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43章
发表时间:2012-07-28 点击数:5338次 字数:
  早自习结束,沈凯回到办公室。古金水、李海正半趴在办公桌上逗着头小声叽咕着什么,看见沈凯推门进来,两个立刻停下叽咕坐下。
  “啥秘密啊!还要避着我?”沈凯故意这么说。
  李海小着声:“哪里话?咱有秘密也不敢对哥哥你保守啊——有学生,有学生。”说着使了个眼色。
  正有两个课代表进到办公室来抱作业本。
  学生出去了,崔彩霞进来了。
  沈凯看着李海:“透透你的秘密吧。”
  李海看着崔彩霞,神秘地笑笑:“不能透——有女士。”
  崔彩霞不知怎么回事,瞪着眼:“女士怎么了?”
  李海笑道:“其实你也是熟女了,说说也没啥。”
  崔彩霞拿手里的书打了厉害一下:“肯定不是好事。”
  李海“啧”了一声:“谁说不是好事?说的就是好事,绝对的好事。是不是,老古。”
  古金水不说话,半掩着口只是笑。
  仁君晃悠着进了办公室。
  “好你个仁老师!我警告你,你迟到了!”崔彩霞板着脸。
  “你警告没用,你又不是一把。”仁君笑着。
  “刚刚一把来办公室点了名走了,还特别问了一句‘仁君怎么还没到岗’——你要不信,问问古老师。”崔彩霞给古金水使着眼色。
  仁君哈哈笑起来:“我说你这个小崔,忽悠人都不知道挑个好日子。你也不看看今天是啥日子,啥天气,上来就瞎忽悠!”
  崔彩霞笑起来:“你倒说说今天是啥日子?”
  仁君坐下,不紧不慢的:“今天是一个晴朗的日子,一个秋高气爽阳光灿烂的日日,一个让受苦受难的穷苦大众暂时摆脱苦难的日子,一个……”
  崔彩霞打断他:“谁让你做抒情诗了!”
  仁君说:“怎么了?我高兴不行吗?”
  沈凯说:“小崔,现在可以宣告忽悠失败了——仁君同志肯定知道那事了。”
  “是一把进京的事吧?我当然知道——告诉你们,我比你们知道的都要早。”仁君得意洋洋,站起来,背起手走着,“今天一早我起来到城河散步,有几个灰喜鹊追着我叫。我就想,今天到底能有啥喜事啊?我就散着步想着,想啊想,忽然想起肯定是汪一把不在家——现阶段还能有比这事再大的喜事吗?于是,我就决定在城河多走几步——反正一把不在家,怕啥呢!要不,我哪有这么大胆现在才来!”仁君平时话语少,但挺幽默的。
  “你才是个超级大忽悠!”沈凯对着仁君。
  仁君重又坐下:“开个玩笑。其实这事我昨天就知道了,晚饭后我到城河散步,顶头碰上武大郎。我知道武大郎平时晚上都是在城中心广场跟一群老娘们跳交谊舞,就问他为啥跑到城河这边玩孤独。武大郎说他失恋了,接着就骂,指名道姓的骂,你们猜他骂谁?”
  仁君说到的武大郎就是局直中学看大门的武元丰。武元丰的父亲是教育局退休的老干部,武元丰是以工代干身份,看了十多年大门了。武元丰看大门按正常作息时间上下班,不上夜班。武元丰不学无术,没大本事,但挺会哄女人,舞又跳得好,所以很有女人缘。武元丰还天不怕地不怕,成天不因为什么事就在门口掐着腰骂一阵子,也不知道他到底骂的谁,所以,局直中学的历任领导都惧他三分。
  仁君让大家猜武元丰骂谁,李海说:“这还用猜吗?不就是这个跟西施吗?”李海说到“这个”时竖了竖拇指。
  仁君一拍桌子:“就是他俩,你说他骂什么——那一对狗男女到北京……”仁君止住不说了,看着崔彩霞,“下边的话女人不宜。”
  古金水和李海都看着崔彩霞呵呵笑起来,李海说:“我们刚才说的就是这事,明白为啥不对你讲了不?你要不要听?真要听的话就请仁君接着说。”
  崔彩霞白他一眼:“没好人,你们都没好人——特别武大郎,我就想不明白了,人家进京玩潇洒,又不吃你的不喝你的,花的是共产党的银子,你骂人家干啥?”
  沈凯他们都呵呵笑起来。
  崔彩霞给笑的莫名其妙:“都笑啥?”
  李海说:“都笑啥?武大郎和潘金莲的事地球人都知道,你不知道?”
  崔彩霞省悟的一拍手:“哦,哦!你看我!真笨死了!这都想不到!”
  古金水歪着头对着仁君:“你这个家伙忒不地道,昨天晚上你就知道了为啥不打个电话给说一声?咱大家伙都睡个懒觉不好?”
  崔彩霞用手指头摁了一下仁君的后脑勺:“不够朋友。”
  古金水说:“刚才和厉害我们在门口还听见武大郎骂呢,这会子可能骂累了,不骂了。”
  仁君说:“我进来的时候没看见武大郎,可能真骂累了。”
  李海说:“他也不是骂累了,他肯定跑一边歇着去了。你没听他骂?你狗日的花着公家的钱跑北京操蛋去了,老子也找地方寻清闲去!可能玩失踪了。”
  上课铃响了。
  沈凯和古金水拿起教材、教具就要走。
  崔彩霞叫道:“人家看大门的都罢工了,你们就不能晚去一会。”
  沈凯半开着玩笑:“我说你这个女同志,就是觉悟不高。咱干活可不是给他们干的,是给这里干的。”说着拍拍心口。
  古金水说:“走吧,快走吧。他不在家,家里有一群腿子呢!”
  话音未落,办公室门口站了个人,是毛德嘉。
  “快点快点,是谁的课?抓紧时间到位。”毛德嘉催促着。
  大课间的时候,毛德嘉召集全年级老师开了个短会,毛德嘉脸本着,训人的口气:“我发现我们有些同志的工作态度确实有问题,上课铃响过了还坐在办公室里喝茶拉呱呢,咱这样不行。汪校上任以来一直强调要加强管理,加大考勤力度,昨天在行政会上又特别强调,对不能遵守上班制度的行为绝不姑息,并说将来肯定会有说法。甭管将来有什么说法,我都提醒大家遵守好上班制度,不要对自己不负责任——汪校这个人我还是比较了解的,做不到的不说,说到的肯定会做。为了年级工作好开展也是为了向大家负责,从今天开始,从下一课开始年级课课点名,点名结果跟年末评优评先、绩效工资挂钩,请老师们支持、理解……”
  散会回到办公室,李海将办公室门狠狠一关:“什么熊事儿!又是跟评优评先绩效工资挂钩,成天嚼蛆,自己也不觉得烦?老子不评优不评先看你能把老子怎么着?”
  “能把你怎么着?没听见吗?还有绩效工资呢,还有下岗等着你呢!”古金水将烟屁股狠狠地踩在脚下。
  仁君也在发泄不满:“一个鸟大的年级主任,自己还觉得多大的官,口气大的比得上汪者西了。”
  李海接过来:“课课点名,一天八点名。我是看准了,哪一天毛德嘉当了学校的一把比汪者西不知要狠多少倍。”
  古金水“哼”了一声:“他当一把?”
  崔彩霞叫苦不迭:“咱的命咋就这么苦?正说一把不在家松口气呢,这又搞的……汪一把啊,你快快回来吧……”
  一直没说话的沈凯冷冷的说:“回不回来都一个吊样。”
  过了整整一个星期,进京“考察”的汪者西、宫卷书在“司机”鲁渊的陪同下凯旋了。
  汪者西一回来,老师们又议论开了。
  “这才一个星期啊,不够一月啊!听说过渡蜜月的,还没听说过有度蜜周的!”
  “行!一周也行,这一周的考察还不把那个地方考察清楚了?”
  “不知带着日记本了不?”
  “肯定带着了,不然拔了毛往哪里粘?”
  有人开始替汪者西考虑下一个蜜周带哪一位爱妃出巡的问题。还有人猜测着汪者西下一次考察应该是继续北上还是南巡。但结果很令猜测者们难堪:没有一个猜中了的!
  半个月后,仅仅半个月后,汪者西又考察去了,包括严玲玲在内五位美女全部随行,司机还是鲁渊,人多了,座驾换做了鲁渊老婆的商务。目的地是二十四孝之一的《天仙配》主角董永的故里湖北孝感。
  本来章小米是不准备跟着去的,原因是孩子没人带。汪者西出主意说:“不能把孩子的奶奶接来看几天孩子?”章小米就把婆婆接来了。
  这一次恰又是一个星期。
  大家又开始了议论。
  “够浪漫的,带着一车美女向董永取经去了。”
  “董永泡到的是七仙女,这车里只有五位美女,再有两个的话也凑够七仙女了。”
  “加上司机在内就是非常5+2,也算七个!”
  “老鲁算个球,荤腥也沾不上,就是一电灯泡。”
  又有人开始替汪者西考虑下一个蜜周的问题了。
  “估计下一次无论到哪里去都不可能带着这一群女人了,时间紧任务重,宠不过来,争风吃醋,除了惹麻烦还是惹麻烦。”有人这么推测。
  这一回真给猜中了,接下来的外出“考察”汪者西果真只带了苏果果一个,目的地是省城。
  仅仅过了两天,汪者西、苏果果就回来了。
  人们还没来得及就汪者西的省城之行展开议论,学校通知召开全体教师会。
  “布置期中考试都没开全体会,这又开全体会了,还能有啥事比期中考试重要的?”
  “现在,教学不重要,考试也不重要,考察最重要。与外出考察相比什么都不重要!”
  “会不会是回报考察情况?”
  “是公款旅游消费情况吧!”
  “还有泡妞心得。”
  老师们议论着、猜测着、取笑着进了会议室。
  汪者西讲到的第一个问题果真是外出考察的见闻感受。汪者西眉飞色舞,一气讲了足足一个小时。汪者西重点讲的是孝感之行,汪者西讲到了一个宏伟计划,这个宏伟计划的名字叫“24孝故里采风行动——24孝故里行”,“24孝故里行”计划在大致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内课题组主要成员完成所有二十四孝故里的采风考察活动,而孝感之行正是该采风行动计划的第一站。汪者西还说外出采风实在太辛苦,基本上连去带回一周时间,时间紧任务重,饭都吃不好觉都睡不安,课题组的同志却不怕苦不怕累,特别章小米同志,在家庭方面更是做出了较大的牺牲,这种精神很值得表扬。场下响起长时间的雷鸣般的掌声,还有人高声叫好。临近煞尾的时候,汪者西讲:“成天把我们自己封闭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我们永远不知道天有多大,永远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也永远意识不到我们与先进文化、先进思想、先进理念、先进教育之间存在的巨大差距;所以,我们将继续坚持‘走出去’的方针,我们不仅组织课题组成员同志走出去,下一步条件允许的话我们将组织更多的同志,特别有潜力、有进取心、有开拓精神的中青年骨干教师走出去。”
  接下来汪者西讲到了仅仅“走出去”是很不够的,还要适时地“请进来”,请专家、教授、学者来讲学、来进行学术交流,能使更多的同志足不出户在家门口就有幸一睹大师风采,能为老师们创造更多零距离向大师们请教的机会。汪者西讲到了刚刚过去的省城之行就是去请大师级的社会伦理学家来局直中学做“孝礼文化”专题报告的。
  原来,汪者西专门带着苏果果到省城去是有双重意义的。一个意义不言自明,苏果果是公认的局直中学第一美女,汪者西对苏果果早已垂涎三尺,急于纳之而后快。另一个意义是苏果果的老情人任教的那所省城高校就有一名以研究“民风及民俗文化”著称于世的付教授,汪者西专门带着苏果果前往就是要利用苏果果老情人的关系跟付教授取得联系,请过来讲学。苏果果出马当然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付教授是知名学者,社会活动很多,计划安排已经很满,在汪者西的一再请求以及苏果果老情人的再三劝说下最终答应在元旦前后方便的时候来惠丰讲学。
  汪者西讲过“请进来”会议并没有结束。
  接下来,汪者西收敛了先前脸上所有的笑容,语气也变得严厉起来:“我早就说过,任何一个成功的企业和团体都一定有较为深厚的、健康的、良性的、有价值的文化底蕴作支撑。那么反观我们局直中学之所以多年来一直没有本质突破和长足发展最大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没有形成健康的、良性的、有价值的局直中学文化,更谈不上所谓深厚底蕴了。我认为,缺少文化底蕴的局直中学突出的表现之一就是教师素质的普遍不高有些方面甚至可以称得上低劣下作。比如在私下散布谣言对领导说三道四,拉帮结伙拜把子专于内斗影响团结,在同志之间播弄是非唯恐天下不乱,对领导安排的工作不是说欣然接受而是讲条件提报酬只看对自己是否合适,更有个别人心里很阴暗成天想着点子拆别人的台坏别人的事……当然,还有很多。如果说这就是咱们局直中学的文化的话那也只能是流氓文化、痞子文化。”汪者西扫视了一下整个会场,会场里一片肃静,“有些中层干部更是占着茅坑不拉屎,成天猴尿不少喝,牛逼不少吹,就是不干正经事,人浮于事,只打自己的小算盘。我劝你拿镜子到没人的地方自己照照你还有个干部的样子不?我也请你思量思量,你这样不干事只生事的干部我汪者西还能再用不?”
  汪者西吹胡子瞪眼拍着桌子:“我在此警告那些所有不能支持学校工作、不能与学校领导保持一致的同志,没事的时候都给我好好的想想继续这样下去的后果。希望你们能尽快迷途知返、早日回头。”
  台下一片哄然。
  汪者西啪啪的拍了两下桌子:“不要讨论!不要讨论!现在还不是你讨论的时候!在此,我还要特别警告个别瞎包孩子(骂人的话,坏蛋):不要在背后搞小动作、搞阴谋诡计。你想把我汪者西赶下台?告诉你,不是我姓汪的在这里日大话,我姓汪的只要不想离开局直中学你们谁也赶不走我,不信走着瞧。但我要告诉你的是即使我姓汪的真给赶走了,我在临走之前也得先把你搞倒!信不信?嗯?信不信?”
  汪者西顿了顿,又扫视了一眼台下:“还有个别同志狂妄至极,公开叫嚣什么‘局直中学离开了哪个当校长的都照转,离开咱们这几个人看看行不行’,好,既然想看看局直中学离开你行不行,你就等着吧,我会让你看足看够的。我汪者西别的办不到,相信这个事肯定能办到。”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43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