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心锁(三九)
本章来自《心锁》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3-04-24 点击数:1863次 字数:

  范莎于是和桔子一起下了楼。自行车修理摊就在楼栋后边不远的巷子拐角,下楼转个弯就能看得见。范莎和桔子并肩走了过去。范莎眼角的余光又偷偷地打量起这个个头比自己略高的李桔子,心上竟而又领受到如先前般的来自身边这个女孩的某种莫可名状的“威压”。自行车修理铺就在前面十来米远,可是范莎这会只想要从这狭长的逼仄的巷子里折转身走出去,走到更宽阔的大街上去。她内心不自觉地又想要见到韩冷,她的心总是那么时刻迫切地想要见到韩冷。她想要钻进韩冷的脑子里去探个究竟,想要知道她在他心中究竟处在了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她这会强烈的直觉告诉自己,韩冷让李桔子搭乘他的摩托车并非只是普通的搭乘摩托车那样简单。她这样想着,感觉自己的思维仿佛快走进了一个没有出口的死巷子——如同此刻自己正慢慢走着的这个狭长而逼仄的巷子:它好像在向着前方无限延伸,诱惑她一直深入下去,一直走下去,却永远出不去——然而她的理性同时在这个巷子里也跑了出来,拦截在她面前让她停住,并慎重地告诫自己,韩冷不就是让李桔子搭一回顺风车么?刚才自己在大街上不是瞥见韩冷,同样让一个那样肥胖的女子也搭乘了他的车么?就这么简单的一件事。自己想太多了,真的是想得太多了。 
  “莎——莎莎,你走哪去啊?”李桔子的喊声让范莎猛然回过神来,自己竟已走过那个自行车修理铺好几米开外。 
  “哦,”范莎踅转身,笑道,“以为不是这个铺呢。” 
  “姑娘,你别说,这整条巷子还就我这一个铺面,修车连带修锁配钥匙。”修车的师傅接过话说。修车的师傅额上的皱纹沟沟坎坎似道道丘陵,满脸的络腮胡又似密密集集的丛林腹地。整个脑袋活脱一个原始森林。 
  “修好了没?”范莎问。 
  “修好了。链条我给上了油,车锁也能打开了。”修车师傅抬头看了她俩一眼,瞅向李桔子道,“如果没记错,应该是你的车子吧,姑娘,不是我技术不行,你这车锁的质量真不太好。现在只是能勉强打开,有时锁芯还是会自动弹起来。我也不能保证你正常使用多久。我建议你还是换过一把锁吧。” 
  “换锁芯行不行?”范莎随口道。 
  “换锁芯?”修车师傅说,“可是可以,那也麻烦,再说一把次等的锁配一个上好的锁芯,那也不合算哪。” 
  “算了,还是这样将就用吧。换一把好的锁我都可以再买一辆这样的自行车了。”桔子摇摇头,付过钱便欲把自行车推走。 
  范莎却让桔子别急,对着那自行车左右仔细检查着。她的潜意识里的确是有些担心修车师傅的技术,担心这自行车其它地方再次出现故障。这自行车多一次故障就意味着桔子有了多一次搭乘韩冷摩托车的可能。 
  桔子看着范莎认真地检查车子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呵呵,没事的。莎莎,我们走吧。”
  “没关系,碰到什么问题再来找我,反正我天天都在这里!”那位长着原始森林般面孔的修车师傅说。 
  桔子把车推到楼道踏步下时,范莎提议道:“桔子,我们去街上逛逛吧。”其实这刻的范莎并不热衷逛街,女人街昨天就逛了半下午了,她也想不出什么理由,只是想出这个巷子。 
  “现在?好啊。”桔子欣然应允,“要不要上去和舅妈打个招呼再下来?” 
  “打什么招呼?她还担心我们在外迷路了不成?” 
  “我只怕舅妈一个人家务活忙不过来呢。” 
  “忙不过来?那她还离不得你了。”范莎冷笑道,“我看她让你住这里也是沾了让你给当帮手的好处吧。” 
  “不是这样的。”桔子轻声道。但桔子似乎并不想找出充分的理由来解释。 
  “虽然我和她很早就分开了生活,但她毕竟是我亲生母亲,我想我比你更了解她。”范莎说。 
  “莎莎,我觉得你还不肯原谅舅妈……”桔子试探着说出自己的观点。 
  范莎原想说“你舅妈让你住她家里你就替她说话吗”,转而觉得这话太过刻薄,就一半讽刺一半赞美的口吻笑道:“呵呵,桔子,你真善良。” 
  “莎莎你也挺好挺善良的呀。”桔子说。桔子回味起刚才范莎替自己检查自行车时的认真劲。 
  善良?范莎像是重逢久违的朋友一样在心里默念了一下这个词。她几乎从未与人探讨过关于“善良”的命题。在还是坐在教室里听讲的学生时代,老师灌输给学生的所谓“善良”只不过是一个概念上的空泛名词;可当自己逐渐长大甚而踏入社会,对这个世界有了愈益深入的了解之后,范莎用她自己的切身生活经历不自觉地颖悟到,善良某种意义上其实更是一种能力,一种蕴涵着理解、忍耐与包容的巨大能力。而现在的范莎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具备这种能力。或者即便是有它也只是一直潜藏在自己的灵魂深处不得发挥?——善良?当桔子给自己下这个判定的时候,范莎脑海里立即便闪念起昨天下午的这个时候,就在此刻与桔子正走着的通向女人街的这个巷口,自己正如何挑唆鲍小磊将桔子驱逐家门呢。是的,过后她也曾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片刻的负疚——如果这负疚可算得是一种良心发现的善良,那之前对鲍小磊的挑唆不就是一种卑鄙?范莎不得而知,也不愿多做思考。在与桔子走出巷子走到已近傍晚却依然人潮汹涌的的女人街的时候,这个有点形而上的问题就在她的脑海里停止了运行。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心锁(三九)》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