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四:明知损人不利己,却热衷于这么做,这究竟是为什么?
发表时间:2012-07-07 点击数:1399次 字数:
  ——告诉你一个你所不知道的保险秘密
  (长篇纪实报告文学,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在银行被购买的保险产品,说白了只是几款变相的理财产品而已,根本没有甚至很少有保险的保障功能,而且回报并没有当初宣传的那么多,这种产品与银行的理财产品已经没有比较优势了,倘若都玩成那样,金融业分明只要银行一家就行了,这种既损人(客户)也不利己(保险公司自身)的短视行为,早在2004年10月,已经被中央财经大学保险系主任郝演苏提出过,他当时声称"2003年中国保险业竟然有40%的泡沫"这样的观点,现如今当初的那些银行保险五年期产品,已过了享受回报的时候,事实情况是否真如郝演苏所说的那样吗?
  去年四家上市险企(是中国人寿、中国平安、中国太保和新华保险)全年净利润489亿,退保金额却高达655亿。2011年全年保险行业始终难以摆脱困境,4家上市保险公司的年报显示,不仅保费增长放缓未有改善的迹象,投资收益率下降、退保率激增都给保险业吹来了阵阵寒风。年报数据显示,4家上市保险公司2011年共实现净利润489.18亿元,平均同比下降20.77%。对比银行的疯狂“吸金”,保险业疲态尽显。银行业净利润居首位的建设银行去年赚了1694.39亿元,4家上市保险公司去年净利润总和还不及建行的三成。
  受银保新政的影响,四大险企的银保收入亦出现不同程度下滑。以中国太保为例,2011年,银行渠道保险业务收入下降7.8%,相比之下,直销渠道增长30.9%。中国平安去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94.75亿元,同比增长12.5%。中国平安寿险业务实现规模保费1872.56亿元,同比增长13.9%,但相比2010年22.5%的增长,其增速也已放缓。中国平安银保业务增长率下降了30.1%。对此,中国平安保险业务首席执行官李源祥解释称:“寿险业务增速短期内有所调整和放缓都是正常现象,不过,银保渠道的销售确实受监管新规影响。”
  首次公布年报的新华保险,虽然表现相对出色,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27.99亿元,同比增长24.5%,在4家上市保险公司中增速居首,并且全年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947.97亿元,同比增长3.4%,但在受影响最严重的银保业务方面,其收入566.92亿元,同比下降8.1%。
  值得注意的是,年报还显示2011年四家保险公司退保金达到655亿,去年这4家险企合计的净利润也才489.18亿。若不含新华保险,退保金额较2010年骤增72.8%。业内人士表示,由于受到监管等因素的影响,去年保险公司“赚的还没有退的多”。
  在四家公司中,中国平安退保率同比增幅最小,为15.5%;中国人寿退保金额大幅提高,退保总金达到365亿元,相比2010年的257亿元上涨了42.1%;中国太保退保总金额为95.88亿元,同比上涨113.6%,其退保率从1.5%激增至2.7%。
  新华保险公布的上市后首份年报显示,2011年其退保金同比增幅95.16%,达150.47亿元,是其净利润的5倍。在业绩发布会上,新华保险总裁何志光称,“去年公司退保率达5%左右,虽然新华目前的退保率和其他公司相比要高一点,但仍然在设计产品的范围内,对整个经营没有不利影响,在可控的范围内。”
  对于去年退保金上升,几大保险公司均表示,主要原因是去年资本市场收益较差、银行加息以及保监会整理银保渠道造成的。经济形势严峻导致的投保人资金需求增加、黄金等其他投资渠道的增加以及银行的捆绑销售,也都成为投保人选择退保的原因。
  分析人士认为,退保率上升原因在于定期存款利率的不断攀升,与银行5年期定期存款相比,分红险明显缺乏吸引力。对于退保增加的原因,业内多位人士表示主要是因为加息周期下,定存、债券等各类投资的收益率普遍提高,尤其是短期银行理财产品的凶猛发行,使得部分客户选择“搬家”。
  据媒体报道,去年上半年商业银行共发行8497款理财产品,规模达8.51万亿元,远远超过前年全年的7.05万亿元。收益率在6月份达到全年高峰,7天理财产品最高收益率年化8.47%,是2010年10月进入加息周期以来的峰值。
  “股市行情不好,保险公司投资收益大受影响,产品的收益率就不会太高,主要是部分分红险产品。”某寿险公司数据统研人士表示。
  据保监会公布数据,去年上半年,分红险已经占据91.6%的市场份额。分红险产品的保单红利主要由分红保险账户的预期投资收益率、本集团的红利政策等因素决定。“各家产品收益率的差异,也是各家退保率不同的原因之一。”上述统研人士认为。
  某寿险公司银保负责人则认为,退保的明显增加正是长期销售误导的结果体现。“之前承诺客户高收益,使得很多客户正是看中收益率投保的,现在没有办法实现自然就会出现退保。退保率的多少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一个公司销售误导现象的多少。”其实此话才算是一语中的,退保大于利润的最根本原因就在于那些银行保险产品当初的销售误导,也就是郝演苏所说的40%左右的泡沫,如今退保的情况基本上为郝氏的那番预言作了佐证。
  一句“客户退保的主要原因是保险产品的投资收益未能达到心理期望值”道出了中国保险市场的尴尬。由于保险意识的淡薄和相关知识的缺乏,国内不少投保人一直将保险视为一种可以和存款、基金等类比的理财产品。然而,这在有意无意当中,将中国保险市场逼进了“恶性循环”的困境之中。
  这边厢,投保人希望一份保单既能保障自己的意外风险,又能同时获取投资收益,而“不忍心”看到在风险没有发生的情况下将保费“白白交给了”保险公司;那边厢,保险公司为抢占市场份额,迎合投保人的喜好,竞相推出“分红险、万能险、投连险”等兼具保障和投资功能的产品。
  在“2011年上半年保险监管工作会议”上,时任保监会主席吴定富透露,今年上半年,分红险保费收入占寿险保费收入比重达91.6%,寿险市场“一险独大”的问题日益突出。不过,受结构调整政策导向和新会计准则统计口径变化的影响,万能险和投连险业务占比由去年同期的10.7%下降至0.8%。
  表面上,保险产品的“理财化倾向”让保险公司和投保人都得到了实惠,但实际上,长期必将是个“双输”的结局。吴定富指出,能够满足消费者真实保障需求的产品发展不足弱化了保险产品在整个金融产品体系中的竞争力,造成了整个寿险市场受单一险种的影响显著。其次,过度集中于分红险,在加息条件下需要获取较高的投资收益率来覆盖成本,客观上会增大保险公司资金运用的压力。特别是在目前日趋复杂的投资环境下,过高的投资回报要求可能会放大风险。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诸如“保险变存款被骗”、“某投连险十年投资收益率仅1%”、“某分红险退保只返还保费1/5”此类的负面新闻常常被媒体大肆报道了。遗憾的是,无论是保监会的监管风暴还是媒体的舆论监督,一时都化解不了保险市场的顽疾,类似的案例还是层出不穷。一方面,投保人知识结构的缺陷使得他们难以真正认识自己的需要并识别风险;另一方面,一些保险公司员工在日趋白热化的竞争环境下难免剑走偏锋,“忽悠投保人”以缓解业绩压力。
  郝演苏八年前的预言此刻果真变成了现实。他为什么看得那么准呢?
  我们还是先来看看发生在2005年保险界的一件大事吧。当年,中石油与中意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团体保险大单,中石油向中意人寿一次性交保费200亿元人民币,中意人寿每个月向中石油的39万离退休员工的工资账户里打进约定的补充养老年金,直到员工终身。
  “这份天价保险合同可能创造了单笔即期年金保险合同世界纪录。这份保险合同也创造了国内价值亿元保单的运作成本最低、合同质量最佳的纪录。”中央财经大学的郝演苏教授当时是这样评价的。
  资金量之大,惠顾人数之多,让这份堪称全世界最大的养老金计划之一的保险业务备受瞩目。而这份天价保单搅动的中国保险业团险黑幕,“对未来的团险市场起到的样板作用”,更令保险业人士关注。
  “在我们公司这是一个大项目,参与的人包括中石油、忠利保险、中意人寿北京分公司、中意广州分公司和忠利香港公司。项目一直非常保密。”中意人寿北京分公司市场部经理张女士回答。
  由于是合资公司向股东销售保单,而且金额巨大,使人们对这份天价团险保单存疑颇多。
  北京工商大学保险研究中心副主任汪福安正在与中国保监会合作一个与团险有关的项目:制定《团险保险从业标准》。他说:“现在中国团险市场是腐败的温床之一,有两个普遍存在的现象,一是长险短做,主要是在吃回扣;二是团险按个险做,佣金极大。”他接着说:“如果这200亿保险按‘常规’情况做,若是以团险个做的方式,团险佣金一般是1%,而个险佣金是20%~30%,那么就有几十亿元的资金可能被作为佣金或回扣拿走。其带来的后果是两个:一是企业资产无端流失;二是资金缺口大,资金投资升值压力巨增,不利于资金安全。”
  那么,中意人寿这份会不会也存在这样的情况呢?“200亿保单最大的不同之处在它与现在的很多团险业务有本质的区别。正如其名,阳光保险计划是一份阳光下操作的标准团险保单。”汪福安还表示,“保监会肯定是支持这样的团险保险合同的。”
  3月15日,中意人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说:“保监会对阳光保险计划非常支持。”
  汪福安透露,未来团险市场要走向规范化。考虑到团险是经营长期型的养老保险和健康医疗保险,注重账户管理的长期保值增值,将来可能把团险业务纳入到投资类保险业务来监管。
  那么,这200亿元人民币保费从何而来?资料表明,中石油天然气集团2004年税费达1050亿元,利润总额1100亿元。中石油这几年效益一直不错,每年留存一部分利润,滚动积累到200亿不是特别困难的事。
  中意人寿当年正是凭借中石油200亿元大单超越友邦站到外资寿险保费第一的位子上。中意人寿将会蹿升为中国最大的外资寿险公司,不但把1992年即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友邦甩在身后,更将从保险“第四军团”直接杀入保费规模过百亿元的“保险第二军团”,排名也将超越新华、泰康两家成立8年的中资寿险公司,成为仅次于中国人寿、平安人寿和太平洋人寿的第四大保险公司。时隔五年的2010年,凭借中石油年金计划,中意人寿再次超越友邦成为外资寿险保费第一名。
  这就是一张保单决定中国保险业排名的奇事。中意人寿一下子从乌鸡变成了彩凤凰。
  至此,读者应该明白保险业的排名规则是以保费任英雄的,至于保费从何而来?明年,几年以后是否会遇到退保等麻烦问题则是其次的了。
  多么粗放的经营模式啊!这与只要单纯追求GDP,而不管环境污染等因素是异曲同工的,这是用典型的先破坏后治理的方式发展经济和发展保险业,这是实实在在的损害客户利益。
  想要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高举“以客户为中心”的大旗,那都是“神马”和“浮云”,简直是痴人说梦的天方夜谭。
  在保险业都想与中意人寿那样仅凭一张团体大单来搞定排名的毕竟是少数。那么,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团体业务走不通,千军万马只能都挤到银行保险这个“短平快”的业务上来了,这也是保险业所面临的最大困境。
  我们不禁要问损害了客户的利益,自己总应该有利可图了吧?事实并非如此。
  2010年中资寿险公司排名第十位的是中国人保健康,其保费为928960.82万元,第十一位的民生人寿为812945.38万元;而友邦保险名列外资寿险公司前列,其保费为847033.18万元,若中、外资合在一起排名,则友邦保险可排在民生人寿之前。要知道友邦保险在中国仅限于在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等少数几个城市有机构,与排名前十位的全国性中资保险公司在机构数量、作业规模上根本无法比较,然而,友邦保险的利润却是惊人的。
  当四家上市险企(是中国人寿、中国平安、中国太保和新华保险)备受去年净利润489亿,退保金额却高达655亿煎熬的时候。友邦中国却以16亿美元(相当于100多亿人民币)的利润笑傲江湖,远远超过早已完成全国布局的新华保险27.99亿元的利润。中资保险公司终于不得不喝下了自己几年前酿的苦酒,这叫不利己。
  那么,友邦保险究竟是怎么做的呢?
  
  (2012/07/07于杭州;未完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闻鸣轩主
对《四:明知损人不利己,却热衷于这么做,这究竟是为什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