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33章
发表时间:2012-07-12 点击数:5629次 字数:
  转眼到了教师节,中秋节也临近了。
  按照惯例,过双节要发福利给老师。福利每年都不多,也就米面油,折合一百块钱上下的实物。
  “听说教师节不发福利了。”
  “不可能,汪者西新官上任正是收买人心的时候,应该多发才对头啊。”
  “每年过节多少都发点,老传统了。他敢改啊?他不怕挨骂!钱又不多,百十号人,万把块钱的事,不值大钱头子。”
  “行政会开过了,确定不发了,年级会可能会讲到这个事。”
  第二天年级会果然都讲到了福利的事。
  “为啥啊?咱当老师的有啥香火头?就这点福利还给掐掉了!”
  各年级都有老师在年级会上这么说。
  “刚才不讲了吗?今年要实行绩效工资。上级要求不能乱发钱,包括福利,即使已经发过的,最后也得在绩效里面如数扣回来……”三位年级主任都按照行政会精神做着解释。
  “人家一中福利不是照发?我们楼上住着的那对小两口都是去年刚分到一中的教师,人家昨天福利都领到手了,往上搬了好几趟,比以往的还多。”
  “一中是高中,高中暂时不实行绩效,人家当然可以发。”
  “不说高中,实验小学实行绩效了吧?城关小学实行绩效了吧?人家不是照发了吗?人家都能发,就咱不能发?咱局直中学不是中国地儿?”
  所有教师因为教师节不发福利的事都意见纷纷,个别性子烈的甚至在公开场合指名道姓骂汪者西拿发福利的钱给他老娘吃药去了。
  但9月9号下午,各年级突然通知老师到后勤储藏室领福利。
  “不是说没福利了吗?这咋又有了?”
  “不会是给大家伙骂的耳根子热的受不了了吧!”
  老师们七嘴八舌,说什么话的都有。
  “就一箱橘子啊!没别的了?”都很失望。
  “这一箱橘子本来也没有的。”正在一旁看着分福利的闫水寿说,他依旧是总务主任。
  “不用说,肯定是上边的哪家领导压下来的!”
  “充其量也就值十来块钱,不用扣绩效吧?”有位老师拍着箱子半开玩笑的说。
  “你长得俊!”闫水寿也笑了一笑,“羊毛出到羊身上,一分也少扣不了。”
  “扣咱自己的工资发福利啊!我拿钱到超市里挑着买去不好?非得买他的——肯定不是好货,好货还用得着往下压着卖!”
  “这不是发福利,这是拿咱老师们的钱买上边的好!”
  大家又议论开了。
  闫水寿一脸笑:“看看,真是狗黑子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不发福利嫌不发,发了吧又嫌发了,一人难称百人意……”
  闫水寿一句话没说完有人接了过去:“用老张的皮锤(拳头)捣老张的眼窝,还要人家满意……”
  闫水寿看了看,笑道:“汪校也不想这么干,上级压下来的,没办法,理解理解领导的难处吧。”
  “走吧走吧,别嫌好道歹、说长道短的了,理解领导吧。”
  第二天早上到校,沈凯刚坐到办公桌前正要到教室去。
  钱国走进办公室来。
  “老沈哥,今天上午你们班的体育课有劳你看着点,不要空了课堂。”沈凯才三十几岁,年纪并不大,钱国称之为老沈因为钱国更年轻。
  钱国跟毛德嘉是上中师时的同级校友,毛德嘉当上了初三年级主任,钱国也被毛德嘉拉进了年级管理班子,负责初三年级教务上的一些事。
  沈凯放下笔,随便问了一句:“安迪呢?请假了吗?”
  钱国笑了笑:“公务。安迪是今年咱们学校上报的教师节表彰人员,上午要去会堂参加县里的先进教师表彰会。”
  “喔!”沈凯答应了一声,“还有……”沈凯将剩下的话咽进肚子里。
  钱国刚出去,沈凯办公桌对面的崔彩霞进来了。
  “奶的X!教师节表彰的事还没等咱知道,黄花菜都凉了。”崔彩霞是个直性子,她将手包往办公桌上一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你知道能咋的?不知道能咋的?”沈凯没抬头,“哪年不都一样!”
  “哪年都是一样不错,但以往上报的人也都马马虎虎说得过去啊!看看今年上报的都是啥——也得有个标准呗!”崔彩霞急等着评职称,她什么条件都够,唯一差的是县先进,所以她对这个事特敏感也特关注。
  “今年是谁啊?”沈凯平静的问,他只当不知。
  “安迪!成天吊儿郎当,上课纯粹就是放羊,这倒成了先进了。就因为是二愣子,难缠?”崔彩霞怒形于色。
  沈凯笑笑:“是他啊!还有谁?不两个名额了吗?”
  “不提那个名额还气不死,提到那个我得气死!”崔彩霞唾沫喷出好远,“想都不敢想!你说是谁?严玲玲!她才来几天?还是借调人员,连编都不在。”
  崔彩霞提到的严玲玲是暑假后从下边乡镇中学借调进来的。严玲玲很年轻,单纯相貌而言倒是一般,但皮肤白皙,身材也绝对一流,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严玲玲是开学后进来的,课务都分好了,没有地方好去,她被安排到校长办公室专门负责校长室的卫生、茶水。
  “还有她?”沈凯也略略诧异。
  “奶奶的X,不盖眼了,想咋玩就咋玩!”崔彩霞眼都气歪了,“那女的一看也不是好鸟。走路照影子,一步三摆腚,张口说话嗲声嗲气,又是描眉又是涂唇脸抹的像小鬼——这是来工作还是来卖样?能教了好学当了好老师吗?”
  沈凯只是笑。
  “依我看,把严玲玲报上去,是某些人心里有想——听说严玲玲的男人是海员,出远洋的,一年里边多半年不在家。”崔彩霞也不知从哪里听来这么多。
  沈凯依旧笑而不言。
  “只是笑,只是笑!你这老同志咋就这么沉得住气?也不出来说句公道话,主持个正义!”崔彩霞对着沈凯嚷起来。
  “要我出来主持正义?我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都难保。”沈凯自嘲的笑着。
  崔彩霞头往前一伸,话头一转:“有句话怎么说来?美不美,只看腿;骚不骚,看小腰;浪不浪,看……看什么来?”
  “浪不浪,看走相。”有人接过去。
  是古金水。
  一间的办公室五个人办公,沈凯、崔彩霞、古金水、仁君、李海。五人中沈凯、古金水、李海、仁君年纪相仿,崔彩霞相对年轻些。五个人同一个班组,沈凯语文,崔彩霞英语,古金水数学,仁君化学,李海物理。因为要看着学生晨读,每天早上沈凯、崔彩霞都到的较早,另外他们三个来的相对晚一些。
  “说谁?又是看小腰看走相的?”李海也跟着进来了,他是办公室里最能说的。
  崔彩霞站起来,扭着身子走了五六步:“看看,像谁?”
  李海煞有介事的:“像谁?你甭说,学的还真像——小崔,你还真是个人才!可惜校长室有人扫地倒水了,不然的话,你也行。”
  “我呸——”崔彩霞差点啐在李海脸上,“我可没那么骚仙!”
  李海打手势:“小声点,隔墙有耳。”
  正说着,晨读课结束了。
  下午最后一节课上课前,钱国逐个办公室通知说临时安排在阶梯教室召开全校教师会,不得缺席,学生上自习。
  到底什么事如此紧急?会议全是汪者西讲的,他一共讲了两件事。汪者西说:“刚刚在局里开会回来,主要是传达县委有关工作精神。简单地说就是两个事,都很重要,都跟我们有关。第一件事,县委特别马书记向来重视教育、关心教师生活和成长。今天上午的教师节表彰会,马书记不仅亲自参加了,而且还作了重要讲话。马书记讲要利用今年教师节这一契机在全社会大力营造尊师氛围,同时启动重塑教师光辉形象的‘光亮工程’。马书记‘光亮工程’主要是针对城区教师的外部形象提出来的新要求,具体地说就是要求我们城区教师必须注意个人形象,要做到‘一光三亮’:衣着要光鲜、头要梳亮、鞋要擦亮、脸要刮亮……”
  汪者西讲到这里,台下一片哄然。
  不知谁说了一句:“‘一光三亮’?这也叫工程!不如‘一亮三光’来得好:衣着要鲜亮、头要梳的放光、鞋要擦的放光、脸要刮的放光!直接叫‘三光政策’得了。”
  又是一片哄然。
  汪者西不知台下发生了什么事,叫道:“安静,安静!”
  台下的声音小了些。
  汪者西继续着讲话:“‘光亮工程’有两个目的,一个目的是改变教师的猥琐形象,再走上大街在老百姓眼里一个个都像干部;另一个目的是和前一个目的相关的,教师都是有文化的人,教师都具有干部气质了,外人也感觉咱们惠丰的干部也都是有修养的了,省得别人一提到惠丰的干部就想起土匪、黑社会……”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不知是谁又冒出一句:“还知道是土匪、黑社会啊!往后不要担心这了,‘三光政策’一实行就成了鬼子进村了。”
  一阵哄笑接着一阵哄笑。
  汪者西不知怎么回事,也在台上跟着笑:“这就说明马书记还是很尊重也很看重咱们教师的,认为咱们教师还是比那些局长、主任的素质高。”
  “素质肯定比他们高,就是待遇不如他们高。”
  “血压也不如他们高,血脂浓度也不如他们高。”
  “出轨率更不如他们高。”
  “戴绿帽子的机会也不如他们高。”
  “错!该是造绿帽子的机会比咱高,成天搞女人不是造绿帽子?”
  “应该是戴着绿帽子造绿帽子。”
  台下议论很热烈,哄笑声不断。
  汪者西感觉气氛不是太对,端起麦克风站起来,指着台下:“咱们上课的时候有学生在下边讲话,回到办公室就骂学生素质差。我看,咱在座的同志里边有的素质更差,在下边听会一直在讲话,你不讲话能憋死?”
  “就你素质高!”台下有人小着声说。
  汪者西重新坐下,伸出两个手指头:“第二件事,惠丰申报的省级文明城市到了最后验收阶段,省里来的验收人员下周就要到惠丰来。现在正是攻坚阶段,大家也看到了,县里这一段时间一直在花大力气整顿市容市貌,一些卫生不达标、手续不齐全的门店都已经被城管、工商等部门给强制关掉不准营业了,大街上的小商小贩特别小吃摊都给赶回家去了,各临街建筑也都突击搞了亮化——咱们也搞了,不搞不行啊,一下子花了好几万……”
  汪者西停顿了一下:“创建省级文明城,人人有责,咱们当然也有工作要做。省验收小组到来后,县里可能要抽调咱们的部分教师配合验收工作,不干别的——就是把咱们的教师分散到各个小区进家入户充当小区普通居民接受验收人员的询问和调查。大家一定要重视这项工作,要当做一项政治任务来完成,无论到时候抽到谁都必须无条件服从安排,并且按照要求回答询问,不许乱说。”
  “课交给谁上?”有人大声问了一句。
  汪者西一愣:“上课?抽到谁谁就放心大胆的走,上课的事你就不要管了——咱就是不上课也得做好县里交给的这项工作。”
  “这不明明是做假吗?文明城都是这样创建的?”有人嘀咕着。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33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