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十六章色香肉欲
发表时间:2012-09-05 点击数:1408次 字数:
  二00七年七月的一天,一架银灰色客机从南江省国际机场起飞,数小时后徐徐降落在上海虹桥国际机场里,南江省财政厅厅长上官飞龙手提一只黑色的皮质公文箱走下了飞机,他是代表南江省财政厅来上海参加全国财经工作会议的。
  从一九九八年到二00七年近十年间,由雾城县财政局长到市春江市财政局长再到南江省财政厅长,上官飞龙来了个官场三级跳,他真可谓是官场青云直上,情场得意啊.其实他的官路能够如此通畅顺利,还得归功于他在大学时,他除了攻读财经专业课程外,还温习了官场的厚黑学等书籍,悉心研究了现代人的心理学,他把外国心理学书里的一段话作为自己人生的座佑铭:“世间就没有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堡垒。是人就有自身的软肋,这软肋就是人的心理弱点,有的人爱钱,有的人喜欢物,有的人喜欢赞美之词,退一万步说,其自身没有心理弱点,那么他心里也有情感难以割舍的至爱亲朋,这些至爱亲朋就是他致命的软肋,只要找到其软肋所在,那么任何铁壁铜墙的堡垒就会不攻自破,世间的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的。”参加工作后,他把这段话应用到得心应手,发挥得淋漓尽致,作为他混迹官场的至理名言。在他眼里就没有办不成的事,也没有征服不了的人。理所当然这官场的至理名言为他开辟出一个锦绣前程,铺垫了一条通向仕途的金光大道。
  上官飞龙下机后,他上了停在不远处的一辆红色奔驰车,开车的是一个美貌的妙龄女郎,她是上官飞龙包养的第二个情妇。
  她姓秦名丽君,二十二岁,是南江省春江市人,二00三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半年前,上官飞龙来上海出公差认识了她,她很快成了上官飞龙的情妇。今天,她开着上官飞龙送的红色奔驰车到机场来接上官飞龙的,当上官飞龙坐在奔驰的副驾驶坐上时,她身子稍为倾斜给上官飞龙一个热吻之后,美目妩媚的给上官飞龙抛了一个媚眼,她这媚眼象是勾去了上官飞龙的魂魄,令他胸腔里的欲火蠢蠢欲动。他好不容易才压住心里的欲火。
  秦丽君驾驶着红色奔驰车出了机场,向上海市南郊驶去。
  约有三十多分钟,红色奔驰车进了南郊的一幢耗资千万的豪华别墅停下,这也是上官飞龙赠给秦丽君的。西装革履的上官飞龙和打扮妖艳的秦丽君下了车,俩人相拥相揽亲妮的走进别墅的豪华客厅里,上官飞龙把手中的公文箱扔到皮质长沙发上,一屁股重重的坐在沙发上,秦丽君换上一身性感的衣服,搂住上官飞龙的颈脖,香艳性感的嘴唇凑到他脸上,给了他一个深情的热吻,嗲声嗲气的说:亲爱的,想死我啦。”
  “宝贝儿,我也想你哦。”上官飞龙回吻着她道。
  “亲爱的,这次你到上海呆多久哦。”
  “这次,我是到上海参加全国财经工作会议。会议为期半个月。”
  “嗬,这次我们又有半个月的聚会了。我真高兴。”秦丽君欢呼雀跃着,脸上荡起春意盎然的笑意。
  “宝贝儿,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快告诉我,亲爱的。”
  “我已是南江省财政厅长了。”
  “真的吗?是什么时候的事?”秦丽君喜出望外。
  “大概是三个月前吧。”
  “哪今晚,我要好好犒劳你。”秦丽君水灵灵的大眼顾盼生情。
  “是吗?今晚,你用什么犒劳我。”上官飞龙色迷迷的看着风情万种的秦丽君,脸上浮起一丝淫笑。
  “你希望我用什么犒劳你,我就用什么犒劳你。”
  “为了奖励你的犒劳,我还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上官飞龙放开搂抱在秦丽君细腰上的手,拿起沙发上的公文箱,打开公文箱从里面拿出一个精致的首饰盒,打开首饰盒,里面有一根白金项链。
  “哇噻,这么粗的金项链,足有24K金吧。”
  “来,宝贝儿,来给你戴上。”上官飞龙拿起首饰盒的项链。
  泰丽君伸长白皙的颈脖,待上官飞龙帮她戴上项链,她搂住上官飞龙的脸狂乱的亲吻起来。
  上官飞龙宽大的手借机伸进秦丽君低领薄如蝉翼的衣服里,抚摸着她海绵般柔软的乳房。
  突然,秦丽君挣脱了上官飞龙的手嗲声嗲气的说。“亲爱的,不要猴急嘛。”
  “亲爱的,天都快黑了,我也饿了,不如我们吃了晚饭,你我洗了澡,到时你想怎样,你就怎样呗?”
  “好,好,我的宝贝儿,我听你的。”听秦丽君这么一说。上官飞龙也感到饥肠辘辘。他伸手拧了拧秦丽君粉嫩嫩的脸蛋儿。
  秦丽君吩咐保姆徐妈摆出饭菜。饭菜是秦丽君亲自下厨为上官飞龙做的。四小时前,当她接到上官飞龙将来上海的电话后,就和徐妈忙里忙外,并亲自下厨要为上官飞龙做一顿香甜可口的饭菜。别看秦丽君长得娇嫩贵气,但她的厨艺精湛,可以说属于一流厨师,她曾经专门学过三年厨师。因为她知道女人要留住男人的心,光靠美貌的外表是不够的。还要做得一手好饭菜,女人的美丽外貌总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消失的,而厨艺却是不容易忘记的。正如有句话说的,留住男人的心,首先要留住男人的胃,让他随时随地都能吃到你做的好饭菜。随时随地感受到你的存在。正是基于此种因素,上官飞龙才把她包养起来。她才成为上官飞龙的第二个情妇。
  不一会儿,一桌色香味俱全的美酒佳肴出现在上官飞龙眼前。席间,秦丽君频频的向上官飞龙频频举杯敬酒,上官飞龙津津有味的吃着喝着,嘴里对秦丽君的厨艺赞不绝口,不消片刻功夫,将桌上的菜肴风卷残云的消灭掉。
  晚餐之后,两人在宽大的浴缸里洗了鸳鸯浴。上官飞龙将赤身祼体的秦丽君从浴室里横抱着来到豪华的卧室里,他把她放在宽大的床上。又将她紧紧搂抱在胸前,她顿感呼吸窒息,小鸟依人的依偎在他宽大的胸怀里,苹果脸泛起娇媚的红潮,她娇喘吁吁的说:
  “亲爱的,你搂得我太紧了,我都要窒息了。”他稍稍放松搂着纤腰的手说:
  “亲爱的,请原谅我,我太爱你了,我怀疑如果我手松一下,你就会象小鸟样从我手心里飞走,再也不回来了。”
  “难道我是这样的人吗?”她仰着头故意嘟着粉嫩的脸嗔怪道。
  他看到她一幅犹见可怜的样子,心里涌起怜香惜玉说:
  “好了,好了,是我不好,我是说怕有一天,你会被别的男人抢走的,我怕失去你。”
  “傻瓜,我的大傻瓜,是你的终归是你的,任何人休想夺走。不是你的,始终不是你的,你也休想得到。我是你的,我不会被任何人抢走的。”
  她伸出一根玉指在他宽额上轻点了一下。
  “是,是,你是我心肝尖尖上的宝贝儿。”
  说着,他爱抚的摩挲着她白玉般的肌体,她仰着脖颈嘴里娇喘着轻吟着,俩人肌肤相触亲吻着,她含住的唇,他含住她的舌,相吻相吸,相互舔食着嘴里的津液。她千娇百媚,美目春情激荡。
  她仰臥在软绵绵的床上,伸出两手向上环抱着他的颈项,伸出一双细长的腿放在他厚实的背上,他用两手紧紧抱住她白皙的脖子,双腿跪在她浑圆的臀部间,下身渐渐缓缓的侵入她身体里。
  她全身汗湿津津的,脸上泛起深深的春色,双眸微闭,深深的陶醉在炽热的性欲狂潮里。
  他也呼吸急促起来,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淌下来,他加剧着下身的动作。
  上官飞龙在上海呆了半个月,在上海的每个夜晚,他
  都有秦丽君陪伴服侍着,让他在上海感到了家庭的温暖。
  临走那天晚上,上官飞龙又和秦丽君充分享受了一次床第之欢。
  第二天,秦丽君用红色奔驰将上官飞龙送到虹桥国际机场。
  远远的目送着上官飞龙上了飞机,看着飞机缓缓的升入天空,渐渐消失在远方。秦丽君才发动红色奔驰出机场,回到了上海南郊那幢豪华别墅里继续过着金丝鸟般的笼中生活。
  从上海回到春江市,刚下飞机,上官飞龙就接到司徒惠敏的电话,司徒行空因高血压诱发脑溢血病逝,于是他打电话给财政厅秘书夏小雨说:“他的老岳父病逝,他要马上到雾城县一趟。”
  打完电话后,他驾着一辆黑色奔驰车疾驰到雾城县,车子直接驶进雾城县青阳路183号的花园别墅小院里,上官飞龙下了车,三步并作两步的上了楼,走进宽大的客厅。
  司徒惠敏看到上官飞龙不由得悲从中来,心中压抑的眼泪潸然而下,也顾不得客厅里众多的客人,伏到老公宽阔的胸膛伤伤心心的哭了一场。
  哭够了,她收住眼泪,上官飞龙双手搂住妻子用温言软语劝慰道:“老婆,不要太悲伤,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顺变。”
  说完,他放开妻子的双肩,走到老岳父的遗体前,低头垂眉,面容庄重而肃穆的瞻仰着老岳父的遗容,身材矮胖的司徒行空面容平静的躺着,像是睡着了一般。
  三天后,安葬了老岳父,上官飞龙带着司徒惠敏和儿子天成到了春江市。
  从此以后,司徒惠敏调到春江市财政局工作。她到了春江市后,上官飞龙便不敢再在外面拈花惹草。每天除了上下班而外,其余时间就和妻儿在一起共享天伦之乐。夜晚,除了外面必要的社交应筹,就和妻子耳鬓厮磨,卿卿我我。只是时常夜晚和妻子做爱时,上官飞龙还会想起自己在外面和情妇厮混的日子。
  这样随着时日的推移,上官飞龙竟然旧病复发,打着工作应筹的幌子,又在外面和情妇们幽会鬼混起来。
  俗话说,久走夜路遇到鬼。上官飞龙在外面拈花惹草的事,最终被司徒惠敏察觉,她是个聪明的女人,一直视金钱如命,视权力如命,她不愿意因为丈夫的风流艳事影响丈夫的政治前途,更不愿意失去丈夫这座权势靠山。所以对丈夫上官飞龙在外面的风流艳事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装聋作哑视而不见,尽管她和丈夫早就同床异梦维持着家庭表面的和谐,但她不愿意失去自己苦心经营的这个家。再说,上官飞龙做事总是很低调,不太张扬,虽然在外面包养情人但总是遮遮掩掩的,隐隐藏藏。这正如许多坏人做坏事总要一块遮羞布。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更何况司徒惠敏和上官飞龙有着近二十年夫妻的感情。
  二0一0年的一天晚上,上官飞龙做了一场噩梦,他梦到自己锒铛入狱,梦到自己戴着脚燎手铐,梦到自己赴死囚刑场,醒来大汗淋漓,多年的官场生涯,使他迷信着梦,他预感到将有大事发生,也是从一九九八年到二00七年,由县财政局长至市财政局长再到省财政厅长,近十年,他三次官场升迁,可见他的仕途之道之平坦,升迁之快。当然,升迁越快,权力也就越大。权力越大,捞钱的机会也就越多,捞钱的数量也就越多,权力是一把双刃剑。既可以勤政廉洁,铲除腐败,又是滋生腐败的土壤。究竟是腐败还是廉洁?这要看掌权者的思想素质,上官飞龙的腐败堕落,源自于上官家族的祖辈遗训“学而优则仕,升官好发财”思想的灌输,早在上小学时,他当班长就有同学主动送糖果瓜子,他初尝当官的甜头。后来在中学他又是学生会主席,又有同学请吃饭,这让他尝到当官的更大甜头。而如今掌握着一个省财政大权的他完全受权力与金钱的诱惑,更是疯狂敛财。凡事都有个极限,如果事情超过极限,就要朝相反的方向发展。就象开车速度太快刹车不稳,容易出现翻车现象一样,他深知物极必反这个道理,所以他上官飞龙就要在翻车之前,跳车逃生。这跳车逃生,就是在东窗事发之前携巨款举家潜逃国外。
  于是从那天以后,他开始制定自己携款潜逃的计划。于是便有了本书开始上官飞龙携款潜逃出国的那一幕场景。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子规啼血
对《第十六章色香肉欲》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