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心锁(二五)
本章来自《心锁》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3-04-12 点击数:1911次 字数:

这之后的近一周里,每隔上一两天,范莎下完晚班就会走进那个电话间给韩冷电话。为给她省话费,尔后的每次,韩冷总是让她先挂电话,然后再拨打过来。 
  这天是范莎的早班。她回租屋睡了一下午,临近傍晚才起来,然后在曙光小区门口吃了份快餐,吃完后并没有回租屋,而是径直去那个电话屋。 
  “今天这么早?又在那个什么伊莉莎美容店旁边的电话屋?”韩冷在电话那头说。 
  “还能去哪?刚才经过伊莉莎美容店时,那里的老板娘还跟我打招呼呢,说我很久没去他们店里了,她一再怂恿我去做个染发呢。”其实伊莉莎美容店老板叫范莎做染发还是好些天前的事,范莎忽然想起,就随口说了出来。 
  “染发?你这样就挺好的。我不喜欢看女孩子染发。” 
  “真的呀——为什么不喜欢看染发?” 
  “也不为什么,只是觉得自然更好些吧。” 
  “那你喜欢看女孩长发还是短发?” 
  “嗯,我更喜欢女孩留长发——”韩冷这么说,范莎便可惜自己那袭年长发年前给剪了。 
  “呵呵,我都不大敢到收银台去了,搞不好哪天被你那个叫卢友梅的同事给发现。”韩冷接着说。 
  “发现就发现呗,也许现在就有人知道了呢。”范莎笑着,无所谓地说。 
  “谁知道?” 
  “吧台那个许佑明。那家伙还当面问过我一回呢。” 
  “哦,是吗?那家伙肯定也喜欢你呢。”范莎听见韩冷在电话那头戏谑的口吻。 
  “哪有的事!”范莎“咯咯”笑着说,“韩经理不会为一个酒水员多心了吧?” 
  “我可不喜欢你喊我经理。” 
  “那好,明天上班我就直呼你,姓韩的,快过来签单!哈哈。”范莎大笑。 
  “小样,敢那样喊我,看我到时不扁你。”范莎听见电话那头韩冷假装发怒说。 
  “那我该称呼你什么?” 
  “嗯,你今晚回去躺在床上好好想想,该称呼我什么?” 
  他们在电话里愉快地聊着,他担心她晚上行路安全,每次结束电话前总要小心嘱咐,然后等她先挂电话。 
  这晚他们在电话里有些难舍难分,范莎挂完电话时比平常要晚得多。当她转身欲离开时,一直在旁边看电视的那个老太太说话了:“姑娘家,你别走,再给五毛钱!” 
  范莎有些诧异,今天她一来就给了那位老太五毛钱,好让老太太放心看她的电视。她把韩冷的电话拨过去后就直接挂了,按理接电话是不用计费的。 
  “我给过你钱了。我刚才是接电话。”范莎解释说。 
  “我知道你给过,我也知道你是接电话。”老太太似乎一点都不耳背,而且口齿相当清晰地回答说,“来我这里打电话的,人家多般三言两语就把话说完了,最多也就十来分钟,哪个像你这样一谈就半个多小时的?你打一次两次也罢了,总不能老占我这样一个老太婆的便宜吧?” 
  范莎有点哭笑不得,从口袋里掏出一元硬币来,说:“找我五毛吧!” 
  “现在的一元硬币很多都是假的。”老太太接过硬币,像是自言自语地说。她把那枚硬币在灯光下正反两面都照了照,然后才从里屋的一个装满硬币的储钱罐里翻了半天,找出五个一毛的硬币来给范莎。 
  范莎沿着美容店前面的水泥路往住所走去。曙光小区的夜晚成年累月都是这样地黑灯瞎火,路灯几乎从来不见有过亮光。不过范莎早习惯了走这里的夜路,只是她很厌烦偶尔从对面疾驰而来的亮着探照灯的某些车辆。若只是在旁边让让路倒也罢了,个别可恶的车主会把灯光直射到脸上,让人眩晕得半天睁不开眼。 
  今晚的这辆小轿车是从后面开过来的,老远就对着范莎鸣笛。范莎退到路边,看着那轿车呼啸着从身旁开过,一直开到她住所的那栋楼旁边停了下来。只见从轿车里钻出两个人来,借着旁边住户窗户里投射出的灯光,范莎看清其中一个就是巫斯桦,身上穿着低胸露背的线衫和勉强能遮住臀部的短裙。另一个是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有些面熟,很快范莎便判断出那中年男子竟是经常光顾后滨大酒店的朱洋。 
  他们就站在墙檐下,范莎不便马上走过去,于是退到前面那栋楼的墙边偷觑着。她看见朱洋的双手开始搭在巫斯桦的肩上,然后顺着她的肩摸到了她的腰上。当这个家伙的手从巫斯桦的腰际再下滑时,站在墙角边的范莎倒吸了口气,差点让自己给叫出声来。巫斯桦这会才终于把他的手轻轻甩开,然后用娇滴滴的嗓音说:“朱总,瞧您,让人看见了多不好!” 
  “哪天你休息,再邀你出去玩,肯赏脸吗?”朱洋笑嘻嘻地说。尽管看不清他的神态,一边的范莎想象他色迷迷的样子便觉想吐。 
  “有空我一定赏光。”巫斯桦边说着边朝院子里走去,“再见啊,谢谢你丰盛的晚餐!” 
  朱洋钻进轿车里,车子又呼啸着疾驰而去。范莎呆了半晌才离开原地回到租屋里。 
  端午节的头天,范莎当班时分别接到父亲和生母打过来的电话,问她端午节是否有假,是否回家过节。范莎不喜欢他们打电话到她上班的地方来。她用淡淡的口吻回答处在两房檐下的父母,端午节要上班,自己哪也去不了。范莎其实是希望节假日上班的,一则可以有推掉父母让她回家的借口,再则节假日当班一天可以抵三天的工资。 
  端午节当天,范莎的确要上早班,但那天韩冷却放假回家,她的心感到有些无所适从的落寞。她想象着要多久他们的关系能公开,他可以名正言顺地带她上他家,把她介绍给他的父母。她甚至想到为了他,她可以提出辞职去别的地方上班。可是这么长日子了,她和韩冷的关系仍只限定在电话述衷肠里,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如果他真的爱她,他完全可以邀她晚上出去走走的。想到这,范莎的心头次感觉到了不安。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心锁(二五)》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