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十九章天都之行
发表时间:2012-09-19 点击数:938次 字数:
  上官飞凤驾驶着白色宝马车在上官镇到天都市的公路上疾驰着。
  到了天梯集团大门前,她下了车,只见公司大门被一把粗实的铁链锁锁着,上面成“X”形的贴着天都市法院的封条,显然天梯集团公司已被法院查封了,公司的一切固定资产也被没收了。真是物事人非万事休啊,昔日天都市的龙头企业,市里的纳税大户,今天竟然成了资不抵债的破产企业,昔日富丽堂皇的天梯集团公司现在成了门前冷落车马稀的景象。天梯集团公司的一万五千员工因公司破产而被遣散回家,当然天梯旗下的子公司也落得个关门清仓的结局。
  看着天梯集团落得如此惨败,上官飞凤竟不住落下泪来,没想到父亲苦心创建经营的天梯基业竟然毁于一旦。她掏出身上的白手绢轻拭着眼角边的泪,喑然神伤的看了一眼天梯集团被封存的大门,然后上车发动汽车引擎,最后汽车绝尘而去。
  离开天梯公司之后,上官飞凤驾驶着宝马车来到天都市公安局大门前,她向守门的警察出示了自己的工作证后,就开着车进了公安局的大院里,把车停在刑侦办公大楼前,下了车来到关着的刑侦办公室门前,举手轻叩了一下门,门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谁呀。”
  “我找皇甫队长。”上官飞凤说。
  门开了,一个身着警服英姿飒爽的女警打开门说:“头儿,找你的。”
  坐在一张电脑桌前的皇甫一镖扭头看清门前站着的上官飞凤连忙站起来说:“上官老师,找我有什么事?”
  上官飞凤走进办公室,坐在电脑桌前的一张木椅上,周冰倩为她泡上了一杯茶说:“上官老师,请喝茶。”
  上官飞凤轻启朱唇,用舌尖轻试了一下清香的茶水,说:
  “皇甫队长,我来是要问一下,天梯集团案你们办得怎样了。因为上官飞虎是我哥,所以我来问问。”
  “哦,你说那案子嘛,无可奉告,不过案子快了,一有消息我们会告诉你的。”
  “你们寻找的慕容春和欧阳雪有下落了吗?”
  “慕容春和欧阳雪嘛,我们有点眉目了,不过现在我们还不能告诉你。因为这是侦查机密,暂不告诉你。”皇甫一镖向周冰倩眨了一下眼说。
  上官飞凤听出皇甫一镖唐塞之语,心里生起一丝不快,还想再问点什么?
  周冰倩突然想到了点什么说:“头儿,你不是要参加局里的一个会吗?这开会时间快到了。”
  “哦,你不说,我倒忘记了,我这就去。”说着,一拍脑门仿佛突然记起一般说。
  “上官老师,对不住啦。我得去开会了。我们改天聊吧。”
  说着,拿出桌上的黑色公文包,站起身就要出门。
  上官飞凤见他下起了逐客令,便也站起身来,口气有些生硬的说:“皇甫队长,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告辞。但是在走之前我要说:我不管你们怎样侦办天梯集团案,但是我要亲自去调查这个案子,我肯定要把这个案子查个水落石出,决不能让我哥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决不能让我父亲一手创建的天梯就这样不清不楚的垮掉。说到这里,她情绪激动起来。
  出了天都市公安局的大院,上官飞凤驾着宝马车来到上官飞虎的豪华别墅,这幢别墅是上官飞虎以妻子金丽丽的名义买的,所以法院暂时没有查封没收。金丽丽也就还可以居住。
  上官飞凤把车停在别墅小院的地下车库里,跟着一个年轻女佣走进了别墅的客厅里,金丽丽从卧室出来,看到上官飞凤禁不住泪如雨下,压抑已久的悲痛倾泻而出,或许女性感情脆弱容易受感染,上官飞凤看到金丽丽流泪,情不自禁的悲从中来,这姑嫂二人抱头痛哭起来。
  极度的悲伤得到短暂的渲泻,上官飞凤抬起泪眼,站到卧室里,面对悬挂在白色墙壁上上官飞虎的遗像说:“二哥,你放心,我一定要把你的死因查清楚,一定要查清楚天梯集团案,将慕容春和欧阳雪抓到你面前,不管他们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将他们绳之以法。”
  听到“慕容春和欧阳雪”几个字,金丽丽收住泪说:
  “慕容春曾给你哥发了一段视频在电脑上,说他和欧阳雪现在逃到了美国。现在我也正打算回美国,请求我父母查找慕容春和欧阳雪在美国的藏身地。”
  “那台电脑呢?”上官飞凤问。
  “在天都市公安局里,是我交给一个叫皇甫一镖的警察的。”
  “嫂子,我想到你们的卧室看一看。”说完上官飞凤走进卧室里。
  在卧室里她找到一本相册,相册里全是上官飞虎和儿时玩伴及学生时代的同窗好友的生活照。上官飞凤打开相册抽出了一张哥哥和慕容春、欧阳雪合影的生活照揣进上衣口袋里走出卧室。
  “嫂子,你什么时候去美国。”
  “马上,我收拾一下东西就走。”
  “嫂子,哪我送你去机场。”
  “好的。”金丽丽答应着。
  两人说话间,收拾停当,金丽丽手提一口黑色旅行拖箱跟着上官飞凤出了客厅,下楼来到上官飞凤的白色宝马车前,金丽丽把拖箱放进车的后备箱里,打开车门上了车,上官飞凤驾驶着车出了别墅小院的大门。
  上官飞凤的白色宝马车驶进了天都市国际机场,金丽丽下车,打开车后备箱提起拖箱。
  十分钟后,金丽丽上了一架到美国的客机,看着这架客机缓缓升空,溶入在白云蓝天里渐渐远去。
  上官飞凤并没立刻离开机场,而是下车走进候机大厅,来到售票窗口,从衣袋里摸出警务证向售票员出示了一下,说:“请问,有没有看到这两个人。”说着将一张相片送到售票窗内。
  “好象看到过,好象就在五六天前吧。”售票窗内的售票员看着相片上的慕容春和欧阳雪说。
  “请问能查到具体时间吗?”
  “能,这得找当班的几个空姐问一问就清楚了。”
  谢谢啦,上官飞凤收起售票员送回的相片,离开售票窗。
  五分钟后,她走进一间空姐休息室,向几个身着航空制服的漂亮空姐出示了证件后,从衣袋里摸出一张相片问道。请问你们见过这两人吗?”
  一张相片在几个空姐手中传递着,一个空姐讶异道。
  “见过是见过,不过你们警察也真有闲心,前天,来了人找这两人,今天怎么你们又来找这两人。”
  听到空姐这么一说,上官飞凤马上想到了天都市刑侦队长皇甫一镖,她怕空姐识破自己的身份忙说:哦,他们是天都市公安局的,而我是雾江市公安局的,这两人涉及我们雾江市的一个案子,对我们很重要。
  对,对,前天来的两个警察确实是天都市公安局,有一个警察叫皇甫一镖,我倒把你们搞混淆了。”这空姐不好意思的说。
  “我想知道你们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看到这两人的。”上官飞凤接着说。
  “让我翻一翻旅客乘机登记册吧。”另一名空姐拿起旅客登记册看了看,抬起头用手指着登记册上说。
  对了,在这儿。上官飞凤接过她手中旅客登记册。只见这页登记册的登机时间栏里写着2012年1月24日上午十点十五分,旅客姓名栏里写着慕容春、欧阳雪。飞行的目的地填的是美国旧金山,航班栏则填的是130次航班。看来,慕容春和欧阳雪是在1月24日上午十点十五分,乘130班机到美国旧金山的。看来金丽丽到美国去是有必要的,是能够尽快找到慕容春和欧阳雪的。上官飞凤想到这里就起身告辞了几个空姐。
  上官飞凤驾着车离开机场,疾驰在天都市到上官镇的路上。她要在父亲上官鼎天的口中寻找当年慕容长生死亡的答案。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子规啼血
对《第十九章天都之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