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第十二章花花世界
发表时间:2012-09-01 点击数:1194次 字数:
  第四部色欲诱惑
  第十二章花花世界
  
  一九八六年,上官浅见从南江省建筑总公司退休,上官鼎天便也退出了省建筑总公司,带着自己的原班人马来到天都市成立了天梯房产公司,当然上官鼎天的全家也搬迁到天都市。
  这年上官婉儿因身体原因,辞去了公司财务会计工作,留在家中做全职太太。
  上官俩兄弟在天都中学读高中,很快的上官飞龙就成了天都中学学生会主席,上官飞虎则是学生会的学习部长,接踵而至的荣誉也随之而来,“优秀学生”、“优秀学生干部”等辉煌的光环笼罩在他们头上。他们在荣誉感与虚荣心的作崇下自我感觉颇为良好。上官飞凤也在天都小学读小学。
  一九八九年,上官俩兄弟享受了优等生高考上线加分的优待政策,上官飞龙被中央财经大学录取,上官飞虎则就读于清华大学建筑专业。
  一九九0年,天都成立市了,就在那一年上官鼎天成立了天梯集团公司,集团旗下有十五个子公司,业务方面分为三大版块,建筑机械、建筑器材、房地产建筑,建筑实力延伸到天都附近的几个市,集团员工达一万五百余人。
  随着天梯集团公司的日益强大,上官鼎天腰包里有了钱,生活富裕了,人精神也抖起来了,身板也硬朗的挺起来了。
  人说,饥寒起盗心,饱暧思淫意。
  人又说,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四十豆腐渣。
  一九九0年,上官鼎天四十五岁,虽然他步入中年人之列,但身体强壮,精力过剩,富裕的生活使他胸腔里的荷尔蒙激素潜滋暗长大有随时爆发的可能,而天都市里的歌厅、舞厅、夜总会等娱乐休闲场所林林总总,比比皆是,更让他眼花缭乱,心花怒放。经不住外面精彩世界的诱惑上官鼎天开始坠入了男女间的性欲之灾。
  其实,他早就对妻子上官婉儿失去了爱意与兴趣。
  在来天都市前,他每次和妻子做爱时,搂住她瘦长的身体,就感到象是搂住一块平板板的洗衣板样,妻子的小乳房干瘪瘪的,他和妻子做爱没有丝毫性欲激情,只是很机械很原始的重复着一些性交动作,打从他第一次与妻子做爱(即新婚之夜)起,他们的做爱动作历来是直来直去,从来就没有男女做爱之前的调情戏,所以每次性交都是枯燥乏味的,就象文革时期的八个样板戏样重复着以前的剧情,与其说是在享受男女性欲,不如说是在发泄动物本能的原始性欲。每次,三五两下结束,然后鼾声如雷的睡着。这种失去男女之爱的婚姻就象法律庇护下,男性对女性的强奸。而一本红通通的结婚证就充当了这场合法强奸的保护伞。虽然最近几年,妻子脸上的雀斑消失遗尽,泛起浅浅的红色,仿佛青春回来了。但每次,上官鼎天搂着妻子瘦骨伶形的身体时,妻子平坦坦的乳房丝毫激不起他的性欲激情,当然每次他和妻子做爱就味同嚼蜡的按照程序完成任务。而妻子上官婉儿一直对上官鼎天心存感激,感激他昔日的救命之恩,所以多数时间,她对他近似于野蛮的性行为逆来顺受,极少时间,她才有做爱的丝丝快感。
  自从我国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国民经济的迅猛发展,科学技术的进步,国外的精神垃圾象一股股污泥浊水流入了我国的大中城市,早已消亡的青楼妓院又在天都市里死灰复燃了。而且经过进一步的发展演变更加花样翻新了。
  天都市之夜,华灯初上,霓红灯闪烁,高楼林立,到处都是一片喧嚣与繁华之景。
  这天夜晚,上官鼎天和公司的三个大客户到“花心月”夜总会里娱乐消遣,这“花心月”夜总会内设中西餐厅、歌舞厅、美容院、桑拿浴、按摩室、棋牌台球馆、茶楼等休闲项目。是一家聚餐饮、娱乐、休闲为一体的高档消费娱乐场所,其规模和配套设施属于天都市一流性的夜总会。偌大的天都市还没有几家如此规模的夜总会,光顾“花心月”的都是天都市的有钱人和有权人,自然而然“花心月”里的小姐们个个都香艳靓丽,据说“花心月”还秘密经营着一些色情服务项目。
  三个中年男人在“花心月”中式餐馆里酒醉饭饱之后,迈着趔趋的醉步走进了“花心月”的OK歌厅雅间,叫上三个浓装艳抺的小姐,一人搂着一个小姐,扯着烟锅巴嗓子,干吼着时下流行的男女对唱的情歌。浓烈的酒味、呛人的烟味、男人的汗臭味、女人的香水味弥漫在雅间狭小的空间里,刺激着人的嗅觉神经,电视画面上故弄风骚的美女、优美的音乐、男人左喉咙的歌声、女人娇声娇气的唱音剌激着人的视觉与听觉神经,在这个纷繁错乱的世界里往往事物的美与丑的都同时并存在一个空间里。
  三小时后,三个男人狂歌乱舞之后,在小姐们的掺扶下分别走进了三个按摩室,扑倒在房中间宽大舒适的床上,充分享受着按摩小姐提供的特别服务。
  为上官鼎天提供按摩服务的小姐姓庄名小蝶,约有二十岁,身材高挑而丰满、鹅蛋形脸白嫩嫩的、勾魂摄魄的大眼、秀气小巧的鼻子,湿润性感的红唇、诱人的肌体里飘着浓郁的香味。在“花心月”的按摩室里,她的按摩技术属于一流的。
  她把上官鼎天掺进一间按摩室,一到床前,上官鼎天就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
  “哟,先生哟,我给你按摩一下吧?舒服死了。”她弯下腰,俯着头,嗲声嗲气的问。
  “嗯。”上官鼎天晕晕沉沉点着头,鼻孔里轻哼一声。
  她脱下上官鼎天身上的银灰色西服、长袖白衬衣、黑色领带、乌黑发亮的皮鞋。他全身上下只剩下白色内裤的爬伏在床上。
  然后她弯腰双膝跪在床上,两只灵巧的手象弹琴键样在上官鼎天全身经络穴位上轻柔的揉捏着敲打着,时而颈、时而背、时而面部头部,时而小腹肚、时而宽肩厚背、时而大腿小腿脚趾骨。上官鼎天的全身肌肉经庄小蝶的轻揉巧捶疲劳顿消,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流遍全身,感到周身都舒服。
  一阵揉揉捏捏的按摩,上官鼎天胃里的酒液被慢慢消融掉,他大脑清醒了许多。
  “先生,感觉怎样?”按摩完毕,庄小蝶歪着个娇嫩的脸,眼神妩媚的问道。
  “舒服极了。”仰躺在床的上官鼎天抬起头来说。就在这不经意间,他朦胧的醉眼偷窥到庄小蝶白色低胸衣服里的深深乳沟和丰满白嫩的乳房,没有戴乳罩的庄小蝶俯身正用手揉捏着他光溜溜的腿部肌肉,他积压已久的原始性欲被煽动了起来,象夏日骄阳下的干柴遇到烈火般在胸腔里熊熊燃烧。
  他猛然起身伸手把庄小蝶掀翻在床上,用力撕扯对方的衣裤。
  “先生,不要这么猴急嘛?”
  庄小蝶挣扎着爬起身来。她脱光了身上的衣物。
  整个人赤条条的站到上官鼎天面前,捉住上官鼎天的手往自己浑圆丰满的乳房摸去。
  上官鼎天轻柔的摩挲着庄小蝶柔软的乳房,心里涌起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庄小蝶尽情享受着上官鼎天的抚摸,她微张着嘴,用粉红色的舌尖撬开了上官鼎天的嘴,两人的舌尖相触,舌头上下翻卷着,搅合着。两人都有酥麻感。这种麻酥酥与刚才按摩之后的麻酥酥有异曲同工之妙。
  两人热烈狂乱的亲吻,上官鼎天被庄小蝶撩拨得心急火燎,往昔他和妻子做爱都是直来直去,从开始到结束最久的一次也是十啦分钟,二十分钟都不到。他从来都没想到性交之前,还有如此美妙的调情。他脑际里胸腔里欲火难耐即将爆发。
  “呼赤呼赤的。”他嘴张着象拉风箱般的喘粗气。
  “先生,感觉如何。”庄小蝶暂停止了嘴上的动作,抬起头妩媚的看着他。
  上官鼎天爬伏在庄小蝶身上,他的下身在她身体里疯狂胡乱的捣腾起来。
  庄小蝶双眼似张似闭,全身淌着香汗,白皙的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潮。
  高潮之后,上官鼎天爬伏在庄小蝶的身上再也不动了。
  他活到四十五岁,还从没有看到过男女之间的性交有如此美妙的巅峰。他暗自叹息自己枉活了四十五年。如今他品尝到了床第之欢的另类甜品。
  世上的事,凡是怕开头,有一必有二,有二必有三,以此类推。上官鼎天总是打着约见公司客户的幌子,忽悠早已在家做全职太太的上官婉儿。
  后来,纸终究包不住火,上官婉儿隐约感到丈夫经常出入天都市的娱乐场所,经常嫖妓,只是她对丈夫自始至终都怀有一种感激之情,感激丈夫昔年的救命之恩。无奈之下只有好言相劝,但丈夫起初还听得进,规矩了一段时间,后来简直把妻子的话当耳旁风。我行我素,最后到了夜不归宿的地步。上官婉儿这才意识到自己人老色衰,已经无法满足丈夫旺盛的性欲了。
  一九九五年,天梯集团公司曾一度陷入经济危机之中,究其原因是集团公司董事长上官鼎天贪欲纵色,无心经营公司业务。后来,上官婉儿和集团公司副董事长上官天野和上官婉儿苦口婆心的劝说,他才的行为才有所收起,一心一意经营集团公司,天梯集团才开始有了起死回生的转机。
  一九九八年,上官鼎天从天梯集团公司董事长上退位,留学美国哈佛大学的上官飞虎接替了天梯集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子规啼血
对《第十二章花花世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