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心锁(三八)
本章来自《心锁》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3-04-24 点击数:1846次 字数:

  鲍小磊一看见客厅里的范莎,撂下书包便道:“咦,姐,今天怎么又来了?给我买了好吃的没有?”

  “小磊乖,不能一来就跟姐姐要吃的。”桔子在一旁道。

  鲍小磊“哼”了一声。范莎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掏出十元钱,说:“够你买一大堆煎饼的吧?”

  鲍小磊伸手飞快地把钱接了过来,转而去了那个属于他和李桔子的卧室。

  “你看会电视吧,”李桔子起身,拿一个发卡边挽住她的长发边说,“我先去厨房择菜。”

  范莎于是起身来到卧室。鲍小磊正一个人在地上玩着一辆坦克模型。范莎看着桔子的那张窄窄的床上,被单、枕套整齐地叠着。每晚,她就睡在这里。范莎想到这里,心中不免又泛起一股莫名的酸意。

  “小磊回家不先写作业?”范莎说。

  “作业不多,我先玩一会。”小磊说。

  范莎站到卧室门口朝厨房那边张望了一下,估计桔子不会来注意到这边,于是压低了嗓音对鲍小磊说:“昨天我来这的事你告诉妈了?”

  “没有!”鲍小磊斩钉截铁地说。

  “那她怎知道昨天我来过这里了?”

  “我真的没说!”鲍小磊想起什么似的,接着说,“哦,是对门的那个大婶跟妈说的。她告诉妈说看见你到过这里了。”

  范莎“哦”了一声,想了想,继续压低嗓音提醒似的说:“你班上同学没人笑话你和桔子姐姐同睡一间房?”

  鲍小磊摇了摇头,埋头自顾玩他的坦克。范莎心想小孩子终归是不长记性,这个年龄段对男女之别大概还没多少意识。于是叮嘱了句赶紧写作业,便从卧室退了出来。

  范莎走进厨房,对正在洗菜的李桔子道:“我来帮你吧。”

  “没事的,我一个人就行,你去陪小磊吧。不过小磊挺乖,不太粘人,一个人也能玩得开心。”桔子把洗好的蕹菜放到一个筐子里,接着拿出一个小刀来削土豆皮。

  “呵呵,刚才小磊跟我说,他班同学笑话他跟女孩子同间房睡呢。”范莎漫不经心地说。

  李桔子沉默了一会,说:“我住这里也是暂时的。”

  范莎想起却才走在曙光小区时母亲也说李桔子是暂时住着的,这个“暂时”会是多久呢?不过这会范莎对于李桔子的入住母亲家的妒忌之情倒是减却几分了,她现在需要的是切入下一个疑问。

  “你每天是骑车还是乘公交上班?”范莎随意地问道。

  “有时骑车,有时乘公交。像碰上天气不好一般都乘公交。”桔子说。

  天气不好?范莎心想,昨天不是响晴的天吗?她怎么坐上了韩冷的摩托车?

  “哦,你不说我还忘了,前天自行车链条脱了,车锁也坏了,钥匙怎么也打不开,放在修车师傅那里,还没取回来呢。”

  “是舅妈家的自行车,还是你自己买的?”

  “是我在旧货市场买的,才花了八十块钱。哦,是我买的。真的是便宜无好货呢,骑了不到一个月,就出故障。”桔子笑着说。

  “那你昨晚是乘公交回家?那么晚有车吗?”范莎终于绕到了这个问题。

  “昨晚……哦,昨晚是搭乘西餐厅那个韩经理的摩托车回来的。”李桔子解释说。

  “西餐厅那个经理?他也住在这附近吗?”范莎明知故问着。

  “我不知道他住哪,应该就在不远吧。嗯,还真得多亏了他,昨晚我等了半天没等到公交车呢。”桔子取下砧板和菜刀,将削好皮的土豆切成丝。

  “是你要求搭他的车呢,还是他主动跟你说的呢?”范莎感觉自己的眼耳口鼻都被调集起来高度关注着自己的这个疑问。

  “他看见我在等车,就跟我说反正顺道,替我省一块钱。韩经理挺会开玩笑的一个人,一点也不严肃。”

  范莎一边尽力地克制着渐渐升腾起来的醋意,一边又小心翼翼地继续刨根究底着那些明知会让自己不好受的问题:“那他把你一直送到家来了?”

  “在拐进巷口的时候我想下车自己走来着,他说太晚路上不安全,坚持给送到楼下来了。”李桔子把切成丝的土豆放进一个盛有水的碗里。

  “他倒挺热心的嘛!”范莎酸溜溜地说。心却仿佛在霎时间里向着一个不知名的角落无限地坠落。

  李桔子并没有留意到范莎话中的酸意,径自说:“嗯,他挺随和的,一点也没经理的架子。”

  “我看你干家务活挺利索的。”范莎怕再询问有关韩冷的话题自己的无端醋意会再遮掩不下去,旋即转过了话题。

  桔子笑了笑:“这个以前在老家都做习惯了,不像你们城里女孩子,条件好。”

  这句话倒是让范莎的虚荣心挺受用。在望城老家时继母让自己做家务活的情景只在范莎的脑海里一掠而过。

  恰巧这时,范莎母亲推门进来了,买来的菜蔬让两手拎得满满的。范莎母亲走近客厅的时候,恰好看见范莎在给桔子递送一个筛子,忙说道:“莎莎,你歇着,进厨房干啥。”

  “我跟桔子说会话。”范莎嘴上说,心里这会却并不觉得母亲是在拿自己当客人了。

  “桔子,那你也去歇着吧,反正离做晚饭的时间还早。”

  “那我去把自行车取回来。”桔子说着,净手复把后脑勺的发卡取下,让挽住的长发又如瀑般倾泻而下。桔子的这个姿势很美,范莎不得不在心里承认。恍然范莎便记起有次与韩冷电话时,他说过喜欢看女孩留长发。

  “我陪你一块去吧。”范莎说。她心口无端地压抑得厉害,非外出走动不能得到释放。同时,她也不愿忍受在这屋里和母亲相处一起没话找话的尴尬。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心锁(三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