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科幻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37章
发表时间:2012-07-20 点击数:4384次 字数:
  毕竟已经进入仲秋季,雨下起来没完没了了。
  连日的阴雨致使气温下降很快,男人基本上都穿上了长体恤或是茄克衫,女人大多已不再穿裙装。
  省里下来的文明城市验收工作组进驻惠丰已经三天了。
  文明城市验收工作组的验收工作做的很细致也很认真,形式更是多种多样,不拘一格:有的在街头或广场对行人随机访谈;有的到小区进家入户走访;有的进入超市或商业街区下发调查问卷;还有的进入医院、学校、车站、宾馆、酒店等场所进行暗访。真是无孔不入、无处不在。
  整个惠丰如临大敌,马德弼更是不敢怠慢,他要求所有机关单位街道社区每天必须将验收期间出现的新情况新信息及时上报县委办公室,他还要求县委办公室全天候值班,务必将下边反馈上来的信息进行及时归纳分析并在最短的时间内对新出现的问题给出指导性方案。
  按照马德弼指示和县委办公室统一部署,所有机关除一把手和极少数人员留守保证单位工作正常开展外其他人员包括几乎所有副职一律走上街头巷尾下到街道小区配合验收工作。
  城区中小学校的教师也都给动员起来。
  沈凯、崔彩霞被派到了位居城区中心地带的康乐小区,他们两个就像是谍战剧里面看到的地下党,任务是以一对夫妻的名义入住事先联系好的一个家庭假扮为这家的男女主人接受省里来的验收人员的入户调查并完成问卷。
  本来,沈凯、崔彩霞都是主课老师,开始的时候他们是留守在学校给学生上课的。后来局里又统一部署把音体美等副科教师全部撤回去,语数外等主课教师一律派出来,因为某些领导认为副科教师的综合素质比起主科教师来要差一些。
  早饭后,沈凯、崔彩霞两个在电话里约好时间到康乐小区大门口会合,天正下着雨,两个都打了伞。
  一见面,崔彩霞说:“咱两个年龄悬殊这么大,人家看不出来假吗?”
  沈凯笑笑没说话。
  崔彩霞又说:“看出来假他们也不会认为假。”
  沈凯笑道:“啥意思?看出来还不会认为?不明白啊。”
  崔彩霞捂着嘴:“这有啥难明白的!现在都时兴的二奶小三。”
  沈凯开玩笑说:“这倒是——那就委屈你两天,跟着我当两天小三吧。”
  崔彩霞笑道:“问题是我这样的小三是不是太老?”
  沈凯说:“不老,不老,二八的姑娘正是一朵花。”
  崔彩霞说:“还二八的姑娘呢!二十八都过了好几年了。”
  两个正说着话慢步走,忽听的有人叫了一声:“沈凯!”
  沈凯循声望去,有人正打着伞站在主干道旁的一棵银杏树下向他招手。沈凯认的是雍振。雍振与沈凯是高中时的同届校友,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雍振也是师范毕业,也做了几年教师,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教师出口热的时候沈凯在做副乡长的大舅哥的帮助下改了行,接着赶上县委各部公开招考工作人员,雍振以文化考分第一名的优异成绩参加了面试,结果给招进了组织部,十几年过去了,这家伙做上了组织部干部科副科长。
  “你家不在这里吧?”沈凯走过去。
  “你家也不在这里吧!”雍振反问了一句。
  沈凯恍然:“喔!你也是来这里……”
  雍振点点头:“对,对。”
  雍振指指在原地打着伞站着的崔彩霞:“这位是你那口子吧!”
  沈凯笑着说:“临时的——托马书记的福,给我配了个临时老婆。”
  雍振又点点头:“知道了。你真有福,还有个这么年轻的临时老婆——你看我,孤家寡人,是不是特惨!”
  沈凯开玩笑道:“正说呢,你这么大的官怎么还像我们老百姓一样下到最前线?”
  雍振说:“你这堂堂的大年级主任不也亲临一线了吗?”暑假开始后不久雍振、沈凯等几个同学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沈凯正作为暑后年级主任人选组织初三学生分班。
  沈凯摇摇头,自嘲的:“我可不是什么大年级主任,我只是个班主任——世界上最小的主任。”
  雍振开玩笑:“嫌年级主任官小吗?正好好的,说不干就不干了?”
  沈凯“唉”一声:“干不干能是咱自己说了算吗?是人家说不让咱干了。”
  雍振说:“谁?”
  沈凯看了看雍振:“还能是谁?除了一把谁还有这么大的嘴!”
  雍振“喔”了两声:“你们以往有纠葛吗?”
  沈凯肯定的说:“没有任何纠葛。”
  雍振皱了下眉头:“你们肯定有过节,不然……”
  沈凯又“唉”了一声:“原因肯定是有。”沈凯警觉的往周圈看了一下,压低声音,几乎跟雍振头抵着头了,“我想,可能是暑假开学前几天的事,汪者西生病住院了,按照惯例,学校和年级都要礼节性的到医院看望一下,带点礼物表示一下慰问。当时我已经是初三名义上的年级主任,我也带了两位老师去看望他,买的东西应该不算少……”
  雍振问:“送钱了吗?”
  沈凯疑惑的问:“送什么钱?”
  雍振说:“你说送什么钱?没给领导送钱啊?”
  沈凯有些不解:“给他送什么钱?他当时只不过一个靠边站受排挤的副职,我能到医院去看望他就已经对得起他了,再说以往也没有送钱的先例啊!”
  雍振指点着沈凯:“你啊!肯定是这个问题了!”
  沈凯点点头:“这也是我这一段时间反思的结果——怪谁呢?都怪咱自己没前后的眼色,谁知道这家伙咸鱼大翻身,一下子做上了一把呢?”
  雍振问:“那两位年级主任都还干着了吗?”
  沈凯说:“也没有,现在三个年级主任全是汪者西上台后新提拔的,两个是他的老乡,接着我干的是他的亲信。”
  沈凯停顿了一下:“另外两个卸任的年级主任临近开学的时候都走了,到私立学校去了。”
  雍振笑一笑:“这两个倒是跑得快。”
  沈凯略略遗憾的点点头:“只能说咱自己的点子转的慢——也可能人家信息灵通,知道汪者西上台的消息比较早——其实,即使我事先知道我也不会想着离开的。我跟他们两个情况不一样,他们两个是于一越的人,是汪者西的对头。我跟汪者西可从没有过利害冲突。”
  “你当年级主任是谁提拔的?”雍振问。
  “也算是于一越吧。”
  “怎么叫就算?你是前朝旧臣。”
  “我只能叫前朝遗老——在这之前我可从没当过一官半职。”
  “一样。你就是只干过一天,也照样是前朝旧臣。”
  沈凯点点头,不无遗憾的:“其实,现在想想,汪者西上台我倒不是没有机会。也就是那天我们去医院看望他,他私下里问我能不能先把年级里收的几万块钱补习费借给他看病。我当时想,他是借钱吗?万一他把钱拿到手里拖着不还或者根本就没想还,我怎么交代?我就没借给他,说如果确实急用,我可以从家里拿两千块钱借给他用。他就没再提借钱的事。”
  雍振头一点:“这件事你办的差异了。”
  沈凯感慨道:“谁说不是呢?后来我听说魏阁把收来的初一农村学生的跨区费一把交给汪者西十几万,你说怎么着?开学汪者西就把魏阁提到校办做干事去了。”
  雍振“咦”了一声:“我正说呢,这个魏阁到底有啥背景就给汪者西提上来了?”
  沈凯说:“他什么背景也没有。不过,这几年一直在年级里面跟着干点事,管着年级的后勤财务,今年轮到他到初一年级去了——你怎么知道魏阁?认的他?”
  雍振摇摇头:“不认的。我是从王年福那里听来的——王年福现在不是你们学校的校办主任吗?我们大学时前后届的老乡校友。前几天他跑到我的办公室,说很担心汪者西会给他小鞋穿,因为他是李直的亲信,而汪者西跟李直简直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我就告诉他不要想这么多,做办公室主任干的就是伺候人的活,谁当一把就跟谁走得近这是自然。你李直当一把我跟你李直保持一致,你于一越当一把我紧跟你于一越,现在你汪者西当一把了我当然全心全意为你汪者西服务,这个谁都能理解。”
  沈凯说:“王年福这个人倒是挺适合做办公室主任,心又细,又胆小守规矩,还比较低调,这几年就没听说过他干了什么出格的事。”
  雍振说:“我也劝慰他,说你是李直提拔的,于一越不一样用你吗?汪者西不会把你怎么着的,你想得太多了。但年福不这么认为,他说汪者西不是于一越那样的人,这个人阴狠,报复心很强。我就说他再阴狠,就算是老虎怎么了?你干好你的活,不招他惹他他还能把你吃了!再说,我的感觉汪者西这人还行啊,我们尽管不是太熟悉但每次见到他都挺客气的。”
  沈凯笑道:“你是组织部的大领导他当然对你客气了!我们学校的老师从开学以来就没见到过他的笑脸,无论在哪里跟他走顶头他也没主动跟谁打过一个招呼。这和李直、于一越差别就大了,这两个人甭管个人能力、道德修养怎么样,无论碰到哪位老师还都是主动点头打招呼的。”
  沈凯接着:“年福的担心也并不是杞人之忧,要不好端端的安排个不黑不白的校办干事干什么?这不是明显对校办主任不信任吗?换做我我也会这么想:是不是瞅机会要取而代之啊!”
  雍振不无感慨的:“都说学校单纯没什么邪撇子事,叫你这么说这汪水也够混的!”
  沈凯也感慨道:“谁说不是!”
  雍振看看沈凯:“往后个人还有打算吗?”
  沈凯吐出一口气:“什么打算也没有。我本来就没想过要混官场,再说了年龄都小四十了,四十而不惑,还有什么看不开、想不明白的?”
  雍振说:“这样想倒好。在官场混其实都很不容易,说起来在什么什么衙门当差,挺光彩的,其实都很苦。当小官的给当大官的支使的苦,当大官的就不苦吗?也未必。人常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稍微改变一下的话说成官官都有本难念的经也照样合适。”
  沈凯开玩笑说:“你说当官的苦,听起来还真新鲜,是不是当官当的疲劳了、收礼收的多了……”
  雍振也开玩笑道:“收礼收的多了家里放不开了那是你们当老师的。一到年节给你们送礼的学生家长还不在门外头排队排到大街上?前阵子过七夕我路过一个小区看见有人排了好长好长一个队,手里都捧着鲜花,一打听说是学生家长给老师送花的……”
  沈凯揣了雍振一把:“你就甭取笑俺这些穷教师了,你看见的不知是哪家的白富美小姐在公开征婚呢!你问问我们那边站着的美女过情人节收到鲜花了吗?”沈凯朝仍在原处站着的崔彩霞笑着一指。
  崔彩霞看见了不知怎么回事就走上来。
  雍振不好意思,说:“我还有事,光顾着说话了,我得赶紧走。”
  崔彩霞看着雍振走远的背影:“你们两个叽咕了半天都是叽咕的啥?我一来就跑了,肯定不是叽咕的好事。”
  沈凯一笑:“他说找个当教师的美女小三倒不错,问你愿意不愿意跟他当小三。”
  崔彩霞笑道:“我的老天爷!就要我这样的当小三,一看也是个没出息的!”
  沈凯笑道:“人家可是在县委当大官的,你愿不愿意吧,要是有这个意思我给你们撮合撮合。”
  崔彩霞笑的合不拢嘴:“在县委当官的?是不是自己的老婆贡献给上级拔毛去了,自己急需找个小三填补空虚啊!”
  沈凯点着崔彩霞:“你知道的还真多!”
  崔彩霞说:“这样的事简直铺天盖地,想不知道都难!”
  两个相视笑起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37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