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35章
发表时间:2012-07-14 点击数:5722次 字数:
  几个喝着酒说着话,慢慢的扯到吕基霸的艳照门上来了。
  鲁渊说:“吕基霸拍艳照的房间我也曾住过,就在这上边,六楼622,上去楼梯往右拐,走到头就是。”
  闫水寿笑着说:“你怎么没拍几张照片留个纪念?”
  鲁渊笑道:“我倒是想拍,可惜没有女模特。”
  闫水寿说:“未必吧。鲁主席手底下还能少了那玩意?”
  鲁渊呵呵笑了好几声:“像张梅梅那样的女人在哪里不都一抓一大把?”
  闫水寿点下头:“说起来这个张梅梅,脸皮可是够厚的。从上到下里里外外都给人看遍了,几根毛都给人数清了,还有脸继续在中医院干?”
  鲁渊笑道:“张梅梅脸是够厚的,但人至贱则无敌,她自己不知道丢人,别人还真不能怎么着她,就是组织也不能因为这事处理她吧——更何况她也算是受害者。”
  鲁渊、闫水寿两个扯艳照门,扯吕基霸、张梅梅,汪者西一句话也没插,严玲玲则坐在椅子上似听非听的嗑瓜子。
  转眼喝了两瓶,第三瓶喝到一半的时候,严玲玲有点坐不住了,身子晃来晃去,一个哈哈接着一个哈哈的打。鲁渊朝闫水寿使个眼色:“差不多了。”闫水寿点点头:“是差不多了。”
  闫水寿手机响了。
  闫水寿示意一下,走出房门接电话。
  “不好意思,我得离开一会儿。”闫水寿走回来,“俺那家子(老婆)到她妈那里去了,忘了带钥匙了,正在门口着急呢。我得赶紧过去给她开门去。”
  闫水寿拉起鲁渊:“还得麻烦你跑一趟。”
  鲁渊故意说:“咱马上就结束,就让她娘们儿等一会呗。”
  汪者西也站起来:“要不,咱就结束。”
  鲁渊忙止住:“菜还没上全呢,怎么就结束?我去送闫主任,开车去还不快?你们等着,我们去去就来。”
  房间里只剩下汪者西和严玲玲了。
  严玲玲睁开眼:“鲁主席、严主任呢?”
  “鲁主席送闫水寿回家了,闫水寿的老婆忘了带家里的钥匙了。”汪者西看着严玲玲的脸,“刚才说话你不知道?”
  “我什么也不知道......我没睡着吧?”严玲玲理了理头发。
  正说着,服务员敲门,上菜来了。
  “最后一个菜了。请问要什么主食?”服务员说。
  汪者西看看严玲玲:“你说。”
  严玲玲摇头说:“我不吃。”
  汪者西对服务员说:“回来再说吧,还有两个人呢,等他们回来。”
  服务员关好门出去了。
  汪者西拿起酒瓶:“再喝点吧,我给你倒。”
  严玲玲不说话,看着汪者西笑。
  汪者西也笑:“你笑啥?”
  严玲玲说:“我笑你。”
  汪者西说:“我好笑吗?”
  严玲玲说:“好笑,好笑……欧!”
  严玲玲一个酒嗝打上来,半趴在桌子上做呕吐状。
  汪者西伸手扶住严玲玲:“不行了吗?你喝的可不少。”
  严玲玲眯了眼,看着汪者西:“我难受,想吐。”
  汪者西拍着严玲玲的肩,指着洗手间的门:“快去啊,别现场直播了。”
  严玲玲就站起来,才走了一步就是一个趔趄:“你……扶我一把。”
  汪者西过去扶住她,两个走进洗手间。
  严玲玲趴在洗脸盆上,屁股撅起老高,但她没有呕吐,她洗起脸来。
  “脸还红吗?”严玲玲将脸凑过来。
  “还有点。”汪者西的眼有些色。
  “好看吗?”严玲玲的脸凑得更近了。
  “好看,好看……你,你这是……”严玲玲突然歪倒,汪者西一把抱住她,严玲玲搂住了汪者西的脖子,汪者西的嘴印在了严玲玲的嘴上。
  两个亲了足足有五分钟,汪者西将嘴吻向严玲玲的脖子,接着吻向胸脯。
  “刚刚给酒水泼了,不干净。”严玲玲稍微挣扎了一下,轻轻的说。
  “干净,干净,消过毒的,消过毒的。”汪者西疯起来了,从严玲玲的胸兜里摸出奶头来就咬。
  正在缠绵,汪者西手机响了,是金枝的。
  汪者西赶紧放下严玲玲走出洗手间接电话。
  “你怎么还没回家?干啥去了?”金枝说。
  “我……正在回家的路上。”汪者西急中生智,撒了个谎。
  金枝“哧”的在电话里笑起来:“你真没在家啊!又在哪里喝酒了?我听着喝的又不少,舌根子都硬了。”
  “你……还没睡?”汪者西故意装醉。
  “我能睡吗?我是干什么的?”金枝说。
  “有服务员呢,还能用得着你这大所长值夜班?”汪者西真没醉。
  “逛大街呢!快点回家吧,不要老是喝酒,酒不是好东西。”金枝嘱咐了一句。
  挂了电话,汪者西捂着胸口说:“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她回家了呢。”
  “你老婆?”严玲玲晃悠着坐回自己的座位。
  汪者西点了一下头。
  “这是查你的岗呢!”严玲玲看着汪者西的眼。
  “我还想查她的岗呢!”汪者西恨恨地说。
  “谁都甭查谁了,彼此彼此。”严玲玲话里有话。
  汪者西脸色微微一变,他抓起酒瓶:“来,喝酒!”一下子将自己的酒杯倒的满满的。
  “你也喝。”汪者西命令的口气。
  严玲玲说:“好,我陪你喝。”眼看着汪者西把酒杯倒满。
  “来,喝!”汪者西一饮而尽。
  “你也喝,喝!”汪者西搂住严玲玲的脖子,端起酒杯就要往严玲玲嘴里灌。
  严玲玲接过来:“喝就喝,谁怕谁?”“咕咚咕咚”喝下去。
  “我不行了,你抱着我吧。”严玲玲往汪者西怀里一躺。
  汪者西抱着严玲玲:“我也不行了,我也不行了。”手直往严玲玲怀里摸,严玲玲眯着眼很享受的样子,嘴里哼哼着。
  汪者西顺着严玲玲的小腹往下摸。
  严玲玲躲着身子:“脏兮兮的,乱摸啥!起来吧,给他们回来撞见,多不好!”
  汪者西就扶着严玲玲坐好:“出去这么久,咋还没回来?”
  严玲玲拿出小镜子照了照:“你看,人家脸上给你啃的全是油。”
  汪者西把脸凑过来:“我脸上呢?”
  “你脸上也是。”严玲玲用面巾纸给汪者西擦了擦。
  汪者西手机响了。
  “汪校长,实在不好意思,车出故障了,开不走了,我和闫主任就不过去了,你们打车回来吧。”严玲玲就在汪者西身边,听得很清楚。
  “你看你们搞的,早知如此我就不在这里等了——严玲玲早就走过了,我跟她一起走不也省趟车钱。”汪者西握着严玲玲的手示意严玲玲不要出声。
  严玲玲屏住气,手却扭住了汪者西的耳朵。
  “欧!严玲玲走了?你怎么不留住她,把她办了。”鲁渊在电话里笑着。
  “办她容易,这可是要犯错误的——人家的媳妇能想办就办?”汪者西一本正经的。
  鲁渊说:“既然只有你自己了干脆就住那里吧,回家不也是一个过吗?雨还下的这么大。”
  汪者西说:“住一夜好几百,我图啥?家里又不是没地方。”
  “不就几百块钱嘛!我出。你等着,我给你订房间。”电话挂了。
  不大会,鲁渊又打过来:“房间定好了,621,吕基霸拍艳照的那间房子对面。”鲁渊笑着。
  “你直接上去就行,我都安排好了,到服务台一说我的名字就能领钥匙,不用登记。要不要找个小姐,明天一发结账,多花个三百五百的无所谓,咱不差钱。”
  “算了吧,你让我睡一宿安生觉吧。”
  挂了电话,汪者西说:“走不了了。”
  严玲玲站起来:“你走不了,我走。”说着就走。
  汪者西一把拽住她:“走什么走!跟我走吧。”说着就抱住了。
  严玲玲假意挣扎着:“这像什么话。”胸脯却直往汪者西身上撞。
  汪者西性起,掀起严玲玲的裙子就摸屁股。
  严玲玲扭着屁股:“看你猴急的,就不能等着上六楼?”
  汪者西说:“走,走,上去。”
  严玲玲挣开汪者西:“你先上去,我过会再上,一发过去给人看见不好,万一碰到熟人就更糟了。”
  严玲玲一进到621,还没反应过来早被侯在门后的汪者西抱起来。汪者西将严玲玲一直抱到床上往床上一甩,身子压上去。
  严玲玲叫道:“我要吐了!”
  汪者西赶紧起来,严玲玲晃悠着进了卫生间。
  严玲玲好一阵子没出来,汪者西有点担心,想要开门进去,门被反锁了。汪者西就敲门,敲了好几下,里边没动静,正要再敲,门开了。汪者西惊呆了:严玲玲全身湿漉漉的一丝不挂的站在眼前。
  严玲玲伸手拉住汪者西:“看什么,进来吧。”
  汪者西没有进,他开始脱衣裳。他脱的很快,两下就脱下来,抱着严玲玲来到淋浴前。
  两个相互拥着,任淋浴的头顶花洒肆意的淋着。
  汪者西仰起头,此时的他很想仰天长啸,他不知为什么很想仰天长啸。也许是压抑已久的情绪需要释放而且就要尽兴释放了吧。
  汪者西揉着严玲玲的臀部:“不错,挺肉头的。”
  “看不出来,你这里挺肉头的。”汪者西在严玲玲的屁股上捏着揉着嘴里不停地说着。
  “你的腰真细,真细,细的我都不敢搂了。”汪者西紧紧地搂着严玲玲的腰。
  “你的奶子好大,好大——嗯,真好,好的不得了。”汪者西低下头轮番咬着严玲玲的两只奶头。
  “你的皮肤真白,又滑又腻,感觉真好,真好。”汪者西双手在严玲玲的身上抚过来抚过去。
  严玲玲也没闲着,她的一双手也一直在汪者西的身上不停地游走。突然,她蹲下身来,双手握住汪者西累垂着的阳具一边套弄一边清洗,汪者西的阳具渐渐地坚挺起来,严玲玲一口咬住(以下省略一百三十多字)。
  汪者西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他像野兽一样搬转严玲玲的身体,让严玲玲背对着自己,“啪啪”的拍着严玲玲又白又圆又翘又肉嘟嘟的臀部:“撅起来,撅起来。外边正在下雨,咱也开始云雨,开始云雨。”
  严玲玲双手扶着墙壁,听话的将臀部撅起来。
  汪者西叫一声刺入严玲玲的身体,严玲玲也跟着叫了一声(以下省略九十八字)。
  严玲玲哼哼着:“我要瘫了,我要瘫了。”
  汪者西粗重的喘着气:“这就好,这就好。”
  这可能是汪者西最畅快淋漓的一次男女之事。
  两个在大床上缠绵着。
  汪者西摸着严玲玲的奶:“都说酒壮怂人胆,真不错。要不喝最后那杯酒,我还真不敢碰你!”
  严玲玲搂着汪者西的脖子:“你是怕金枝那个母夜叉吧。”
  “笑话!我怕她?我怎么会怕她!那个破货,我怎么会怕她!”汪者西看着天花板。
  “你敢说她破货!她不吃了你。”
  “我敢说她就不怕她。”汪者西看着严玲玲。
  严玲玲欠欠身子趴在汪者西胸口,手抚着汪者西腹部:“看你,喝酒喝的全身还通红着呢,脸也通红。”
  汪者西说:“我就是这样的人,沾酒脸就红,喝得多一点全身就通红。”
  “这样的人好,喝不醉,酒精散发的快。”严玲玲说。
  “怎么不醉?我最起码也醉到八分了。”汪者西抚着严玲玲半湿的头发,“你呢,你醉了吗?”
  严玲玲抬起脸:“你看呢?”
  “你好像没醉。”
  严玲玲一笑:“我当然没醉,这小酒,七八两没事。”
  汪者西笑道:“好家伙,还真是盛酒的家伙!刚才你是装的?”
  严玲玲得意的一笑:“就是装的。我就是装给他们两个看,看看他们到底安的啥心?”
  “这看到是安的啥心了吧?”
  “两个坏家伙!一上来我就知道两个家伙没安好心。什么钥匙忘了,什么车子出故障了,全是下的套。”严玲玲骂道。
  “哦!周瑜打黄盖啊!”汪者西说着又爬上严玲玲的身子,“既然你情我愿,再来,你个小淫妇。”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35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