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心锁(二二)
本章来自《心锁》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3-04-09 点击数:1900次 字数:

范莎走向那栋喷有蓝漆的楼房,边走边不由得又回想起几天前的雨夜韩冷开摩托车把她送到那院墙瓦檐下的场景。这个场景几乎占尽了她连日来余暇里的大部分思绪,以致让她想起便恍若是场梦。此刻,院墙瓦檐下的那个位置,正停着一辆摩托车。她觉得这辆摩托车有点熟悉,待走进院子里时,她猛然想起那应该是汪大力的摩托车。这家伙定是又和巫斯桦苟合来了。 
  楼上飘来了一阵音量很小但节奏感很强的舞曲旋律。她听出是从巫斯桦房间里传出的乐曲。一种强烈的好奇与偷窥欲立时又盘踞在范莎脑海里,让她感觉到自己的心又无端地跳得厉害。于是她三步并作两步走上楼,瞥见巫斯桦房间窗口的帘布果然不同以往地严严实实地遮了下来。她走到门边想侧而去听,然而除了音乐声,她什么都听不清。恰好院子里又进来了人,范莎遂返身回到自己的房门口打开门进到屋里。 
  她听到楼下有人“砰砰”敲门的声音。院子里原本是安静的,那敲门声因而显得格外清晰。似乎是一个操着浓重方言的妇人的叫门声:“开开门!”过了一会,楼下的敲门声仿佛停止了,隔壁的乐曲声仿佛也消失了。范莎走进卧室,留心去听墙那边的动静,可什么都没有听见。她想或许隔壁已知道院子里有人,才没那么嚣张了? 
  过了一会,“砰砰”的敲门声又传了过来,不过这会的敲门声已从楼下转到楼上了。而且,范莎分明听出来那敲门声正是从自己的房门外传来的。她走出卧室打开外间那扇门,见是一位穿着土气的农村妇女,胳膊上挎着一篮鸡蛋。 
  “你找谁?”范莎说。 
  那妇人的方言太重,范莎听了半天总算弄明白了她是来城里找女儿的——“对不起,敲错了,俺找俺闺女。她在这城里打工,好像就住这。俺上次来过的,一时糊涂忘记是哪了。这城里的房子都长一个样。” 
  “你女儿是谁?在哪上班?”范莎说。 
  “她叫月秀。跟你差不多大,在一家酒店做事,什么酒店俺就不知道了。” 
  范莎费了老半天才听清楚那妇人女儿的名字,提醒道:“是后滨大酒店吗?” 
  那妇人茫然地摇摇头,又点点头,最后说:“不记得了,上次跟俺说过一次,俺忘了。” 
  “那就难办了。”范莎说着,刚想把门阖上,脑子里却忽然冒出一个坏坏的念头,她想搞个恶作剧揶揄一下隔壁屋里的巫斯桦和汪大力,于是便对着那妇人说,“隔壁住了好几个女孩子,你去敲门看看是不是有叫月秀的?” 
  那妇人于是连声道谢,然后走过去敲门。没有动静。妇人喃喃道:“敢情是没人在呢。” 
  范莎在自己房门边观望着,怂恿说:“里面有人的。你敲大点声,她兴许没听见。” 
  于是那妇人卖力地敲着门,且边敲边喊道:“月秀,月秀!开开门!” 
  范莎偷笑着把自己屋的门虚掩上,却只站在门边侧耳谛听。好一会,她终于听到“咣啷”一声响,接着传来巫斯桦极不耐烦的声音:“你找哪个哟?” 
  范莎听到那妇人操着方言说了一句什么,但没有听明白。想必巫斯桦同样是没有弄明白的——却只听她用了气势汹汹的声音说:“你到底找哪个哟?——什么?没有,没有!找错了!” 
  隔壁屋的门“砰”地一声关上了。那妇人接下来的一句话范莎倒是听分明了:“这女子,咋这么凶!” 
  范莎也赶紧把自己这边的门带上,然后听着那妇人下楼离开的声音。好一会,隔壁的门又“吱呀”打开了,接着范莎听到有两人的脚步走出来的声音。——他们竟这样公然出入了! 
  楼下的摩托车发动声响过之后,整栋楼一时仿佛陷入到无边的沉寂里。范莎闷得发慌。恰巧两个客服部的女孩子一同下班回来,另带了一个同事过来。因巫斯桦不在,便过来邀范莎一起到隔壁打牌。趁着她们在前面房间整理桌子的时候,范莎有意朝后面那间房望了望,一张大床上的被子叠放得整整齐齐。她想巫斯桦和那保安却才就在这床上翻云覆雨。 
  “这张床谁睡呢?”范莎说。 
  巫斯桦的表姐艾雅莉道:“我跟巫斯桦住。她太好动,这会下班又不知跑哪疯去了。她脾气有些冲,那天她跟你顶嘴莫多怪啊。” 
  “哪会啊。”范莎一副大度的样子,接着说,“你们真勤快,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我平常上班忙起来根本就没时间叠被子。” 
  “不会吧,平常我们上早班都懒得叠被子的。”艾雅莉瞅了一眼叠放得整齐的被子,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巫斯桦肯定回来过,可她啥时变勤快了?” 
  “莫不是在韩冷手下被调教的,嘿嘿。”裘霞粗着嗓音说。 
  “莫不是她带男朋友来过呢。”范莎装作无心地说。 
  “这真是女大当嫁啊。”裘霞笑道。 
  几个女孩玩了几局牌,一会便到了傍晚时分。当她们打完最后一盘,正合议着去小区门口的快餐店去吃晚饭时,却见巫斯桦满脸愠怒的神色推门径直走了进来。不至于是因为看见自己在这里吧,范莎心想,难道一忽儿就和汪大力闹翻了? 
  “你干吗了,跟谁欠了你债一样?”艾雅莉说。 
  “不用你管。”巫斯桦没好气地说。 
  “我是管不了你。我们都去外面吃饭,你去不去?”艾雅莉说。 
  “你们去吧,我不想吃。” 
  艾雅莉示意裘霞和范莎她们先走。巫斯桦对艾雅莉道:“你也出去吧,让我一个人清静一会。” 
  艾雅莉最终没有跟她们一块出来。其他三个女孩在小区门口旁的餐馆各叫了份快餐。裘霞帮艾雅莉和巫斯桦各带了份盒饭。吃晚饭回住所后,范莎不便再到隔壁去,只在从走廊上经过时远远朝隔壁屋里瞟上一眼——却发觉刚才出去时还仅巫斯桦一人愠怒的神色,回来时却见艾雅莉也跟着紧绷着脸。 
  隔壁屋的门在艾雅莉进去之后便轻轻带上了。范莎于是也回到自己屋里。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心锁(二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