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科幻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46章
发表时间:2012-08-01 点击数:4845次 字数:
  金蕊一直没谈男朋友是金枝的大心事。
  金枝考虑问题比较周全也比较长远,她认为金蕊尽管暂时傍上了尹琨,尹坤也特别宠金蕊,但归根结缔金蕊也就是尹琨的地下小三之一,金蕊永远没有转正的机会。金蕊不可能跟着尹琨做一辈子小三,即使尹琨愿意这样但对于金蕊来说也太不公平。所以,从长远的观点和对金蕊负责的角度,金蕊应该也必须有属于自己的爱情和家庭。金枝还想到另外一层,有了男朋友对金蕊未必是坏事,最起码可以为金蕊和尹琨之间堪称频繁的男女之事提供些少掩护令金蕊从此不必特别担心怀孕的事。此外,金枝还考虑到一个特别特别现实的问题,就是希望能充分利用尹琨这层关系尽快尽可能的为金蕊未来的男朋友争取一片光明广阔的前景。
  其实,金蕊早已不是一年前那个单纯的小女生了,金枝考虑到的这些她也都考虑到了,她已经开始物色将来的那个真正属于自己的他。
  金蕊尽管已经不再单纯但也并没变的像大姐金枝一样风骚泼辣少廉寡耻为达目的甘愿牺牲个人尊严的人,她有自己的人生准则和生存目标,她没有太大的野心,她甚至从一开始就认为她和尹琨之间的暧昧关系只是自己人生长河中的一个漩涡而非浪花,尹琨注定不会属于她,她也注定不属于尹琨。
  可是,金蕊也并没有为自己的小三身份感到过丝毫悲哀和羞愧,也没感觉到耻辱。她总喜欢把自己的“遭遇”看做是一种性价比较高的牺牲,她也总喜欢把自己已经得到的利益看作是自己牺牲的回报。更多的时候金蕊认为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而且她十分乐意这么认为,那么既然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对这眼前的一切心安理得的照单全收就是了。
  不过,金蕊也有拒绝接受的时候。尹琨曾经表示要送一栋房子给她,可是金蕊坚决的拒绝了,金蕊说自己既然已经有了可靠的工作也就有了自立的能力,她不想享用嗟来之食,她要自己挣钱买房子。后来尹琨交给金蕊一张五十万的支票说是帮她买房,金蕊笑纳了。金蕊交了三十多万首付款,花12万多买了一辆1.6 AT致酷版黄色POLO,还剩一些暂时存起来了。
  明天就到元旦黄金周到了。下午三点多,金枝在办公室上网玩斗地主,金蕊打电话过来了。
  “姐,你在办公室吗?”
  “你这傻妮子,上班时间我不在办公室在哪里?怎么,查岗吗?”
  金蕊嘻嘻的笑:“我就是查岗。”
  金枝说:“你查岗就来查啊,没见过打电话查岗的。”
  金蕊仍然笑:“我就是先打电话查,好了,不说了,这就到了。”
  金枝一把牌还没斗完,听见敲门。
  金蕊穿着一件银灰色新款羽绒服进来了。
  “姐,看看这款羽绒服怎么样?”金蕊转了个圈。
  金枝走过去,摸了摸料子:“到底是国际名牌,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唉!也就你这身材配得上这名牌服装,我是不行了。”
  金蕊脱下来:“谁说你不行?你也试试,合适的话送你了。”
  金枝脱着自己的衣服:“我也就试试,你的就是你的,我可不穿。我堂堂国家正科级干部可不拾人家的破衣裳穿。”
  金蕊笑道:“行了吧,姐。还破衣裳呢,你真想要我还真舍不得呢。”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金枝拉好拉链,站好,接着走了几个猫步,然后摆个造型,“看看。看看。比顶级名模如何?”
  金蕊拍着手:“这羽绒服简直专门给你设计的,干脆你穿得了。”
  金枝脱下来,递给金蕊:“君子不夺人之爱,还是你穿吧,我是享受不起。”
  “明天就放假,回家看看咱爹咱娘去吧。”金蕊坐在沙发上。
  “你们放假我们可不放假。这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服务部门,越是节假日越是忙的很。”金枝看着金蕊。
  “忙的都是当兵的,你当领导的还能忙到哪里去?”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这单位有点特殊,这样的节日最有可能住进来大人物,万一怠慢了人家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明天可要回家,告诉你,你要不回去你可别后悔。”
  “你也该回家看看去了,你算算你有多长时间没回家了?”
  “你还说我,你不也一样好久没回过家了吗?”金蕊驳了一句,“我这一段时间不是特忙嘛!……不过,往后好了,有时间了。”
  金枝想起来了:“驾照拿到了?”
  金蕊点点头。
  “车呢?嚷嚷着非要买车,车也买了?”
  金蕊笑道:“买了,车子现在就停在你楼下,看看去不?”
  “那得看看去。”金枝说着就往外走。
  “看你慌的,买不着似的。”金蕊在后边跟出来。
  “不错,不错。还是临时牌照啊。”金枝围着小车转了一圈,“打开,我也坐坐。”
  金蕊打开车门:“走吗,兜一圈去。”说着发动了马达。
  金枝羡慕的:“老四,咱姐们都不如你混的,有车一族了。”
  金蕊在大街上兜了一小圈又开回工会招待所。
  “既然能托你的福有专车坐,干脆我也给自己放一天假,明天八点半你来接我,早了也不行,金榜起不来。”金枝下了车。
  第二天八点半,金蕊准时来接金枝。
  金枝在房间里听见汽车喇叭响带着儿子下了楼。
  车门旁站着一个小青年,小青年说不上很帅气,但看上去挺精神,中等身高,微胖,皮肤挺白,戴着眼镜,文质彬彬。
  金蕊在车里坐着:“艳冕,这就是大姐。”
  小青年毕恭毕敬的对着金枝叫了声:“大姐好。”拉开车门让金枝坐在副驾上。
  金榜也要坐副驾,金枝唬他:“小孩不能往前坐,警察逮到要罚款的。”
  车子启动了,金枝禁不住往后排扭头看了两眼,问金蕊:“这位是?”
  金蕊往后一扭头,对着年轻人:“做作自我介绍吧。”
  年轻人扶扶眼镜,慢条斯理的:“我姓吴,口天吴,名字叫艳冕,鲜艳的艳,加冕的冕。”
  “什么?”可能吴艳冕声音小了点,金枝没听很清楚,“鲜艳的艳,假面的面?”
  吴艳冕微笑着,不紧不慢的:“不是假面的面是加冕的冕,冠冕堂皇的冕。”
  “哦!冠冕的冕,就是皇帝戴的帽子?”
  “就是那个字。”吴艳冕点点头。
  “不错,这名字有意思。艳冕,鲜艳的帽子。”金枝笑着在头上比划着。
  吴艳冕跟在后边也笑了两声。
  “也是惠丰人?”金枝接着问。
  “不是,我家在天师县。”吴艳冕语速一直不快,这可能是他的特点。
  金枝用手指头戳了一下金蕊的屁股,往后使个眼色。
  金蕊笑着点点头。
  “没听你说过,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金枝稍稍不满。
  “有一个月吧。学驾照认识的。”金蕊说。
  吴艳冕也点点头:“是的。”
  “学驾照认识的?你是……”
  “我今年刚大学毕业,学法律的,现在鹏城市天乾律师事务所上班。”吴艳冕声音依旧不高。
  金枝大声笑起来。
  “看你笑的,莫名其妙。”金蕊说。
  金枝半捂着嘴:“你说话声音这么轻这么慢怎么当律师?当律师得口齿伶俐时时刻刻准备大声吵架的。”
  吴艳冕低头笑笑:“也不都是吵架,有理不在声高嘛。”
  金枝仍旧笑个不住。
  一路说笑,一路攀谈,金枝对吴艳冕的家庭情况也有了一个初步了解。
  吴艳冕的父亲是天师县某乡镇的民政助理员,复员军人,母亲没有工作,在街上有一间门面卖些烟酒百货。吴艳冕姐弟两个,姐姐吴艳琴师范毕业在天师一中当教师。吴艳冕高考成绩不很出色,上的是一所名牌学校的三本,经济法专业。
  吴艳冕家庭情况及家庭背景都还过得去,金枝心里倒是有六七分满意。金蕊告诉金枝今天带着吴艳冕一起回家就是要让爹娘看看的,之所以一直没有提起过这事并不是为了刻意保密就是想给大家一个惊喜。
  老头老太太仍在乡下老家住着,金枝在路上给金叶金花分别打了个电话,要一发去看望老爹老娘。
  老头老太太见了吴艳冕和买来的一堆礼物欢喜的了不得,特别吴艳冕说话声音平和慢条斯理更让老头欣赏:“稳重,像个能干大事的。”
  金叶开着金蕊的车在村子里水泥路上转了一圈,感慨道:“这款车真不错。唉,我啥时候也能买辆新车!”
  快十一点的时候,金枝给汪者西打了个电话,说有贵客能不能安排在一起吃顿饭,要高档些。汪者西说忒忙,实在脱不开身,不过饭能安排。金枝问安排在哪里,汪者西说月牙河大酒店,这是惠丰目前最高档次的酒店了。金枝又问哪个房间,汪者西说还没确定等来到再说吧。
  汪者西确实正在忙,省城的付教授原定元旦小长假后来惠丰作“民风民俗及孝礼文化”报告的,但付教授两天前突然接到教育部发下的近期赴欧洲某国孔子学院讲学的通知。时间冲突了,经过沟通协商,于是提前到元旦这天。
  这次请付教授来讲学的活动本来是汪者西搞的校内活动,听众只局限于局直中学的所有教师。不过,马德弼很支持,他向教育局作出指示将这次活动升级为全县整个教育系统的活动,要求全县所有乡镇教办的主要领导、各初高级中学的主要领导都必须参加。活动一升级,活动场地也从局直中学阶梯教室搬到了惠丰青少年宫,那里有设施较为先进的报告厅。
  与付教授同来的还有苏果果的老情人,他是作为汪者西的特邀嘉宾来给付教授壮声威的。
  报告会定于九点正式开始,汪者西为了提振人气烘托气氛要求局直中学的所有教职工必须在八点前就要到位,任何人不准请假,同时还要求所有教师务必要注意外部形象在穿戴方面体现马德弼提出的“一光三亮”。为了便于点名考勤,汪者西特别要求按照年级、办公室在指定区域就座。
  沈凯是接近八点时来到青少年宫报告厅的。沈凯看见报告厅门外两边各有两张长桌,三个年级主任并排坐在门右边,王年福和魏阁坐在门左边,王年福和魏阁面前的长桌子上放着两摞装订好的资料。
  “别走,别走。”沈凯正要进门,毛德嘉叫住他,“来签到。”
  “不是说点名吗?咋又改签到了?”沈凯走过去。
  “点名是点名,签到是签到,双管齐下。”初一年级主任魏淳笑着说。
  “你来的晚了,伙计。”毛德嘉脸有点沉。
  “不是要求八点吗?现在还差五分钟呢,晚什么?”沈凯看见毛德嘉那个样子,冲了他一句。
  进了报告厅沈凯才发现自己确实来的晚了,局直中学的指定区域内几乎座无虚席了。
  报告厅里人声嘈杂。
  李海站起身向他招手,他径直走过去。
  “他妈的,一年才一天元旦假,这又给冲了。还不许请假,说好要回老家一趟的。”沈凯刚坐下听着后边有人说。
  “不一样吗?你没放假,领导也没放假,专家不也没放假吗?”
  “不放假跟不放假可不一样,人家领导不放假是加班,有加班费。人家专家不放假是来做报告的,出场费不知是几千还是几万呢。咱不放假能有什么?”
  “能有狗屁!肯定一分钱也摸不上!说不定请专家作报告,招待到会的领导花的钱还都出在咱们身上呢!”
  “花咱的钱不可能,但这钱由学校出是一定的。”
  “学校出就学校出吧,反正发不到咱手里。”
  “钱都由咱们学校出,汪者西这家伙不亏大发了。”
  “错。他赚大发了还差不多——不花钱他怎么搂钱!”
  “这是不错。当官的都懂的。”
  沈凯邻座都还空着,是来听报告的教办和中学领导们的席位。
  已经陆陆续续有领导们进到报告厅来,沈凯的邻座已经坐上人了。沈凯往邻座看看,邻座的领导也看了看沈凯,不认识,但双方都礼貌地点点头。
  毕竟是省城来的专家,时间观念蛮强的。这边刚九点,专家走上主席台了。
  马德弼也出人意料的出席了报告会,尽管开场只讲了几句欢迎专家的客气话后就匆匆的离开会场接着忙别的公务去了。但这已经足够了,马德弼给汪者西的面子已经够大了。
  送走马德弼,主席台上还坐着四个人,中间两个分别是付教授和陪同付教授来的苏果果的老相好,两边坐着的是教育局党委书记、代局长李直和局直中学校长汪者西。
  李直代表教育局做了简短的欢迎词,然后就是付教授的报告。
  “我说这家伙那么面熟,不是常家民嘛!”沈凯身边的那位领导指着主席台上坐着的苏果果的老相好给另一个看,“发达了,这小子发达了。当年我们在一起干的时候,我就与他对着脸办公。”
  “你都当了校长了,不一样发达了?”另一个笑着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46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