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十六章疑云重重
发表时间:2012-09-11 点击数:1068次 字数:
  第五部复仇之路
  第十六章疑云重重
  上官镇的夜晚,万籁寂静,空气新清。
  在上官镇东头上官鼎天的白色小洋楼里,银白色的月光溶入窗内,照在床前,上官飞风躺在床上,本来离开喧嚣空气浑浊的雾江市,她可以安安心心舒舒服服的睡一觉,但最近几天家里发生的事使她很闹心,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先是大哥上官飞龙铛锒入狱。接着,二哥上官飞虎坠楼身亡,天梯集团财务总监慕容春和董事长秘书欧阳雪神秘失踪,天梯集团破产,父亲上官鼎天也因此患病,所幸的是父亲只是急火攻心,身体并无大碍。如今,她家里面临着重重危机,只有她来支撑着这个家,否则这个偌大的家就会
  訇然而倒。在这家庭的危机关头,她也觉得自己应该为这个家做些事。虽然,大哥南江省财政厅长上官飞龙携款全家潜逃加拿大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可必定她和大哥有血缘关系,在这件事上她帮不上忙,但她在二哥上官飞虎坠楼天梯集团破产事件上要查个水落石出,她不想让二哥死得这样不明不白的,要调查这件事必须从慕容春和欧阳雪身上着手,想到这里,她脑里电光石火般的灵光一闪,莫非慕容春和欧阳雪是上官镇附近的慕容村和欧阳庄的人,莫非这两人还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她决定明天亲自走一趟慕容村和欧阳庄彻底调查两人的关系。主意拿定之后,她才迷迷糊糊的闭眼入睡。
  第二天早晨,上官飞凤对父母借口说:“接到市作协的电话要回趟雾江市。”说完,她驾着白色宝马车驶向通往慕容村的水泥路。
  慕容村离上官镇约五十来里路,位于上官镇西南角方向,全村三千多户,都姓慕容。因此之故叫就慕容村了。
  宝马车到了慕容村口的一个小卖店,上官飞凤停下车,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向卖东西的一个年轻姑娘问道。
  小妹妹,慕容春家在哪里?”
  “他家离这儿约五里多地,你顺着这条路走,看到路边有一幢白色楼房,那就是他的家。”
  果然上官飞凤驾着车行了约五里多路,看到路旁有一幢白色瓷砖镶嵌的两层楼的四合小院,上官飞凤便把车停在路边,打开车门,下了车,敲了敲棕红色的防盗门,门开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年妇女探头问道:”你找谁?”
  “慕容春在家吗?”
  “你是谁?”
  “伯母,你是慕容春的妈吧。我叫上官飞凤,是慕容春他的同学,今天我回上官镇,他托我捎带点东西。”说着,将手中的一个塑料袋老年妇女。
  “请屋里坐。”
  她把门打开,让上官飞凤进了院子。
  进院后,上官飞凤略为打量了一下院子的陈设,这是一个典型的四合院落,院子不大,光滑平坦的水泥院坝,两层楼的白瓷砖楼房,底楼为宽敞的大客厅,第二层为两间二十多平方米的房间。上官飞凤跟随着慕容秋走进了底楼的客厅里,客厅地面上镶嵌着乳白色的地板砖,客厅中央放着一张玻璃茶几,一张长沙发。
  “姑娘,你是上官镇的人吧,上官鼎天是你的什么人?”
  “是家父,伯母认识家父吗?”
  “认识,你爸刚成立建筑队就认识。那时,春儿他爸就跟随你父亲就在上官镇修房子。
  “父亲成立建筑队是在八一年,慕容春的爸叫什么名字。”
  “春儿的爸叫慕容长生。”
  “对了,慕容春的爸呢。”
  “死喽。死于一次工作事故。”老太太淡淡的说道。
  “什么时候,怎么死的。”上官飞凤不自觉的追问道。
  “我记得清清楚楚那是八五年十一月三十日早晨八点,我接到孩子他爸出事的电话赶到雾城县医院。当我在医院的太平间里我看到孩子他爸血肉模糊的遗体时当场就昏厥了过去。他是从二十层的楼顶上摔下来摔死的。
  “此事之后,你父亲按照工伤事故作了赔偿,为感谢慕容长生的救命之恩。每年都给我们家里汇一万元钱,作为额外补偿。”
  “这是他给我们家里寄钱的收据。”说着,老太太上了楼,下楼时拿着一摞摞汇款收据。
  上官飞凤一张张的翻看着这些收据,上面汇款栏上有父亲的签名,收款人则写的欧阳芸香。这欧阳芸香大概是老太太的名字吧。
  奇怪的是汇款单是从一九八五年至一九九三年,以后的许多年则没有了。
  上官飞凤看到这里问道:“奇怪九三年以后怎么就没有汇款单。”
  老太太想了想说:“对了,你父亲在春儿爸死后,曾承诺过要帮我家安置一个人的工作。九三年,春儿从清华大学毕业出来,就到了你父亲的天梯集团公司工作,当项目经理。自从春儿进了你父亲的公司后,你父亲就没再汇过钱了。”
  “伯母是欧阳庄的人吧。认识欧阳雪吗?”上官飞凤想起了什么问道。
  “是的,我是欧阳庄的,欧阳雪是我一个隔房堂兄的女儿。”
  上官飞凤问完最后一个问题,刚想起身告辞。
  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一个年约二十八、九的小伙子走下楼,看到上官飞凤后,他脸上立即充满敌意,一股仇恨的怒火涌上心头。他冲到她面前高声咆哮道。“上官飞凤,我正要找你算帐,今天,你倒自动找上门来。我爸就是上官鼎天害死的,你是他女儿,父债子还。”
  上官飞凤被这突发的连珠炮似咆哮轰懵了,她不由得从沙发上站起,退了几步,怔了一阵,脸色红一阵白一阵,不知说什么好。
  “秋儿,不许胡说,当年,你爸是不小心从高楼上摔下来死的,那是一次意外的工伤事故。记住只是一次意外。”欧阳芸香厉声喝道。
  “妈妈,你错了,你老糊涂了,当时,是,是爸自己失足从高楼上摔下来的。但当时他并没死,是上官鼎天没有及时送他到医院抢救。是上官鼎天延误了抢救时间,如果把爸及时送到医院或许我爸能活。只要他们及时把我爸到医院,即使我爸没有救活,我也不怨恨谁。可他们没有这样做,他们延误了抢救时间,把本来可以救活人却害死了。哦,我知道了他们为什么这样做,他们没有及时的把伤者送到医院抢救,是故意拖延抢救时间,好做一次性工伤事故赔偿。如果把伤者救活的话,会给他们留下很多麻烦的。如伤者活着的医药护理费、营养费、生活费、及其伤者家属子女的抚养费等等,这总和加起来肯定比一次性赔偿还要多得多。
  再说,我爸是为了赶建筑工期连续几夜加班加点干活,体力不支才从二十层的高楼上摔下来的。上官鼎天为了追赶工期简直不顾工人的死活。”
  “秋儿,你是听谁说的。“欧阳芸香问道。
  秋儿,按照你说的话,上官鼎天就不会每年给我们家里寄钱,那他为什么还给我们寄钱,而且一年就是一万,八年嗱,那就是八万块,后来还把你哥安排到他公司当项目经理,再后来你哥还当了集团公司的财务总监。就算上官鼎天当年做过对不起我们的事,这么多年也补偿回来啦。何况这事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了,再说你爸的死,也不是他一手造成的。欧阳芸香道。
  “妈,你不要认为他上官鼎天给我们钱就是我们的恩人,我们就要感恩戴德,叩头谢恩。他给我们那点钱,是为自己的良心赎罪,使他心里好受点。那点钱也卖不回我爸的命。那点钱是我们该得的。”
  “当时我还小,后来我听哥说的。”
  “欧阳伯母,慕容秋,你们不要吵了。
  我请你们尽管放心,我一定会把慕容长生的死弄个水落石出,一定会给你们有个交待。”上官飞凤坚定地说。
  “哼,谁信啊。”慕容秋从鼻孔里轻哼一声。
  从慕容春的家出来,上官飞凤上了停在路边的宝马车,车开得很慢很慢,心情异常沉重,她想回家质问父亲这件事,但又害怕父亲承认和抵赖。如果父亲承认当年延误了抢救慕容长生的时间,那么她就要承受良心的谴责。如果父亲抵赖事实的话,她又无法向慕容家交待。做人的良心使她下定决心还原当年事件的真相,彻底查清二哥上官飞虎坠楼天梯集团破产的真相。
  上官飞凤驾着宝马车向通向欧阳庄驶去。欧阳庄离上官镇约六十来里路,位于上官镇西北角方向,全村四千多户,都姓欧阳。所以就叫欧阳庄。
  欧阳雪的家在欧阳庄西头,是一行四间黑火砖墙平房,每间房约为四十多平方,房子被两米多高的围墙围成一个小院。
  上官飞凤驾车到了欧阳雪家紧闭的红棕色大铁门前停下,敲叩开门,开门的是一位年约七十多岁,身材瘦长的老人,他就是欧阳雪的父亲欧阳庆春。
  “请问,欧阳雪在家吗?”上官飞凤问道。
  “你是谁?你找她什么事?”欧阳庆春警惕的问道。
  “我叫上官飞凤,是她的朋友,是省报记者,找她有事。”
  那请屋里坐。老人声音缓和下来。
  老人把上官飞凤领进中间的客厅,客厅宽敞,家俱老式古朴而典雅。
  上官飞凤坐在一张棕色的檀木长沙发上,欧阳庆春给她泡了一杯西湖龙井茶,放在她面前的雕花檀木茶几上说道:“姑娘,请喝茶。”
  上官飞凤轻启朱唇呷了一口茶又问道:“欧阳雪在家吗?”
  “她不在家里。”
  你打她手机没有。”
  “打了,但她关机。我以为她回家了呢。所以就找到你们家里。”上官飞凤说。
  “没有,她真没有在家。她不是在天梯上班吗?”欧阳庆春反问道。
  “她上什么班啊!天梯集团董事长上官飞虎坠楼身亡,天梯集团公司已经破产了,她在董事长坠楼之前,就离开了天梯,现在天都市司法部门已经介入调查了。”
  “等等,姑娘你是说你叫上官飞凤,天梯集团董事长叫上官飞虎。哪你是上官飞虎的什么人?”欧阳庆春又警惕的问道上。
  “他是我的二哥。”上官飞凤索性说。
  “哦,哪你怀疑她和你二哥坠楼,公司破产有关。”欧阳庆春又警惕的问道。
  “所以看在我和欧阳雪朋友一场的份上,更为了让我二哥泉下有知,死得冥目,今天我才找上门,向伯父打听欧阳雪的下落。所以伯父为了替你女儿洗脱罪名就要说实话啊。”
  “姑娘,我们真不知道她到哪儿去了。”
  “伯父,难道她没有给家里打电话。”
  “没有,没有打电话回来。真的没有。”
  “没有倒是没有,不过你可以去问慕容春吧,我女儿的下落大概只有慕容春知道。”欧阳庆春思索片刻说。说到后来闪烁其词,似乎有什么东西掩饰。
  “对了,慕容春怎么知道欧阳雪的下落。他们有什么特殊关系。”
  “他们是大学同学。”欧阳庆春说道。
  “大学同学,哼,恐怕没那么简单吧。怕关系特殊吧。”
  “特殊关系,什么特殊关系,姑娘没有不要乱说啊。”欧阳庆春气虎虎的说。
  伯父,哪你说,慕容春为什么会知道欧阳雪的下落。而且他们俩人怎会一起失踪呢。”
  “不知道哇,要知道,我就告诉你了,姑娘。”
  欧阳庆春越否认欧阳雪和慕容春有着特殊关系,上官飞凤也就越怀疑这俩人的关系特殊。越觉得此案疑云重重的。
  “伯父,如果你们家里有欧阳雪的下落,请尽快通知我。我这是我的手机号码。到时打我的手机。”上官飞凤从檀木长沙发上立起身来。掏出身上的钢笔拿出一张纸写下了手机号码交给欧阳庆春说。
  上官飞凤驾着宝马车行驶在回上官镇的路上。她感到二哥上官飞虎的坠楼身亡和天梯集团公司破产变得错综复杂起来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子规啼血
对《第十六章疑云重重》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