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第五十七章
本章来自《萍踪传书》 作者:李科敏
发表时间:2012-07-22 点击数:1184次 字数: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楼上的客厅和书房,落地的无框架窗户,使得阳光照进来产生日规的效果。透过窗户可以欣赏到别墅花园和“林无静树,川无停流”的野外景色。最大限度的让自然的光线进入室内,视觉上的透视感也让人更亲近自然。花木盆景的点缀给空间带来活泼的生气,即使外面寒冬腊月,而别墅内郁郁葱葱,一年四季如春。安德森告诉我们,屋顶设有太阳能供暖系统,融合了绿色设计的理念。主人可以在清净之中追求生活的真谛,家本该如此。
  顶层设有露台,这里可以无障碍地登高望远,可谓“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层峦耸翠,上出重霄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感受无处不在生机勃勃的大自然魅力,闲来无事时,躺在欧式玻璃屋的按摩椅上,一边静静地欣赏音乐,一边阅读书报,可谓是极致享受,有雅士之风范。使为尘嚣城市生活绷紧的神经得到解放。别墅的卫生间大量的使用复古拼花瓷砖,同样充满了自然的氛围,优雅而不失温馨。
  在安德森太太的招呼下,大家回到餐厅。已经有一桌丰盛的家宴等待我们,和传统西餐一道道上菜不同,一股脑摆上各种美味佳肴,有点像中国的满汉全席,按自己的爱好分取,主人们戏称之为“海盗席”,看来他们的祖先当年就是这样潇洒的。
  斯德哥尔摩盛产深海鱼,种类之多居欧洲之冠,餐桌上有生鲭鱼片,烤鲑鱼,腌制梭鱼,熏比目鱼和大龙虾。主妇亲自烹调了著名的斯德哥尔摩肉丸子,是用牛肉,鸡蛋,牛奶,洋葱,黄油和各种调味品制作而成,配上酸黄瓜、沙拉,味浓郁香,酥嫩可口。重头戏是瑞典的特产驯鹿肉片,对于东方之客确实是稀罕物。每人的前面都有一对葡萄酒杯,分别红白两色,吃鱼之时喝冰镇的白葡萄酒,吃肉之际则换成红葡萄酒,宾主们频频举杯相互祝福。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瑞典家庭,即使以欧洲的水平来看,也已经达到中产阶级的标准,北欧的社会构架为典型的橄榄状,中间的中产阶层占大部,相对富贵和相对贫困,只是各占两端很小部分。北欧诸国中间收入人群占人口比例百分之七十以上,其收入和国民总收入之间也是同样的百分比,这就是北欧为全球贫富悬殊最小的区域之原因所在。
  从职业上来说,林耐和安德森无疑是属于蓝领阶层,按照东方人的传统观念,蓝领工人从事体力劳动,相对而言薪水低廉,处于社会底层。现在我们才意识到这种观念,完全不适用于欧洲,至少在北欧地区。在现代社会,西方蓝领从事的工作,早已不是传统意义的体力劳动,一般来说技术含量很高。工业文明造就的蓝领,除了强壮的体魄之外,都受过系统的文化教育和严格正规的职业训练,普遍具有一丝不苟的职业道德。
  萨拉热窝一日之游,往来于朝烟夕岚之间,令青田小组的年青人目酣神醉,此时欲下一语描写而不得一天之盛。回到贝尔格莱德的旅馆,已经是半夜,服务台交来一封电报,意大利方面通知他们不日赶到克罗地亚首都萨格勒布,在那里等候西欧的来人。
  属于南斯拉夫联邦的克罗地亚位于中欧东南,巴尔干半岛西北,倚靠亚得里亚海东岸与意大利隔海相望,沿海大小岛屿很多,多为椭圆形,与克罗地亚海岸平行,所以克罗地亚被称为“欧洲千岛之邦”,典型的地中海式气候。岛屿之间有形状各异的海峡,风景非常优美,据说铁托生前就爱乘坐海军旗舰,带着他的宠物小象,在这片海面上游荡。从世界屋脊一路走来,看着碧波浩瀚的地中海海湾,年轻人们不禁心旷神怡。
  亚得里亚海是分隔东欧社会主义大家庭和西欧资本主义世界的天堑,亚得里亚海的西岸完全在南斯拉夫控制之内,同时另一侧由阿尔巴尼亚扼守,分出楚河汉界,虎视眈眈的北约海军无法染指。九十年代西方肢解南斯拉夫,剥夺其出海口,志在必得,也就不奇怪了。
  绝对性的时刻快要到了,青田小组所有成员即兴奋又紧张,从南斯拉夫进入意大利,是不可能有签证,一定得溜过去,至于如何达到目的,他们有想象的空间和版本,是乘着茫茫夜色,从亚得里亚海泅水过去?还是月色朦胧之中,灏瀚荡漾夜渡孤舟?反正是要豁出去了。为此在老家的时候,他们都努力训练了游泳,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以备不时之需。
  依山傍海的杜布罗夫尼克城,海水兼天净,山城隐雾深,无疑是克罗地亚黄金海岸的象征,有着“亚得里亚海明珠”之称。因为克罗地亚完备的旅游设施和相对低廉的费用,很多西欧人到这里度假。城市分新旧城两部分,老城区遍布欧洲中世纪的建筑,这里每年都要举办一次国际戏剧节,杜布罗夫尼克很有文化气质。和南斯拉夫其他地方一样,历史上这座城市被各路强权统治很长时间,包括法国的拿破仑。
  早在中世纪,克罗地亚人就建立了封建王国。二十世纪初被哈布斯堡王朝的统治,直至奥匈帝国寿终正寝。二战期间成了纳粹德国的协从。克罗地亚社会思潮**可见一斑。反法西斯胜利后,曾经“站错队”的克罗地亚与南斯拉夫合并,成为南联盟六个共和国之一。
  用今天的话说,现有人口四百来万的克罗地亚,是地道的输出农民工大省。在西欧,美国和澳大利亚侨居的克罗地亚人也有四百多万人,也就是说,这个民族半数人口是生活在海外。由此可见,克罗地亚是名副其实的侨乡,是欧洲的青田。同时克罗地亚也是国家元首铁托的故乡。说到自己的领袖,当地人都会春风得意,感到十分自豪。
  和白领一样,瑞典的蓝领显得体面和有教养,一点都不缺乏彰显个性的心理需求,和社会地位的自我认知,没有任何经济,文化和等级的落差。蓝领的中产阶层化是北欧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林耐和安德森这两位瑞典朋友,就是眼前鲜活的例子。饭后用了咖啡,稍作休息,安德森和林耐带我们进城,游览“昔去雪如花,今来花如雪”的斯德哥尔摩。
  瑞典王国是北欧最大的国家,位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东南部,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都宣布中立,和瑞士一样避免了战争浩劫,是一个很聪明的民族。中世纪瑞典的维京文化,实际上就是海盗文化,四面出击,影响的地区囊括波罗的海和黑海。说句公平话,和后来的殖**义者相比,北欧的海盗小巫见大巫,而且要厚道的多,这是一种职业生涯。到处流窜作案,只不过是为了生存罢了。
  而后来居上的老牌殖**义国家,开着兵舰到处游弋,干脆连人带土地都抢了,连远东的香港澳门都不得幸免,才是真正的洪水猛兽。从这个意义来说,当年的麦哲仑哥仑布之流,也不过是西方大盗的前哨探马而已。然而海盗是最具有近代意义的国际霸主,是南征北战全球化的鼻祖,如果没有他们当年血色的浪漫,就没有当今的西方文明,这样说一点不为过。
  公元一千年前后瑞典才刚刚有了国家的雏形,和我们中华文明五千年历史相比,根本不是一个等量级。十七世纪时瑞典跃升成为欧洲列强之一。十八世纪后的数次战争失败后逐步走向衰落。连原先的小兄弟挪威也离弃联盟独立,从此瑞典人痛定思痛,发誓永远不再结盟,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均保持中立。冷战时期和两大阵营保存距离,瑞典倒也能左右逢源,因为和苏联这样一个强国为邻,未免有点害怕,瑞典会参与北约的军事训练,多少可以壮壮胆,但又不能和西方阵营过分热络,以免激怒边上的北极熊。整整两百年的和平,让中立的瑞典赢得了时间,经济飞速发展,从烧杀抢掠的海盗到田园诗意的中产阶级,完成了凤凰涅盘般的重生。
  瑞典实行的社会制度,不同于美国社会**裸的丛林法则,集中精力发展经济的同时,实行广泛的社会福利政策,从父母带薪长期产假,到医疗保障病假补助;从失业保障和养老金,到终身的义务教育,其无微不至的程度,让世人瞩目。而且瑞典为首的北欧诸国,当法律制度和相关政策一旦形成,只有不断完善,没有朝令暮改之虞,这是一个取信于民的成熟社会,应了司马光的名言:“夫信者,人君之大宝也。国保于民,民保于信。非信无以使民,非民无以守国。是故古之王者不欺四海,霸者不欺四邻,善为国者不欺其民。”
  有学者认为这种斯堪的纳维亚福利模式,是介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的一种模式,也有的学者干脆说这就是理想的社会主义,当世人喋喋争论不休之际,瑞典人对这种无聊的意识形态归类毫无兴趣,我行我素,一心过好自己的日子,至于社会制度是姓“资”还是姓“社”的定性问题,就让那些职业理论家去费心思吧。
  人非圣贤,铁托也有君主难以避免的通病。“唯其不由礼义而由权谋也”,这位铁腕人物以权术来治理这个国家,类似斯大林时代的清洗,在南斯拉夫也曾发生过,七十年代就有数万名干部被整肃,使国家凝聚力大为下降,从此埋下了南斯拉夫日后分裂的祸根。应了战国时代思想家荀子的治国之论:“国者,天下之利势也。得道以持之,则大安也,大荣也;不得道以持之,则大危也,大累也;故用国者义立而王,信立而霸,权谋立而亡。”当然这是后话了。
  在首都贝尔格莱德的时候,从约安娜那里,青田小组就听说了铁托帝王式的奢侈生活。从这里可以眺望亚得里亚海上的布里俄尼群岛,有蓬莱仙境的感觉,岛上就有铁托生前的私人宫殿。这位穷苦出身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在南斯拉夫境内的私人别墅豪宅达一百五十余座。铁托出巡游敖,必定乘坚策肥,冠盖相望。他偏爱高级轿车,顶级古董和各国艺术品,号称红色奢侈品收藏家,爱好之多兴趣之广,堪称超级大玩家,即便西方财阀贵族也是望尘莫及,但是“天生圣人,盖为万民,非独使自娱乐而已也”,奇怪的是人们往往不懂得这个道理。
  由于崇拜打下江山的铁托,南斯拉夫老一辈人觉得,坐江山的主,即使穷奢极侈也是理所应当。约安娜却不同意这样的说法,认为沉溺声色犬马之中,是执政者之大忌,作为人民领袖,应该躬行节俭以示子孙。当年斯大林曾经给铁托定性为“实行资本主义复辟”,作为南斯拉夫的普通百姓,约安娜对意识形态纷争,既搞不懂也毫不感兴趣,但是她认为,和侈而无节的铁托相比,同样是一言九鼎乾纲独断的伟人,创立建国大业的外国革命家大多恭俭洁廉,为天下先。世风日下的铁托时代好声色,尚侈靡,与其比较,东欧其他国家虽然物质匮乏,然而名重于利的社会风气立于不败,士多清廉,黎民醇厚。
  古人言:“廉者,民之表也。君犹器也,人犹水也,方圆在于器,不在于水,”青田小组成员十分赞成约安娜的看法。业余古文学家小肖加以发挥,接着以古训说明问题之要害:“所重者在乎色、乐、珠、玉,而所轻者在乎人民也,”这样国民难免会争慕效之,奢靡之俗日盛,最终必将耗尽财力,天下萧然。
  多少年以后,已成欧洲华人大款的青田三人小组,再次结伴重游贝尔格莱德,约安娜的连锁酒店已经遍布前南地区,老板娘不无感慨地对小肖说:“你当年引用的话‘自古帝王未有好奢侈而能久长者’,现在已经得到验证,随着铁托时代的终结,他生前的庄园和财富收归国有,南斯拉夫联盟土崩瓦解,铁托打下的江山最终不复存在。”
  当年的小肖如今已成了老夫子,之乎者也的他笑道,古人云:“自古帝王凡有兴造,必须贵顺物情。昔大禹凿九山,通九江,用人力极广,而无怨恨者,物情所欲,而众所共有故也。秦始皇营建宫室,而人多谤议者,为徇其私欲,不与众共故也。”虽然铁托成就了建国之业,但是毕竟不是世界级的伟人,也不是“移天缩地在君怀”的大政治家,没有宽广的眼界和无私的胸襟,“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对于一个小邦国的君主,人们也确实不能有太多的奢求。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李科敏
对《第五十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