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误触忌讳(17)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4-22 点击数:2587次 字数:
  秉德离京第二天,金国左副元帅完颜撒离喝奉旨进京了。
  完颜撒离喝可是一个不同凡响的人物。他与太祖一支颇远,曾被太祖之父——世祖劾里钵收为养子,因其雄才伟略,金太祖完颜阿骨打非常喜爱他,将他留在军中。他也不负众望,数立奇功。梁王宗弼在熙宗时复取河南,与岳飞、刘錡作战。撒离喝自河中出兵陕西,当时海陵也在军中,只不过是随梁王宗弼作战,此战虽不甚顺利,但外交上却全胜而归,岳飞也死了,河南之地也回来了。可见有时胜负是次要的,冲突本身就能解决一些问题。在对宋作战中唯有撒离喝一线无败绩,所以海陵对他印象很深。由于撒离喝长期在外带兵,海陵已有很久没有见过这个战功赫赫的祖辈级人物了。
  撒离喝对国中易主的事情早已知晓,所以一到京城,不敢休息,就直接到勤政殿觐见海陵。撒离喝进殿上前参拜海陵,恭贺海陵登基。
  海陵亲自降阶手扶,命赐座,口称叔祖。海陵详细向撒离喝询问了河中府的军队的情况,又向撒离喝讲述自己继位以后召告百官七事、屯兵戍边、提点夏国、鞑靼两国市场等事。
  撒离喝道:“陛下勤政爱民,是大金之幸。唐朝初年太子建成不行仁道,太宗凭正义之名铲除了他。太宗即位以后,力行善政,后世称为‘贞观之治’。陛下因为前主丧失了为君之德,所以伸张大义,废绝了不义之君,锐意求治,这就像唐太宗一样了。”
  撒离喝本是好意,怕海陵弑君后初见自己难堪,没想到此话一出,海陵脸色顿变,竟无话应对撒离喝,撒离喝这才发觉自己此话说得太唐突了,不应该涉及这个问题,但是话已出口,不可挽回,心里深悔不已。
  海陵见撒离喝面露愧悔之色,控制一下自己情绪,和善地说:“朕幼时就耳闻叔祖威名,少年时随梁王南征,更知叔祖神勇,兼治军有方,颇得军望,堪称大金的塞上长城。朕初即位,尚仰仗叔祖辅助。”
  撒离喝道:“臣愿效犬马之劳,继之以死。”
  海陵亲赐撒离喝玉带,并一封加封撒离喝为王的玺书。撒离喝忙跪倒双手接过玉带和玺书。
  海陵扶起,道:“叔祖一路跋涉,想必已是辛苦。且请回府休息。朕于晡时在祥曦殿为叔祖设宴接风,也使朝中众臣拜见叔祖。”撒离喝谢辞海陵回府。
  当天晡时众臣都聚祥曦殿为撒离喝接风,海陵亲自敬酒致意,又命众臣给撒离喝敬酒。
  第二天,诏命撒离喝为行台左丞相兼左副元帅,升任撒离喝之子宗安为御史大夫。不久将撒离喝调离了长期驻兵的陕西,命他去燕京任职。后又调撒离喝去汴京,撒离喝虽心里不愿调离陕西,但海陵待之以特殊的礼遇,他也不好说什么。
  撒离喝赴任后,海陵心情却不轻松。
  这一天萧裕终于可以向海陵复命了,毕竟编讲故事不是他的特长。海陵一见他的神情,便知事情有了眉目,喝退左右,只留新选护卫蒲察世杰在侧。
  萧裕近前,好像惟恐忘记,开门见山,直接奏道:“臣察知太傅宗本等人有反状。”
  海陵看着萧裕问:“有什么反状?”
  萧裕不急不慌,从容说道:“秉德出领行台,到他的亲党宗本家告辞。当时在座的还有大宗正府事宗美、尚书省译史萧老人、左宣徽使完颜卞、准备赴任的东京留守完颜宗懿。由于几个人平时关系非常密切,所以秉德没加忌讳。秉德说太傅宗本的长子锁里虎面相非凡,以后定能大贵,不要让他去见主上,免得主上疑心。还说,主上现在一看到自己就没有好脸色,心里非常恐惧。后悔杀了东昏王。除非有一天太傅得大位,我们这此人才能安心。宗懿说有人曾为太傅相面,说太傅有天子面相。宗本说我还有哥哥,怎么能轮到我。宗美说太傅是太宗一支主家之人,只有太傅才有资格。秉德还说他在外收得军民之心,宗本在朝中笼络群臣,作为内应,里应外合,事无不成。众人商议说近几天主上要去打围,大计就在围场内解决。并以白袍一领,黑马一匹作为起事的暗号。”
  海陵细心听萧裕说完,道:“朕听着就不像,怎么能服众呢?这几个人难为你都凑到一起去了。”
  萧裕道:“强加之罪,难以天衣无缝。”
  海陵道:“朕也不要你做得天衣无缝,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但这些机密之事是如何泄露出来的?”
  萧裕道:“尚书省译史萧老人为自保前来告发的。”
  海陵问:“卿与那个译史有交情?”
  萧裕道:“萧老人是奚人,与臣同族,臣认识他,老人是其本名,汉名与臣名同音异字,是‘玉石’的‘玉’字。臣有办法让他听命于臣。”
  海陵点点头,又想了一想道:“过几天,我以击鞠为名,召宗本、宗美。先处置了他们两个,你先不要说出秉德的名字,免得打草惊蛇。你去找那个译史,不要在他那里出了问题。到了那一天你安排萧祚和耶律辟离剌都来。”
  萧裕的弟弟萧祚已入都点检司任职,而妹夫耶律辟离剌也做了近侍局副使,这些都是亲近皇上的官职。萧裕都一一答应了。
  海陵见萧裕并没有要告退的意思,就问:“还有什么事吗?”
  萧裕犹豫一下,问:“臣不知撒离喝是个怎样的人。”
  海陵道:“撒离喝是太祖辈的勇将,世祖收为养子,雄伟有才略,曾跟随宗翰、宗望、宗辅、宗弼转战南北,屡建奇功。天眷三年,梁王宗弼欲取河南,遇岳飞军,多受阻遏,只有撒离喝一支自河中出兵陕西,屡战屡胜。当时朕在军中,详知其情。当时卿也在军中,只是对这些事不很在意而已。”
  萧裕恍然想起了此人,确如海陵所说,当时自己就觉得金国有此勇将,辽若复国,渺无日矣。他怂恿海陵屠杀宗室,虽然有海陵自己的需要,更是他渴望削弱金国国力的步骤。今天听到撒离喝的名字,就一心要除掉这个战无不胜的宗室将军。可是言谈之间却不露声色,问道:“撒离喝既有如此英名,皇上为什么将其调离陕西,改授行台左丞相呢?”
  海陵道:“卿不知撒离喝久在军中,声望日隆,陕西兵将无不爱戴。而且撒离喝子孙强盛,多有能人。朕新君即位,不得不防啊。说实话,朕调动撒离喝的职位驻地,虽是升官,还是怕他不肯奉命,朕特以恩宠,以玉带玺书赐之,好在撒离喝没说什么,痛快上任去了。”
  萧裕听罢,放下心来。这才告辞出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误触忌讳(1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