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38章
发表时间:2012-07-21 点击数:4593次 字数:
  沈凯、崔彩霞两个说说笑笑来到目标住家的楼下。
  崔彩霞说:“沈老师,你看,裤腿淋湿了半截咱就甭上楼了,咱就在楼下等着,有人来调查就上去,没人就算了,省的进到人家屋子里给人家弄得那么糟糕多不好。”
  沈凯说:“这会子觉着有点冷,忘了多穿件衣服了。”
  崔彩霞打量了一下沈凯:“吆嗨!不说还真没注意到呢,今天穿那么阔?七匹狼啊!”说着捏了捏沈凯穿着的短褂褂袖。
  沈凯笑笑,小着声:“假的。”
  崔彩霞奚落他:“干嘛穿假的——真的也不贵啊,换了我情愿打光背也不穿假的。”
  沈凯开玩笑:“你打个光背我看看,谅你不敢。”
  崔彩霞白他一眼:“不害臊!这也是你老大哥说的话?”
  沈凯笑道:“我老大哥怎么了?我老大哥上街就不能睁着眼睛了?打光背的女人多了,想不看都难,告诉你,你真打光背本老师还懒得看呢……”
  崔彩霞作势要打沈凯,沈凯缩着脖子,用手捂着脑袋,调笑道:“啥意思?说要看骂人家不害臊,说不看又要打人,我的崔大姐,你是要看还是不要看——你看,你看,那边不过来一个!”
  从大门那边真的扭进来一个打着花伞戴着紫红色镜片眼镜的女人。
  女人穿着高跟鞋,鞋跟有搾把高,黑色紧身裤,裤腿刚好到膝盖上边,整个的露着雪白的细细的小腿。
  “你看那胸脯!”沈凯用手捂住嘴小声说。
  女人的胸确实大,紧身的黑色低胸无袖衫几乎包不住。
  崔彩霞说:“你也不是好人,什么不看专看人家那里。”
  沈凯仍然捂了嘴:“她就是穿给男人看的,男人不看她还不舒服呢——要我猜,后背可能是露着的,最起码也得露一半。”
  “奶奶!真是啥人都有,现在天能冻死人居然穿成这样!”崔彩霞把脸扭过来不再看。
  “这就叫美丽动人。”沈凯低声笑着。
  “美不美不好说,冻人那是肯定的。”崔彩霞有些不屑。
  沈凯接口道:“谁说不美?你看这身材!胸大屁股翘,长腿细腰细长脖子……”
  崔彩霞讥笑沈凯:“你可不要流出哈喇子来,那就丢人了!”
  两个小声说着的时候,女人已经走到他们近旁。
  两个不再说话,将脸往一边扭了扭往别处看着。
  女人“哒哒”的就要过去了,沈凯下意识的瞟了女人一眼。
  女人“咦”了一声,停下来:“是你啊!”
  她在招呼谁?沈凯听声音很陌生,看看身边,除了他和崔彩霞没看到别人。
  沈凯疑惑的看看崔彩霞,崔彩霞也正疑惑的看着沈凯。
  女人把眼镜拿下来,顺势用眼镜腿将鬓发往后一理,笑意盈盈的看着两个:“光顾着走路,是你们啊!”
  是严玲玲。
  “还不知道你两个是一家人家呢,你们就在这里住?——咱还是一个村里的老乡啊!”严玲玲一开口就是这么一串话。
  沈凯看了崔彩霞一眼,半开玩笑的:“请领导不要误解!我和崔彩霞老师是假的,是遵照县委马德弼书记指示精神来的临时拉郎配。”
  严玲玲不好意思的:“你看我这眼神。”
  崔彩霞反过来开了一句玩笑:“我眼神也不太好使——你们两个倒是很有夫妻相。”
  沈凯煞有介事的:“真的假的!”
  严玲玲一笑,没接着说:“我去健身会所练瑜伽去了,才刚回来,你看,天晚了,还没吃早饭呢。”
  “我正说呢,这位美女穿这么少就不怕冷?”沈凯笑着,“原来是练功刚回来,说不定身上还正冒汗呢。”
  严玲玲拍拍裸着的膀子:“真给你说对了,你看,汗出的又臭又黏,回家得冲冲再去上班。”
  崔彩霞看着严玲玲开玩笑:“沈老师真是个懂的惜香怜玉的好男人,从你一进小区大门就一直担心你会不会冻着。”
  严玲玲又是一笑:“我就不跟你们闲扯了,还得上班去呢!”说着就走,走了两步回过头,“我家就在前边那栋楼一单元501,你们要不怕楼高跟我到家坐坐去?”
  沈凯摇摇手:“我们还有任务,往后有空一定登门拜访。”
  严玲玲走得远了,崔彩霞不甜不酸的说了一句:“她是真油!”
  沈凯小声对崔彩霞说:“看看,我没说错吧,后背是不是露着的?”
  崔彩霞点点头:“我说沈老师,我发现你刚才看美女的眼神好奇怪啊!是那种眼神,说不出来的那种,说含情脉脉吧不是太像,反正不是太正常,是不是看上美女了?”
  沈凯笑道:“你还看出来了!眼神不正常是真的,要说我看上她了绝对不可能。”
  崔彩霞笑着说:“口不应心。都答应人家登门拜访了还说没看上?严玲玲好像也看上你沈老师了,门牌号都告诉你了,欢迎你光临呢。”
  沈凯指点着崔彩霞:“你这个小崔啊!脑子里面装的都是啥?”
  崔彩霞挺认真:“我说的可是真的。刚才我说你们两个有夫妻相的时候,严玲玲都默认了。其实我说啊,你沈老师个子又高,长得又帅,除了兜里钱少点,几乎就是高富帅了,严玲玲这样的女人不缺钱就缺男人,说不定还真看上你了,你看刚才打招呼只跟你打的招呼吧?说话也都是跟你说的吧?俺在这里简直就是个电灯泡。要不这样吧,我现在就回学校去,干脆你们两个扮作两口子,说不定你沈老师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说着就笑。
  沈凯笑道:“说这话,可是有吃醋的嫌疑。”
  两个拿严玲玲开起玩笑来。
  沈凯短叹一声:“古人说过的话真是经典,他就没有一句不是那个样子的。”
  崔彩霞歪着头:“想起啥来了?”
  沈凯说:“古人说一白遮百丑,你看严玲玲,人本来长的就是不怎么样嘛,就是一个皮肤白,咋一看还真过得去。”
  崔彩霞点头说:“明白了明白了。”
  沈凯问:“明白什么了?”
  “明白你刚才为啥是那种眼神看美女了。”
  “什么眼神?能不能说得清?”
  “我得想想,看用个什么词更准确。”崔彩霞想着,“应该是欲看还羞、欲罢不能的感觉,有点不好意思的味道在里面还又想多看几眼。”
  沈凯呵呵笑道:“有意思,你是真有意思。”
  崔彩霞问:“我说的对不对?”
  沈凯说:“很好,有这个味道。”
  “这就是看上她了,还不承认。”崔彩霞咯咯地笑。
  “这样的破货,我会看上她?我老沈尽管没大出息,这类女人还真看不上眼。这样的破货白给都不要。”沈凯很不屑。
  崔彩霞一撇嘴:“看你烧的吧!你倒想得美,你花钱也不一定给你。”
  沈凯说:“我敢跟你打赌。像严玲玲这样的女人,那么饥渴,不要说花钱,倒贴她都愿意。”
  崔彩霞说:“我也不跟你打这个赌,我就想问你,你口口声声说人家是破货,你倒是有啥凭据?”
  沈凯说:“凭据一抓一大把。这女人本来就骚,再加上男人常年在外,她在哪里上班都没闲着——现在那些当校长的又没有个是好东西的,在谁手底下干谁不想沾她的便宜……所以,你甭看她工作没几年,换过的地方可不少了,到哪里都很快就跟哪里的一把闹出绯闻来,然后是满城风雨,然后是调离——据说局里的那些不成器的小干部也有不少上过她的,包括局里的两个司机。”
  崔彩霞抿嘴笑道:“这个女人咋是这样?老少通吃啊。”
  沈凯说:“所以我说嘛,她这个破货不值钱。你知道人家都送她什么绰号吗?”
  崔彩霞问:“啥绰号?”
  “公用插座——只要有插头的谁都能插的。”
  崔彩霞脸一红:“你们男人真流氓!你这都是从哪里听来的?”
  “咱人不在江湖,这江湖上的事知道的就少。人在江湖的没有不知道严玲玲的——前天晚上,我跟几个朋友在一起喝酒,其中有个就问我‘听说公用插座借调到你们学校去了,有机会你也插进去放放电?’本来我不知道公用插座是指什么,傻里傻气的说‘插座都是用来充电的,谁家的插座是放电的’,他们都笑我,后来经他们一说才知道是说严玲玲。”沈凯将嘴凑向崔彩霞的耳朵,又拿手捂着,“我给你说的这些事你可不要在外边说,就是说了也不要说是听我说的只说听别人说的。”
  崔彩霞点下头:“这事我才不往外说呢!嗨!这事咱不说还愁大家不知道?说不定人家早都知道了。”
  “咱们学校到目前为止就有至少两个上过严玲玲的你知不知道?”沈凯突然问。
  “你就别扯了,她才来咱学校几天?何况还是借调!”崔彩霞表示不信。
  沈凯神秘地笑笑:“你懂啥!知道鲁渊跟严玲玲啥关系吗?”
  崔彩霞饶有兴趣:“还能是那个关系?”
  沈凯笑道:“你学会含蓄了。就是那个关系。鲁渊是教办主任,有名的大花蛤蟆,上过的手底下的女教师岂止一个?严玲玲就曾跟他干过,老相好了。”
  崔彩霞说:“严玲玲口味够重的,鲁渊这样的老家伙……”
  沈凯说:“我刚才说什么来着?像我这样子的她愿意倒贴。”
  崔彩霞拿手指头羞了一下沈凯:“现在她正一个人在家你倒是去啊,让她倒贴去啊,这事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向嫂子出卖你的。”
  沈凯忙说道:“我只是说着玩,这事我可不干。”
  “是不干还是不敢干?怕是给嫂子逮着就地正法了吧。”
  沈凯说:“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崔彩霞笑着说:“我就知道是这个原因,嫂子是个厉害角色吧!其实不厉害点也不行,男人现在在外边没有不敢干的事。”
  沈凯点着头:“对,对,我的崔大妹子,你可真把我老沈看透了。”
  崔彩霞又问:“你说的两个那个是谁?”
  沈凯不说:“你猜猜,不难猜的。”
  崔彩霞说:“既然这么说我还猜什么。有人看见吗?啥时候的事?你说这话我都不敢想,男女和女人就这么容易吗?”
  沈凯仰头看看天:“人在做天在看呢!这又说到一句古语: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在这天底下无论干什么事都会有人知道的。”
  崔彩霞说:“你说的听起来好玄虚。”
  沈凯说:“玄虚就玄虚吧,到此为止吧。”
  崔彩霞不愿意:“你就说说嘛。”
  沈凯用眼睛示意了一下:“说什么说?过来了,过来了。”
  崔彩霞一抬头正看见严玲玲往这边走过来。
  “咱都是当老师的可是差别咋就这么大的呢?”沈凯看着走出小区大门的严玲玲学着范伟的语气语调。
  崔彩霞感慨起来:“真是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人家是健身会所的常客,咱连健身会所门朝哪都不知道。咱天天天不明就起来慌着忙着去上班,饭都顾不上吃,孩子顾不上接送,但一年干到头什么好处都摸不到!反倒是人家,该下班了才去上班却没有得不到的好处!”
  崔彩霞又想起教师节表彰的事来,气不打一处来。
  “这就是说的会干的不如会看的,会看的不如会操蛋的!一想起这来老子就想骂人!”沈凯也有些激动。
  两个东一阵西一阵说着话很快一上午就要过去了,也没见验收小组的人员到来。
  “咱回家吧,该下班了。”崔彩霞说。
  “再等等,说不巧现在就来了呢?”沈凯没动。
  “你这人咋这么轴啊!你不吃饭人家验收小组的人也跟着你不吃饭?”
  沈凯不好意思的一笑:“这倒是的,那就走。”
  两个说着就走,雨已经不下了,天只是阴着。
  “今天真冷,一上午都没缓过来。”沈凯缩着肩。
  崔彩霞又想起开始的话题来了:“你这假七匹狼干脆脱了给那个拾破烂的穿得了,穿在身上就不觉得寒颤?”
  沈凯说:“你说的轻巧!这件假七匹狼还是托马书记三光政策的鸿福买的呢,不然这假的也穿不上。”
  “不会那么夸张吧!”崔彩霞夸张的瞪着眼、张着嘴。
  “这哪是夸张?实话实说。我一个小教师一月才两千多块钱,当家的又不挣钱,我还养着两个学生呢!老大上高三明年高考眼看这就要花钱,老二今年上初三明年上高中,我到现在连个像样的房子都没有,我还穿呢,连吃都吃不上了。”沈凯叫苦。
  “嫂子不是在派出所干着了吗?”
  “干着是不错,但干活的不挣钱呢!听起来挺美的,在派出所里工作,其实是什么工作?打扫卫生,连临时工都不算,一个月只八百块钱,不够她自己的用的。”
  崔彩霞点下头:“是不容易。这样看还是人家县一中的好,过年过节福利照发,这又刚刚发了一身名牌西装,看看咱,要啥没啥。为啥人家行的咱就不行?”
  “汪者西没说嘛,一中是高中,没实行绩效工资,跟咱不一样。”
  “实验小学不是跟咱一样吗?不是一起实行的绩效工资吗?听说人家也正准备买衣服呢!”
  “我相信咱们学校也会买衣服的——你啊,只知道买衣服,知道买衣服背后弯弯绕吗?”
  崔彩霞疑惑的:“买件衣服还有什么弯弯绕?”
  “还知道前一个城管局长向孜昶在体育场给狠揍的那个小青年吗?”
  “知道,不就是马德弼的妹夫嘛!向孜昶不是因为这给拿下了吗?”
  “对。马德弼不是天师县的人吗?他妹夫在天师县城开了一家名牌服装店,我听说县一中的那几百套西服都是从天师马德弼的妹夫店里弄来的。有这一宗买卖,马德弼的妹夫还不发一笔好财!”
  “再加上实小的、咱们学校的、职业中学的、进修学校的,这样算算不得三两千套?一套就算赚一百块钱,这一下子就能赚两三万啊!”崔彩霞扳着手指头。
  “一套赚一百块?你当他是跑腿的?人家赚一百块他得赚三百块,问题是一套名牌西服可不止赚三百二百,这一笔生意保守估计老板能赚至少二十万,够咱们穷教师不吃不喝挣八年的。”
  “那是你们高级教师,我们这些中级教师十年也挣不来二十多万。无怪非得要什么三光五光,变着法挣钱呢!可是,买衣服的钱最终还是咱自己出啊!”崔彩霞说。
  “有什么办法?这么好的讨好马德弼的机会汪者西会放过吗?局里的领导会放过吗?听说要不是因为汪者西跟李直针尖对麦芒你死我活,可能咱们学校的西服也定下了。汪者西之所以拉着架的不定衣服其实是在跟李直较劲,等着吧,过不几天就定会定的。不要说汪者西,就是换你当一把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你不拿大家伙的钱买上边的好?至于回扣能没有吗?汪者西是啥人?见了钱比见他亲爹都亲的人。他手里还有一桩小生意呢。局里不是要在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中国传统的敬老节那天举行中小学生‘诵读《孝经》,弘扬孝道’朗诵会吗?偏巧今年的重阳节又是10月9号,说是孔子的生日。局里在洪献琦时代就准备在暑假前举办这个朗诵会,因为魏宪的事接着又因为祈祠镇校车的事把这活动给冲了。现在李直教育局党委书记代局长又把这事拾掇起来了。”沈凯一气说了好多。
  崔彩霞说:“这事汪校开会讲过,但这里面也有生意吗?”
  “有啊。各学校都想尽一切可以想的办法在服装上搞别出心裁。咱们一开始在于一越的时候考虑的是古代读书人的书生服,据说已经订做了。可是于一越走了,汪者西就把订单撕了,不用了。汪者西要用博士服、博士帽,也已经定了。”
  崔彩霞“喔”了一声。
  “知道在哪里定的吗?”
  崔彩霞脱口而出:“也是天师马德弼妹夫那里?”
  “错。”沈凯摇摇手,“汪者西的小姨子开了一家杂粮店,这服装就是在他小姨子那里定的。”
  崔彩霞笑道:“杂粮店也做服装生意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沈凯神秘的笑了笑,“只要有市场,什么不能卖?”
  崔彩霞点点头:“我懂,我懂——你是真厉害,什么事都知道。”
  沈凯摇摇头:“不是我厉害。记住一条:没有不透风的墙!”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38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