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心锁(三)
本章来自《心锁》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3-03-21 点击数:2342次 字数:

  范莎找了半天没找到自己的考勤卡。正踌躇间,后面打卡的人丛中挤出一个人,从层叠的纸卡中找出一张卡晃在她面前,说:“是你的吗?”

  她心下一惊,回过头,正是韩冷。她接过卡号,矜持地朝他微微笑了笑,以示感谢。

  打完卡,韩冷推着摩托和她并肩走着:“怎么你才下班?——呵,换了便装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噢,有哪儿不对吗?”她说,谨慎地听他说出每一个字。

  “我是说,你上班穿着那套黑制服体现出一种凝重的美,下班时的你又体现出另一种飘逸的美。”她感觉他似乎有意地从头到脚把她打量一番。

  “韩经理你可真会哄人开心。难怪西餐厅那些女孩子成天都爱围着你呢!”她笑起来。说完忽觉自觉有些失言,但韩冷好像并没在意,他哈哈大笑说:“是吗?我怎么没感觉到?”

  “你是步行来上班吗?要不要我载你一程?”韩冷跨上摩托车,看着她说。她又从他的眼中读到那种教她读不懂的内容。

  “不用了,谢谢韩经理。我就住不远。”范莎稍稍侧了侧身,回避着他目光的直视,仿佛只是怕被他看见自己嘴角下的那个尚未消退的水泡。

  她想起什么,说:“你不是说摩托车车轮胎坏了吗?”

  韩冷的脸上现出一种狡黠的笑。范莎于是也矜持地笑,然后看他开着摩托拐向前面右边的一个分岔路口,很快被岔路口的一个报刊亭挡住不见了。她的脑海里不自觉地便弹跳起韩冷却才对她说的“凝重的美”和“飘逸的美”这几个字眼。她的为这些字眼漂浮了瞬息的心却在韩冷消失在前方的这会沉落下来,且对韩冷有了点莫名的淡淡的憎恶感——她想这个男人真真有些轻薄,不过只是会讲哄女孩子的话罢了。

  范莎在岔路口报刊亭的左边拐了弯,进入曙光住宅小区的大门。她习惯性地抬腕看了看表。时间是这样地毫厘不爽,从岔道口到小区门口每次步行都只需七分钟。通常,从保卫处到小区门口需十一分钟,而从保卫处到她的住所,也仅需要一刻钟。对于目今的从后滨大酒店到她的住所这样两点一线的生活状态来说,在下班的时间,即便是浪费了几分钟,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范莎喜欢计算时间,也许是每天跟数据打交道的职业习惯使然,渐渐喜欢计算时间也成为了她的一种习惯,尽管这并能不代表她有极强的时间观念。实际她在下班后就经常感觉到时间难捱的沉闷与无聊。

  范莎记得今天在保卫处打考勤卡的时间是三点过九分。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已是三点二十三分,比以往的十一分多出了三分钟。范莎当然明白这三分钟耗费在了哪里——下班之后,她和韩冷的首次对白。

  小区门口的一侧有几家串烧店。五毛钱的藕串,青菜串,一元钱的豆腐串,两元钱的羊肉串、牛肉串,在员工下班的时候,总是卖得特别火爆。以往范莎下早班时都要掏钱拎上几串回住所,但现在她已有两星期没品尝了。串烧这东西虽然好吃却极易上火。范莎不自觉地又用手去摸了摸嘴角边那个水泡。她猜想韩冷是否看见了自己的这颗水泡。但愿没有看见吧——看见了兴许更好?他都能在她生有这么一颗难看的水泡的情况下盛赞自己有一种飘逸的美呢。范莎想着,嘴角不禁浮出淡淡的微笑。

  从小区里的伊莉莎美容店旁经过的时候,范莎下意识地朝里面望了一眼。前段时间她到这里频繁,美容店的老板娘甚至见了有次都站到店门口来热情招呼。能不热情么,范莎上个月工资有将半付在了这里。美容店老板娘一直以为范莎是后滨酒店经理级的人物呢。紧邻着伊莉莎美容店往西边不远的巷子里有一家公用电话屋,平常一个有些耳背的老太太在里面守着。但刚从酒店过来的那个岔路口边的报刊亭就设有电话,酒店的员工有事一般都在那儿打电话。那个耳背老太太的偏僻的电话屋范莎只进去过一次,还是在前年春节边,她给远在望城的老家打过一次不过四五分钟的电话。

  范莎沿着曙光小区那条地面水泥已出现碎块的马路走回到自己的租屋。不管疲倦的程度如何,每次下班回到住所,范莎首先想做的,就是躺在床上好好睡上一觉。范莎在曙光住宅小区已搬过好几次家了。起先她和同事方红萍两人一起只租到了一间不通风的小房。夏天里面闷得像个蒸笼,正午的太阳直射到屋内的水泥地板上,拿水往地上浇,几分钟就干透。后来方红萍找了男友便搬了出去,范莎一个人租过了一间大点的房,通风,光线也好。无奈隔壁一家彻夜不息的麻将声让她整晚睡不好觉,于是她不得不再次迁居。

  这次她租的是两个小单间,房租稍微贵了些,但总算清净。范莎一直想找过同伴合租,但那些收银员们不是结婚了,就是有护花使者陪着。这大半年里她都只一人租着房。曙光住宅小区是丰城市内典型的“城中村”。小区里的房屋构造没有统一规划,多是单门独户,平房、楼房紧密错落,东西南北各种户型朝向都有。在范莎看来,这样的“城中村”倒显得颇有特色。当地的居民大都靠着做小买卖和吃房租过日子。他们的房客来源许多都是后滨大酒店的员工,房租相对便宜。范莎的隔壁就租住着两名客服部的员工。

  范莎是三年前跟父亲吵架后赌气离开老家望城然后来到丰城的。在六岁那年范莎父母不知道为了什么离了婚。她跟着父亲过,但父亲很快又结了婚,范莎觉得自己在那个家庭里像个多余人。范莎的母亲也再婚了,嫁到了丰城。范莎跟父亲吵架后来到丰城独自流浪了三天,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只好硬着头皮去投奔了母亲。恰巧范莎母亲现在的夫家有人在后滨大酒店财务部任职,于是给她安排了收银员这个职位,之后范莎便倔强着,任父亲几次寻过来,也不肯再回老家。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心锁(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