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39章
发表时间:2012-07-22 点击数:4550次 字数:
  沈凯说的不错,定于重阳节举行的“诵读《孝经》,弘扬孝道”活动学生的演出服装汪者西确实是交给他的小姨子金花干的。
  金花一开始并不愿意接,说自己忙不过来,也没资本,还说自己没兴趣。
  汪者西对金花说这个生意不用她太操心,也就是找一家小服装厂或者小作坊下个订单而已,钱的事不要她管,一律从自己这边出。他还给金花算了一笔小账,一套衣服保证让她至少赚一百块钱,五十套衣服可以赚到至少五千。金花的杂粮店平时生意不太好,去掉房租工商税务水电城管等等各项开销一个月也就赚个两三千块钱,虽说是老板比打工强不了多少。五千块钱对金花确是一个不小的诱惑更何况还用不着大操心呢?金花答应下来,恰好她的小姑子是开制衣店的,就顺势将这宗买卖交给了她的小姑子。
  汪者西之所以想到了金花是有原因的。
  金花不仅长相极像大姐金枝,人更温柔,脾气也好,就是心眼少点(不是憨傻,是实诚,没有圈弯的心眼),平时对自己也很不错,所以在三个小姨子里面汪者西对她印象最好。
  金花也给汪者西提供了不少帮助,孩子小,他们两口子有时候忙起来顾不上孩子就送到金花那里去,如此两三年金花从来不烦不燥,孩子给照应的非常好,汪者西对金花是有些心存感激的成分在里面。
  金花人温顺温柔没脾气,对这个姐夫也从没当过外人看,汪者西有时候往她店里送孩子或者来接孩子,店里没人的时候汪者西也用些言语调拨她甚至故意触碰一下她的屁股蛋子或者奶子,金花也从来没有过剧烈的反应更没恶语骂过人。只是那时候有金枝在汪者西并不敢心生妄想,但现在不同了,一来金枝已经不在身边,更重要的是自己当上了一把,手中有了权力能给小姨子一些好处,如果有机会的话应该能吃上小姨子的嫩豆腐。
  但以上都不是汪者西将服装生意交给金花去做的最主要原因,汪者西最主要的考虑是将来方便做账。
  不料这事没过两天就在小范围传开了,并不是汪者西做事不密而是汪者西太想把这事做的不露声色痕迹了。他自己上网选中了服装款式下到U盘里让毛德嘉送到金花店里去。本来这样的事应该交给后勤主任闫水寿或是办公室主任王年福跑腿去办,但他既不想让后勤插手又想把王年福晾在一边不用,于是交给了最最信任的毛德嘉。事情恰恰出在毛德嘉身上。毛德嘉从金花店里返回来的路上碰到正在街上闲逛的邱自明,心高气盛、春风得意的毛德嘉为了在老师面前炫耀如何在汪者西跟前得势受重用,没等邱自明询问就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的始末毫无遗漏的说了出来。
  不过,有一件事是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知道的,包括一直陪同在汪者西身边的老狐狸鲁渊在内。
  为了更好的贯彻执行尹琨“倡导孝道,促进和谐”的八字方针并尽可能做出自己的特色,汪者西苦想了两三个昼夜终于形成一个很有创意的思路,他提出一个“以孝治校,以孝兴校,让孝礼文化在局直中学光大发扬”的口号。
  汪者西决定在“孝礼文化”四个字上大做文章。
  他想到了一个非常非常合适的合作者——自己当年落魄江南时曾经给过自己帮助的汪煮山。
  汪者西是一个敢想敢干、想好就干的人,他叫上鲁渊驱车千里到了延丘市。但汪者西并没有告诉鲁渊到延丘市的真正目的,只是随便说了一句去看望一个老朋友、老本家。
  此番汪者西衣锦下江南去见汪煮山不再像往日那么寒酸,他在延丘市最高档的酒店约请了汪煮山,饭后又以要跟汪煮山抵足而眠畅叙友情的名义留汪煮山同宿。
  在房间里,汪者西向汪煮山介绍了要在学校打造“孝礼文化”的设想并说明想跟汪煮山合作的来意。
  汪者西向汪煮山重点介绍了惠丰历史上著名的孝亲典型丁郎。丁郎刻木孝母事亲位居著名的二十四孝之首,历朝历代影响都很大。尽管丁郎的孝母事亲事迹并不出在惠丰,但新版《惠丰志》上记得明明白白说丁郎娶妻之前曾经有过一段在惠丰流浪谋生的经历,而且他的老婆就是惠丰女人,所以是完全可以将丁郎视作半个惠丰人的。
  汪者西的设想是请汪煮山出面邀请延丘市国画院的画家们为局直中学作画,就画《二十四孝图》,镶嵌在特制的画廊里,有这么多专业画家的作品既提升了学校的艺术品位和文化品位,又体现了“孝礼文化”的核心。
  汪煮山当然很乐意合作,他还从一个艺术家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补充意见。汪煮山的补充意见是在校园最突出显眼的位置建一座主题雕塑,雕塑内容就是丁郎刻木孝母事亲。
  汪者西对汪煮山的补充和设想完全赞同。
  但两个人也不是没分歧,两个人的分歧一个是画作的规格,再一个是雕塑的材质和高度。通过深入讨论之后仍不能形成一致,汪煮山表示最好来局直中学实地考察一下再做决断为好,汪者西认为有道理。
  最后汪者西试探着问了一下要花多少钱,汪煮山扳着手指头粗粗算了一下:“三十万应该差不多,但也不保险,还得看具体情况。”
  “钱的事不困难吧?”汪煮山看了一眼没做声的汪者西。
  “没有没有,有钱,学校现在有钱花。”汪者西急忙摇摇手,笑道,“不瞒老兄说,和以前不同,我们现在担心的是花不下去。绩效工资一实行,学校办公的钱都是省财政直接划拨,我们学校规模大学生有四五千,省里给的钱多着呢。这些钱花了就花了,不花白不花,不花也装不到腰包里去……但花了的话倒是有可能……”
  汪煮山心领神会的一笑:“老兄既然说不差钱,要不就规格高一些,多花点?”
  汪者西一笑:“你看着做吧,要不我用得着千里迢迢找你老兄?”
  汪煮山抚掌大笑:“那就先给你加上十万设计费。”
  汪者西没犹豫:“一言为定,你们大师级的设计,设计费当然要高一些。”
  汪者西告诉汪煮山,要尽量快,一定要赶在重阳节之前将画作、雕塑全部安装到位。汪者西说:“我要在读《孝经》活动开始前邀请我们马德弼书记到我们学校视察一下我们的杰作,如果有可能,尽量争取把读《孝经》活动的现场放在我们学校,兄弟也算露个脸。”
  汪煮山一拍胸脯:“我汪煮山在这里说句大话,这事要说三天五天干好那是吹牛,但半个月应该没问题——放心,国庆节假期间一定给你安装到位。不过,你老兄可得舍得出加班费。”
  汪者西说:“今年的重阳节是阳历10月9号,国庆节假期间如果安装不好可是要误大事的。”
  汪煮山笑道:“绝对误不了,关键是加班费给的多少,加班费多就快点,加班费少就慢点,对不对?”
  汪者西嘿嘿笑两声:“兄弟,你放心,你的好处少不了。”
  第二天,汪煮山与汪者西同车来到了惠丰。
  汪煮山在汪者西的陪同之下在学校里转悠了一圈,跟汪者西耳语了一阵之后,汪者西点点头:“很好,很好,就这么办。”
  汪煮山提出要看望一下汪者西的母亲。
  汪者西感到很突然,没答应。
  汪煮山坚持要去:“天底下一笔写不出两个汪字来,我们毕竟是本家嘛!家里有老人家,也到中秋节了,我必须去看望一下。”汪煮山说的很诚恳。
  汪者西有些难为情,但还是答应下来。
  汪煮山随便买了些礼物,还是由鲁渊开车,汪者西坐在副驾的位置为鲁渊导航。
  汪者西的老母亲住在汪者西的姐姐家,汪者西的姐姐住在距离县城30多里路的乡下。路倒是不难走,全程水泥路,只是路面窄了些,会车的时候有些困难。
  车子在一个破旧的院落门外停下来,汪者西急忙下了车,院里面迎出一个身材矮小又黑又瘦的男人来,男人看上去有接近60岁的样子。
  “这是我姐夫。”汪者西指着那个男人向汪煮山介绍了一句。
  汪煮山点点头算是问候。
  几个往院子里走,一个50多岁的妇女从屋子里走出来,妇女头发很凌乱的样子,身上的衣服也不是太干净,一看就不是个利索人。
  “这是……”汪煮山小声问汪者西。
  汪者西说:“这就是我的老姐姐。”
  汪煮山就对着汪者西的姐姐恭敬地叫了一声大姐。
  “咱娘呢?”汪者西问姐姐。
  “在床上躺着呢。”汪者西的姐夫说。
  “怎么?生病了吗?”汪者西关切的问。
  “也没大毛病,可能没吃好,闹肚子,刚从卫生室打针回来。”汪者西的姐姐说。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汪者西轻轻责备了一句。
  屋子里又黑暗又潮湿。
几个已经来到老太太躺着的床前。
  “我知道你忙,没让他们打,又没有大毛病,吃几个药丸就好了,还非得给我打针,我越是不要打针非拉着我去打针。”老太太絮叨着要起来。
  汪者西一步走到老太太跟前,抓着老太太的手:“不要起不要起。”
  汪煮山也到了床前:“伯母,你老人家好。”
  老太太看看汪煮山,汪者西向老太太介绍说:“这个就是我以前说过的在江南遇到的那个本家弟兄,到咱们惠丰来办点事,非得来看看您。”
  老太太很激动,非要坐起来说话。汪者西就扶着老太太坐起来。老太太一直眼望着汪者西,疼惜的:“你这阵子肯定忙得不轻,脸上显瘦了。”
  汪者西笑着宽慰老太太:“忙过去这阵子就好了,瘦了还会胖起来的。”
  汪煮山从包里拿出照相机:“不要动,我给老太太拍张照片留个纪念。”
  汪者西笑笑说:“拍就拍个吧,还真没给我娘拍过合影呢。”
  汪煮山毕竟搞艺术的,对画面要求高,从几个角度都拍了照,最后满意的对汪者西说:“回去我给你拷出来。”
  汪者西拿出一千块钱交给姐姐,姐姐死活不要,汪者西生气的说:“这是给老太太花的。”姐姐就接下来。
  回城的路上,汪煮山问汪者西:“老大姐他们有六十了吧!”
  汪者西摇摇头:“哪有六十?!姐夫大两岁,五十刚过。姐姐才四十五岁。”
  鲁渊吃惊的:“你姐夫还不如我年龄大啊!”
  汪者西神色黯然:“农村人嘛,本来就不能跟城里人比,更何况他们两个一个比着一个没用,日子过的比一般农村人还要差些。”
  “你还是把老太太接城里来住吧,我看老太太跟着你姐姐也享不了福。”鲁渊说。
  汪者西眼睛里闪着泪:“是的。我家老太太到如今还没享过一天福,我是一直没条件,城里的房子又高又小,不要说住了,爬上去就能累个半死,忒不方便。等等吧,等我买个楼层低的房子再接城里来吧。”
  汪煮山接着说:“是应该接来同住,现在你们这里不是从上到下在宣扬孝道吗?把老太太接过来既是自己尽孝心又能做给别人看,岂不两全其美。”
  汪者西叹口气:“别人怎么看那是次要的,关键是尽孝啊。可是现在房价给炒的这么高,买不起房啊!唉!没钱连个尽孝的能力都没有,悲哀啊!”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39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