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科幻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40章
发表时间:2012-07-24 点击数:4111次 字数:
  天一直阴,中秋节也没能看到月亮。
  因为天气的原因,人们快要憋疯了。
  “老天爷,你还能睁睁眼吗?”崔彩霞望着窗外,“我快受不了了。”
  “再下的话,庄稼都收不下来了。”古金水抽了一口烟,幽幽的说,他一直惦记着乡下老家老爹老娘种着的那二亩地。
  几个工人正在办公楼前的那块空地上砌墙。
  “瞎鼓捣!想起啥来就是啥,砌什么孝礼文化墙!”不太爱说话的仁君感慨了一句。
  “这可不是瞎鼓捣!鼓捣的是钱!”李海接过来,“不上项目,没有工程,不花钱怎么搂钱1”
  “奶奶个熊!干这有钱,干那有钱,干什么都有钱,就是一干正经事就没钱了。教学用的大三角板这开学都三个礼拜了还没发下来,这是过日子吗?”古金水气的把备课本往桌子上一拍,“一开始给要说等等,再要连等等的话都不说了,说是去年的呢,不能接着用吗?奶奶的X!去年的还能用吗?这是放屁还是说话!”古金水指着桌子上用透明胶带缠了又缠的木三角板,气得脸通红。
  “以前过八月节还发50块钱意思意思呢,今年过节一个子儿都没见,真是的。”
  “还有这笔!一块钱一支的签字笔,水都不下,怎么写教案?还有这红笔,批三回作业下来就玩完,往后的作业还批不批?”
  “就是的!以前好歹发两支钢笔、两瓶墨水,像回事。现在连这笔墨钱都省了——能省几分钱!”
  几个正发牢骚,钱国推门进来了:“讨论什么国家大事了?这么激烈、热闹。”
  几个都不再说话,沈凯开了个玩笑:“哎呦!领导来了,又有什么指示?”
  钱国自嘲的笑了笑:“咱是狗屁领导!只是个跑腿的办事的连个衙役都算不上,最多就是个当差的。”
  沈凯仍在开玩笑:“你这当差的也有个红顶子,比我们平头老百姓光棍不知多少倍!”
  钱国笑道:“老大哥就不要损小弟我了。”
  李海看着钱国:“是不是又要开会?”
  钱国竖起拇指:“你干脆改名叫厉害得了!你比诸葛亮还厉害!”
  崔彩霞笑着说:“我们早给他改过名字了,就是你说的厉害!”
  李海指着崔彩霞:“你不说话还能当哑巴卖了你?”又转向钱国,“是那个什么文化墙头的事?”
  钱国又摇摇拇指:“说你厉害你还真厉害!就是那个墙头的事。”
  “兄弟,能不能先透露一下信息?”李海说。
  钱国笑道:“能,反正过会子开会就讲了,我透一透也犯不了纪律算不上泄密,就是布置捐款的事。”
  “捐款?捐什么款?”仁君抬起头。
  “建孝礼文化墙,还有孝礼文化主题雕塑。”钱国说。
  “是老师捐还是学生捐?”崔彩霞问。
  “都捐。”钱国说。
  “奶奶的!我就知道没好事,捐多少?”崔彩霞骂了一句。
  “这是天机,不可泄露。”钱国笑着出去了,“甭忘了,最后一节课开会,年级会。”
  在年级会上,毛德嘉满面红光:“在上午的的行政会上,汪校透露了一个信息,汪校倾力打造‘孝礼文化’的大手笔很受县委马书记的赏识和支持,有意将全县中小学生诵读《孝经》活动的主会场放在我们学校。汪校认为这是我们学校发展面临的最好机遇,现在咱都看到了,准备工作咱们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文化墙用不两天就能砌好,主题雕塑也正在加班加点的制作中。那么,咱们应该为我们学校的‘孝礼文化’建设做些什么呢?根据汪校的提议经过校长会研究决定,在全体师生中开展一场踊跃捐款活动。汪校希望通过这次捐款活动在全体师生之中进行一次广泛深刻的‘孝礼文化’教育,让学生知孝、懂孝、尽孝、爱校……”
  毛德嘉唾沫星子乱飞,说到“爱校”的时候,下边轰然笑起来。
  “不捐行不行?”猛可里有人提出来。
  “对!不捐行不行?”不少人附和。
  毛德嘉愣了一愣:“不捐不行。”
  “捐款不是自愿的吗?”
  毛德嘉笑道:“原则上自愿,但不捐不行——不光是咱,上级安排下来的哪次捐款不都是说自愿的——但不捐行吗?”
  下边又哄的笑起来。
  “捐多少?”有人问。
  “每人200元。”毛德嘉竖起两根手指头。
  “那么多!我不捐。”有人说。
  “我也不捐!一个月我还孝经不我娘200块呢!”有人跟着说。
  下边乱起来,一个跟着一个说不捐。
  毛德嘉有点急:“大家不要先议论,听我说完。汪校在行政会上讲的很清楚,这次捐款纳入教师师德考核,与年终的评优评先以及职评挂钩,同时作为下年度教师选聘上岗的一个重要条件。建设‘孝礼文化’是我们学校当前的头等大事,不捐款、不支持是爱校行为吗?”
  一片嘘声。
  “这和师德有狗屁关系!”
  “这不是耍流氓吗?”
  “妈的!帽子扣的不小!”
  “学会强奸民意了。”
  有人在骂,乱骂。
  毛德嘉打手势要大家安静:“都捐,校长也捐,校长还捐得多呢!汪校自己认捐一千,其他副校级领导每人五百,中层干部每人三百。”
  会场仍不安静。
  “学生捐多少?也是必须捐吗?”问这话的肯定是当班主任的。
  “这个事我正要讲。”毛德嘉看着发问的方向,“这次捐款是对学生的一次有意义的‘孝礼文化’教育活动,当然人人都得捐。学生捐款5块钱为起点,多则不限。”
  “但学生不愿意捐呢?”
  “做工作。”
  “做工作也不捐呢?”
  “那说明工作还没做到位,接着做。”
  台上台下一问一答,毛德嘉有点急火。
  “不怕出事吗?”有人表示担心。
  “学生能出什么事!只要班主任不出事,学生能出什么事!”毛德嘉瞪着眼。
  “这是啥屁话!学生出事还是当班主任的责任了!”有人骂。
  毛德嘉听的很清楚,他想发作,但转转眼珠子还是没发作:“这事请班主任不要担心!大胆的去做工作就是。这事有县委马书记的支持,出不了事的。当然,做这事还是要讲究工作方法的,最好不要出了学生家长投诉的事,谁班里出了事谁麻烦。”
  开完会回到办公室,古金水开始算账:“每个学生5块钱,按四千个学生算,学生捐款至少两万。教师每人二百,不算干部多交的,前后勤加起来接近三百人,这就是六万。乖乖!有八万啊!”
  “有这八万能在老家连主房加配房盖上挺好的一进院。”李海说,“今年春上我的小舅子花八万块钱盖的院子可好了。底上两层十米宽的大宽屋,至少240平,还有独立卫生间、独立洗澡间、一间大厨房、一间大院门、30多米院墙…….”
  仁君是老实人,轻易不说话:“这到底是弄的哪一套啊!花钱的事,有钱就干,没钱就不干,让老师、学生捐款从何说起!”
  李海接下来:“就是嘛!不光不往老师身上花钱还非逼着老师捐款,真是没道理。这坑爹的招,亏他汪者西能想出来!”
  古金水一脸气色:“还跟这挂钩跟那联系,我就不捐,看看他把我古金水能咋的?”古金水家庭条件不太好,两个儿子都在上大学,大学毕业立等着还要买房子结婚,爹娘都已经接近八十岁需要赡养,老婆下岗十几年了这里那里打点零工连社保都没钱交。
  “这小子也忒心狠,每人二百块,简直是抢劫!”
  “这也不是真心搞什么‘孝礼文化’建设,是借机搂钱。”
  “有本事的话,公家的钱你搂就是了,手伸到老百姓腰包里乱掏干啥?真他娘的渴,真他娘的坏,真他娘的狠。”
  “咱算算这家伙上来不到一个月都干啥好事了!全是花钱花钱花钱!刚刚每人八百块钱定做了一身校服吧?又不是你公家出钱,是花老百姓自己的绩效工资,谁稀罕他给弄校服了?”
  “嗨!这家伙,无怪在哪里干,哪里的老师一提起来就骂,确实不咋地!”
  “等着吧,这才是开头……”
  沈凯、崔彩霞说着话推门进来了。全体教师会结束后接着开了个班主任会,沈、崔两个是兄弟班级的班主任,没有跟古金水他们一起回来。
  “吆喝!领导们回来了。”李海开玩笑。
  “回来了,回来了。”沈凯点着头坐下来。
  “又有活动了?”李海笑着问了一句。
  “厉害就是厉害——这给你说准了,有活动。”沈凯笑了。
  “这不明摆着吗?又是砌墙,又是雕塑,又是捐款,又是主会场,如此大阵仗,估计学生也闲不住。”李海说。
  沈凯、崔彩霞相视一笑,崔彩霞禁不住赞道:“你是真厉害!你简直是汪一把肚子里的蛔虫。”
  沈凯说:“看你说的真难听,应该是李老师的大才完全够当一把的料。要不这样吧,咱们把姓汪的罢免了,选举厉害同志当一把,同意的举手。”
  沈凯说着举起手来,几个都笑着举起手。
  李海摇摇手:“你们可别这么说,让一把听见不知怎么惦记我呢。”
  古金水说:“你不要这么小心,一把现在心里惦记的全是钱,没工夫会惦记你的。”
  李海说:“这家伙你们不了解。听人说,他可是最能算计人的,以后都要小心,你说不定哪句话给他听到了,他都有可能记着,找到机会给你算账。”
  “好好,咱们说点正经事吧。厉害同志,你尽管厉害但有一件事你绝对没想到。”沈凯笑着看着李海。
  “说说,说说,啥事?”李海忙着问。
  “咱们学校所有的一线教师都得参加诵读《孝经》的活动,也包括你,厉害同志。”沈凯眯着眼睛笑。
  “不会不会不会。”李海摇着手,“就你瞎忽悠,这事刚才毛德嘉咋不在会上说?”
  沈凯看着崔彩霞:“咋样?我说厉害同志不会相信,我说对了吧!”
  李海看看崔彩霞:“真的假的?”
  崔彩霞笑着:“真的,沈老师可不是忽悠你。”
  沈凯“吭吭”咳了两声,拖着长音:“圣旨:明天开始,每天下午放学后初三年级全体教师在初三一班教室内集合进行诵读《孝经》排练,半小时时间,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缺席,年级有专人考勤,考勤结果跟年终绩效工资挂钩。钦此。”
  本来,这件事也是年级会重要内容之一,因为捐款的事给大家七嘴八舌一打岔,毛德嘉脑子一急把这事丢下了,接着开班主任会一翻笔记本才想起来,就让班主任回办公室后代为通知了。
  “放学后再半小时,回到家不得七点了?”古金水皱着眉头,“这是谁出的馊主意?”
  “当官的呢?也练吗?三个年级都这样安排的吗?”仁君问。
  沈凯笑着说:“领导同志不练,其他年级老师也不练……”
  “只咱们年级练啊?为什么?”古金水眉头拧成了麻花。
  “这是咱们毛德嘉主任主动在一把那里申请的,一把大赞咱们毛主任工作有创意、有头脑、有开拓性,当时就准了,而且还要将咱们教师诵读《孝经》纳入教育局‘诵读《孝经》’活动开幕式的一部分,到时候咱们都会上电视在惠丰父老乡亲跟前露露脸……”
  沈凯没说完,古金水跳起来:“什么狗吊玩意!谁稀罕上电四电五!什么有头脑!屁!这纯粹是拍马屁讨好!”说着狠狠地啐了一口。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沈凯笑着,“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既然年级里这样安排了,不做能行吗?”
  “什么狗吊日的事,明天放学我就走!”古金水坚持着。
  崔彩霞插话了:“还有一件事呢,请各位配合工作。”
  李海拍了两下掌:“好,好。下边听崔主任作报告。”
  崔彩霞白他一眼:“我最多算个崔主妇。”
  一句话逗得大家都笑起来,古金水也笑了两声,刚才的紧张气氛一扫而光。
  崔彩霞止住笑:“也是从明天开始,下午的最后一节课各班学生都在各班内进行诵读《孝经》训练,用到哪位老师的课请给予配合,也必须配合。这是学校统一安排的,不是咱们年级的单独行动。”
  仁君一拍手:“完了,我的课完了。”仁君化学课,几乎每天下午最后一节都有课。
  “羡慕,羡慕。”古金水也开起玩笑来,“不上课还有再好的!”
  “教学任务完不成早晚还是我的事!”仁君苦笑着。
  “你这是为学校的‘孝礼文化’建设大业做出的牺牲,你的牺牲是比泰山还要重的。”沈凯在桌面上当当的点着笔杆,笑着。
  仁君摇摇头:“天要下雨,娘要改嫁,管不得的事,随它去吧。”
  “好,好!这位同志心态好!”李海开着玩笑,“不像有的同志又是跳又是叫,除了气的自己蛋疼,有个吊用!”
  古金水指着李海:“就你吊能!”
  沈凯说:“是这样的。根据学校统一部署,各年级都要在国庆前进行一次诵读《孝经》比赛为重阳节极有可能在咱们学校举办的全县诵读《孝经》活动造势,也是学校本学期统一规划安排的大型集体活动之一。最后三个年级的冠军队再进行对决从中选出优胜者代表学校参加县里的活动。一把很重视,也设了重奖,最终代表学校参加比赛并能取得好成绩班级的班主任是理所当然的优秀班主任,并且作为县级、市级优秀班主任的人选上报。所有在年级比赛中取得名次的班主任也都有加分,这加分既跟绩效工资挂钩又跟年终评优评先挂钩还跟下学年班主任聘任挂钩,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估计不少同志要为了自己的理想努力奋斗了。”
  “这哪是哪啊?任什么事都跟评优评先绩效工资挂钩,这绩效工资又成了一个紧箍咒了!”古金水掏出一支烟来,在桌面上轻轻点了两下,“也不能说,咱当老师的没大香火头,就为这点好处估计也会展开一番好争。对不,沈班主任。”古金水看着沈凯。
  沈凯说:“你看我干什么,我是早已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不要说我已经评过了高级,就是个老中级,我这一大把年纪了也不好意思再跟那帮小青年们争了,有意思吗?再说,咱就是争也未必就争得过人家啊!甭小看那帮子小青年,比你我这帮子老家伙都油的很,招数也多得很。”
  李海一竖大拇指:“中!你也心态好!”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40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