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二十一章敲山震虎
发表时间:2012-09-24 点击数:979次 字数:
  在上官鼎天的那幢欧式白色小洋楼前,天都市公安局的一辆白色警车缓缓停下,青年男子,上官飞凤听到汽车引擎声便从客厅里走了出来,看见警车上下来了身着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子,便问道:“你们是谁?”
  “哦,原来是上官老师,我们几天前见过面,我是天都市公安局的黎天,他们两位是我的同事王强、曾涛。
  找你父亲上官鼎天。”黎天抬眼说道。
  哦,想起来了,我们是见过面的,你们有什么事?”
  “找你父亲有事。”
  “警察先生,是这样的,最近我父亲大病一场,身体不好,你们能不能直接给我说是什么事。”
  “不能,这件事只有你父亲知道。是天梯集团的事。”黎天说。
  “是天梯集团的事。”
  “ 哦,天梯集团的事,我父亲从天梯退位多年,可能不太清楚吧。”上官飞凤有些警觉的说。
  “是天梯集团过去的事,关于慕容春的事。”
  “天梯集团过去的事,慕容春。”上官飞凤更加警觉起来,但又不好拒绝只好说。“请你们快点,警官先生,我父亲刚生了一场大病。另外,你们能不能把你们的警车开远点,我可不愿外人看到我家门前停着一辆警车,还以为我家和警察有什么瓜葛呢。”
  “王强,你把车子开在外面等我们。我们很快就出来的。”说完,黎天和曾涛跟随上官飞凤走进宽大的客厅。
  “请坐,请喝茶。二位警官先生。我这就去通知父亲。”上官飞凤泡了两杯龙井茶,然后走进父亲的卧室。
  不一会儿,上官鼎天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果然如上官飞凤所说,他精神萎靡不振,苍老的面容有些憔悴,看样子是大病初癒。他声音嘶哑而低沉的说。
  “二位警察先生,找我有什么事?”
  “是天梯集团二十多年前的事。”黎天说。
  “天梯集团二十多年前的事。”上官鼎天脸上出现了一丝茫然,不由得重复着黎天的这句话。
  “确切的说,一九八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夜,在修建雾城县商务大厦时,你公司的一个建筑工人从高楼上摔下,可有此事。”
  “建筑工地上死人的事是被勉不了。至于从高楼上摔下来的事也不是不可能的。再说,你说的那事都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啦,我确实记不清了。”上官鼎天身板僵直的坐在红木沙发上,回忆片刻,陷入对往脸上一丝丝慌乱转瞬即逝。
  “上官先生,你记不清了,那么我现在就帮你回忆回忆一下。”说着黎天打开手里的黑色公文包从里面夹层里拿出两张相片放在茶几上。
  上官鼎天拿起相片,逐一细看着,这两张相片似乎多多少少唤起了他的记忆。
  是的,我记起了,是有这么一回事。那夜,我公司的电焊工慕容长生在焊接楼的铁栏杆时,不慎从高楼上摔下身亡。那是一次意外的工伤事故。这张相片就是慕容长生吧,而这张相片就是他儿子慕容春吧。”
  是的,你只说对了一半,这两张相片确实是他们的,慕容长生也确实从高楼上摔下来的,但这是不是意外的工伤事故却存在许多疑点。”
  “疑点,什么疑点,那不是当年经过有关劳动部门鉴定出来的结论吗?”上官鼎天心内惊惧。
  “上官先生,铁箱子装的什么?”黎天突然喝问道。
  “铁箱子,什么铁箱子我从来没有见过。”上官鼎天听到黎天一声棒喝,不由得心惊肉跳起来。
  “就在慕容长生死的前一天夜里,他领着两个人抬着一个铁箱子进了你的办公室。”
  “没有的事。”
  “真的没有吗?”
  “那么我又帮你回忆一下吧。”黎天又从黑色公文包里取出三张相片来。
  “这三人你该认识吧。”
  “这两个男的,一个叫慕容长空,一个叫慕容长青。他们都是慕容村的人,是慕容长生的堂弟,他们都曾经在我公司里当过建筑工人。这个女人我可没有见过。”
  ”上官鼎天接过黎天手里的相片看了看说。
  黎天知道上官鼎天口里所说的女人是欧阳雪。
  “告诉你,那晚就是这两个男人就是抬着铁箱子进了你的办公室。”
  “没有的事,是根本没有的事。我也更不知道什么铁箱子。”蓦地,上官鼎天脸呈猪肝色,嚯地从红木沙发上站起来。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
  在卧室里的上官飞凤听到父亲愤怒的咆哮声走了出来。
  “警察先生,请你们马上离开好吗?”上官飞凤对二位便衣警察下起了逐客令来。
  黎天和曾涛走出上官鼎天的家,上了警车,曾涛问黎天道:“看样子上官鼎天肯定心里有鬼,我们为什么不把他带到局里去审问。
  此案现在还缺乏证据,不过你放心我用这招敲山震虎很管用,狐狸尾巴就要露出来了。
  “走,我们还是回天都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子规啼血
对《第二十一章敲山震虎》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