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41章
发表时间:2012-07-25 点击数:4794次 字数:
  惠丰的省级文明城市验收没通过,老百姓都知道太假,验收组的专家、官员及工作人员智商难道还不如老百姓?
  鹏城市也在创建省级文明城,惠丰的失败也给鹏城市的前景蒙上了阴影。
  马德弼受到了尹琨的批评,心理上产生了一些压力。
  汪者西大张旗鼓的在局直中学搞“孝礼文化”建设并高调要做全县中小学生“诵读《孝经》,弘扬孝道”活动的东道主令马德弼眼睛一亮、精神一震。
  “这个汪者西还真挺争气,有头脑,‘孝礼文化’建设还真是个不错的话题。”马德弼也认为“孝礼文化”建设是一个突破口,在这上面下点功夫应该很容易出成绩的,说不定还能形成城市特色、形成经典。
  本来,马德弼来到惠丰上任半年来并不知道惠丰还有个人叫汪者西的,汪者西这个名字被马德弼记住只是不到一个月以前的事。八月底,马德弼接到市委组织部长季鹏亲自打的一个电话,说局直中学有个副校长叫汪者西的是个很有能力的人,完全能够胜任局直中学校长的工作。马德弼还能听不出来这句话的意思?当天就把教育局党委书记、代局长李直叫过来,钦点汪者西为局直中学新任校长。李直和汪者西是一对老冤家、死对头,李直心里一百个不情愿将汪者西扶正。李直以教育局已经研究通过了局直中学新任校长人选为借口进行搪塞并以自己曾经跟汪者西共事过对汪者西比较了解为说辞当面参了汪者西一本,说汪者西这人简直活马谡能力有限不堪大用人品也有问题。这话,马德弼根本不听,他只说了一句话:“据我对汪者西的了解,他不光有当局直中学校长的能力,当教育局长也绰绰有余。”李直一听就冒了冷汗,不敢多说一句。汪者西就是这么坐上局直中学校长的宝座的。
  “孝礼文化”建设这一大手笔让马德弼赏识起汪者西来,他认为自己应该给汪者西一些支持,而且给汪者西支持就是给自己支持。马德弼让办公室通知李直来见他。
  “诵读《孝经》的事准备的怎么样了?”马德弼开门见山。
  “基本就绪。”李直小心地回答。
  “基本是啥意思?”马德弼对回答不太满意。
  李直陪着笑:“就是什么时候举办就能举办,现在举办就能举办……”
  “嗯!”马德弼瞟一眼李直,“祈祠校车的教训还没忘吧?”
  “我现在最担心的也就是安全问题。”李直毫不隐瞒。
  “其实这个用不着太担心,祈祠校车事故只是偶然中的必然,只要小心的话应该能够避免的。”马德弼往老板椅上一仰,“当然,还是小心点好,小心永远不过头。”
  “那是,那是。”
  “局直中学搞的‘孝礼文化’建设那事你知道?”马德弼问。
  “知道。知道。”
  “进度怎么样了?看看去了吗?”
  “还没有,正要去看看呢。”
  “汪者西就不简单。”马德弼身子一直,“你认为他搞的‘孝礼文化’建设有没有实际意义,值不值的推广?”
  “这个,还是等等看。”
  “不要等!我看是不错。我建议教育局应该多加关注,好好总结,尽快推广。”
  李直没有表态,只是“嗯啊”了两声算是回答。
  “活动场地定下了?”马德弼问。活动场地原定会堂的,但会堂区块现正在拆迁中,必须另选地方了。
  “定了。县一中新建成的体育馆,能容纳两千多人,风雨无阻……”
  李直没说完,马德弼摇着手打断他:“汪者西向局里打报告没有?”
  “什么报告?”李直不解。
  “局直中学有意做‘诵读《孝经》’活动的东道主,这个意思汪者西没向你局长说?”
  李治摇摇头:“我不知道——回去我问问秘书股。”
  “不要问了。汪者西想当东道主就给他个机会吧。”马德弼的话不容分辩。
  “局直中学没场地啊,到时候就怕挤都挤不下。还有,到时候天气如何也不好预测,下雨的话……”李直说的是实情,但是他看到马德弼面色不悦就没再往下说。
  “局直中学有孝礼文化墙,有孝礼文化主题雕塑,一中体育馆里有吗?”马德弼扫一眼李直。
  从马德弼办公室里出来,李直差点骂出口来:“这两个绿帽子!”
  回到局里,李直急招秘书股长巫莘山。
  “汪者西说要在局直中学举办诵读《孝经》了不?”李直劈头就问。
  “啥意思?我不明白。”巫莘山不明所以。
  “重阳节不是要举办诵读《孝经》活动吗?汪者西是不是申请过要当东道主?”李直耐着性子重述了一遍。
  巫莘山笑道:“这我怎么知道?这事都是该直接找您局长的。”
  “找我局长?人家眼里哪还有我这个局长?人家直接找县委去了!”李直鼻子都气歪了,“妈的!纯粹是小人得志!”
  巫莘山正不知说什么好,局纪委书记程战进来了。巫莘山说了一句:“你们忙吧。”抽身跑了。
  程战将门关上。
  “关门干啥?有啥不能敞开门说的?”李直脸阴沉着。
  程战没说话,坐到靠近李直的沙发一端。
  “局直中学那边惹事了。”程战看着李直。
  “啥事?”李直随便问了一句。
  “建什么文化墙,要求学生捐款,学生家长写信举报呢。”
  李直没说话。
  “教育局网上也有不少学生和家长举报。”程战继续说。
  李直仍不发一言。
  “教育局网上也有局直中学的教师举报信。”程战又说了一句。
  李直依旧沉默。
  “有两三个学生家长找到局里来了,非要讨说法。我刚刚把他们打发走……”
  “还有吗?”李直终于说话了。
  “您看,怎么办?”程战没回答,试探着问。
  “能怎么办?”李直反问,“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现在的汪大人可不是一个月以前的汪某人了!牛X了!”
  程战笑笑:“您总得有个意见吧。”
  李直又不做声了。
  李直抱着膀嘟着嘴眼睛直愣着,良久,说出来四个字:“天要下雨。”
  程战明白李直的意思:“就这?”
  “就这。”
  “那怎么向家长做答复?”
  “你看着办吧。”
  程战站起来:“还查不查?”
  李直说:“这还用查吗?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
  “他们告教育局不作为怎么办?”程战有些担心。
  “呿!”李直不屑,“天塌不下来。你查什么查?人家又不是乱收费,人家是捐款。”
  “什么捐款?这不就是个名色嘛!其实就是乱收费,学生家长举报就是举报的乱收费。”程战不甘心。
  李直考虑着:“现在不是机会,这事也不算个事,人家现在又正红的发紫。先搁着,冷处理,对学生家长还不好交代吗?”
  程战答应着要走,李直叫住他:“把他的材料都整好搁着——让他很蹦,有他的那一天。”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国庆小长假就要结束了,连绵的阴雨也结束了,天朗气清,气温也在慢慢回升。
  这一段时间,汪者西应该是最忙碌的人,但也是最有收获的人,他的收获不仅仅有物质上的也有精神上的更有来自官场的。物资上、官场上的收获自不必说,精神上的收获颇有些意外之喜的意味:
  “孝礼文化”主题雕塑“丁郎刻木孝母事亲”安装告竣,汪煮山指着雕塑对汪者西说:“好好看看,有什么发现没有?”汪者西看了阵子摇摇头:“不就一尊雕塑吗?”汪煮山神秘地笑笑,拉着汪者西换了个角度:“再看——还看不出来吗?”汪者西看了阵子,仍然摇摇头,但摇了两下子之后,汪者西就像定住似的一动不动了。“这尊雕塑在这个角度看那么熟悉啊!在哪里见过?”汪者西的脑子急速的转动起来。“哦!”汪者西的心跳骤然间加速到每分钟一百下以上,他一拍脑门“想起来了!”汪者西想起来的是一幅照片,而这幅照片就是汪煮山给汪者西母子照的合影中的一张。汪者西看一眼汪煮山,汪煮山深深的点点头:“再审审,像不像?”汪者西围着雕塑转了一圈,紧握住汪煮山的手:“嗯,至少六分像。”汪煮山拍了一下汪者西的肩膀:“必须抽象一点,不然,给别人一眼看出来就不好解释了。”原来这一尊主题雕塑是汪煮山以汪者西与母亲的那张合影为蓝本设计制作的,雕塑人物尽管是古装,但面目却是抽象化了的汪者西和他的母亲。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尊主题雕塑名字是丁郎刻木事亲但表现的却是汪者西孝母事亲的情景。
  “这一特殊设计是送你老兄的,不额外收费。”汪煮山笑眯眯的。
  “谢谢,谢谢老兄美意。这个礼物太贵重了,太贵重了。”汪者西的声音因激动稍微有些发抖,眼也有些潮。
  汪者西这人人品、性格虽有缺陷但有一大优点就是孝顺。汪者西父亲去世较早,那时汪者西才四五岁,寡母则正当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中年时代。汪者西的姐姐比汪者西大十多岁,已是十七大八的大姑娘,可惜人不是太灵透并不能帮母亲多少,所以,汪者西的寡母除了品尝了更多的生活艰辛还经常受到本村花心肠男人的骚扰和欺负。在这种境况下长大的汪者西从小就暗下决心要努力学习长大出人头地好好的孝顺母亲让母亲过上幸福的更有尊严的生活。可惜汪者西空有孝母心却一直无法将老母亲带在身边尽孝,因为虽说也算混得不错可是近年却运交华盖流年不利,母亲只好一直在乡下大姐家里住着。
  “娘啊!你儿子现在已经混出来了,往后您就跟着儿子享福吧。”汪者西默念着,对着雕塑深深的鞠了一躬。
  一切就绪之后,汪者西请马德弼来学校视察指导,马德弼欣欣然接受,同行的还有宣传部、文化局、教育局等相关部门的主要领导。
  马德弼一行的车队一直开到局直中学院子里,汪者西等几个校级干部正在学校大门内恭候。
  一下车,马德弼首先看到镶嵌在办公楼墙壁上的八个红色大字“倡导孝道,促进和谐”,马德弼笑着点点头。
  马德弼又转向教学楼上八个红色大字“以孝治校,以孝兴校”,也微笑着点点头。
  严玲玲被汪者西安排做导引,今天她的穿着打扮都很淑女。严玲玲手拿话筒开始讲解,她的声音很娇嫩、脆生生的煞是好听。
  严玲玲先将马德弼他们带到一个巨幅的宣传牌前,宣传牌是校团委向全校学生发出的倡议书,马德弼看到倡议书里面提到要学生自觉做到“六个一”:离家前向父母说一声再见,到家后向父母说一声您好,每天帮父母做一次家务,每周跟父母做一次深谈,每年给父母过一次生日,每逢父(母)亲节为父(母)亲送一件亲手做的礼物。
  马德弼深深的点点头:“很有必要,很有必要。这既是孝,又是礼。”
  严玲玲将一行人带到了“孝礼文化墙”那儿,“孝礼文化墙”就在办公楼大门西旁,三米左右高,约半米厚,长不下二十米,呈不规则S型,墙面镶贴着青灰色异形大理石砖。文化墙的两面各有十三个一米半见方橱窗格,正面最右端墙体上镶着五个鎏金篆文“孝礼文化墙”。右起第一个窗格是“前言”,依次看去分别是“二十四孝图”:孝感动天、亲尝汤药、啮指痛心、百里负米、芦衣顺母、鹿乳奉亲、戏彩娱亲、卖身葬父、刻木事亲、行佣供母、怀橘遗亲、埋儿奉母;转到背面又看到:扇枕温衾、拾葚异器、涌泉跃鲤、闻雷泣墓、乳姑不怠、卧冰求鲤、恣蚊饱血、扼虎救父、哭竹生笋、尝粪忧心、弃官寻母、涤亲溺器,最后一个窗格是“后记”。
  “从哪里弄来这么多宝贝!”看完了,马德弼敲着橱窗玻璃指着里面的画作。
  “全是延丘市国画院专业画家、成名画家的作品,专业装裱店装裱的。”汪者西一脸得意之色。
  “嗯,大手笔,不错。传统孝礼文化和中国画绘画艺术相结合,相对于学生,既是灵魂的洗礼也是艺术的熏陶。”马德弼频频颔首。
  “这墙头也挺有想象力。”马德弼拍着墙。
  “这也是艺术大师的创意,S型寓意历史总在波折中前行,又状若流水,也有中华历史继往开来源远流长的意思。”严玲玲适时地作了解释。
  马德弼拍了两下掌:“好!这墙不光是一堵孝礼墙、文化墙,还是一堵艺术墙、历史墙。”说着,看看汪者西,“可要保护好、管理好呦!特别这些画作,将来肯定会升值的,说不准都是无价宝嘞!”
  汪者西笑笑:“托马书记吉言,一定,一定。”
  一行最终来到主题雕塑。主题雕塑在小操场国旗旗座前。
  “本来打算做青铜雕塑,跟大师交换意见后,最后做成了这尊汉白玉。大师认为‘孝’是人类最本真、最纯洁的情感,最好用汉白玉的莹白无瑕来表达,青铜颜色不太适合。”汪者西向马德弼做着解释。
  “嗯,有道理。有多高?”马德弼仰着头。
  “基座一米一,寓意人只有一次生命,也只有一个父亲和一个母亲。一米一就是‘1.1’,中间的点是指自己,点两边的‘1’左边的指父亲,右边的指母亲,人都是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的,人应该孝敬自己的父母。”汪者西说着弯下身子指着基座,“马书记请看,这里有字。”
  马德弼注目一看,正是阴文的“1.1”。
  “像高三米半,基本上是人正常身高的两倍,寓意任何一个成年人都不可忘记自己身上的双重责任,有父亲也有母亲嘛,如果考虑公婆、岳父母因素的话,则是另一个意义上的双重责任。”汪者西笑着。
  “好寓意。”马德弼拍下掌,“还有呢?”
  “还有……说出来就怕马书记笑话了。”汪者西笑着,“一米一,三米半,加起来恰好四米六。”
  “嗯,不错。四米六也有寓意吗?”马德弼饶有兴趣。
  “是这个意思。有个故事马书记肯定知道的,说是娘对儿一江水,儿对娘扁担长。”汪者西看着马德弼。
  马德弼点点头,认真的:“知道。”
  汪者西接着:“说句最道地的一句话,再孝顺的儿子对爹娘的关爱也比不上爹娘对子女疼爱的万一,对不对马书记?”
  马德弼狠狠的点点头。
  “咱也不可能要求身为人子的一定要像关爱自己的子女一样去关爱自己年迈的父母,但是在父母身上最起码也得过得去吧?老百姓怎么说?得有个‘四六事’是不?这就是四米六的寓意。”汪者西一脸诚恳。
  “哎呀!太实际了,太实际了!好,好。”马德弼赞道,他转向李直等几个随员,“我说汪校长有两把刷子嘛!”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41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