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一章 宁神庙
本章来自《海陵王》 作者:一峰氏
发表时间:2013-04-09 点击数:5883次 字数:
  九百年前,白山黑水之间。
  皇统九年腊月中旬的一天,大金国都城上京会宁府笼罩在茫茫的大雪之中。风雪中三匹快马从西城门飞驰而出,转个急弯朝南直奔下去。飞雪在马蹄旁旋转,三匹马好像在雪雾中腾飞。一个挑担的壮年汉子正要入城,被马蹄卷起的飞雪扑了一脸,放下担子,一边擦脸,一边冲着三匹快马骂道:“狼掏的驴马烂儿!大雪刨天的,奔死投胎去啊?”
  骑马的人没听到汉子的咒骂,否则免不了一场斗殴。金国女真人,走路的不怕骑马的。
  骑在马上的是官职地位悬殊的三个人,官最大的是金国平章政事完颜亮,完颜亮是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孙子、太祖庶长子完颜宗干的二儿子,被封为岐王。
  其次是猛安徒单贞。他是完颜亮自小的伙伴,后来娶了完颜亮的同母妹妹。猛安意为“千夫长”,是从四品官。徒单贞的祖父徒单抄在太祖时曾因战功授予猛安,世袭至徒单贞。“徒单”是女真八大贵族姓氏之一,与皇族完颜氏通婚最多。
  任职最低的是任尚书省令史的李老僧,是从九品小官。李老僧不是出家人,也不老。“老僧”是他的名字,他本姓李,是渤海人。金国人的名字起得有些怪,好用“家奴”、“和尚”、“老僧”、“药师”“乞儿”之类,而女孩子则好用“师姑”、“观音”之名。这些名字跟本人的身份毫无关系。李老僧本是个书吏,因受完颜亮的提拔,在尚书省任了令史,这才在仕途上开始起步。
  此番出城,要做的事即使真是奔死投胎,在完颜亮看来也是非做不可的。一切都按计划安排好了,到了要行动的那一天,他忽然心慌起来。弑君自立自古以来就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可是他们只有七八个人,十几把刀剑,既无将帅,也无兵马。就是这七八个人也是乌合之众,貌合神离,各揣心腹事。可这些倒不是完颜亮最担心的,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他最担心的是出意外。
  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儿孙众多,可是他的嫡子嫡孙就剩下一个,就是大金国皇帝完颜亶。这一个还是完颜亮的父亲完颜宗干费尽心血扶立辅佐的。完颜亮决定去一趟太祖陵,事先禀告请示,或许能得到太祖的默许,这样在心理上安稳一些。
  金都皇城外是起伏连绵的被雪覆盖的白色田野,城西南高阜上黄瓦红墙的宁神殿因而显得特别突出。那是金国的太庙——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陵寝。陵寝距皇城不远,三人纵马很快就来到了太祖陵大门前,跳下马来。看守陵墓的官员在屋内就听到了马蹄声,打开大门迎上前去,向完颜亮行礼道:“太庙署令拿懒乌烈拜见岐王。”拿懒是其姓,乌烈是其名。拿懒也是金国女真八大贵族姓氏之一。
  完颜亮摘下乌云豹狐狸皮帽,露出光光的头顶、两肩上的发辫和左耳垂上的金环。他一边掸去帽上的落雪,一边问:“署令,今天有什么人来过吗?”
  拿懒乌烈道:“今日不是祭祀的日子,没有人来。”
  完颜亮点点头,抹了一下头皮,将皮帽又戴在头上,说:“我连日梦见太祖,所以想向太祖祭拜祷告。”
  乌烈道了一声“请”,说罢引导着三人走进了大门。
  这时从侧殿内跑出来两名兵士,向三人敬了礼,就站在乌烈身后。
  李老僧手指二人道:“来,你们去把我们的马拴好。喂喂料。”那两名兵士过来牵引着三匹马去了马厩。
  拿懒乌烈做了个引领的手势:“岐王,这边请。”
  李老僧又发话道:“不劳署令跟着了,你退下吧。”
  乌烈冷冷地看了李老僧一眼,只得站住。完颜亮没有听到乌烈的回答就转过身来,拍拍乌烈的肩膀说:“乌烈,我只是上支香,拜拜太祖,没有特别的祭奠。你就不用跟着了。”
  完颜乌烈躬身应了一个“是”。
  完颜亮三人这才沿着神道向太祖陵走去。乌烈站在原处没动,看三人走远。李老僧还回了一次头,看看乌烈是否跟上来了。乌烈心里更气,朝着李老僧的背影“呸”了一口,道:“什么玩意儿!一个芝麻大的从九品令史跟我从六品官摆架子!不就是攀附上了岐王这棵大树了吗!”
  此时岐王也在责备李老僧:“老僧,你该知道自己的身份,怎么能用那种口气跟署令和他的兵士说话?他恨了你,迟早会给你好看。说不定还会连累我们。等会儿出来的时候,你去向署令赔个罪。”
  老僧见完颜亮对他不满,话说得也挺重,害怕起来,忙连应了几个“是”。张口想要解释几句,见完颜亮冷着脸,便连认错的话都不敢说了,就看着走在完颜亮左手边的徒单贞,徒单贞狠狠瞪了李老僧一眼,什么话也没说。李老僧心里更是忐忑。
  三人走过长长的神道,来到封土堆前。完颜亮在前,李老僧和徒单贞在后都跪下磕了头。
  三人起身后,就直奔太祖的宁神殿而来。殿内供奉着太祖神像,殿虽不大,可三个人都因畏惧而心跳加剧。这里不仅是金国皇帝祭祀之处,也是献俘和责罚罪臣的地方,因此百姓都称这里是“斩将台”。
  献到太祖神位前的俘虏也绝非等闲之辈。辽国天祚帝和宋国徽、钦二帝都曾到这里行过牵羊礼。辽天祚帝和他皇后、元妃牵羊请罪,赤裸上身,虽备极侮辱,但辽毕竟以鞍马为家,后妃也长于射御,军旅田猎每每相随,血腥凌虐的场面也见过多了,尚能隐忍。之后辽天祚帝被降封为海滨王,后来金熙宗又封为豫王。他带着自己的后妃竟也享尽天年。
  可是三年以后献俘仪式上的宋国皇后、皇妃就不一样了。这一次,金国没让徽、钦二帝手牵绵羊,而是强迫二帝和诸皇后、嫔妃穿上羊裘,将上半身的羊裘脱下翻堆在腰间,自身就像待宰的羔羊。在这次献俘仪式上不仅有金国皇帝完颜吴乞买和文武大臣,金国皇后、嫔妃以及宗亲、女眷也都来观礼。牵羊礼上金太宗亲手宰杀两只羊祭献在太祖灵前,血腥之气弥漫整个太庙。献俘仪式结束后,宋徽宗被封为昏德公,宋钦宗封为重昏侯。后来熙宗追封徽宗为天水郡王,宋钦宗改封为天水郡公。两位至尊无上的皇帝倒能忍耐,而年仅二十六岁的钦宗朱皇后不堪凌辱,自缢求死,被发现救下后,又投按出虎水(今阿什河)而亡。
  那一年完颜亮才六岁,跟着父兄也参加了献俘仪式。那个场面令他终身难忘。
  三人在宁神殿的台阶前站住,此时雪渐渐小了。有几个人正在打扫殿外积雪。
  完颜亮看着那几个扫雪的人,低声对徒单贞道:“特思,你去。”
  “特思”是徒单贞的女真名,完颜亮的女真名叫“迪古乃”,当然没几个人敢当面这样叫他。
  徒单贞犹豫一下,叫了一声:“二哥……”
  完颜亮马上回头严厉地看了他一眼,他明白徒单贞的意思。就在临出门前,徒单贞突然劝他不要来。
  徒单贞只得上前,对那几个清扫的人说了几句话,那些人就收拾工具走了。
  三人拾级而上,李老僧抢前一步,将虚掩着的朱红大门打开。
  “下官在门外等着。”李老僧小心翼翼地看着完颜亮的脸色说,他知道自己还没有资格进殿礼拜。
  完颜亮和徒单贞跨步进殿,一左一右,在太祖神像前行女真的撒速礼。女真男子撒速时要袖手俯身,略退半步,单跪左膝,左右摇肘至左右肩,如此四回。反复四跪,最后以手按右膝,单跪左膝成礼。
  李老僧站在门槛外观礼,也为完颜亮和徒单贞把风,免得哪个人一时莽撞闯进来。二人撒速毕,就上前双膝跪在供桌前的垫子上。徒单贞双手紧紧交叉在一起,闭着眼睛,低着头。完颜亮抬头凝视太祖神像良久,开口道:“太祖英灵在上,臣孙完颜亮情非得已,今夜欲行预谋之事,恳请太祖皇帝恕罪。如果太祖不许臣孙,就请一柱香内降以警示。如果一柱香烧毕,并无异象,臣孙即不改初衷。”说罢,完颜亮起身点燃一柱香,插入香炉内。退身在垫前,重又跪下,合眼静候。
  此时天色已渐渐暗淡下来,太祖陵殿内外阒然无声,连北风都屏住了呼吸,只有雪花在默默飘落。
  李老僧的心脏越跳越重,他都能听到“嘣,嘣”的声音。他惊恐地四顾,天上地下扫视数遍,看看有没有什么异象发生,又紧张地察看那柱香烧到了哪里。完颜亮一动不动地挺身跪着,那安静不动的宽实的后背好像能让李老僧略微安一点心。
  徒单贞先是跪伏于地,趴了一会儿,悄悄起身,偷眼看看完颜亮,见完颜亮合着双眼,直身跪着。又回头看看门外的李老僧,李老僧这时好像发现了什么动静,跑下台阶去了。徒单贞就挺直身子,一边看着完颜亮,一边伸出胳膊想去掰折那根烧了还不到一半的香。还没碰到香,忽然感觉完颜亮好像皱了一下眉,吓得忙缩回手,再不敢轻举妄动。
  李老僧没发现什么,又跑回来,到殿门前时放轻了脚步,侧身盯着香看。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徒单贞挺身不住,又趴伏下去。
  香终于烧完了,什么异象都没有。
  李老僧长出了一口气,心里面谢天谢地。见完颜亮还在闭目跪候,李老僧就轻声提醒道:“岐王,香烧尽了。”
  徒单贞猛地抬起身子,完颜亮也睁开眼睛,果然最后一点站立着的香灰在二人的注视下也倒下了。完颜亮叩首至地,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臣孙完颜亮谢太祖皇帝!”徒单贞竟流下了眼泪。
  完颜亮起身,退出宁神殿,对门外的李老僧说:“我还想在这里走走,你去做你该做的事去吧。记住,身上无伤,你就别想离开太庙。我会在这里给你安排一个职位。”李老僧一听,脸都吓白了。快步下了台阶,直奔神道而去。
  徒单贞擦净眼泪,站了起来。完颜亮又走进殿来,和徒单贞一起看殿内的壁画和六位开国元勋的画像。二人边看边谈论着画中的人和事,最后还是站在了太祖的神像前细细端详。虽然天光不明,但二人仍能看得清太祖的眉目。
  徒单贞道:“二哥,你的额头长得很像太祖,都很宽厚。只是太祖眼睛细长,没有你的眼睛大。”
  完颜亮仔细端详,道:“不知这神像塑的像不像太祖本人。”
  徒单贞道:“应该能有几分像,见过太祖的人很多,没听谁说过不像。太祖的额头上好像有刀痕,大概是嫠面留下的吧?怎么连这个都刻画上了?”
  完颜亮道:“是嫠面刻下的。当年辽主天祚帝亲率六十万大军来攻金兵,那时女真兵刚满二万人。太祖嫠面泣血,鼓励将士,最后以少胜多,打败辽军。刻画上嫠面痕迹就是为了让我们这些后人知道当年太祖打天下、立社稷是多么的不易。”
  二人看完画像就走出了宁神殿,徒单贞把大门轻轻关上。二人又在殿外前后转了转,这才往外走。这时天色已经转暗,太庙大门也只能看清轮廓。二人走上神道,默然无语,周围寂然无声,只有二人踩在积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这时,不知从哪里忽然窜出一只大鸟,在二人头上飞掠而过,转眼就不见了。大鸟的翅膀差一点就扇到二人的脸上,振翅带动的风凄寒入骨。徒单贞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扶着帽子,贴近完颜亮,声音都有些变了:“怎么回事?是不是……”
  完颜亮抬头看着大鸟远去的地方道:“什么事都没有!一柱香已经烧尽了。”
  二人走过神道,就看到站在太庙门前的署令和李老僧,李老僧手上还拿着一支马鞭。旁边还有两名兵士牵着三匹马。署令和老僧见完颜亮走过来,忙迎上前去。完颜亮和徒单贞近前才看到李老僧的脸被打成了酱紫色。
  署令上前躬身施礼道:“平章恕罪,令史的脸不是下官打的,是他自己打的。”
  李老僧朝完颜亮跪下道:“是小人自己打的。小人请署令大人杖打小人,可是署令大人就是不肯赏脸。小人只好自己掌嘴,只能打成这样了。请岐王再行鞭笞。”说罢双手托着马鞭举过头顶。
  完颜亮转脸对徒单贞道:“特思,抽他四十鞭子。”
  徒单贞拿过马鞭刚要打,署令急忙拦住,对完颜亮道:“平章大人,令史已然向下官赔礼,他也自责过了,求平章大人饶恕令史。”
  完颜亮道:“拿懒署令如此宽宏大量,可钦可佩。李老僧目无尊长,理当严惩不贷。既然署令肯宽恕他,且记下此过。若有再犯,绝不轻饶。”
  李老僧忙又向署令叩头称谢。署令扶老僧起身,老僧千恩万谢。署令又亲自为完颜亮牵过马,看着三人上马远去,才回到太庙。
  
上一章: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峰氏
对《第一章 宁神庙》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