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心锁(三三)
本章来自《心锁》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3-04-20 点击数:1860次 字数:

  以往范莎到她母亲家里来,都是经了母亲打到酒店来的电话邀请,然后像去某位亲友家串门一样,每次都买了些东西拎在手上。这次范莎是主动到来的,下车后空着手径直就奔向名义上是她的生母的那个人的住处。她想向那个被她在称谓中喊做母亲的人提出疑问,尽管具体要问些什么,范莎心里也没完全思虑清楚;她更没去想就算自己提出质疑,又能改变些什么,获得些什么。范莎并不曾意识到自己原来是在乎自己的亲生母亲的。人们都说爱的反面是恨,其实爱的反面是淡漠,是若无其事、满不在乎的淡漠。而范莎不过是在恨着母亲。恨其实真正只是爱的一种反证。

  范莎穿过一条巷子,走到母亲家那栋楼的楼下时抬头望了望。她瞥到阳台上晒着些衣服:男人的,女人的,还有小孩的。那些半干半湿的衣服像排着列兵仪式一样井然有序地挂在竹篙上。范莎走进楼道,走到那扇上面倒贴了个“福”字的门前,然后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人回应。范莎看看手表,才三点半不到。她恍然想起,母亲这个时候还在单位上班,和自己同母异父的弟弟这个时候还在学校上课。范莎返身准备下楼,正巧遇见母亲对门的邻居,一个和范莎母亲差不多年岁的女人——没见过几次范莎,但对范莎的印象却似乎颇深。她向范莎说道:“翠娥上班去了,还没回来。”

  “翠娥”是范莎母亲的名字。这个名字经由这位邻居的口中说出来,竟是多么地陌生。

  “要不要到我屋里坐坐,等她下班?”那位邻居好意说。

  “谢谢,不用了。”范莎说着,径直就朝楼下跑去。范莎对母亲心存怨词,进而波及到母亲周围的人——范莎对他们怀着一种本能的敌意——当然也包括了这位要自己去她家坐坐的邻居。范莎倒是有点想通过这位邻居了解李桔子是否住在这里,可又不想用那位邻居对自己身世的好奇打探来作交换——她猜想那位邻居肯定会对自己问这问那,而他们只会抛递过来令范莎反感的无谓的廉价同情。

  范莎下了楼,走出巷子,一个人在女人街胡乱逛着。女人街确确实实是属于女人的街,街道两边的各个商场专卖店都仿佛全应女人的需求设计的,女人的外套,女人的胸衣,女人的头饰,女人的鞋帽,女人的背包……可是范莎没心思去看大街上那琳琅满目的服饰。她觉得内心里有股郁郁不平之气,非得即日宣泄出来方能得到舒缓。约莫在女人街胡乱逛了半个多小时,范莎重新折回去往母亲家的那条巷子。她有心再去母亲家的那栋楼,可是又怕撞见刚才那位邻居。正逡巡不定间,范莎看见走进巷子里来的她同母异父的弟弟鲍小磊。因为他年幼不谙世事,范莎还只对他印象好些。

  “小磊,你就下课了?”范莎说。范莎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母亲和父亲离婚的很多年之后,那也是母亲离开自己很多年,让自己的思念之情逐渐淡然之后。那时的鲍小磊还在母亲的手中抱着。范莎来丰城的这几年,少不得要见到鲍小磊,但次数也不多。

  “嗯。”鲍小磊点点头,“刚下的课。”

  “姐姐带你买东西吃好不好?”范莎说。鲍小磊又点点头。

  小巷入口处就有人在烤煎饼,五毛钱一个,范莎给小磊买了四个。

  范莎看小磊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也不绕弯子,径直就说:“家里除了你和爸爸妈妈,还有其他人住着吗?”

  “没有。”小磊咬下大口煎饼,不假思索地说。

  范莎有点疑惑,怀疑自己对李桔子住在母亲家原来竟只是自己的胡乱判断,却见小磊想了想又说:“我表姐也住在我家里。”

  范莎感觉胸口似被什么虫子给“螫”了一下,脱口说:“是李桔子?”

  “嗯。”小磊边吃边应道,“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不知道呢,她和我在一个地方上班呢。”

  “煎饼真好吃。”小磊显然对煎饼更感兴趣。

  “你看你,饼屑都掉身上来了,待会脏了回家妈妈得骂了。”

  “衣服脏了都是桔子表姐洗的,爸爸妈妈的衣服脏了都是她洗头遍,再丢进洗衣机里。家里的饭菜也是桔子表姐做的呢。”

  “你说什么,桔子表姐上班那么辛苦,每天还要帮干那么多家务活?”范莎口头上这么说,心里却感到一种莫名地轻松。原来寄人篱下真不是件舒坦的事。

  “她总不能白吃住在我们家。”小磊不以为然地说。他已在吃第三个煎饼了。

  范莎听到这话,便觉得小磊有点不可爱了——仿佛这话说的并不是李桔子,而是针对她自己。她心想这话是不是母亲教的或平常的言行中暗示给小磊的呢?只是先时因李桔子入住母亲家的不平之气,却又仿佛烟消云散了一般。

  “你家房子好像也不大嘛,桔子姐姐晚上睡哪?”

  “睡我房间,我们一人一张床。”

  “不羞不羞!你快十岁了吧?这么大一个男子汉,晚上还跟女孩儿睡一个房间!要你同学知道不笑话你才怪!”范莎说着,用手指在自己两边脸上各划了下,做出个“羞”的手势。范莎想起自己当初投奔母亲的时候,母亲是和自己同睡的,小磊和他爸爸睡一个房。

  小磊低下了头,显出难为情的样子。

  范莎想让小磊明白自己和小磊的血缘上更近一步:“回去记得跟妈说,别让桔子表姐住你家了,我是你亲姐姐都不好意思和你同住一房间呢,她一个外人住更不好!你同学知道肯定会笑话你的,知道吗?”

  小磊点点头:“我要回去写作业了,要不写晚了妈妈又要讲了。”他已经在啃第四个煎饼了。

  “好,快回去吧,你只说同学都在笑话你,千万别说是我告诉你的,要不以后我再不买煎饼给你吃了。”

  “以后你经常买给我吃?”

  “当然!快回去吧,我也走了啊。”范莎已不需要再见到母亲了,返身便走出了巷子。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心锁(三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