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科幻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36章
发表时间:2012-07-15 点击数:5022次 字数:
  半小时内一连大泄两次,汪者西想困。严玲玲兴头正旺,不停的撩拨汪者西。
  “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鲁渊不要说,闫水寿就不是好东西,你也不是好东西。”严玲玲揪着汪者西已经蔫了的鸡鸡,“你给我这个教师节表彰的名额就没安好心。”
  汪者西懒懒地说:“你说的不错,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包括你男人,也不是好东西。”
  严玲玲说:“他可是个好人。”
  汪者西轻拍了一下严玲玲的肚皮:“你知道啥?他们那些出远洋的没有一个没下过窑子的。在大海上一漂就是三两个月,憋不死?上了岸直往窑子里扎,哪里的妓女没上过?你男人肯定玩过不少妓女,还都是外国鸡。”
  严玲玲点下头:“我想也是,每次他回来要干那事我都说不出的紧张,放不开,生怕给弄上病来。”
  汪者西涨了点精神头:“刚才放开了吗?”
  严玲玲直言:“放开了。”
  汪者西搂了搂严玲玲:“你的口活不错,业务挺熟的。”
  严玲玲逮着汪者西的鸡鸡狠抓了一把:“这算啥?女人都会的,无师自通——你老婆的业务肯定也很棒的。”
  汪者西不知严玲玲说的是不是这样,不过严玲玲刚才的“服务”项目他在金枝那里并没有享受过,一次也没有享受过。
  汪者西心头有些发堵,一会子没说话。
  还是严玲玲先说的话:“刚才淋浴那阵子,你一直乱叫什么这好那好,我真有那么好?”
  汪者西兴致上来了:“说句实在话,穿着衣裳我对你还真不是太有感觉。但一脱了衣裳就大不同了,乖乖,真是太诱人了。一张皮白的我简直不敢直视,又白又细,吹弹可破。腰又细又软,可不就是人家说的水蛇腰?最令我意外的是你这里。”汪者西扭了一把严玲玲的屁股蛋子,“又翘又圆还有肉,全身的肉都长这儿了?”
  严玲玲骄傲的说:“这叫会长。该有肉的地方长肉,不该有肉的地方就不长。”
  汪者西感慨道:“是这样。奶大腰细屁股圆,会长,真是会长。还有这脖子,这腿,简直量身定做。真是好身材!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什么?如此尤物一年里边大半年闲着无人问津,太可惜了——也未必就闲着了。”
  严玲玲捶他一把,娇斥道:“滚!”
  汪者西半转身,抚着严玲玲的阴部:“最最值得称道的还是这里,稀稀的几根乱毛,咋一看可不就是个十五六岁的小雏!”
  严玲玲说:“你玩过十五六的?”
  汪者西说:“没有。”
  严玲玲道:“你怎么知道那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
  汪者西笑道:“推测的呗。”
  严玲玲笑道:“忽悠,接着忽悠。你可真是的个大忽悠——把人家都忽悠到床上来了。”
  汪者西说:“你这是愿者上钩,我忽悠你了吗?”
  严玲玲反击说:“愿者上钩也是因为你先下了个钩啊!大坏蛋。”
  两个打情骂俏玩笑了一阵子,严玲玲先睡着了。
  汪者西反而睡不着了。
  汪者西睡不着因为他脑子里一直在想东西:还是当一把威风,想干什么干什么、想说什么说什么,那些人五人六的这主任那主任个个在自己跟前缩头缩脑、点头哈腰连个响屁都不敢放……吃饭也有人买单了,住店也有人掏钱了,也有美女主动投怀送抱了,从没把自己当回事的闫水寿态度也180度大转弯了,成天狗似的跟在身前身后跑……曾经威风八面、不可一世的鲁渊怎么了?不也时时刻刻看着我汪者西的脸说话?车子随便用这样的话说了多少遍了?……
  “我要什么就是什么,我喜欢谁就是谁!”汪者西想起了阿Q宣布“造反”后的那句名言,此时的他搂着已经呼呼睡熟的严玲玲感觉整个天下都是自己的了。
  汪者西心满意足的入睡的时候应该在接近0点的时候,但此时身在鹏城的金枝还没睡下,她刚刚跟高皖战罢,高潮尚未完全退去。
  金枝做上市总工会招待所的所长和汪者西升任局直中学校长是一前一后的事,有这样的结果金枝也是始料未及的。
  金枝那晚“邂逅”尹琨后不久就发现自己真怀上了,这令金枝又惊又喜,惊的是那晚的尹琨真的很争气没有放空枪,喜的当然是怀了尹琨的龙种以后在尹琨跟前就好说话了。
  正巧赶上尹琨的老婆丰雅进京参加国企系统反腐工作会议,金枝在金蕊的“帮助”下二会尹琨,两个在美人椅上共赴巫山之后金枝当面向尹琨透露了怀孕的事并征询尹琨怎么处理肚子里的孩子。尹琨想都没想:“做掉。”金枝表示想生下来,尹琨安慰她:“你脑子太复杂。不要想那么多,我会尽快把你弄身边来。”
  机会还真的就出来了,随着袁政海腐败案侦查的逐步深入,相关涉案官员越来越多的浮出水面,市总工会招待所所长也双规了,双规的原因是为袁政海腐败淫乱提供方便并且自身也存在道德败坏、与女下属乱搞不正当关系等劣行。尹琨认为在所有有事业编的单位中市总工会招待所是最不被人关注的去处,享受正科级待遇的所长职位也不是很引人瞩目,于是向担任市委组织部长的季鹏透了一下,没想到季鹏不到一星期就安排手下把金枝调动的所有手续办齐全了,本来普通一兵的金枝摇身变成正科级的市总工会招待所所长。
  金枝到任后才明白尹琨将她安排在总工会招待所的另外的意思。市总工会招待所是事业编,只搞接待并不搞商业性经营,所以平时相当清闲还没有经营压力;招待所还有所长的专门办公室和居室,用不着另外找地方居住;总工会招待所接待的都是各行各业包括行政方面的公务人员,尹琨来入住的话也名正言顺不会引起外界太多的猜疑和关注。
  但这一切来得毕竟太快太突然,变化也确实太大,金枝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高皖本来一直和丁秀鬼混着,十天半月都不回家见苏红妮一面。苏红妮开始的时候想管但鞭长莫及,每每打电话,高皖总说工作忙没时间回家。时间一长,苏红妮也不再指望他,后来连电话也懒得打,这个家你高皖爱来不来。
  丁秀当然更不愿意回家,她甚至不能想起于一越,有时候跟高皖闲扯不巧扯到于一越丁秀也会很厌烦的说一句“甭扯他”。
  但毕竟姘居不是居家过日子,法定的夫妻关系无论什么时候都得优先于野合鸳鸯。于一越接手高招办主任的时候恰逢高考录取行将结束但仍有相当多的琐屑杂务有待尽快处理的特殊时期,于一越业务不熟悉,几个下属也不是太跟他配合,大事小事都往于一越身上推。于一越一天到晚忙的焦头烂额,不到半个月竟累出病来了。丁秀没办法,只好回惠丰伺候生病的于一越。
  高皖成了孤家寡人了,但一个突然的喜讯又令他欣喜若狂:金枝调进鹏城市来了并且还升了官。高皖开始的时候还挺纳闷的,一个多月前在小蓬莱喝茶的时候还没见到丝毫动静,这短短的三十几天就发生了如此沧海桑田般的变化!高皖更纳闷的是金枝到底攀到了什么样的高枝竟由一名普通教师变戏法般眨眼功夫变成了一名正科级干部。稍后在和左一撇两个单独喝茶聊天时高皖才从左一撇嘴里套出一些信息来:金蕊可能做了市委书记尹琨的小三。但任凭高皖、左一撇再有想象力也不敢想象金枝就是在小蓬莱喝茶的那天晚上也上了尹琨的床。
  不过,纳闷归纳闷,自己的“老战友”又跟自己同城工作了高皖认为这应该是好事而不是坏事,最起码今后在金枝和丁秀之间又多了选择的余地。
  高皖没打电话就直接找上金枝的办公室来了。
  “交上新欢就忘了旧好了——你也忒不讲究了吧。”一见面,高皖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你觉得都是你啊!”金枝没让他。
  “你高升了。这样的喜事为啥不通知一声,也好给你安排个接风宴,巴结巴结你这个大所长啊。”高皖一副游戏人生的态度。
  金枝倒是挺认真:“不是突然嘛!这事我想也没敢想过啊!谁能想到这样的好事能落到我金枝头上!”
  高皖笑道:“这样的好事能落到你金枝头上说明你金所长不一般呐——那么多女人怎么就偏偏落到了你的头上?”
  金枝没往下接,她转移了话题:“你高大主任咋想起我来了?难得啊!你的秀妹妹呢?”高皖跟丁秀一直姘居的事金枝已知道些。
  高皖笑道:“回家陪她老公去了——人家的媳妇,毕竟是人家的媳妇嘛。完璧归赵喽!”
  金枝笑道:“完璧?你高大主任真幽默,从你那里出来还有完璧?”
  高皖笑着指点着金枝:“我这点底细还是你摸得清。”
  晚上高皖当然没有走,他开了个房间,金所长亲自为他提供了特殊服务。
  一阵急风暴雨之后,两个搂抱在一起睡在床上。
  “你这个憨X,来这么几天了都想不起来给打个电话,早打电话我不早就过来陪你了吗?”高皖抚着金枝的香肩。
  “忙,刚来这几天真忙,身子又累又乏,啥事都不想干。”金枝偎在高皖肩窝里。
  “你过来了,孩子呢?跟着汪者西吗?他这一升官也没时间照顾孩子的。”
  “孩子去上全寄宿学校了。”金枝有些激动,这家伙还能想起问问孩子。
  叽叽呱呱眼看快聊到半夜了,两个还没有丝毫睡觉的意思。
  “睡吧,我的宝贝儿。”高皖在金枝额上亲了一口,“咱们离的近了,身边又都没有人干扰,往后还不什么时候想了就能什么时候玩?不就打个电话的事?”
  金枝爬起来亲了一下高皖的鼻尖:“老高,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谢谢,谢谢。”
  高皖听着不是那么回事:金枝怎么叫起老高来了?这可是第一回这么称呼我高皖啊。
  “谢什么?你不是也给了我特殊的服务了吗?而且感觉特好的那种服务,在别的女人身上感觉不到的那种美的享受。”高皖砸着嘴。
  “就怕这种服务往后你享受不到了——最起码是不容易享受到了。”金枝幽幽的说。
  “为啥?就因为你升了正科了?身价高了?”高皖不解的看着金枝。
  “当然不是。”金枝仍是幽幽的语气,“你是聪明人,看不出来吗?我金枝一个普通教师说升就升,比直升飞机都快,我身后的老板能小了吗?”
  高皖沉默不语,这事高皖想到过,金枝这么说他自然相信这是真的。
  “也许我不是个当官的料。在这之前当老百姓的时候除了怕没钱,那是天不怕地不怕,活的无忧无虑。看见当官的那么风光更是羡慕的要命。但现在不了,老高。”金枝半趴在高皖身上,“我当官了反而害怕了,反而不自在了。”
  高皖不解:“为啥?”
  “我怎么感觉这一当了官,自己就不再是自己的了。感觉自己整个的身子就悬在了半空里被无形的一只大手任意的抓过来提过去,更感觉自己就像关在笼子里的鸡鸭随时都可能给人捉了脖子拉出去宰了。”金枝说着声音有些抖。
  高皖拍拍她,很奇怪的:“你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金枝说:“我也不知道。但从我的经历看,官场这汪水确实太深,深不见底。我就想,人家既然能把我从普通一兵轻而易举的提拔上来做了正科,当然也能无由的把我这个正科甚至正处甚至更大的官一下子打成普通百姓,你说是不是?”
  高皖心中一凛:“这个女人不简单,有悟性,说的不错。”
  金枝继续幽幽的说:“所以,我认为我这里你还是少来,当然不是不可以来。我金枝不像你们男人都是些拔屌无情的货,你啥时候来我金枝都欢迎,但还是尽量少来。没有不透风的墙,跟我身后的这位大老板比,你高大主任不是个角色。这里我相信肯定有他的眼线,他要发现了你偷他的女人,一巴掌能把你拍死。”
  高皖心中一颤:“这个女人这么说不是没道理。她身后的大老板能是谁?莫非也是尹琨?”
  高皖微微发着抖。
  “你害怕了?”金枝抬抬头,“你心跳的这么响!咚咚的像擂鼓。”
  “我怕个吊!就因为睡你被窝里了?”高皖假装镇定。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36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