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草木动人(15)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4-20 点击数:3613次 字数:
  海陵登基称帝已有月余,自从坐上了龙椅,他就开始变得格外敏感,嘴上不说,心里总是思量着这个人的眼神为什么别样,那个人为什么变了脸色,这人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那人为什么拖着我吩咐的事不办……大臣们回奏事情时,海陵总是一问到底,即使他们把事情回奏得已经很清楚了,他也是表面点头,内里还有许多不便出口的猜疑。而一些大臣们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他反倒不去细加追问,只是观察、推测、存疑……他很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他也确实非常擅长看穿人的心理活动和真实目的。自古道“性静情逸,心动神疲”,海陵日理万机又疑神疑鬼,终于感觉身体不适,鼻塞咽痛,混身作寒,连着几次都没有视朝。
  这天海陵病愈,召见大臣处理政事。平章政事完颜乌带见众臣退去,说自己有密事上奏。海陵本来就有些神经过敏,见乌带鬼鬼崇崇,吓了一跳,忙问何事。
  乌带上前奏道:“陛下,臣看秉德心怀不轨,不可不防。前日秉德跟臣说:‘主上数日不视朝,若有不讳,谁可承继?’臣说:‘主上有皇子。’秉德说:‘婴儿岂能胜天下大任?我看只有葛王行。’当初秉德就意在葛王,不想陛下已登基,其心未死。”
  海陵一下子就想起当初刺杀熙宗后,众人才想起没有讨论过继承大位的人选问题。忽土说:“当初就说好立平章,还有什么可议的!”众人就扶海陵坐了正位,行了君臣之礼,只有秉德反应迟缓。
  当时秉德位在海陵之上,他心里有个人选,就是葛王完颜乌禄。可是乌禄为人忠厚,不会参与谋逆之事;人又年轻,在朝中威望还不够高。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乌禄是庶出,其母是渤海人,已经出家,并未被任何皇亲接续。秉德担心他难孚众望,就没有明确地提出来。没想到,海陵就不在乎庶出不庶出。后来,秉德又提议自己去找葛王乌禄,让乌禄招完颜宗敏入宫,当时乌禄任兵部尚书。海陵糊里糊涂地同意了,后来发现多此一举,还担了半天的心。幸而宗敏来了。
  现在听乌带这么一说,旧疑新怨一起涌上心头,也不细想,就觉得一定是必然之事。自己费尽心机、付出巨大代价得来了的皇帝宝座,刚刚坐了一个月,就有人盼着自己驾崩,岂不可恼?当天就召来秉德,二话不说,限他十日之内,去燕京出任行台尚书省事。秉德莫名其妙,不知什么原因遭外贬,只得收拾行囊启程出京,赶往燕京任职。
  转眼间已到了天德二年的春末,海陵的皇位算是坐住了。至少在表面上,众臣还是接受了这个新皇帝。
  这一日,海陵正在偏殿与群臣议政。阁门报,出使宋国的使臣回京见驾。海陵宣召,正使完颜思恭、副使翟永固入殿觐见。
  完颜思恭继萧仲恭任殿前都点检,此职位同时兼任侍卫亲军都指挥使一职。思恭曾跟随宗翰伐宋,攻太原、下洛阳、围汴梁,都立有军功。因为思恭班师回朝后隶属在宗干麾下,因而海陵倚信他,选派他为宋报谕使。在宋国时,宋国依旧例,请思恭观赏钱塘潮,思恭说:“我国东方有巨海,江水也有比钱塘江浩大的。”没有去。
  翟永固是中都良乡人,在宋国参加经义兼策取士,永固考了第一名,授开德府仪曹参军。金破宋后,永固归金,参加金国举办的词赋科考试,也金榜题名,并受到完颜宗翰(粘罕)的赏识。宗翰得知永固家贫,曾周济他三千贯钱,并向朝廷举荐,做了左司郎中,后来累官迁为翰林直学士。
  二人入见海陵,参拜毕。海陵赐座,问候路途辛苦。
  海陵道:“宋主如何接受我国的诏书?”
  思恭奏道:“宋主立受诏书。”
  海陵问:“朕记得当初相约是拜受诏书,为什么废止了?”
  永固道:“当初张通古为江南诏谕使,与宋签订和议,宋向金纳贡称臣,宋主理当拜受诏书。只是宋国朝廷之上人言汹汹,吏部尚书张焘说‘一屈之后,不可复伸,廷臣如果不能挽救,岂不获罪于天下万世。’宋主就以服丧为名,让朝臣代他拜受诏书。以后与我国约为立受诏书了。”
  海陵略一沉思道:“这个张焘是什么人?朕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他?”
  永固道:“张焘是福建人。其父是宋国秘书阁修撰张根,张焘曾为李纲部下。纲贬,也遭连坐降职。后荐为司勋员外郎,屡迁至兵部侍郎。现在是成都知府兼本路安抚使。其为人外和内刚,素有惠政。”
  海陵问:“张焘曾出使过我国吗?”
  永固道:“和议后,张焘曾奉命来汴京朝祭宋国先人陵寝,不曾到上京来。”
  海陵问:“卿与张焘熟识吗?”
  翟永固道:“臣早闻此人之名,可没有见过张焘本人。”
  海陵点点头:“此人若使我国,提醒朕一句。”又问完颜思恭:“宋主对我国废立之事怎么说的?”
  思恭奏道:“宋主惟恭贺而已,且有礼物敬献”。
  原来海陵即位后就派使者向宋、夏和高丽通报谕废立事,高丽很快派使者来称贺,宋国也接纳了金使,惟独夏国派人在边境上拦住金使问:“圣德皇帝为什么被废?”不许金使入境。金使回来后,朝廷命有司写了一份说明废立缘故的国书交给夏国。后来到第二年七月,夏国才派御史中丞杂辣公济等人来贺。因为有过这样一段小小阻挠,海陵才有此问。
  海陵听了点点头,又问道:“卿等临行前,朕曾有所嘱咐,卿等可留意?”
  永固奏道:“臣已细心察视,宋君臣侍我大金十分恭谨,诚意言和,谨守两国所立条约。虽有几个主战大臣反对议和,力主收复,但全部遭到贬黜,现居乡野,也都年老力衰,难成大事了。现今备受宋主重用的是曾被我国掳获后放回的秦桧。秦桧力主两国交和,甚和宋主之意。倒是民间还有一些鼓噪,好像也不如当年了。宋人喜安居乐业,平安度日,所以朝野之中神气平缓。”
  海陵闻言大喜,忽然又想起来事情来,问:“刘錡、吴璘现在怎么样了?”
  永固道:“刘錡因主战,现在楚州为安抚使。吴璘现任镇西军节度使。”
  海陵对左右说:“宋国良将岳飞、韩世忠、吴玠均已亡故,名将尚有刘錡、吴璘在。刘錡曾在顺昌大败梁王,吴璘曾取和尚原大捷,此二人未可小视。”又问思恭,“朕命图画临安风物,不知可曾画成?”
  思恭奏道:“已画成一幅《临江吴山图》。”将图轴奉上,海陵忙命张挂起来。
  内侍将一幅巨画张挂在屏风之上。海陵近前细看。
  永固道:“宋京城临安,又名杭州,是天府之地。宋人有言:‘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极言杭州风景之美,物产之富,可比天堂。城内有西湖一处,素有苏堤春晓、雷峰夕照、断桥残雪、平湖秋月等十景之说。西湖之上有苏堤白堤,据传是白居易、苏东坡为杭州太守时所修。西湖边有秀山古刹,狮峰茶园,十里桂花,其景美不胜收,令人目不暇接”。
  海陵细看图画,叹道:“可惜尺幅所限,不能尽览江南风光啊!”
  永固道:“臣在临安曾听到柳永所填的一首《望海潮》词,描画西湖风景可谓淋漓尽致,足可补写此画之不足”。海陵忙命诵读。永固清了清嗓子,高声诵道: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海陵听罢,不由得拍案而起:“如此大好河山应为我所有!”命人拿过笔砚,沾浓墨在画卷秀山之侧题诗道:
  万里车书一混同,
  江南岂有别疆封。
  提兵百万西湖上,
  立马吴山第一峰。
  众人看了诗,心里不由得一惊,方知海陵艳羡江南富庶美丽,竟有举兵入主江南之意。他们哪里知道,海陵其实在少年时就萌生此心,此时愿心更炽而已。
  海陵命翟永固将《望海潮》词默写下来。永固写罢,递给海陵。海陵这才让二人退下休息,自己则反复吟咏,叹道:“可惜不能亲临一观。”
  海陵又细细地观看《临江吴山图》,叫梁珫,梁珫忙上前。海陵道:“当年汴梁为宋京城时也没有如此的繁华富庶吧?”
  梁珫道:“汴梁比之临安尚属北方景观,虽不及江南繁花似锦,却也是物阜民丰。汴梁也有人家二十六万户,柳陌花衢、茶坊酒肆、勾栏瓦舍,其市井繁华之盛,世所罕见。汴京也有八景之说,比如:繁台春色、铁塔行云、金池夜雨、州桥明月、梁园雪霁、汴水秋声、隋堤烟柳、相国霜钟。其中汴河两岸,船往如梭,日夜不息;皇家园林金明池引的是金水河,周围九里又三十步,一到夏天,也种满莲荷。每当夜雨潇潇,卧听雨打荷叶,恍入仙境,不知身居何方。”梁珫为了准备这一番演讲,狠用了些苦心,他知道他不会白费功夫的。海陵因为一时沉浸其中,竟没有留心一个太监怎么突然出口成章起来。
  海陵无限神往道:“汴梁曾是战国时魏国都城,后来五代时也是多国京都,那里确实是天下的中心。朕当年随梁王曾去过一次汴梁,可惜那时两国交兵,只是路过,没有玩赏。而今汴梁远在河南,岂能轻易就能去成?朕想在上京御花园的水池中栽种五百株莲花,略窥江南一点秀色。你看如何?”
  梁珫道:“莲花为南方花种,初栽种时一天需受五个时辰的日照。上京若得适宜气候尚需五月末育种。而今已进五月,尚无莲种,只怕得等明年了”。
  海陵失望道:“那就等吧。一定要记着这件事。”
  完颜思恭和翟永固因使宋有功,都有封赏。思恭升为尚书右丞,翟永固为礼部侍郎。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草木动人(1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