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34章
发表时间:2012-07-13 点击数:5264次 字数:
开完会,汪者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严玲玲也紧跟着进来了:“哎呦,汪校长哎,今天的会开这么长,都放过学半个钟头了。你讲这么多话,累不累啊。”
“累也得讲啊。会不能开一半就散了吧?”汪者西往真皮老板椅上一躺,眼睛半眯着,略显倦态。
“你还真累。我给你捏捏。”严玲玲走上来,一股香风钻进汪者西的鼻孔。
汪者西转脸看着严玲玲:“你会捏?”
“不会。学呗。”严玲玲已经走到汪者西身后了。
“拿我练技术啊!好好好,来吧。”
严玲玲双手搭在了汪者西肩上。
“去把门关上。”汪者西暧昧的看了严玲玲一眼。
“捏个肩你也怕,真是的。”严玲玲扭着腚“嗒嗒”的走过去关门。
闫水寿一步走进门来:“严主任在啊,正找你呢。”
“俺可不是严主任,俺只是个打杂的,扫地提茶的丫鬟。”严玲玲捏着嗓子。
“相府的丫鬟七品的官,你这汪校身边的人不是主任不比哪个主任都大?”闫水寿嬉笑着。
“俺这个严主任是假主任,你这个闫主任才是真主任——有啥安排的?”
“还真有安排。”闫水寿走进来,严玲玲也在后边跟过来。
“鲁主席今天晚饭要请你客,打你电话打了一下午了一直打不通,这才要我看看你是不是在办公室……”
闫水寿一句话没说完,严玲玲叫道:“你看我忘完了!手机没电了我正充电呢,可能忘了打开了——我说一下午咋没有一个电话。”说着就往办公室跑。
“汪校长,鲁主席今天请严玲玲客,特邀你陪客。”闫水寿谄笑着。
“好啊,我正愁没地方吃饭呢!”汪者西笑着,“定哪里了?”
“月牙河大酒店。”
“好家伙,规格不低啊!”
严玲玲拿着手机扭着进来了:“鲁主席为啥请我啊?”
“这两天你帮工会整了那么多文件,鲁主席老是过意不去,非要请你吃一顿表示一下感谢。”
“我当啥事呢!那也叫帮忙?还要请客,用得着吗?鲁主席是不是钱多的没地方花啊?”
“鲁主席的钱还真是多的没地方花。老婆当了多年纺织厂的生产厂长,纺织厂卖掉后先是合伙搞了个私办纱厂,接着又自己投资搞了个棉花加工厂。从当厂长到当老板快三十年了,他家的钱还有数目?”
“我没空。”严玲玲回绝了,“我那一帮子姐妹等我跳舞呢。”
严玲玲男人常年不在家,特感空虚寂寞,领头在新华书店门口的空地上跳起了广场舞。
“缺你一个人家舞照跳——邓小平死了香港澳门不是照样回归?”闫水寿笑着。
“没法向她们说啊,音响等等一套家伙都在我家搁着呢。”
“没法说就不说……”闫水寿正要接着说,手机响了。
是鲁渊。
“你真是娘们,还没下来啊!快点快点,下雨了。”鲁渊叫着。
“下雨啦?”闫水寿看看窗外,“真下雨啦!刚才还好好的,说下就下,比六月的天变的还快。”
严玲玲不相信,笑道:“听不见风就是雨——鲁主席敢情是诸葛亮,能呼风唤雨。”
闫水寿拉着严玲玲走到窗户前:“咋能听不见风就是雨?这不明明下着了吗?”
“还真的!”严玲玲看见窗玻璃上几道斜斜的雨滴划痕。
“下雨不能跳舞了吧,走吧走吧,这不是鲁主席要请你的客,这是老天爷想请你。”闫水寿嘿嘿的笑了两声。
严玲玲也笑道:“既然是天意如此了,我不去也不好了——那就去吧。”
闫水寿笑道:“不找个陪客的?”
严玲玲没转过弯来:“找陪客的?”
闫水寿朝汪者西努努嘴,严玲玲心领神会:“汪校长哎,你一个人回家咋做饭吃呢?不够麻烦的。鲁主席要请客,咱都去吧。”说着就过去拉。
汪者西摇着手:“鲁主席是请你,又没请我。你们去吧,去吧。”
严玲玲拉着汪者西就走:“你就别假了,走吧。”
汪者西笑着说:“我说的真的,咋就是假的了?你越说是假的我越不去。”嘴上虽这么说着脚下却走起来。
校园里已经没有人了,鲁渊的车就停在办公楼楼底下。
“天气预报真准。说是今天有小到中雨,一天过去了都没有下雨的意思,这会子下了。”鲁渊发动了马达。
“这是老天爷架你的势——不下雨你还真请不到严主任,人家可是大忙人,舞林高手。”闫水寿故意这么说。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鲁渊念了两遍谢天谢地。
“我也得谢谢老天爷,不然,我陪客的机会都没有。”汪者西坐在副驾上,扭过头看着后排坐着的严玲玲。
“月牙河大酒店”在开发区,开车不到十分钟就到了。
闫水寿在前,几个一直走进桂花厅。
桂花厅是个小房间,但装修很奢华,在水晶灯的照耀下显得既华贵典雅又浪漫梦幻。
“今天是我请严美女的客,严美女肯赏光大驾光临,我鲁某倍感荣幸,倍感荣幸。”鲁渊打开自己带来的一瓶梦之蓝,“今天一定要喝个尽兴,不醉不归。”
“我可不会喝白酒。”严玲玲摇着手。
“这个酒不醉人。”鲁渊笑着说,“喝喝你就知道了。”
闫水寿倒酒,从汪者西开始,他在每人的高脚玻璃杯里分别倒了少半杯,到严玲玲的时候,严玲玲拿着酒杯不松手,说什么也不让倒。
“倒上看着行不行?”闫水寿夺酒杯。
严玲玲拗不过,松开手,闫水寿将酒给她倒上。严玲玲接过酒杯没往桌子上放,顺手拿起身边汪者西的酒杯来一下子全倒进了汪者西的杯子里。
汪者西伸手抓住严玲玲的手腕,笑着说:“你也忒不地道,好歹也留一点,这都倒给我了,你不怕我喝晕?告诉你,我喝晕可是什么事都敢干。”
严玲玲挣了好几挣,没挣开:“你抓死我了。你这人,还大校长呢,就没有一点惜花怜玉的心?”
汪者西笑着放开手:“惭愧,惭愧。好,我且惜你这一回,下不为例。”
严玲玲没注意,酒杯又被闫水寿抢在手里,伸手去夺的时候,酒已经倒了小半杯了。闫水寿还要倒,严玲玲没命的往手里夺,酒溅出了不少,连少半杯也没有了。
都有酒了。
鲁渊端着酒杯站起来:“今天教师节,我治这个场,首先以我个人的名义祝汪校长节日愉快。”说完一饮而尽。
汪者西没有站,他也举起杯,说声谢谢,也喝了。
严玲玲看看鲁渊又看看汪者西,闫水寿说:“看什么看,都喝了你还不喝?”
严玲玲说:“你咋不喝?”
闫水寿说:“谁说我不喝?”说着端起来喝了。
严玲玲抿了抿,夸张的一皱眉:“这么辣啊!”
“你喝了吧。”闫水寿轻轻一掀严玲玲的杯子底,严玲玲没准备,酒都倒在了嘴巴子上,顺着脖子流下来,胸前湿了一片。
严玲玲有点狼狈:“你个坏家伙。”她一边用餐巾纸吸着胸前的酒水一边骂闫水寿。
“该你喝你不喝,痛痛快快的喝了哪有这事?”
闫水寿又倒酒,到了严玲玲,严玲玲死活都不让倒。闫水寿伸手扯住严玲玲的裙子:“你不让倒也行,我给你倒在裙子上。”
严玲玲实在没办法只好交出酒杯:“少点少点,多了我绝对不喝。”
酒都倒上了,闫水寿端起酒杯站起来:“汪校长高升到现在快半个月了,一直想单独表示一下祝贺,没逮到机会。今天就借鲁主席这朵花献佛了。”一饮而尽。
汪者西仍然没有站,端起酒杯举了举,喝了。
鲁渊端起酒杯对着严玲玲:“还等谁?喝了吧。”
严玲玲皱了皱眉头,眼睛一闭,一扬脖子,闫水寿伸手又一掀杯子底,酒水又顺着严玲玲的嘴巴洒在了胸脯上。
严玲玲脸一红:“你这人!往后不许再这样的。”
闫水寿嬉笑道:“这是酒水,又不是菜汤,就当是消消毒。”
酒又倒上了。
汪者西站起来:“谢谢鲁主席的心意。今天我也借鲁主席这朵花献佛,严玲玲受到教师节表彰并且还上台戴了大红花,表示祝贺。”
严玲玲慌忙站起来:“这不都是汪校长的照顾嘛,还得多谢汪校长,请汪校长往后多照顾。”一扬脖子把酒喝了。
闫水寿说:“你不是不喝酒吗?汪校长给的酒喝这么顺当。”说着就往严玲玲里倒酒。
严玲玲端着酒杯一闪:“我的喝过了,你还倒?”
闫水寿说:“人家汪校长祝贺你的酒,汪校长还没喝你先喝了,你让汪校长怎么喝!来来来,少倒点,汪校长正端着杯子等你呢。”
汪者西也说:“就是嘛。”
严玲玲将杯子递过来。
酒喝了,严玲玲一把摸过酒瓶来:“本来准备先祝贺汪校长的,没想到给汪校长抢了先。现在轮到我借花献佛了。”说着倒酒。
鲁渊笑着说:“你借花献佛,先说说名堂。”
严玲玲说:“先倒上酒。”说着走向汪者西,给汪者西倒了满满一杯。
汪者西说:“好家伙,那么狠!”
严玲玲说:“都一个样。”
“你呢?”闫水寿问。
“你们是大老爷们,喝满的。我一个女流之辈,喝半杯,行不行?”
“不行。拿工资你怎么不说只拿一半?”闫水寿不答应,硬往严玲玲杯子里倒,一直将瓶子里的酒倒完还没倒满杯子。
严玲玲说:“有巧没巧,赶到末了。这没办法,酒瓶子就这么大!”
闫水寿笑道:“绕你这一回。”
严玲玲端着酒杯站起来:“刚才鲁主席向汪校长祝过教师节快乐了,闫主任贺过汪校长荣升了,我就祝贺校长夫人荣升吧。”
鲁渊、闫水寿都拍了两下掌:“祝贺的好,应该,应该。”
汪者西笑着说:“先说下,你祝贺的不是我,这酒我可不喝——你祝贺谁谁喝!”
严玲玲眼珠子一转:“我祝贺的是校长夫人,你要不喝,我请鲁主席代喝,往后见到汪夫人我就干脆叫鲁夫人——你看行不行,鲁主席?”严玲玲看了鲁渊一眼。
鲁渊笑道:“你只要能叫的她答应,我就喝。”
一句话逗的都笑起来,汪者西也禁不住一笑。
严玲玲端着酒杯走向汪者西:“喝吧喝吧,就算是祝贺你夫人的,你也该喝的——我先喝,我先喝。”“咕咚咕咚”两大口喝下去了。
汪者西看看酒杯里满满的白酒,又看看正在用餐巾纸擦嘴角盈盈笑着的严玲玲:“好!人家女人家都喝了,难道我汪者西还不如女人?”“咕咚咕咚”两大口。
汪者西将空酒杯朝严玲玲亮了亮:“满意了吧!”
严玲玲笑着拍着掌:“谢谢,谢谢。”
严玲玲的脸上已经泛起红霞了。
闫水寿新开了一瓶酒:“汪校,夫人这一下子升到市里去了,吃饭你可得自己动手了。”
汪者西笑着说:“我还不怎么会做饭呢——她这一走,吃饭还真成了麻烦事。”
严玲玲笑道:“满街都是小吃部、大饭店,进去就吃,还做什么饭?够麻烦的吗?”
汪者西笑看着严玲玲:“你这么说我倒想向你取取经了,你不也是一个人在家吗?吃饭都是下馆子?”
严玲玲笑道:“我不下馆子,什么饭我不能做?”
闫水寿取笑道:“干脆汪校长搬到你家住去得了,搭你的伙。”
严玲玲笑着打了闫水寿一下:“你怎么不说搬到你家住下,搭你老婆的伙!”
几个都嘿嘿笑起来。
笑了一阵子,严玲玲说:“俺刚来,没敢问过汪校长,嫂夫人调到什么招待所去了?”
“市总工会招待所,还有职务有级别呢。”闫水寿抢过来说。
严玲玲乜斜着眼笑道:“汪校长真是时来运转、吉星高照、双喜临门——星期六、星期天她回来过周末吗?”
汪者西笑着说:“不回来。服务业嘛,周六周日业务比平时还多。”
“那汪校长只能到市里牛郎会织女去了,羡慕,羡慕——汪校长这不也成了半个市里人了?”严玲玲脸泛桃晕,双目含笑。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34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