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七章 萧裕其人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4-13 点击数:2980次 字数:
  海陵即位后命以礼安葬宗贤、宗敏。胙王常胜也以王礼重新安葬,海陵亲往祭奠。
  群臣为海陵上尊号“法天膺运睿武宣文大明圣孝皇帝”,海陵接受了这个尊号,并诏示中外。群臣为皇帝上尊号本是一件大事,当年宗干率百僚上表,请上皇帝尊号,请求三次,熙宗才诏允。为此先派上京留守告天地社稷,再派宗室贵亲告太庙,然后熙宗服衮冕御元和殿,宗干率百僚恭奉册礼,上熙宗尊号为“崇天体道钦明文武圣德皇帝”。皇帝改服通天冠,宴请宰臣及各国使臣,恭谢太庙,大赦,改元为皇统。当年海陵年幼职卑,还没资格参与上尊号仪式。而今受上尊号的海陵非但没有举行任何仪式,甚至真的犹豫再三,才接受了这个尊号。
  海陵日思夜盼的萧裕终于在新年到来之前从北京赶了回来。回来当天萧裕到尚书省复命才得知自己被任命为秘书监。本来按例应当面君谢恩的,可是那天天色已晚,萧裕一直在寒风暴雪中赶路,就想歇一歇,待明天早朝时再拜谢君恩,就到兵部略坐坐,见见旧同僚就回去了。没想到当天晚饭后,海陵听说萧裕已到京,就宣召萧裕在广仁殿觐见。广仁殿是最靠近前朝的后廷宫殿,海陵即位后因为忌讳熙宗被弑的宵衣殿,就以广仁殿为寝殿。寝殿不是召见大臣的地方,但是海陵也没有将萧裕仅仅看作是一个臣子。
  萧裕不是女真人,他是奚族人,奚国被辽灭后归入辽国。奚人与契丹人其实是“异种而同类”。辽末年,辽天祚帝在金兵攻击下,四处逃亡,萧裕随奚王回离保拥立耶律淳为帝,建立北辽。耶律淳死后,回离保不肯归附天祚帝,就自立为奚国皇帝,后与宋将郭药师作战,回离保被部将所杀,萧裕不愿降宋,就投降了金人。
  萧裕长得魁伟强健,性格倾险敢决,不拘细节。他在奚王手下不过是一个普通将官,别说没见过天祚帝,就是辽国的大臣贵族也没见过几个,还是他认识人家,人家不认识他。投降金国后倒结识了一些辽国旧臣,尤其交往了天祚帝的驸马萧冯家奴后,萧裕就常和几个辽国遗臣私下商议复国之事。至于如何实施,萧裕等人也没有一个准谱。后来这些人中就属萧裕混得稍微有点人样,其他人简直就是白丁。萧裕参加几次对宋的作战,获得一个猛安的头衔,掌管着一百多人。与宋和议后,萧裕留居中京(今内蒙古赤峰宁城县)任职。就凭这些,举兵反金简直就是笑谈。可是萧裕不着急,他等着机会。机会终于来了。
  那年,年仅二十二岁的海陵以龙虎卫上将军的身份出任中京留守,萧裕对这个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年轻长官很不以为然。若凭军功,萧裕一辈子也难干到留守的位置,而海陵以皇室子弟身份就可以一战功成。加上海陵喜欢汉人风俗,举止娴雅沉静,喜好斗茶下棋、吟诗作赋,这更为萧裕所不齿。直到一次宴饮,萧裕才改变了一点对海陵的看法。
  那天萧裕陪侍海陵饮酒,海陵有些喝醉了,问萧裕平生有何心愿。
  萧裕也没少喝,但他量宽,轻易不醉,他笑着回答说:“我能做到留守之位就已是奢望了。”
  萧裕也问海陵志向,海陵乘醉道:“我志有三:国家大事皆自我出,一也;帅师伐国,执其君长问罪于前,二也;得天下绝色而妻之,三也。”
  萧裕大惊,才知年轻的海陵绝非等闲之辈,更不是附庸风雅的纨裤子弟。
  一天,萧裕拿着一个扇面请海陵题字。海陵怪道:“萧猛安可不是摇扇吟诗之人。”
  萧裕笑道:“天热时也姑且摇一摇。”
  海陵略一沉思,提笔写下两句:“大柄若在手,清风满天下。”
  萧裕看了半天道:“挺好看,我不认识几个汉字,可否给在下讲解讲解?”
  海陵道:“手持扇柄,清风自来;国柄在手,天下可治。”
  萧裕试探道:“留守既有如此雄心,岂甘心居于中京?”
  海陵笑道:“为臣者惟君命是从,岂敢有他心?虽有远志,又怎能奈何得了命运呢?”
  萧裕看出了海陵的顾忌,摇摇头道:“在下以为不然。太祖为辽节度使时岂知有天命?且留守先太师,是太祖长子,德高望重。人心天意都有所属。如果留守真有心举大事,在下必竭力以从。”
  海陵没有想到这个比自己小四级的属下竟敢当着自己的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竟敢毫不顾忌海陵与当今皇帝关系亲爱厚密,非一般皇亲可比,而他自己甚至连个同族人都算不上。
  可是海陵震惊之余非但不怒,反而喜出望外。也许在海陵的潜意识里早就希望能抛弃一切顾虑,大胆放手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从此海陵下定了决心,且引萧裕为知己,凡有什么心愿想法都毫不掩饰地告诉给萧裕,萧裕也总能给他提一些出奇制胜的建议,令海陵欣喜异常。萧裕会说契丹语,会说汉语,能听懂女真语,但是三种文字只认识契丹文。海陵嘱咐萧裕一定要识汉字,日后有大用,还为他请了老师。萧裕不爱学,老师一来,就请喝酒。海陵就亲授,还不时考查。后来海陵入朝拜为尚书左丞,举荐萧裕为兵部侍郎。那时还不忘督促萧裕学习。当时熙宗沉溺于围猎、饮酒,国家之事常由皇后裴满氏处理,裴满皇后爱上了海陵,几次三番地挑逗。海陵虽是个好色之徒,但是对皇后还有些怯场,就向萧裕讨主意,萧裕怂恿海陵结其欢心。从此海陵就平步青云,两三年内就升任为宰执。
  后来海陵因为学士张钧草诏事受完颜宗贤指控,被外调出京,任南京留守。那时萧裕已回到北京作副留守,海陵路过北京时与萧裕商议,定下大计:海陵在汴京用河南兵起事,建立位号,先攻取两河之地,再率军北进。萧裕则在北京举兵响应。当晚二人同榻而眠,商议了大半宿。可是还没等海陵走到汴京,熙宗就下诏命海陵回上京,当时海陵吓得不轻,以为性命休矣。哪知是熙宗念及兄弟之情,不计前嫌,复任海陵平章正事一职。萧裕以为海陵既已重任宰执,谋逆一事,也就算了。没想到海陵回朝不到一年,竟真干成了弑君自立的大事,实现了自己的第一个志向。萧裕也不由对海陵心生敬佩,果然年轻有为,敢想敢做,绝不是搬口弄舌,吓唬人而已。
  海陵做了皇帝,他萧裕就绝对不会再是一个小小的副留守,一旦朝权在握,复辽大计就可实施。萧裕也没想到自己的复辽之志竟从一个年轻的女真皇族子弟身上看到了希望。得到海陵的诏书后,萧裕将自己的家小安顿好,带几个身边人顶风冒雪、快马加鞭赶往上京会宁府。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第七章 萧裕其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