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32章
发表时间:2012-07-08 点击数:6159次 字数:
  光阴飞逝,转眼之间到了八月底。
  30号是局直中学教师到校开会的日子。
  八点半的时候,人差不多都到齐了。几十天没见面了,老师们见面总有说不完的话,特别女老师,嘻嘻哈哈更是没完没了。会议室里热闹非凡。
  “听说于校长调走了,新校长是哪里调来的?”有人小声打听。
  “听说是汪者西。”
  “汪者西?嘻——不可能!咱局直中学庙不大方丈的来头可都不小,汪者西有啥来头?有来头还能给于一越撅到一边去!”
  “就是。自从咱局直中学成立以来至今一直保有两个传统,也可说是两条铁律。”说这句话的是局直中学的元老级老教师,“一个传统是一把从来都是外单位调入的,咱们的副职没有一个扶正的。再一个传统是咱们局直中学的一把没有干过两年的。”
  “嗯,差不多是这样。”
  “啥差不多?就是汪者西!第一个行政会就是他主持开的。回来看看就知道了。”
  “是他?可能吗?我咋就不相信呢?正靠边站,这咸鱼说翻身就能大翻身……”
  “过来了,过来了,看是他不?”
  大家不再说话,抬起头来朝前边看。
  汪者西春风满面,大步迈上主席台往正中间的椅子上一坐,后边薛裔播、菅守邑跟着走上主席台坐在汪者西两边,还有一个秃头败顶的陌生人也在主席台就了坐。
  “大家不要说话了,不要说话啦!”汪者西“吭吭”的咳了两声。
  台下的说话声依旧响亮。
  “别说啦!别说啦!”汪者西拍着桌子,端起话筒吼起来,“从来到就说,还没说够啊!”
  “熊样!你这德性!也是猴子的屁股——坐不住!”有人不忿。
  前面提起过,局直中学因为历史的原因,所有的教师几乎都是走后门进城来的,有人形象的称之为一个老师头顶上一个老天爷爷。前几年人事制度改革,公开招考引进了一批全县知名的中青年业务骨干老师充实了进来,这批教师头上虽没有老天爷,但个个身怀绝技,高傲放旷目中无人,个别有棱角的还挺桀骜不驯根本不把当官的放在眼里。
  台下的说话声依旧汹汹。
  汪者西站起来,指着台下:“要说就坐到前边来说足说够!我让你!”
  台下声音低下去。
  “咱这种会风往后得该!”汪者西寒着脸重新坐下。
  “下边开会。”薛裔播主持会议,“上级对我们学校领导班子进行了调整。于校长调任高招办主任,汪校长全面主持局直中学工作,菅校长和我没动,另外我们学校又调入鲁渊同志任工会主席负责工会工作。请大家对汪校长的荣升和鲁主席的到来热烈欢迎。”
  台下稀稀拉拉几声巴掌响。
  “鲁渊这家伙刚从下边哪个镇的教办主任退下来的,年纪大了,跑城里来养老了。”
  “听说这老家伙非常非常不是东西,每年逢年过节只要不给他送礼的老师他都记在本子上,等暑期调动的时候都把他们调的离家远远的。”
  “老色鬼!老不死的!他手底下的女教师给他祸害了好几个。”
  “这家伙有根!”
  有知道鲁渊老底的。
  前面坐着的一个一个讲过话,台下的只顾小声说话、议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讲了些什么。
  “下边我宣布各年级教师分派情况,请散会后各位老师到年级指定地点继续开年级会。”薛裔播此语一出,台下顿时安静了,“经过校长办公会研究,中层人事安排如下:科室同志保持不动,年级负责同志作如下调整:初一年级主任魏淳,初二年级主任仲世清,初三年级主任毛德嘉……”
  “初三毛德嘉?沈凯呢?初三学生分班不还是沈凯领着干的吗?”
  “也没说沈凯安排啥角色啊!拿下了?不声不响就给拿下了?咋回事啊?”
  有人小声议论沈凯。
  薛裔播开始宣读各年级任课教师名单。
  “没听到老邱啊?”个别有心人没听到邱自明的名字。
  “老邱也没来开会!”有人看了一圈小声说。
  “他还不该退休啊!”
  “不该退,他比我还小两岁,他还能比我退的早了?”
  有人小声议论邱自明。
  各年级的年级会差不多都是在接近十二点的时候结束的。
  散过会后。钱国邀了原来在一个办公室的两个哥们去找邱自明。钱国他们和老邱暑假前在一个办公室办公,处的不错,今天开会没见到邱自明,宣读任课教师名单的时候也没听到老邱的名字,钱国不知道老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于是相邀一起到老邱家探看究竟。
  才走了几步碰上毛德嘉,毛德嘉是局直中学毕业的学生,老邱就是他当年的班主任。毛德嘉听见几个说去老邱那里也跟着去了。
  老邱正一个人光了膀子躺在沙发上家看电视,他赶紧坐起来让钱国他们坐下。
  “你躲在家享清福,班都不上去了!”钱国跟老邱开玩笑。
  “领导关怀咱老同志,没安排咱工作岗位,咱就在家享福呗。”老邱用惯有的幽默作了回答。
  “快两个月没见到老大哥了,想死你了。开会没看见你,心里空落落的,打你电话一直关机,只好上门做不速之客了。”钱国说的挺认真。
  “好好好,有道是菜好买客难请,今天早上在滨河公园锻炼,看见有个卖鱼的,全是两把二两大的野鲫鱼,活蹦乱跳,我买了二斤,刚才还都活着呢,你们来了好,咱炖鲜鱼吃。”老邱也说的挺认真。
  钱国往房间里张望了一眼:“嫂子没在家,就不麻烦老大哥了,看见你在家没事就好,说会话咱就走,下午就得按时上班了——今年可不比寻常,一把上午讲话都开骂了,说要从严治校,改变工作作风。”
  “谢谢各位兄弟,没忘我这个老大哥。”老邱拱拱手。
  钱国拿起老邱放在茶几上的手机:“还没开啊!老关着干啥?”
  老邱叹口气:“心里烦呗。”
  “既然心里烦,为啥还要解甲归田?”
  老邱点燃一支烟抽着:“谁让咱没有前后眼色呢?得罪人了。”
  几个都笑了:“得罪人的事谁没有过?至于告老还乡吗?”
  老邱嗨了一声:“兄弟们,你们有所不知。老哥哥得罪的可不是一般的人,是现任校长啊!”
  钱国是个性情耿直的人:“得罪校长又如何?当年李直校长、于一越校长的时候我都跟他们拍着桌子吵过呢。”
  老邱摇摇手,颇为深沉的:“此校长非彼校长。”
  毛德嘉一直没说话,这个时候开口了:“前天开行政会确定任课教师名单的时候我就纳闷,没听说邱老师身体有啥事啊,咋就不上班了?听你一说,是有因果的。”
  老邱说:“说起来话长。还都记得学校拍卖那半间门面房的事不?”
  钱国说:“听说过,你不是还参与竞拍了吗?那是老于在的时候的啊,你是说得罪老于了?”
  老邱又摇摇手:“不不,是现任一把。”
  毛德嘉摇摇头:“想不明白了,这事跟老汪啥牵扯?我倒听说过你因为没拍到跟老于闹了不愉快。”
  老邱笑笑:“想不明白就想不明白吧,将来你可能有想明白的时候。”
  几个都一脸疑惑。
  “我有预感,一得到汪一把主政局直中学的消息我就预感到我老邱可能要面临下岗了。”老邱说的很轻巧。
  “你是诸葛亮?能掐会算。”钱国开玩笑。
  老邱莫测的一个微笑:“我不是诸葛亮就不会算了?我老邱尽管是个凡人但我还是识人的。什么样的人会干什么样的事我审过去绝对一个跑都没有。今天我老邱先把话搁这儿,局直中学两年内要不翻天覆地,我老邱就不再姓邱,我姓王八蛋。”老邱把烟盒往茶几上一拍。
  几个都呵呵笑起来。
  “不要笑,我说的是真的。”老邱啪的打着火又点燃一支烟,“好歹人家给咱留了个脸,先找咱谈了个话,说考虑到咱是老同志,教学任务那么重,要不,就干个轻松的?压力小点的?看大门去?我的乖乖!我老邱在江湖行走快30年了,有啥听不明白的?要我这堂堂的中学高级教师看大门,这不是折辱我吗?咱中学高教再不济也是享受副处待遇的!士可杀不可辱!我说我有病,得请假看病。人家当时就准了。”
  “哦——你还真请假了。”钱国笑着站起来,“真病假病?要不我通知几个哥们买东西来看望看望你,你准备个酒场,咱晕晕。”
  “为了表示对各位小兄弟的爱护,我郑重声明,往后尽量不要往我这里跑。”老邱也站起来,“老邱现在是身陷囹圄的人,你们千万不要与我多来往,在大街上见了面也不要向我打招呼,我绝对不怪罪——这家伙可是记恨人的而且憎屋及凤。”
  “不至于,不至于。”几个都站起来。
  钱国、毛德嘉他们向老邱告辞,老邱也没多做挽留,在门口又特别嘱咐毛德嘉一句:“你跟他当差更得小心点,要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毛德嘉笑了笑,打招呼走了。
  有句名言说:一万个读者,一万个哈姆雷特。这是说不同的人因为各自的经历、阅历、认识、境界等的不同对同一个事物的感知是有千差万别的。
  现实世界果真是这样。比如对汪者西,作为老邱学生的毛德嘉就不太赞同老邱的看法,他认为汪者西不仅值得依靠而且值得信赖。
  这当然与毛德嘉的个人经历和所处处境有关。毛德嘉才二十七八岁,在教育界,这个年龄还应属于菜鸟级别。毛德嘉起点也不高,是初中毕业考取的中师后来又参加社会自考获取的大专文凭。如果综合客观评定一下毛德嘉的话,这个人属于资质平平、能力有限、心眼也不多的庸常之辈。论常理,像毛德嘉这样的资历、经历、能力,再加上本身就是局直中学毕业出来的学生,在自己的母校工作,同事里面有那么多老师、准老师,应该低调、谦和甚至谦卑一些更好。但偏偏这么一个平庸之人却一直自视甚高,自我感觉良好,有时竟在老师跟前装大,很令人反感。毛德嘉还是个官迷,虚荣心也特强,对权力和地位不仅向往而且崇拜狂热,一心向上爬要出人头地。
  毛德嘉的特点被汪者西看的特清楚,汪者西认为这个人有很大的利用价值,所以,在于一越时代毛德嘉就成了他拉拢、培植的主要对象,而且通过毛德嘉争取了一股不小的青壮力量。士为知己者死,也正因为此,不谙世事的毛德嘉也就心甘情愿的成为了汪系的一大干将,对汪者西言听计从,一切唯汪者西马首是瞻。
  如今,汪者西百年媳妇熬成了婆坐上了局直中学的第一把交椅,毛德嘉也鸡犬升天被委任为初三年级主任,也可谓是春风得意,少年得志。如此状态的毛德嘉怎么能听进去老邱的忠告而对汪者西心生“二心”?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不是看客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32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