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六十三章
本章来自《萍踪传书》 作者:李科敏
发表时间:2013-02-12 点击数:2020次 字数:
  罗马式古城堡位于卢布尔雅那的山顶之上,这里是俯瞰城市全貌的制高点,极目远眺,山,水和各种风格的城市建筑,尽收眼底。悠然远想,有高世之志,千年往事,注在心头。卢布尔雅那的中心广场最醒目的建筑,是文艺复兴式政府大厦,卢布尔雅那银行和文化中心大楼。这里会馆云集,五行八作齐聚,教堂,酒肆,秦楼楚馆,以及扫榻以待的招商客栈,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您进去就头发晕,一听炸了。人们乍来此处,真如梦游一般。
  广场原址是古罗马时代城墙,广场中心是巴洛克式的喷泉,据说是罗马那瓦纳广场喷泉的拷贝,底座的雕像代表斯洛文尼亚的三条河流。龙桥是卢布尔雅那的标志建筑,桥头装饰有铜质的翼龙,这倒是个异数,在欧洲的文化,龙不是吉祥的图腾。普列舍伦广场以斯洛文尼亚诗人普列舍伦命名,这里有他的雕像,供心境诚明的游客瞻仰。
  到了卢布尔雅那第三天上午,服务台的电话告知,说有贵客临门。自打出了国门,翻越世界屋脊,穿过千年丝绸之路,从伊斯兰世界抵达欧洲巴尔干,一路风尘仆仆,历经艰辛。贬来异域三万里,回头故国远,人们还是第一次要和西边的来人见面。就像失散的地下党员和组织接上线的心情,青田小组成员心潮澎拜,又是激动又是紧张。
  西欧来的是黄张两位先生,西装革履的,开来一辆意大利牌照的德国奔驰轿车。“亲不亲,家乡人”,甭提有多高兴,大家用方言交谈显得既亲切又自然。说起来彼此还扯得上是族亲,虽然之前不曾谋面,这可是青田老乡常见的现象。和黄张俩相比,无论是年龄,侨龄,资历,身价以至于行头气派,他们仨可差着一大截。
  先是仿佛漫不经心地介绍他和老张的华侨奋斗史,黄先生然后顺便提了奔驰小车的价格和豪华配置,好像并非刻意炫耀,虽然有点碎嘴子,这不过是一种农民无可非议的小小虚荣心,显得笨挫可爱,赵本山式的,不过已经足够引起年轻人由衷的敬佩和崇拜。万水千山远渡重洋,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喝香的吃辣的,出人头地。人不能掌握生命的长度,但是应该可以掌握生命的宽度,从不轻言放弃,在年轻人们的心目中,眼前的两位华侨前辈无疑就是活生生的楷模。
  服务生送来了意大利卡普基诺,黄先生呷了一口,和张先生各自点燃了香烟。套着足赤金戒指的手指,把玩着显示身份的帕克打火机,黄先生说道,“古人说过,‘三军可夺其帅,匹夫不可夺其志’,从红旗拉普出关,也真亏你们想的出来。好饭不怕晚,虽然掉了队,一路上走过来没有出漏子,是好样的,”接下大谈苦经,“我们青田老乡,样样都好,就是太土,没有读过书,就要吃苦头,当初我和老张没少犯傻,”随后宣布,“从现在起你们就是欧洲的华侨,你们都有学问,要为青田华侨争气,今后一定会有大出息的。”后来的历史发展,验证黄先生的预言是对的。听了前辈的额首称赞,不禁令人受宠若惊,诚惶诚恐,年轻人越发的恭敬。
  火车停靠于东德在波罗的海沿岸的港城罗斯托克,这里不但有连接丹麦哥本哈根的海上交通,并且有至瑞典特雷勒堡的铁路轮渡。边防海关检验结束以后,我们可以下车到万物皆有春意的城市一逛。这里有着赏不尽的郭前柳荫,户外草色。据说,二战以前罗斯托克是纳粹德国的重点军事工业城市,世界上第一架涡轮喷气式飞机就在这里诞生。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罗斯托克的潜艇和飞机工厂引来了盟军猛烈轰炸,几乎夷为平地,战后残存的军工设备被运往苏联作为赔款。德国民族发动了世界大战,生灵涂炭,满目苍夷,毁了他人的同时,自己也为之付出沉痛的代价。
  多少年后,在一次国际经济论坛上,一位德国著名企业的CEO抨击**业,声称中国的产品普遍存有质量缺陷。本人表示不以为然,每一个新兴工业体都需要一个成熟的过程,早期的德国工业也有类似问题,不必人为放大瑕疵。此君以日耳曼民族的傲慢说道:“和贵国相比,德国从不制造错误。”我即拍案而起,反唇相讥:“请问又是如何解释,德国是两次人类浩劫的世界大战之始作俑者?德国不但有制造错误的记录,而且在历史上罪孽深重。”他听后的气急败坏,是可以想象的。
  在罗斯托克可以看到不少高楼华厦,其中有重新修缮的汉萨时代砖石结构的哥特式建筑。位于古城中心临近山羊市场的圣玛丽亚教堂,有着十分壮丽的十字型大殿和十三世纪制成的天文钟。另外还有以管风琴和唱诗班著称的圣尼古拉教堂,以及有海事导航塔楼的圣彼得教堂。市政厅保留了原有哥特风貌的同时,修缮改建以后增添了巴洛克绚丽的风格。和西德不同的是,这里的居民区,大多是战后斯大林风格的新式建筑群,类似改革开放以前中国大规模的成片公房,千篇一律,没有个性可言。
  因缘际会,同一车厢认识了两位学者身份的乘友,他们刚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参加完一个国际学术研讨会。苏珊娜是柏林大学的政治经济学教授,对中国文化有浓厚的兴趣。这位一头金发的外国徐娘,体态丰满,说话脆生,口若悬河。她告诉我们,十六岁成了没辔头的野马,与初恋男友闪电恋爱,叛逆家庭私奔,始乱终弃。接着只身周游列国,包括远东的日本,东南亚,印度次大陆和中国。然后在西欧的法国和西班牙求学多年,先后三次婚姻,现在和一位伊斯兰的阿尔及利亚人同居,既门不当又户不对,其文化和宗教的差异,并不因此影响当前如漆如胶的热恋。
  苏珊娜的自白,完全打破了我们对德国人严谨刻板的印象,他们通常对自己的隐私守口如瓶,缄默不语。人们同时感觉到毕竟是欧洲,即使在冷战时期,铁幕之下还是有个性解放和民间人员往来的余地。德里斯佛特是捷克斯洛伐克的一名作家,并且兼任查理大学文学系客座教授。他不愿意我们称呼他为“教授”,直呼其名即可。
  黄先生提议上街给他们购置必要的物品。大家坐上了那辆很有派头的奔驰车,即使在颇为西方化的卢布尔雅那,也是十分拉风。年轻人们心中纳闷,莫非要去采购渡海的橡皮舟和潜水服?张先生把从故乡寄来一叠信件转交给新华侨们,“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出国那么长时间,恋家不守土的人们还是首次接到久盼方至的家信,看着亲人手迹,潸然出涕,既是因思乡之情的伤感,又是为未知人生的迷茫。
  “万户皆春色,柳上鸣蝉,别有洞天”,卢布尔雅那一片迷人景色。黄先生潇洒地开车,张先生坐在一边左顾右盼。“这里好像没有中国餐馆,”在荷兰开饭店的他说道。是的,当时的东部欧洲,对于南征北战攻城略地的华侨远征军而言,还是个未被开垦的处女地。这里不见牌楼,石狮和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这些都是China Town 的标志和记号,看见它们就等于看到了中国人和中国文化。
  具有职业敏感的老张摩拳擦掌,表示今后要到此地开家分店。依照他的以往经验,在这样一个富庶城市开饭店,一定生意兴隆。这里看不到中国人,更没有西欧华侨漫长的移民历史。不过这种情况不会维持太久,空白势必填补,华侨始终不乏后继有人。多少年以后,老张率族人来到卢布尔雅那,就地开了数家很有规模的中国酒家,“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做岭南人”,从此开辟了华侨在东欧这个区域的新纪元,当然这是后话了。
  汽车在卢布尔雅那最繁华的步行街前停下。黄先生带着大家走进一家欧洲品牌服装公司。这里一切折射着欧洲最前卫的时尚文化,魅力四射。整个空间巧妙体现了柔美晶莹的感觉,一种青山绿水般的剔透,地板和天花板用灯饰衔接体现了设计的巧思,紫红色的使用又使空间多了几分安静暖意。吹拂白色墙壁的暖色调灯光,奶黄色的格子窗,点缀着展厅的绿叶花卉,与浪漫风格的各种服饰完美融合。空间和感觉浑然一体,凸现了无拘无束的自在和浓郁的欧式风情,仿佛就是一个金色的梦。
  这个时候黄先生对新华侨们说,他们从中国带出来的衣物,是应该丢到垃圾桶,从现在起,必须换成西欧时尚服装。“老外一样是势利眼,越是花本钱包装,就越安全,要给你们好好打扮一下。”他让大伙放心,购物费用包括在总预算之中,不需另掏腰包。“可以打赌,如果自掏腰包,华侨没人舍得花这种钱,况且你们也没有钱。虽然最后还是自己埋单,但是没有法子,就算人生潇洒一回。”他说的是实话。到意大利,看样子要蒙混过关,泅水渡海是不需要了,无论如何大家是松了一口气。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李科敏
对《第六十三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