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心锁(十一)
本章来自《心锁》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3-03-29 点击数:2195次 字数:

  范莎下早班出员工通道时,恰巧碰见许佑明也下班出来。许佑明也不是当地人,但并没有租住在这距离后滨大酒店最近的曙光小区。范莎老早听说他寄宿在一位亲戚家里,因而极少在酒店之外的场所见到他。范莎觉得不穿灰色马甲,不系领结的许佑明看起来比在吧台帅气多了。但此刻下班后的许佑明却仿佛与在吧台时的那个他判若两人。也许因为急着赶车的缘故,许佑明的脸上呈现出在吧台极少见到的肃穆神情。他大步流星地走着,只简单跟范莎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很快就越到她前面去了。 
  清晨上班来时的小雨早就停了,这会天空明净得像洗过一样。不远处的后滨湖湖水在雨后更显得微波粼粼。范莎远远地望见在考勤处打卡的巫斯桦正与那名叫汪大力的保安说笑。许佑明走过去时,巫斯桦似乎没有留意到他,仍继续扭捏着姿态与汪大力说笑。范莎心想,敢情巫斯桦与那保安扁担窟窿插麦茬——对上眼了。 
  范莎走过去时,忽然看见范莎的巫斯桦终于转身与汪大力挥手道别。这时范莎才发现巫斯桦穿了件低胸的淡紫色线衫,半遮半露的胸脯不由得人将视线吸引过去。 
  “你可真性感。”范莎嘴上说,心里却有点轻蔑。 
  “嘿嘿,是吗?” 
  “你至少比我提前半小时下班吧,怎么还在这里?” 
  “我洗了个澡,拖晚了时间。”巫斯桦咧嘴笑了笑说,“姐姐,下班后准备干什么,我们一起逛街吧?听说丰城的女人街满街都是漂亮时装。” 
  “好啊。”范莎随口答应了。范莎这会的情绪特好,正愁不知道如何打发这样晴朗的下午,反正回租屋也是闲着。 
  “要把你表姐和你表姐同事一起叫上吧。”范莎说。范莎还是近几日从巫淑桦口中得知隔壁客服部两女孩的名字:巫斯桦的表姐艾雅莉,另一个粗嗓音的裘霞。范莎其实对裘霞很感到兴趣,理由很简单,就因为她曾是韩冷手下的员工。裘霞嗓音粗,但外表看上去一点不粗,清清秀秀的,却不知是否“爱屋及乌”的缘故,范莎只觉得她越看越经看。 
  “她们今天都上晚班呢。她们每天都上同一个班,两人好得跟一个人似的。哼!艾雅莉待裘霞比待她表妹我还好三分呢!”巫斯桦有点忿忿地说。范莎这一刻感觉到了巫斯桦的可爱。 
  她们从报刊亭旁的分岔路口右边过去,走到前面不远处的十路车站,搭上去女人街的公交车。巫斯桦的确热情,抢着买票,并且动作麻利地占到了仅有的两个空位。 
  “姐姐,快过来坐这里。”巫斯桦喊道。范莎笑着,为给自己买了票又占座位,便在心里原谅了巫斯桦的这一声“姐姐”。 
  女人街是典型的“非”字街。范莎的母亲就住在女人街某条拐弯过去的巷子里,但范莎不情愿哪怕是利用逛街的日子顺道去看看。当然她也不会告诉给巫斯桦知道她有一个离了婚再嫁的母亲在这里。 
  两人沿街逛了大半个下午,几乎走遍了女人街大大小小的服饰专卖店。巫斯桦倒是挺会砍价,为五元钱的差额都能跟营业员磨叽上半天。最后巫斯桦买了条超短呢裙。范莎经不住巫斯桦怂恿,也鬼使神差买下了一件名为“香雪莉”的低胸红线衫。她还从未穿过这种低胸线衫。巫斯桦一再坚持让她试穿:“姐姐呀,你就穿上试试吧。” 
  巫斯桦喊范莎姐姐的时候,店里的女营业员望望巫斯桦,又望望范莎,最后下定决心似的说:“你们是两姐妹吗?好像长得一点不像,也看不出谁小谁大啊。”范莎听后心里有种痛快感,但巫斯桦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范莎决定要下那件红线衫,并非经不住巫斯桦的怂恿,也非营业员替自己说了句公平的话,而是在无意中抬头时,她望见了店外街道对面的一幅巨型广告牌。广告牌上是位穿着低胸红线衫的美丽女郎,后面一位男士情意缠绵地拥抱在那美丽女郎的酥胸上。这画面竟让范莎在骤然里想到了韩冷。 
  逛完街返回时,已是华灯初上。两人在一路逛街时就一路不停往嘴里送着各种的零食。晚餐算是免了,各自回到出租屋,都已疲倦不堪。范莎洗漱后便躺到床上,倒头便睡。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帘外偷偷渗进了一缕阳光,提示着今天的好天气。今天的休息日才刚开始。这样的日子呆在静静的屋子里的确有些寂寞的。但除了要手洗一堆换下的衣服,范莎没有更好的去处。她开始满脑子里想着韩冷,想着那晚她和他一起走下漆黑的员工通道。这个人此刻就在距离出租屋步行十五分钟的后滨大酒店的西餐厅里。 
  范莎忍不住从床上爬起来,脱下身上的睡衣,拉开塑料衣橱的拉链,找到头天买的那件红色低胸线衫换上,然后站到屋内的唯一一面能照到半身的镜子前。她想起昨天的那张广告牌,心又有些突跳。她巴望着快些回到明天的当班。 
  休息日在分分秒秒里总算挨过去了。次日范莎按照正常的时间去上早班。走到西餐入口处的时候,她一眼便瞥见屏风旁正低头拿了本册子在手的韩冷。她的在租屋里不自觉地被什么揪着的心,终于在看见韩冷的刹那莫名地放松下来。 
  早班的西餐厅总显得悠闲。若餐厅的营业额可以忽略不计,这样的当班的确挺惬意的。范莎坐在转椅上,边望着坐在西餐厅一角的一位胸前裹着口布的老外蘸着芥末吃色拉,边和卢友梅慢悠悠地聊着天。这几天收银员私下里聊的大都是关于中餐收银员肖岚的事情。据说肖岚和那个工程部赵普发生了情变,原来赵普本是离过婚的,肖岚却并不知情,两人吵得很凶。估计肖岚正懊悔交了辞职报告呢。这会的知客台旁一名顾客也在缠着巫斯桦聊天。范莎觉得那顾客有些面熟,仔细一看,竟是那位让他赔了二十多元的朱洋。这家伙这段时间光顾后滨大酒店频率非常高。范莎看朱洋那样子,猜他来后滨也只是吃西餐自助,根本就不懂得品味喝咖啡的情调。 
  韩冷就在西餐厅,远远地背对着收银台,仍旧低头看着手中的不知什么册子。范莎心里有点打鼓。她强烈地想要窥视到他脸上的神情,想要从与他目光的对视中读出他是否对自己有意的信息,想要知道那晚,他们一起在黑暗里走下员工楼道的情形是否只是她的误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心锁(十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