隐了,取而代之的是不知什么时候亮起的街灯、各式商场专卖店门前次第闪烁起来的霓虹灯。范莎似乎还没有过在临近傍晚时看到这女人街街景的记忆。

  这会韩冷会在哪儿在干些什么呢?——仿佛这个叫韩冷的人已在范莎的脑海里自动存档,且不定时地就会从记忆里自动抽出,退去,再抽出,再退去。

  两人自顾走着,范莎忽然迎面看见已辞职的中餐收银员肖岚。

  “肖岚?”范莎惊讶地叫道。

  “哦,是范莎,这么晚怎么在这?”肖岚笑道。范莎感觉到肖岚的笑容像硬挤出来的一般僵滞。

  “嗯,我在这逛街呢,你呢,还好吧?”范莎说。范莎想起今天早班时在从酒店员工食堂出来的时候见过那个工程部主管赵普。肖岚为他失业为他堕胎了,那家伙却还照常好好地上着他的班。

  肖岚不置可否地低头笑了一下,目光在桔子身上停留了一会。

  “这位是新来接替你的收银员。”范莎介绍说,“不过现在调西餐厅来了。马华现去了中餐。”

  “谁在美容院呢?”

  “方红萍。”

  “哦,收银处变动挺大的嘛。”肖岚淡淡笑了一下,旋即在脸上现出一种淡漠的神情。

  “现在在干嘛呢?”范莎说完,见肖岚依旧是淡漠的神情摇了摇头,一副不愿意久留的样子,便觉自己这话问得有些多余,于是微笑着与她道别。

  “她是谁呢?”待肖岚走后,桔子说。

  “以前的中餐厅收银员,你最早就是接她的班。”

  “哦,原来是她。我刚去中餐的时候听那些收银员老提起她。”

  范莎不语,心下却忽然感叹起来:这吊诡的人生,莫不是由一系列的“偶然”因素所组成!肖岚若不是和那个赵普生发情感,就可能不会辞职;若肖岚没有辞职,桔子也许就不会到后滨大酒店,不会到西餐收银处来,自己与桔子或许难有认识的可能,韩冷与桔子更难有认识的可能。若没了认识的可能,自己这接连的好些日子里来哪会为这个女孩暗里打翻了醋坛子?——可是若没有到母亲家来,自己这会又会在哪里呢?这一系列的生活的偶然是否会改写生活本身呢?

  范莎想起前段时间自己为能与韩冷早日公开关系,也想过辞职去别的地方找过工作,而却才肖岚脸上那淡漠的神情却让范莎为自己先前的念头竟感到了一丝莫名的后怕。

  “呵呵,莎莎,你这又是往哪走呢?”桔子笑道。

  已经走该转弯的巷口,范莎却径自往前走着。

  “莎莎,怎么觉得你有满腹心事呢。”桔子说。

  “我有什么心事?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爸爸妈妈各自都生活得好好的,也不需要我来操心。”范莎折过身来,淡淡地说。

  “嗯,换一种角度,你其实挺幸福的,集两个家庭的关爱于一身呢。”桔子说。

  换一个角度?也许吧。也许是却才女人街愈益迷离的街景让此刻的范莎在心理上作了某种“妥协”:难道自己这会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曙光小区会比这里更悠闲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心锁(四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